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香论剑篇》

第04章 锦囊至宝何斑斓

作者:司马翎

晃横道:“张兄说得不错,像小谷你一味帮忙人家全无用处,这些混帐小子们一转身把你的好处忘个干净不说,还要抓你回去呢!”

谷沧海怔了一下,道:“我不信,倘使我今日救了他们性命,日后他们哪里还肯害我。”

那四个白农凶人都发出冷笑之声,银刀府及黑衣帮的四人齐声说道:“谷少爷若是搭救了小人等性命,日后不辞肝脑涂地,图报大恩。”

鲁沛霍地转回头一拳劈去,拳力呼啸涌出,声威凶猛无比。

砰的一声,一匹骏马应声飞开七八尺远,落地之后,再也不曾动弹;

黎若妍道:“鲁兄的阴阳拳力可以独步字内了,我瞧掌力中的柔劲竟比刚力快了一线,先把马匹脏腑压碎。”

鲁沛道:“见笑,见笑。”

转眼望住从马背上跌落一边的大汉,厉声喝道:,你自问骨头比得上比不上这匹马的硬?”

那劲装大汉微微颤抖,道:“比……比不上。”

鲁沛哼一声,回转头望望黎、张、晃三人,只见他们一齐点头,当下会意,道:“小谷,你跟他们走吧:但我光告诉你,你若不速速逃出周围十里方圆之地,我们碰上了你,取你性命,决不容情。”

黎、张、晃三人都同声支持这一说,鲁沛又道:“限你一个时辰之内逃出十里之外,以后不管你是生是死。我们都不闻不问,若是你被人拿去受罪或杀死,那叫做咎由自取,活该之极。”

谷沧海大喜道:“好,我若是遭遇不测,真的叫做活该。诸位大哥大姊请了。”

说罢,奔到黑衣帮那边,道:“两位大哥可不可以带我一程?”

两个黑衣骑士连忙应好,张少龙着他们报名,银刀府的两入一是李操,一是樊弘。

前者便是曾经追赶谷沧海的那个,黑衣帮二宿一是名叫田旋,一个名叫费连。

谷沧海便是与费连同骑并坐。

他们报告姓名之后。一齐催马驰走,顷刻间已驰出老远。

不到半个时辰工夫,他们已经远在十六七里之外。

田旋勒住黑驹、说道:“老费,那两个小子紧跟着在咱们后面,恐怕是不怀好意。”

费连回头望去。只见银刀府的樊弘、李操二人在数十丈后面,这边一停住飞驰,他们也都勒马不前。

费连向背后的谷沧海道:“小兄弟,你打算住哪儿去?”

田旋接口道:“咱们受人救命之恩,自当还报,你说往哪儿去,我们就送你去。”

谷沧海沉吟一下,说道:“我还没想好。”

偷眼一觑,只见田旋面上露出诡笑,心中一动,忖道:“张少龙说世上人心险诈,又说这些人靠不住,他行走江湖不是一日两日的,说的话自然大有根据。”

只听费连用十分诚恳的声音说道:“小兄弟如若拿不定主意,咱们到前面找个地方歇歇。”

田旋接口道:“那后面的两个小子好像不怀好意,我们兄弟如果不替小兄弟打点,怎生对得起你救命之恩,走吧,咱们自会替你安排。”

谷沧海不做声,心想此时若是坚拒,反倒露出形迹,必须想好计较才能走开。

田、费两人又纵马疾行,直奔东北。

谷沧海明明要向西北才到得高山,但他隐忍在心,暗加观察。

约莫驰行了十余里,银刀府的两人已经早就不见踪影。

田旋道:“咱们不必紧行,免得坐骑累坏了,那两个小子想必晓得咱们快到站头,所以索性走开。”

费连摇头道:“这里面大有蹊跷,他们怎知二爷亲自设站在前面?”

谷沧海问道:“你们是黑衣帮十八宿,那三星是谁?二爷可是其中之一?”

费连道:“你的记性真不错,人家才讲过—次三星十八宿,你就记住了。不错,二爷是三星中第二位恶星龚金钩,大爷是毒星龙海,三爷是凶星李棋,咱们十八宿都是大爷亲自训练出来的人,在江湖上威名四布,从来不曾受挫。”

田旋接口道:“小兄弟你莫看我们刚才抵不住那四个凶人一击,就看轻了我们,其实平日很难碰得见这等邪派高手,碰上了自然该当遭殃。”

他说这话之时,面上不禁露出不寒而栗的神情。

谷沧海也晓得像那四个凶人这一类的邪派高手,平常极少在江湖上露面,跟一般的武林人素不往来,所以田、费两人提起此事并无愧色,便是这个原故。

费连接着问道:“小兄弟你跟他们怎生相识的?”

