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天关》

第01章 小白驴

作者:司马翎

李百灵其实是盘膝端坐在鞍上,但嫩黄色和绿色的绸缎衣裙分垂两边,便使人看不出她竟是用这种古怪姿势骑马的。

一般来说,骑术再精的人,亦没有在走动中的马背上打坐这一招的。

她骑的不是骏马,而是一头全身雪白耳朵很长,身躯矮小的驴子。小白驴看来很可爱,行走于崎岖起伏的群山中,脚下极是轻健快稳。

山风轻轻吹拂着李百灵云鬓的轻纱,却始终窥看不着她的脸庞。

她头上的淡黄色丝绣宽边笠帽,不但可以抵挡正午酷热阳光,而帽沿下团团垂披的一道轻纱,更是连后脑袋以及颈子都掩蔽起来。

这儿是离太平县不远的黄山山区,四下荒芜无人。

却见前面明明是一道数丈阔的山涧,小白驴居然视若无睹一直冲去,大有不怕摔断骨头视死如归的精神。

李百灵安坐不动如山,似乎跟小白驴上劲了。

眼前一花,光景忽变,山涧变成错错落落一堆堆树丛以及岩石。

假如现在能够在半空中鸟瞰的话,就可瞧出这些树丛和岩石像一道围墙拦住去路,两边则各有一条真正不假的深涧,末端便是百丈悬崖。

在树石围墙到悬崖这一截,则是一大片平坦草地。

小白驴在树石间左一绕右一转,眨眼间已穿越这道五六丈深的围墙。前面大片绿油油草地使人眼界心胸为之大大豁然开阔。

草地正中央突兀竖着一块齐齐整整长方形白色石头,大约比单人床阔长一些,高度约是两丈。

石边靠着一把用树干草草扎成的爿子。

小白驴动如风火,却无声无息,一下子已到了白石前面的寻丈之处。突然煞住去势,低头垂颈,把嘴鼻埋入碧绿高大肥厚的草叶丛中。

这整片草地的草都很矮短细茸,唯有这儿井口大小一块,草高叶肥,颜色也碧绿的像嫩葱一般。

李百灵却在小白驴猛煞时,好象坐不稳离鞍,身子仍然向前飞去。眼看快碰到白石,忽然变前冲为上升,宛如一朵彩云轻轻盈盈飞起两丈有多。

现在她已经比白石石顶高出七八丈,故此石顶上躺着的那个男人,他的姿势以及其它一切都一览无遗。

唯一看不见的只是他的面孔,那是因为此人虽然向天仰卧,却用一顶斗笠遮脸,挡住直接晒炙的阳光之故。

那男人除了一条窄窄的灰布围住胯下之外身体其余部分都躶露在阳光下。

李百灵一定有反应无疑,可惜面孔藏在轻纱后,所以有什么表情可就不得而知了。

她身在半空,倏然向后退飞,在空气中滑出三丈有多,去势好象稍稍停顿一下,忽又继续倒退飞去,也是三丈左右身形落地。

这时她才改变盘膝姿势,双脚伸直沾地,一触之下,绿影乍闪,人影已杳。

小白驴鼻子在草丛中喷气弄出声音。白石顶那人手一动,拿开斗笠,眼睛在阳光下半瞇地,侧耳倾听,露出惊异表情。

他年纪大约在二十至廿五之间,眉长鼻挺,眼神明朗,算得是俊秀人物。

可惜嘴角的线条有点邪里邪气,令人一望之下就不禁想起轻薄无行浪子,或者是横行乡里,专门欺压善良那种黑社会流氓之类的人物。

他稍稍抬头侧面望去。

小白驴的出现以及喷气啮草的动作,使他惊异中另增迷惑。

由于驴背上有精致贵重的雕鞍,鞍后有口小皮箱,两侧还有盛物革囊,显然不是野生的驴子。

那么人呢?还有就是白驴好象不仅只啮草那么简单,它简直是在拔草。

小白驴果然不是要吃,而是迅速地拔。

一口就是一把,连拔了十几把。拔了就甩到一边,竟是存心跟这一块特别肥厚高大的青草过不去。

那男子瞅住鞍后小皮箱,目光凝定了那么一下。忽然泛起贪婪微笑,迅快起身轻手轻脚从梯子爬落。

他走近小白驴旁边,小白驴刚好又拔起一把草。

草根离土时根须里有些红色东西。

那男子也不管它搞什么鬼,一伸手搭落小皮箱上。箱子内铁定有银子或值钱物事,这一点他敢跟任何人打赌。

他出手虽快,小白驴居然比他更快,忽然已离开四五尺,屁股朝着他。

他不但一手落空,还直觉知道要吃蹄子。

驴马惯用后蹄弹踢敌人,这是想都不必想的常识。

果然小白驴两只后蹄闪电弹撑,双蹄甫动,相距数尺,便已劲道如山,紧压那男子口鼻。

不过一声娇软轻叱又更早了一线传来。

小白驴双蹄倏然分开,左蹄间不容发擦颊而过,右蹄却只能尽量往下一沉,同时撤回大半劲道。

“砰”一声正正踢中那男子肚脐丹田。

这小白驴反应之快、变化之巧以及收劲卸力之妙,简直有如人类的一流高手了。

但它这一踢仍然相当劲厉,大概撑断撑破一块木板决计毫无困难。

那男子大叫一声,身子应蹄飞起,跌出七八尺外。

李百灵来无踪去无迹,忽然出现在草地上。

但她一现身便忽然如石像般凝立,原来小白驴踢飞了对方,自己竟也站不住脚往前冲去。

这现象本已是不可能之事,可是还有下文。只见它冲出十几步之后,身子摇摇摆摆改向左边奔了七八步,跟着又摇摇摆摆地改向右方冲了好几步,这才“砰匐”一声摔倒了。

一人一驴现在都躺在草地上。

人是僵卧如死,驴则昂头喷气,两只前腿尚可动弹。

李百灵过去一瞧,伸手拍拍小白驴额头,柔声道:“小白,忍一忍,你踢人的腿已经断啦。那位仁兄的内功好生古怪,你幸好不是全力踢中他,否则你何止只被反震得断了一条后腿骨?”

她白皙纤纤五指滑落小白横咬着那束青草,拿过来瞧瞧,根须间有两枚拇指大小红色物事,有点像小型红萝卜,表皮却极厚极滑。

霎时四周空气弥漫阵阵清甜香气。

“啊呀,老天爷!”她惊叹一声:“这可是天材地宝,仙家秘典称为龙虎丹,一龙一虎阴阳相配。据说修道人得服此宝,可以白日飞升。这话虽是夸大了些,但紫府葯神经内所详列的种种灵效,已足以惊世骇俗的了……”

