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香论剑篇》

第05章 千金一诺为红颜

作者:司马翎

谷沧海道:“我不惹他就是了。”

庞珏道:“不行,他气量狭隘,只有妒才之念,而无丝毫怜才之心。一旦见到你这等人品根骨,非取你性命不可。”

谷沧海点点头,其实一点也不把这话放在心上。

只听庞珏又道:“其实老夫数十年以前也是如此,也许他再活上几十岁之后,便会改变了气质也说不定。”

说到此处,大家好像没有什么话好说,沉默了许久。

谷沧海道:“小子要告辞啦!”

庞珏没有一点表示,谷沧海向他躬身行礼,庞珏也没有动弹,眼睛茫然地望住门外。

谷沧海也不怪他,正要转身出去。

庞珏忽然说道:“老夫想求你一件事。”

他大吃一惊,想道:“求我?我算是什么东西?他居然还有事求我?”

庞珏缓缓道:“这件事你答不答应都没有关系。”

他的话十分平淡,可是谷沧海却感觉出他是故作谈然,其实十分渴望。

庞珏又道:“这是关于武功上的事。”

谷沧海道:“小子实在想不出大宗师哪儿用得着小子?尤其是关于武功方面。”

庞珏道:“你还记得屡度因杀身大劫所凭仗的内功么?那就是我魔教至高无上的防身大法。魔教的一切包括做人、思想、行事和武功在内,没有一件不是与天地的正理相反的。天地间万物都要生长和完整,但魔教却是死亡和破坏。”

谷沧海十分严肃地聆听这种高深玄妙而又不是世俗中可以听到的理论。

庞珏又道:“在武功上也是如此,正派的武林人物若要上臻一流无敌境界,除了苦练武功之外,还得精修武道,养成刚柔并济之气。杀一人须能救活多人,才能使出最高的武功,这是心灵的影响。因为他若不是深知杀死对方有益于世的话,他就不能发挥无坚不摧的气势。但魔教却不相同,从练武时开始,就以残杀为能事,以残杀的手段养成气势,因此不论善恶是非,只要想杀人,便自然而然形成无坚不摧的气势了。”

谷沧海肃然道:“小子很明白大宗师的高论。”

庞珏又道:“你明白就好了,此理深奥无比,目下放眼天下,只有你我两人挠得而已。”

他停歇一下。

又道:“咱们回到方才的话题上,那就是你学会的那种内功心法,完全与天地之理相反,真气穿行的脉穴通通倒转过来,所以开始之时身子要倒转过来,但是功夫精进之后,便不须倒转身子。”

谷沧海心中大感踌躇,暗想:“自己竞在不知不觉之中学了他的魔教护身内功,这刻不知应当采什么态度才好?”

庞珏缓缓道:“你学会的那种内功称为天魔心功,越是厉害高深的各种拳功掌力就越是不怕,此是其中天然有一种克制妙用之故。自然这要瞧你的功行如何而定。老夫想求你之事,便与这天魔心功有关。答不答应在你,但若是答应了,却不得背信毁诺。”

谷沧海心想我若办不到,那就直截了当地拒绝。

此意已决,便道:“小子虽是三尺童子,可是平生最重诺言,决不反悔。”

庞珏道:“很好,老夫也深信你是这种人。让我想想这话要怎生说。”

他当真默然寻思,谷沧海微感不安,晓得他要求之事一定重大万分。

庞珏缓缓道:“你此行赴嵩山,若是被少林和尚收录为弟子,得窥少林无上心法,将来咱们有天再见面的话,可把少林寺最高深无上的内功口诀背诵给老夫听,瞧瞧是不是恰好与老夫传授给你的天魔心功倒转过来。”

谷沧海一听兹事体大,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虽然从未练过武功,但到底是名家之后,深知武林各派收录弟子之时,都有不得把本门心法随意泄露的禁条。

以这天魔庞珏的身份,居然想晓得少林正宗内功最高心法,其中的关涉一定重大无比。

他正在迟疑为难之际,庞珏又道:“老夫博识天下各家派的武功家数,但潜心推究多年,只有寥寥几派的武功家数显示出该派的内功可以修练到最上乘的境界。少林寺便是其中之一。”

他略略一顿,又道:“以老夫推研所得,这数派之中特别是少林派的最高内功心法,与老夫的天魔心功反转过来的路线最是相近,其中容或有少许出入相左,但那是末节小事,不须放在心上。”

谷沧海可就听出一点眉目,问道:“你老人家想听一听少林内功无上心法的口诀,用意莫非只是证明你推究出来的心得?”

