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香论剑篇》

第29章 天魔阎王竞凶狡

作者:司马翎

屠师娄大逆果然是为了死对头花蕊夫人而返山的,他听说花蕊夫人已来黄山谷沧海曾在三贤庄现身,把盟主击伤,可就深恐老巢被花蕊夫人和谷沧海等捣毁,便急急赶回来。

他一回到黄山,首先得悉两名弟子被杀之事。

他亲自细加检验,却始终没有法子看出伤势的来历。

但可以断定的,便是这两名门人之死,实在蹊跷,既非谷沧海的少林手法,也不是死对头花蕊夫人的化阳指功夫。

因此,他隐隐感到不妥。

正如谷沧海所料,他马上下令检查各种机关埋伏,并且反复试验,以保证每一道机关埋伏百分之百的有效。

其次,他动员整个门派人手,作紧急应变,包括增添暗桩,了望和巡逻的人员,以便及早发现敌踪。

此外,他还亲自出马,带了两名高手,仔细搜寻附近的地面,希望能早一步发现对头,然后设法对付。

这屠师娄大逆的一切措施,严密迅速,井井有条,真不傀是一个领袖的人物。

在黑手派中,所有尚在外面的高手,完全召回,因此黑手派可以算得是用上全力,对付外敌了。

到了中午时分,第一个警报传来。

屠师娄大逆匆匆赶到会议厅中,这时所有的高手已经到齐,等侯首领驾临,共商大计。

黑手派的智囊阎王崔央首先报告道:“根据警报的消息,有一路敌人,突然现身山中,距此已不远了。这队人马,多达十人,可是第二次警报尚未传到,可见得这批人马,不是转身离开,就是突然失去踪迹了。”

副教主狼人黎定皱眉道:“怎会突然失踪了?”

崔央道:“这只是属下猜想中的可能性之一;只因这批人马,为数不少,如果依照常事,自应早在入山区之时,洞府中已接到消息才对。但事实上他们乃是突然在距此不远之处出现,而发出警报的,又是不久前增派的隐秘暗桩,因此,这一批人,无疑皆是高手名家,俱个都高明之极,才能躲过无数耳目,潜入山中。”

他一口气说了好多话,都十分清晰明白。

座中人人都在点头,自然最重要的是黑手派之主娄大逆了,连他也点头,所以崔央就继续再说。

他道:“这路人马,既能够潜入,则突然隐没不见,也不是奇怪之事。何况咱们的伏桩是固定的,无法跟随人家移动。唯有等他们被别一处的暗桩看见,通报回来,方知这些人马的去向,是以咱们这些伏桩暗哨,碰上真正的行家高人,效力上就不免要打折扣了。”

屠师娄大逆道:“这一路敌人的形貌衣着报告,几时可以送到?”

狼人黎定道:“这一点正要请示,由于敌人踪迹忽隐,是以敝座过来议事之时,顺便吩咐他们暂时不可派人去查问详情。”

娄大逆点头道:“很好,此举己大大减少了暴露的危险,但咱们务须尽快得到资料,始能必要的应变措施。”

原来这些老姦巨猾们,行事之际,最讲究的是秘密和主动,假如派人出去,既可能暴露了洞府的出入口秘密,亦可能暴露那伏桩的位置。

所以在目前情形下,自然以不准任何人出入为好。

但论到主动方面,大家坐在这儿等候消息,便大大不对了,何况知己知被,乃是争取主动的要素。

所以越早晓得敌方的一切资料,以便料断敌人的来历及实力,方是上上之策。

对于这个矛盾,黑手派的智囊崔免献计道:“山主刚从外面回来,参与过群雄大会,这之间无疑必有一些恩怨遭遇。可是山主既然也猜不出来敌的路数,可见得这些敌人容或不是山主此次行动所招惹的。”

娄大逆摆手道:“你不必作此想,我心中并非全无所疑,但在未证实之前,暂时不说而已。”

崔免要知道的正是这一点,当下道:“既然如此,咱们更须尽快把资料弄回来,俾供山主参考。”

雷火真人玄宇插口道:“老崔,你刚才说不可派人出去,以免暴露咱们的秘密。但如今又如此决定,敢是忘了那些顾忌?”

