《焚香论剑篇》

第24章 入骨风騒展媚功

作者:司马翎

  没有人开腔接口,唐天君自己接下去道:“这是因为他这一招绝技一旦出手,立时

会有一个当场死亡,所以我才及时制止这等惨剧。”

  他的目光注定在净光面上,淡淡一笑,道:“当然啦,这个倒毙之人,必是你而不

是他。”

  净光不敢辩驳,唯唯以应。

  夏昆突然高声道:“在下大胆恭请唐先生,再深入分析如何?”

  唐天君道:“使不得,这是因为你的化血刀法中,有一招反手式,恰是克制净光暗

器绝技的妙手法。”

  病头陀净光露出愕然之色,道:“唐先生见过愚僧的手法么?”

  唐天君道:“你武功精妙超卓,想来平生只施展过几次,我如何见过?”

  净光这时可就不敢再说,但显而易见的一个问题,横豆眼前,那便是唐天君既未见

过他的暗器手法,如何晓得他会被夏昆克个正着?

  人人皆有此念,但都如同净光一般,不敢质询。

  唐天君岂有看不出之理?当下仰天冷笑一声,道:“我天魔一派,天下无双,任何

奇功秘艺,无有不识。净光的暗器卓绝,在我看来,只是很粗浅的玩艺儿而已,净光,

我只要说得出你那一招手法的名称,谅你必能心服口服。”

  病头陀净光忖道:“这夺命珠乃是本门秘传绝技,天下间无有人知,他如何说得出

名称来?”

  当下朗声应道:“是的,唐先生若然晓得此—手法的名称,咱家简直须得五体投地

的佩服了。”

  唐天君淡淡道:“这又何难之有?你那一招,可是称是七煞大招魂么?”

  净光一怔之后,果然拜伏地上,表示他实在是服气得无可再服了。

  全场之人,心头泛涌起无限敬意。对这位接掌大宗师位置的人,都感到如天人相隔,

深远莫测。

  净光高声道:“唐先生……不,少宗师,咱家是心服口服,任凭差遣。”

  唐天君面上现出笑容,因为他终究凭仗渊博的武学,慑伏天下群魔,使他们衷心认

定自己有宗师的地位。假如不是上面还有一个师父,则这个大宗师的头衔,自是非他莫

属了。

  但无论如何,如今已博得少宗师之衔,不久的将来,自然可以晋升为大宗师了。这

是得到天下邪魔头子们所承认的,当然与自号的大不相同了。

  他高坐台上,略一挥手,道:“请起来。”

  病头陀净光感到一阵柔和而强劲的力道袭上身来,把他托起,心中越发惊佩交集。

  只因双方相距数丈,能把掌力送到,已经很了不起了,何况还保持柔和劲道,把自

己托起。

  这等情形,自然也瞒不过群魔眼目,他们固然惊服之极,就连谷沧海也骇得要跳起

来了。

  他自问功力火候,都办不到这一手。由此可见得唐天君睥睨当世,不把天下之士放

在眼中,的确有他的底子和本事的。

  目下已是午时,应该是午膳的时间,人人都露出松懈神色,等候台上宣布暂停,前

往进食。

  赫大龙向谷沧海笑一笑,道:“咱们可别吃得太饱。”

  他虽然是说轻松话,可是双阵深处,却流露了一股深忧。

  他们不是初出茅庐之人,事到如今,岂有感觉不到谷沧海可疑之理?只是他们眼下

已是骑上了虎背,下来不得。因此,唐天君本事越大,他们就越怕。因为一旦事情败露,

唐天君本事差些,尚可容他们逃生。如果他本事太大,那他们就只有挨宰了。

  谷沧海对他们的心情和想法,一片雪亮。忖道:“假如他们过于畏惧,只怕非出差

错不可。我必须设法鼓舞士气,使他们觉得我们有力量,足可与老唐颌颅争雄才行。”

  当下也笑道:“小弟省得。”

  但谷沧海随即压低声音,又道:“你不必担心,我保证咱们这一顿午饭吃不成。”

  赫大龙一怔,道:“为什么?”

  谷沧海道:“你看好了,一定还要继续下去。我把他的想法摸得一清二楚。”

  话犹未毕,果见邪儒阂子韶起身,走到台口,宣布道:“由于盟主之事太过重要,

敝主上意慾继续下去,直到选出了盟主为止。”

  赫大龙大为佩服,想道:“柯兄弟的才智,似是更在唐先生之上呢!”胆气顿时大

壮,向他低声笑道:“这样说来,看来咱们连晚饭也吃不成了?”