她双手并没有闲着,只一会儿功夫,便迅快灵巧地做妥好多事。

例如找出一个玉瓶装起那对“龙虎丹”、找出布条、伤葯,另用短剑削木做一副夹板,替小白断腿接骨敷葯绑上夹板等。

小白似乎听得懂她的话,乖乖躺着。

李百灵轻移莲步,娜娜走近那男子。

只见他仰天僵卧,双目呆睁。面孔四肢以及全身都呈青色,乍看宛如僵毙多日的死,但细看时却又不然。

因为他眼珠虽是呆滞,却仍有色泽生气。

同时皮肤的青色也很怪,那层青色好象只是表皮如此,底下还有一层颜色,透映出来略呈暗红。

李百灵泰然对着这个近乎全躶的男子,仔细检视他全身各处皮肤的反应、温度;试验四肢屈伸情况,还有呼吸和脉搏等。

初步所知的状况是脉搏隐潜细微,却悠长有力。

呼吸细长到了若有若无程度。

全身皮肤弹性如活人,但冰冷得刺手。四肢可任意屈伸。知觉全无,大约眼耳鼻舌身意六种感觉都暂时没有了。

她身为年轻女性,并不是对男人躶体百无禁忌。早先在白石石顶她一眼望见此人情状,的确吃了一惊,觉得很不好意思。

但现下这男子昏卧如死,她以医师的立场细加观察,心理上便大大不同了。

她从革囊取来一盒金针,一盒葯物。再细察那男子眼睛一会,拈起两支四寸三分金针,刺入两耳侧“翳风穴”。

接着又取四针,两刺左右chún角“地仓”,两刺左右“颊车”。

六针刺下,那男子面孔顿时松弛一下。

但情况似乎不妙,因为他面部肌肉一恢复活动能力,马上紧紧皱缩扭曲,难看之至。同时也发出沉郁泣噎的呻吟声。

李百灵停手运气,内息流转,腕指间麻之感这才迅即消失。

她心中大为震撼惊疑,一是此人内功极强有力而又古怪,居然能借金针刺穴时那么细微动作而反震,使她指腕麻。

二是此人护体内功竟有两层,第一层阴柔冰冷,第二层阳刚炽热。

这两种不同的内力像两层皮,包里全身,故此运针刺入之时,李百灵也必须连变两种内劲化卸,才刺得入。

而在盈寸之间,一针之微,要稳如泰山地变化两种刚柔不同的劲道,实在是千难万难而又令人不敢置信之事。

幸好李百灵不必再向任何人证明,否则这场要人家相信的口舌麻烦可就大了。

她思忖一下,再取出一支针,金光闪烁,长达六寸四分,当即手起针落,插入腹部“商曲穴”,深逾四寸。

那男子登时长长透一口大气,脸部肌肉慢慢放松。

过了片刻,全身青气渐淡,果然透出下一层鲜红颜色,又片刻红气亦由浓而淡,终于消失,恢复正常肤色。

李百灵伸手一拂,那男子面上和腹部一共七支金针,尽行拔出捏在掌中。动作快得连眼睛都跟不上,却从容舒缓有如分花拂柳。

那男子缓缓坐起身,李百灵退后两步。

那男子摇摇头道:“小姑娘别怕,我虽然爱欺负女孩子,却绝不欺负你。”

李百灵冷嗤一声,回身便走,跨出两步,忽又停下,头也不回,问道:“为什么独独不欺负我?”

那男子干笑两声道:“因为……因为你只是个小姑娘,而且你对我……那个……很好……总之,你为人很不错就对了。”

李百灵冷冷道:“我不是小姑娘,保证比你老得多。我也没有对你很好。你简直没话找话说,简直是胡说八道。”