崔央笑一笑,道:“这又不是无法解决的困难,但须灵活变化一下,乃可两全其美。”

他转向娄大逆道:“山主但须指派高手,代替了本派原有的联络人员,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

众人一想这话有理,若是派出高手,自然不虞被敌人发现。

因为这些成名高手,各有一套本事,不比那些负责通传消息之人,武功和江湖经验都有限,不但容易被敌发现,说不定连自己安全,亦大有问题。

娄大逆目光在座中一转,便道:“盘荣,你挑一两个得力之人,办妥此事。”

座中有个满面疙瘩的中年人起座道:“属下这就前往。”

娄大逆沉吟一下道:“等一等,赖胜川也一同去,不要率领其他的人。”

赖胜川离座躬身,他个子矮胖,满面笑容,长相甚是和蔼,乍看之下,谁也想不到他就是黑手派中著名的双煞之一。

另一煞就是盘荣,他与赖胜川搭档惯了,所以同称双煞。也正因此故,娄大逆会指派他们同行。

这两人离开议事厅,迅速出去。

由于他们皆是黑手派中的高阶层人物,所以那些伏桩暗哨的据点,全都晓得的很清楚。

赖胜川在洞府门口,一方面施展视听功夫,查看四周情况,一面利用特制的巧妙消息,与洞外的校哨联络。

因此他们虽然尚在洞府门口之内,但外面情况,已等如多长了眼睛、耳朵,正在向四下仔细查看。

片刻间,外面的桩哨,利用机关回报,周围百数十丈之内,静悄悄的并无敌踪。

同时之间,一名手下,也送来一个特制的小笼子,里面放着一头飞鸽,这是供他们迅快传达消息的工具。

赖胜川首先迅快出去,一转出那十二棵柏树之后,马上躲入崖坡间的草堆中。

盘荣等一下才出去,但即奔跃到另一边的崖坡,隐起身形。

他们所以不会合却反而分散之故,用意是既不致被敌人一网打尽,又可以呼应相援,形成犄角之势。

出得外面,果然毫无动静,没有任何风吹草动。

不但如此,甚至直到他们到那名隐伏的桩哨,也不曾发现任何可疑的情况。

这一处伏桩的位置,视野极差,只能看得见靠近这边的山崖部分。

换言之,除非敌人恰好走入这一处山崖,否则就一无所见。.平时此处又没人看守,但今晨开始,黑手派全体动员,进入紧急状态中,这一处的暗哨才派出来。

这正是崔灸的奇计之一,他深信一旦黑手派遭遇非常之事,则敌人必是一等一的高手,因此他绝不能用普通一般的方法应付。

单就桩哨一事来说,他必须在某些看来最没用处的地方,设上暗哨。

这样敌方之人以为此处不会有问题,放心现身,结果恰好落在他的计算之中了。

那名哨桩向赖胜川、盘荣报告道:“敌人起先只有四个,来到山崖中,他们都很年轻,相貌英俊,但都有一股说不出的可怕味道。四人之中,有一个大约是三十岁的人,身穿长衫,气派极大,一望便知是个领袖。他们都曾经向四下打量,但属下是隐身在崖壁里面,所以没被发现。”

盘荣道:“当然啦,但主动的还是他们认为此地不会设下桩哨。”

那名手下道:“是,是,所以他们瞧了一下,就都散坐各处。等了一阵有六人陆续来到,这六个形貌衣着完全不同,有的年纪已老,总之,各式各样的人全有了。”

赖胜种很注意地问道:“什么叫做各式各样的人全有?”

手下道:“属下是说这六人的服饰举止,每个都各做一行,一望而知,士农工商等行业都齐全啦!”

赖胜川马上取出特制的纸笔,把详细的资料都写下,那手下最后又道:“这十个人,仍然是那个气派很大的年轻公于为首,人人对他都好像非常敬畏。他们只停留了一下,就一齐离开此地。”

赖胜川即将资料放在信鸽上,送返老巢。又命手下回到隐秘的岗位,两人开始研究下一步行动。

盘荣道:“山主虽命咱们盘问之后,顺便四下巡逻,瞧瞧各处的桩卡,但这一群敌人,目标显著,相信现下已得知下落啦!”

赖胜川道:“这些人身份全都不同,可见得必是天下间精选出来的高手,这就与一般的敌人,大大不同,以我猜想,咱们一定有些岗哨被毁无疑。”

盘荣道:“好,咱们分头查看一下。”

赖胜川道:“查明之后,若有发现,也不必追踪,但须返回洞府门外会合就行啦:”

盘荣道:“这是什么意思?”