谷沧海也不详说经过,只道:“他们不知在干什么勾当,被我碰见,初时都要杀我,后来又不杀了,反而听我的话把你们放走,我也弄不懂。”

田旋舒一口气,道:“原来你跟他们没有什么关系……”

话声未歇。只听蹄声斜刺冲到,眨眼间银刀府的樊、李二人现身阻住去路。

樊弘大声说道:“两位打算把谷兄弟送到什么地方?”

李操接口道:“咱们光棍眼中不揉沙子,最好别胡说乱指,咱们都心中有数。”

田旋冷笑一声,道:“两位大呼小叫,来势汹汹,请问又是什么意思?”

费连接声道:“难道想拦路抢劫不成?哈哈!兄弟平生还未试过被人打劫的滋味呢!”

四个人互相嘲讽,chún刀舌枪地争吵起来,樊弘伸手抄起鞍边的长戟,厉声道:“两位如果不知进退别怪兄弟出手!”

一阵锵锵之声响处,都亮出了兵刃,樊弘首先催马向田旋冲去。李操则以一柄银刀截住费连。

几个回合之后,田旋抵挡不住樊弘的长戟冲击之势,受伤落马,樊弘也跃落马下,改用银刀紧紧逼攻。

费连觅个空隙,催马落荒而逃,但驰出十多丈远,那李操已逼到切近,改使长戟遥遥攻到。

若不是谷沧海坐在费连背后.费连早就中了毒手。

李操长戟刺不到费连,改攻坐骑,又驰出十多丈,戟尖猛可刺入马臀,费、谷两人一齐抛跌地上。

双方便在地上步战,费连双手分使的护手钩功力不弱。反而迫得李操节节后退。

谷沧海趁机撒腿奔开,直到现在,他已确知这四人都对他不怀好意。这使得他十分难过,却又暗暗了解张少龙等四个邪派高手为何手段毒辣。

他本来极是痛恨这些视人命如草芥的邪人,可是目下却不禁生出同情之心,暗想世上人既是这般可恶,多是忘恩负义之徒,岂能怪得他们动辄就杀死与自己不合之人。

他才奔出七八丈,转过一座山丘,忽见三匹黑马拦住去路,马上的骑士们个个身穿黑衫,—望而知,乃是黑衣帮中之人。

为首的一人年约四十左右,长得躯体魁伟,面目凶狠,右手提着一块厚重铁牌,左手缩在衣袖之内。

这大汉突然大喝一声。震动山谷。谷沧海转头就走,可是转眼间便被其中一骑追上,拦截住去路

那黑衣骑士从马背上弯腰伸手,一把抓住谷沧海,随手点住穴道。便横搁在马鞍之上;

为首的魁伟骑士狞笑一声,道:,这孩子就是谷沧海了,咱们总算没有白走。”

擒住谷沧海的黑衣骑士诣笑道:“二爷洪福齐天,每次出马都满载而归。”

另一个骑士接口叫道:“不好了,好像听到老费的惨叫声。”

他们立即催马向叫声传来的方向驰去,眨眼间,对面一骑疾迅冲来,马上坐着两人,双方互相望见之后,各各勒马。

黑衣帮这边领头的魁伟大汉怒吼一声,响震四野,接着喝道:“这两个小子是银刀府的,定是害死了费连。”

那一骑拨转马头,便慾逃走,但黑衣帮这边双骑齐出,一前一后地截住对方去路。

樊弘、李操二人只好打消逃走之意,齐向迎面拦住去路的魁伟大汉拱手行礼。

樊弘道:“龚二爷亲自驾到。这孩子只好让给二爷带回。”

龚二爷虎目一睁,道:“你们把本帮弟子田、费二人怎样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只有这两句话。”

樊、李二人面色一变,他们深知黑衣帮三星武功高强,而且都极心狠手辣,性情冷酷,此时万万触怒不得:

樊弘勉力装出平静的样子,道:“不敢相瞒二当家的,贵帮的田、费二兄因为夺走谷沧海,所以反脸成仇,现下他们都负伤挂彩,却无性命之忧。”

不一会儿,田、费二人带伤而来,龚金钩命他俩在樊、李两人身上剁砍,果是留下同样轻重地伤势。

龚金钩哈哈大笑道:“没出息的东西,滚回去告诉余老头,叫他以后办事要他五个儿子出阵,像你们这些脓包,还是少出来丢人现眼。”

这几句话只骂得樊、李二人面红面白,却又不敢发作,最难堪地是龚金钩洋洋得意地笑声,极是响亮。

他们正要上马,突然间左方山丘顶出现三条人影,随风飘落三声冷笑。

众人眼睛才一转动望去,那三入已经急泻飞坠,霎时间奔到切近,其中一个伸手绰住搭着谷沧海的那一骑的马尾,道:“不准妄动,否则一掌劈死你。”

另外两人一站在龚金钩马首之前、另一则站在当中位置,不论哪一骑略有动作,他都可出手攻击。

这三个人都是一式的黄绸长衫、须发半白。

龚金钩浓眉一皱、说道:“原来是黄山三怪驾到,咱们好久没有见面啦!”