庞珏笑道:“好聪明的孩子,老夫当真料不到你能猜出老夫心中秘密。”

他伸出巨大如蒲扇的手掌,在他头顶轻轻摩掌,欢喜爱惜之情溢露无遗。

谷沧海道:“以你老的身份和成就,自然不屑改练别家的内功,所以我猜你老一定是心中尚有所疑,这等武学难题在别人不会放在心上,可是你老却大不相同,如若不能解决证实,万万难以安心。”

庞珏更加大喜,道:“奇事,奇事,老夫活了一百多岁,想不到知我者,竟是你这个小兄弟。”

他忽然改口称他为小兄弟,可见心中实在对他推重之极。

谷沧海道:“这件事我答应啦!”

庞珏赞叹道:“你不但根骨绝佳,而且性格上有许多种非凡的特质,日后的成就无可限量。老夫先谢谢你啦!”

他肃然起身拱手行了一礼,接着露出沉思之状,走到门口,目光投向晴空万里的长空。

过了片刻。

他道:“小兄弟你敢于担当如此重大的承诺,老哥哥心中很是过意不去。”

他没有转回身子说话,但称谓上越见亲切。

谷沧海道:“小子承蒙你老人家暗中搭救,慨赠心功秘法,但觉无从报答。”

庞珏严肃地道:“你叫我一声老哥哥便最好不过。”

这话说得很是真诚。

谷沧海道:“是的,老哥哥。”

庞珏转回头微微一笑、道:“很好,小兄弟。老哥哥目下虽是身份甚高,傲视当代。但放眼天下豪雄杰出之士,还没有一个可以比得上你。假以时日,你的成就一定很了不起,决计不会站辱我这个老哥哥,这一点我很放心。”

这番话只听得谷沧海胸中热血沸腾,壮志飞扬,昂首挺胸,意气甚豪。

庞珏又道:“可惜海天辽阔,音讯难通。咱们这一别不知何时才能见面,因此,你允诺老哥哥之事,未必真的能够传达我耳中。”

谷沧海毅然道:“小弟愿意前赴地狱岛拜遏老哥哥,请老哥哥放心。”

庞珏摇头道:“一则海路上尽是波涛风浪之险,二则那地狱岛上危机四伏,不易行走。”

谷沧海傲然笑道:“小弟岂是怕艰畏难之人,老哥哥放心,小弟言出必践。”

庞珏眼中异光闪耀,显然十分感动。

过了一会儿才道:“好一个倔强重义的小兄弟,我这次中原之行,总算大有所获。”

他徐徐闭起双目,似是思索什么事情,只见他有时双眉紧皱,有时微露笑容。

谷沧海不敢惊扰,沉默地矗立不动。

大约过了一顿饭之久,庞珏轻轻吁一口气,睁开双眼。

说道:“我刚才默运玄机,已筹思出一个法子。现在我告诉你的话,须得句句记牢。”

谷沧海大感兴趣,道:“老哥哥请说。”

庞珏道:“不管是何年何月,你一旦决定浮海飘浪前赴地狱岛的话,须得先往黄山莲花峰走一趟。那黄山群峰峙列,著名的有三十六峰,而以莲花、天都二螃为最高。我昔年在莲花蜂腰处发现一座洞府,幽处山腹之内,极是宽广,可容千数百人。洞府入口在一片石崖壁上,入口外面有十二棵柏树密密排植,恰好封住入口,非从两端侧身贴壁移入,才能见到洞府入口。这座洞府之内冬暖夏凉,十分舒适。故此我舍弃了此地不用。”

谷沧海听到此处、脸上不禁泛起惋惜之色,心想:“这么好的一处修地方舍弃不用,却远赴大海荒岛之中,这位老哥哥也真够奇怪的了。”

庞珏又接道:“里面的厅房通道等等不必多说,你只须一直走到尽头,那儿有一道圆形的月洞门,出了月洞门,先是一块三四丈大的空地,在对面的墙上共有七道门户,你记住从左边数第二道门户走进去,那是唯一的生门。穿过一条通路,便走入一片尽是石墙间隔的地方,这一片石墙间隔的地方极是宽广,连我也不曾推究出究有多大的地方。”

谷沧海道:“天啊,那简直是荒诞不经的故事哪!”

庞珏道:“不错,若是别人告诉你,恐怕你难以置信。”

谷沧海道:“那么老哥哥在这座洞府之内等候小弟么?”