  谷沧海笑一笑道:“晚饭当然不能不吃,但一定得等这四场斗完。下一场……”

  他还未说,完那邪儒阂子韶已道:“这一场请娄大逆老师对阴阳扇符平老师。”

  细心之人,听了阂子韶的宣布,已可以从蛛丝马迹中,瞧出谁胜谁负之征兆了。

  原来因子韶提到娄大逆时,不冠以外号或目下的身分地位。但说到符平时,却说明

他的外号。

  谷沧海向赫大龙道:“如我是符平,目下已可以认输,用不着白费气力了。”

  赫大龙讶道:“这却是什么缘故?”

  谷沧海把提及名字时的不同指出来,又道:“这一定是在唐先生心中早先已分了高

下胜败,而阂子韶晓得了,所以在下意识中,特地提示符平外号,使人加以注意。换言

之,他在无意中设法使符平在外表上增高地位,以便与对手扯平。”

  赫大龙道:“这个说法虽然有理,但听起来却有点勉强。”

  谷沧海道:“这里面还有另一种解释,那是阂子韶心中已觉着符平不如娄大逆,所

以把他外号一并提出,好让人人得知。自然此地有谁不识符平呢?这也是阂子韶无意识

中的一种补偿作用所致。”

  这时,赫大龙十分信服,连连点头。

  阴阳扇符平,手拿那把两尺余长的阴阳扇,一摇三摆地走入场中。屠师娄大逆也从

台上跃落场内。

  两人见过礼,符平首先说道:“兄弟久仰娄兄的奇功绝艺,可惜总没有机会领教。

今日的机会甚是难得,定须好生请益,以慰平生之望。”

  娄大逆道:“区区与符兄虽然少有机会碰头,但声气相通,论交有年,当然没有机

会印证武功了,今日的场面,与寻仇雪恨之斗不同,因此区区也极高兴有此良机,得向

符兄请教。”

  他们的客气话各自表过,这里面又露出了娄大逆终究是一大邪派之主,气度宽大,

果然高于符平甚多。

  双方各方亮出兵器,符平以兵器为外号,不必多说,而娄大逆则是一把两尺左右长

的阔身利刀,宛如屠户拿来砍骨切肉的屠刀一般。

  他刀交左手,右手在顷刻之间,颜色大变。

  他创立黑手派,乃是以鬼手勾魂的恶毒功夫威震武林。这门功夫施展之时,一只手

完全变为黑色,所以名为黑手派,而他身为开山之祖,这门功夫当然已练到登峰造极的

地步,是以眨眼间那只手就转变了颜色。

  符平嘿的一声,挥扇急袭。他暗料对方若要把那鬼手勾魂的功夫运到十足,必须还

要一点时间才行。是以决计施以突袭,抢制先机,最好能使他无法把功夫运到十足。

  娄大逆果然以左手的屠刀封架,那只灰黑色的右手,缩在胸前,全然不动。

  符平施展扇上绝艺,一口气连攻了五十余招之多,居然是一气呵成,没有一招是重

复的。

  娄大逆单以一把屠刀,显然己抵挡不住。因此当符平一招“三阳开泰”,那柄阴阳

扇幻化为三把,分袭他身上三处大穴时,他的右手不得不发招应战了。

  只见他鬼手一捞,险些儿就抓住了阴阳扇符平的折扇。

  符平虽是险险失手,但接下来却得到了好机会,只见他折扇一抛,在空中打个筋斗,

落在左手。

  当他折扇离开之时,已自捏拳击出,顿时带起了一股锐劲风声,威势异常惊人。

  这一拳正是符平的绝艺之一阴阳拳力,力道可以阴柔,可以阳刚。在武林中,声名

不下于黑手派鬼手勾魂绝技。

  人人莫不替那屠师娄大逆捏一把汗,因为符平这一拳寻隙而入,优势已成。娄大逆

莫说取胜,即使能够挡得一下,全身败退,已经是好的了。

  说得迟,那时快,娄大逆左掌一挥,竞接住了对方的一记刚强拳力。

  原来娄大逆左手的屠刀,竟在众人全然不察觉的情形下,脱手插在地上,他空出这

只手,竟然是特地用来对付符平的致命一击的。

  要知他如若尚有刀在手,那就除非他鬼手勾魂的功夫,已练到刀上。不然的话,对

方拳头尚在远处,拳力已及,他的屠刀焉能完全封得住?