话犹未毕,在他面前的黄衫怪人冷冷道:“用不着套交情,只等你一句话。”

银刀府樊、李二人暗暗高兴、心想这黄山三怪若是与龚金钩拼起来,说不定还有机会可以夺回谷沧海。

恶星龚金钩左手一扬,衣袖飘起,赫然露出一只金光灿然的利钩,原来他左手己失,镶上一只利钩,因此便以金钩为名。

他的武功最厉害也在这只金钩上,故此面前的黄山一怪见他亮出金钓,也不禁露出惕凛之色,缓缓举起手中的两尺半长,超如鸭卵的铜管旱姻袋。

龚金钩恨恨哼一声,左手金钩在空中一划,发出劲急破空之声。

接着拉长面孔道:“可惜我大哥三弟无一在此,否则定要跟你们三怪拼个死活,瞧瞧是黑衣三星高呢?还是黄山三怪强些?”

他这话已经十分泄气,人人一听而知他不敢出手。

黄山三怪齐齐冷笑一声,托着旱烟袋的那个接口道:“总有一日咱们要分个高下,今日却是承让了。”

那个扯住马尾之人说道:“咱们还要借他们这匹坐骑。”

话声未毕,山丘脚冲出两匹骏马、马上各坐着一个年约三十左右的年青壮士,这两人长相甚似,面色朱红,鞍边都挂有一柄大刀。

这两骑按忽间冲到切近,竞没有蹄声,原来两人马蹄都扎得有厚布,他们一出现,樊、李二人立刻欢呼叫唤。

龚金钩哈哈一笑道:“两位来得正好、在下给你们引见引见,这三位是黄山三怪,大怪李奔泉、二怪陈眠石、三怪钱耕云。”

他转过来对三怪道:“这两位是银刀府余家五雄,左边是余二郎,右边是余四郎,诸位多亲近亲近……”

黄山三怪素来冷傲无礼,这时头也不点,二怪陈眠石右手一使劲,那匹黑马嘶鸣不已,跪倒在地。

余二郎厉声喝道:“陈兄动手之前最好考虑一下:”

喝声中兄弟两人一齐掣出大刀,动作迅快有力,一望而知,功力精湛,自有独到之处。

钱耕云眯起双眼,冷冷道:“怎么?你们想出头架梁不成?”

余二郎道:“话不是这么说,愚兄弟只想晓得诸位把那谷沧海拿到手之后,便待如何?”

陈眠石衡量一下形势,心想自己兄弟三人势力最是强大,可是如果激得对方两派联手,虽说是三对三没有什么吃亏的、可是自己方面一则抽不出人手劫走谷沧海。二则对方还有数名手下,这些人乘机带走谷沧海,也无法分身阻止。因此目下万万不可把他们激成联手之势。

他松开手,那匹黑马登时站起。

陈眠石冷冷道:“你下来。”

马上的黑衣骑士望了龚金钩一眼,见他颔首示意,便跃落地上。

坐骑上只有谷沧海独自横搁其上,他穴道被制,众人都十分放心。

陈眠石道:“这孩子该属于谁的问题未解决之前,暂时由他走开一边。”

说时自己也退开,于是没有人再理会这匹马;

黄山大怪李奔泉旱烟管一扬,说道:“武林规矩是各凭本领行事,诸位有什么意见,不妨说出来听听?”

龚金钩势力最弱,但他有他的主意,首先说道:“咱们现在共有三派逐鹿此子。若要按照江湖规矩,咱们每一方各派一人出来拼斗,哪一个最后获胜,这孩子就归他带去。”

他自恃武功高强,所以作此提议,黄山三怪首先同声赞好,银刀府余二郎、四郎岂能示弱,只好答应。

龚金钩跃在场中,只见黄山三怪一齐走入场中,不禁一怔,道:“你们是哪—位出手?”

大怪李奔泉面色冷漠如故,道:“我们向例是三人同体、从来出手都是三人同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锦囊至宝何斑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焚香论剑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