赖胜川道:“很显明的,这些人个个本领高强,根本不难找到咱们的洞府所在。若不是山主已下令所有的人,如见敌人有可乘之机,便可施展各种毒手的话,这些敌人,也许早就找到咱们洞府了。”

盘荣沉吟一下,道:“咱们怎么办呢?我意思是说,假如现在碰见敌人的话。”

赖胜川道:“今日的情势,不比等闲,如若碰见敌人,万万不可现身叫阵,务须依山主指示,尽量利用地形或其他有利条件,加以暗算,除得一个是一个。”

盘荣道:“你好像已晓得很多了,只不知可猜得出这些敌人的来历么?”

赖胜川道:“一定是各门派挑选出来的高手,想歼灭咱们这一派。”

盘荣一笑道:“武林各门派中,似乎找不到几个足以来此捣乱的高手,咱们伯他们何来?”

赖胜川道:“那你就错了,人家这些门派,都有过百年的历史,有些更悠久,因此谁不知道究竟还有多少能人异士,隐迹在人世间。如今这些敌人,各种身份皆有,这才是最可怕的,咱们见到他们之时,必定一个都认不得,也许带头的就是少林谷沧海,不过年纪好像不对。”

两人谈到这里,话头打住,分别行动。

他们在一个时辰之后,都无恙地回到洞府外会合。

赖胜川问道:“老盘,你没见到敌人踪影吧?”

盘荣道:“没有,但有四处岗哨,已被毁去。”

赖胜川道:“我也发现两个岗哨被毁,现在本派剩下的,只是那几处隐秘伏桩了,这就怪不得一直都没有消息送来了。”

盘荣道:“这洞府外面的三处暗哨,你查过没有?”

“查过了,还没有问题发生,我己命他们全部撤返,由咱们两人负了望之责。对了,适才得到消息,除了岗哨之外,三队巡逻中,只有一队安然返回洞府。”

盘荣皱皱眉头,道:“这些家伙们手辣得紧。”

赖胜川道:“可见得他们己立下歼灭本派之决心,若然他们得到手,本派休想有一个人的活命。”

盘荣道:“老子倒不怕这个,但他们躲在哪儿?何以连咱们也找不到一点踪影?”

赖胜川道:“我倒是有点眉目,估量他们必在距此十余里远的山谷内,但我不去查看,径自回到此处待敌。”

盘荣道:“你有把握知道他们一定会来么?”

赖胜川道:“你放心,人家可不是省油灯。”

盘荣道:“我到那边,咱们合力操纵机关,总得弄死他们几个,方消心中这口恶气,消息你报回去没有?”

赖胜川道:“你去吧,我这就用暗号往洞府里报告。”

这两名黑道高手,马上分开,各自隐没。

大约过一个时辰,太阳已西斜,不久就要落到山后。

山中除了涧水和松涛之声,便只有猿啼,一派安溢宁静的气氛。谁也想不到在如此美妙的表面之下,隐藏着无限的杀机。

忽见一些人影,在左方的斜坡下,向上疾行。

这些人在没有路径的山坡间,行走如飞,其中有一个歪开数丈,突然挥手发出讯号,所有人便涌了过去。

原来这个人发现了小径,证明有人时常出没此间,可见得这条小径,一定可以通到某一处。

这些人一共是十个,果然士农工商全有。这群人的领袖,自然就是天下无不震恐的唐天君了。

他与手下三仆,再加上邪儒阂子韶、鬼工王大发、铁算盘陈百万、讼师毕如刀等六个,一共是十人。

这些手下们,个个的装扮举止,恰如外号,是以黑手派的岗哨,一望而知他们的行业。

殊不知他们真正从事的,只是魔教中残害生灵的生涯。

这一群人很快就来到洞府外那一片平坦之地,他们依照地上的遗迹查看,很快就集中目光,对着那一排十二株巨柏。

不过从外形看,十二株巨柏贴壁而生,定无可疑。

他们从出现以至来到洞府门前,只不过是眨眼工夫。

赖胜川小心地打量这些人,希望看出来历,才向娄大逆报告。但仅仅这么一耽误,人家已向那十二株巨柏走去。

赖胜川对于这些人的眼力,不禁大感震骇,然后抬目一望,但见较高处的盘荣,已经发出暗号,要他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天魔阎王竞凶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焚香论剑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