庞珏道:“现在你踏入迷阵之内,便牢牢记住左二右三的走法,那就是说,每经两条通路,就向左转一次,再经三条通路,就向右转。”

他用粗大的手指在掌心画给谷沧海瞧,因此谷沧海甚为明白。

庞珏问过他牢牢记住走法之后,便又接着说道:“走到尽头之处,便有一间宽广高大的石室,石室之内有一具特别厚重长大的石棺,架设在一个浅坑之上,这个浅坑宛如石棺放大小,坑上有两条长石架起这具石棺,若是抽掉长石,石棺便恰好嵌在浅坑之内。”

谷沧海全神贸注地听他叙述,但觉离奇得十分有趣。

他暗暗猜想这具石棺的用处。

突然间吃了一惊,道:“老哥哥不是要小弟打开石棺瞧看吧?”

庞珏道:“正是要你打开瞧看,倘若老哥哥躺在里面,那么你就不用飘洋过海了。假使我不在棺中,你就能够在棺内找到一张地图,循着地图便可到达那地狱岛去。”

谷沧海透一口气,道:“原来如此。”

庞珏道:“这具石棺与普通棺木大不相同,棺盖并非盖上而是嵌入糟内,所以须得以双掌抵住棺盖平推才能打开。”

他笑一笑,道:“小兄弟,你记住了没有?”

谷沧海道:“小弟已牢牢记住。”

庞珏道:“很好,你投入少林之后,别的可以粗疏一点,但一定要把少林寺无敌金刚力练成,才能推得开那棺盖,动手之前,须把石棺底下长石条移开,让石棺嵌在浅坑之内,才好用力。”

谷沧海一点也不晓得这其中有什么奥妙,频频顿首道:“小弟记住啦!”

庞珏道:“咱们今日就此别过,但望异口能得再见一面。”

谷沧海心想自己既是小弟弟身份,该当叩头作别。

便跪倒地上,恭恭敬敬地叩头行礼。

起身之时,但见这位年逾百龄的魔教第一高手双眼怔怔地望住自己,满面具是离情别意。

他转身走出这座石屋,心中感觉到这一次与庞珏见面,好像经历了一件卜分奇怪的事,在生命中写下奇异变幻的一笔。

他走出十余里,仍然没有见到黎若研。

他也不打算找她,走到一处村镇,喂饱肚子,又向人打听路途方向。便径自上路。

他安步当车地走了几日,一路上果然再也没有人来打扰他。

那个小小的锦囊的魔力似乎比不上黎若研等四个邪教高手的凶威,当真没有人胆敢冒阖族被诛之险前来侵扰谷沧海。

话说回来,假使人人皆知这个锦囊就在谷沧海身上,那时是不是无人敢动他却不可逆料了。

这一日,谷沧海已经走到开封府,他决定养足精神,第二日清晨才去寻访那许灵珠c

这一夜他在床上辗转反侧,居然患上失眠之症。

以他这般年纪,又经过长途跋涉。疲累不堪,自应倒头大睡才是:

他脑海中不时出现黎若妍的话。

他奇怪关于少林高手独角龙王应真的这件丑恶之事,为何不曾听母亲提起?

他用心揣测此事,以致无法人寝。

次日清晨,他奔出街上,光向街上行人打听。

人人都奇怪他的问题,反而向他询问许灵珠是谁?

谷沧海不得要领,灵机一动,便找到一家镖店,求见东主。

一个伙计问他找东主有什么事,他挺起胸膛,冷冷地说一声:“我是从关家堡来的。”

那伙计骇一跳,连忙请他到后进的客厅落座,接着人内通报。

不一会儿,一个身材魁梧,红光满面的五旬老人走人厅中。

谷沧海立刻起身迎上去,依照江湖上的礼数抱拳一拱,大声道:“请问当家的高姓大名?”

那红面老者微微一怔,也拱手道:“不敢,兄弟齐父,还未请教阁下……”

听说这男孩子来自关家堡,不晓得是堡中什么人,所以不肯托大,称他一声阁下。

谷沧海心想近些日子以来我校许多武林好手追赶、德行中人不会不知此事,若是道出姓名,准得坏事。

但他又是个磊落胸怀的人,认定自己不可改换姓名。

小脑袋念头一转,便应道:“小弟其实不是关家堡内的人、但却与夜游神倪冲兄相熟,所以大胆地借他旗号,还望齐老师恕罪。”

这一番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千金一诺为红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焚香论剑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