  但见娄大逆的左手,黑漆发亮,比之右手那般略呈灰淡,全然不同。由此可知,他

这鬼手功夫,根本就是双手皆可施展。今日这般情形,完全是娄大逆的计谋,假如符平

中计,他们此战就可以早点分出胜败高下了。

  符平的拳力,碰上对方的绝强劲道,不敢怠慢,立时催动功力,瞬息之间,由阳刚

而阴柔,又由阴柔而变为阳刚,变了几次之多。

  但无论他如何变化,他的身子总是被敌人的劲道吸住,渐有向前倾移的趋势。

  显而易见的,只要他往前移行两步,他的喉咙就得被对方的屠刀割断。莫看他有扇

在手,对方的刀却还插在地上。但只要一被带动,自己既无挥扇招架的可能,对方却可

以以脚尖挑起屠刀,把他杀死。

  双方己拼上内功,外表上双方拳掌遥遥相抵,好像要把对方逼退。但事实上娄大逆

却是要把符平拉到面前,加以诛杀。此所以他的鬼手,下面是以勾魂来形容。

  斗了一阵,符平感到自己居然已稳住了身子,前倾之势已经消失,当下心中一定,

精神大振。

  唐天君突然说道:“在场的诸位都可以看见他们乃是势均力敌的局面。然而事实上

娄大逆已经稳操胜券了。不过,目下我若是判符平败阵,他一定心有不服,好在目下不

比动手过招那般会有霎时丧命之险,所以我让他们再斗下去。”

  台下一个人开口道:“请问少宗师,符平兄落败的迹象,从何得见?”

  众人一看,发出问话之人,竟是获得决赛权的毒龙张镜。以他的身分,尚且看不出

迹象,要向唐天君请问,可见得其中何等微妙难测了。同时也加强了唐天君不让他们罢

手此一决定的正确性。

  唐天君道:“大逆的鬼手勾魂绝艺,固然能吸得对方,移到自己面前来送死。但如

果对方功力精深,吸他不动,相持既久,他又能把对方定住在当地,移动不得。此时他

上前去出手杀死对方,也是一样。”

  张镜躬身道:“多谢少宗师的指迷。”

  唐天君摆摆手,道:“不必客气,他们两人这一拼上,到了互不进退之时,就是娄

大逆占到上风之时了。”

  符平听得清清楚楚,心中大为惕凛,当下连忙运足全力,向后挣退。

  当然他还得防备对方趁隙攻人,所以挣脱之时,必须步步为营,绝对不能有丝毫破

绽。如若不是有这等顾忌,以他的功力修为,自然可以轻易挣脱。

  他试了两次,都不成功,但觉对方的劲道虽然不把他向前吸去,却宛如万斤巨石一

般压住他。

  众人从他面上尴尬的神色中,已看出那唐天君说的话非常正确。也看出符平无法脱

身的惶急心情。

  突然间,娄大逆长笑一声,脚尖挑处,屠刀已飞起来,落在右手中。

  接着他举步缓缓向前行去,第一步踏实之时,众人测度那距离,无不知道符平唯一

的机会,就是在这第二步的短短时间内。

  假如符平在对方第二步踏落以前,还无法挣脱圈外,他的性命,就算是捏在对方手

中,无法改变此一命运了。

  只见大逆脚步提起,缓缓跨出,马上要踏落地面了。

  符平突然间身于向后一仰,如弩箭离弦,倒射出去,快逾闪电。

  他能够挣脱,其实并不稀奇。因为他这等姿式,一望而知,是以全力挣脱的,而完

全不顾及门户洞开的后果。

  奇怪的是娄大逆居然没有及时追击,坐令对方逸脱,变成尚未分出胜败之局。

  符平在两丈外站定身子,目注娄大逆,似是看他有何反应。

  台上的唐天君,面色非常难看。因为符平居然逃出娄大逆的掌握,实在大大地塌了

他的台,非常之失面子。

  这等变故,对他极力建立的威望,自是一种极大的打击。在场之人,纵然不敢说话,

但心中岂能当真膺服?

  饶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入骨风騒展媚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焚香论剑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