那男子愣一下,道:“嘻,你怪凶的呀,算我小关看走了眼栽个跟斗。”

李百灵毫不容情,尖刻进击道:“你根本没有眼睛,何来走眼?而且,是走眼就是走眼,不是就不是,那有算你走眼之理?哼!真是一塌糊涂之至。”

自称小关的男子听得连连眨眼,同时不觉张大嘴巴。

这时他不但不像流氓,简直像个傻瓜。

李百灵又道:“你练的内功也一样的一塌糊涂混帐之至。大概天下间有了你这种傻瓜,才会有这种害人害己的内功。只要有一丁点脑筋的人,那也决计不肯修练的。

但你呢,哼,哼,嘿,嘿,真是可笑……”

她话未说完,小关已接口大声道:“真是可笑之至是不是?”

李百灵道:“何止可笑,还得加上其蠢无比才行。”

小关大是气结,用个赶苍蝇的手势,道:“好,好,我蠢,我可笑。你请吧。”

李百灵道:“我爱走不走,没你的事。”

话声中举步娜行去,直到树石围墙边缘,才又提高声音道:“我不在的时候,不准欺负小白。”

她隐没于树丛岩石之后。

小关讶疑喃喃道:“谁是小白?他躲在那儿?”游目四顾,忽然失笑,目光凝落小白驴身上。

既然小白在此,加上她的语气,这个神秘女子必定回转来无疑。

小关瞧瞧自己这副天体式装扮,当下只好皱眉咬牙慢慢站起,吃力地蹒跚走向白石,又吃力挣扎爬上石顶。

且喜衣服尚在,当即慢慢穿上。

他向来习惯敞开前襟,露出虬突坚实胸肌。可是现在不知怎的,竟把上衣扣扎好,看起来老老实实挺合规矩。

之后才盘膝而坐闭目暗自熬忍体内兀自鼓憷游走的阚痛。

以往的三四年以来,他曾经无数次与人发生冲突斗殴,因而闭气跌倒僵卧。

初时很快就能回气起身,体内疼痛也很轻微。谁知一次比一次厉害严重,体内的阚痛也变得椎心刺骨难以熬忍。

假如不是有这一块仙人石,它边想边伸手拍拍莹白的石面;我敢打赌早在几年前就活活痛死了。

不过,整个情况并没有转好,只是能够拖下去而已。

尤其在每天白昼午时和黑夜子时,照例发作的冷病和热病,以前每当这两个时辰只要躺在这仙人石石顶,很快就十分舒泰。

换言之,体内那股日间冰寒彻骨以及另一股在夜间炽热慾焚的古怪真气,都很快隐入全身经脉腑脏筋骨内。

于是又可以鲜跳活蹦回到城里混日子。

而近年来也没有什人敢跟他打架。

因为虽则小关他会被人重拳打得僵跌如死,但打他之人也全都因反震之力而骨断内伤,说来无一幸免,所以谁也不愿揍他。

要动刀子吧,又没那么大的仇恨。

李百灵并不是太过无聊而满山乱跑。

她离开那片仙人石草坪,不久就到了十余里外的一座山腰。那儿坡势平远旷朗,坡上只点缀着几块巨大山岩。

她选中一块最显眼最望得远的岩石径自摄衣而上盘坐岩顶。

这一来她固然可以尽览前方较矮的旷远峦谷和蜿蜒而来的山路,而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小白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羽天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