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天关》

第10章 血尸现

作者:司马翎

那个男孩有一头乌亮的头发,大约是十八九岁,五官还算端正,没有丝毫风霜的痕迹。

他笑着冲人自己房间,掏出刚刚赢来的一两三钱银子,笑容可钩地塞入一个小皮袋内,然后把小皮袋挂在床板下一个钩子上。

一两多银子在成人世界不算什么,但在他这种年纪,已经可以约一个女孩,在庄内或邻近城镇吃喝游逛好多次,这叫他焉得不喜?

但那对绿荧荧的眼睛,却漠然地一点都不感得到这个少年的心情。

绿眼向少年移近,这少年只是一顿上佳美餐。

他的鲜血是甘泉中的甘泉,也是维持力量的泉源。

少年全然不知道背后多出一个不属于他的黑影,他小心地把小皮袋挂好,这个秘密处所,任何人休想发现。

这个年轻力壮,刚刚长成的小伙子,身上的鲜血无疑美味无比。

而现在,一伸手就可以攫于掌握,饱唆一顿。

可是不行,绿眼睛眨动几下,无声无息地冉冉飘退,一闪不见。

与此同时,玄剑庄还有三男二女,都是十七八岁,被绿眼睛看见和迫近,每一个全都没有觉察。

尤其是那些男孩子,刚才手风不顺,输了不少钱,心下甚是懊恼,耳目比平时更不灵敏。

每个人的命运都有差别,其中一个少女把灯火压暗,心里想着明儿可不能忘记那些绣样送还给翠喜姐。

一面卸下外衣,露出两只雪藕似的玉臂和一截粉颈。

绿眼睛似乎被那白晰充满弹性的肌肤所刺激,光芒骤盛。

天气还不甚凉快,所以她没有立刻上床收藏起肉体,却拿起一把扇子,连扇凉边想。

念头从刺绣女红一跳跳到庄主的命令,那是半个月前颁布的。

命令规定全庄两百多户,凡是年纪在十五至二十之间的男女青年。一律编排班次,日夜轮流驻守在七七四十九间独立的房子内。

这四十九间小屋。环绕整个玄剑庄、但却是在第二层。

换言之,最外一层,还有流动巡逻的庄丁。

而任何人若要进入庄内,闯过第一层的巡庄警卫,便须经过这四十九幢小屋的圈子,才可以抵达庄内中心区域:

不过若是真有敌人渗入,其实大可不必入屋。

所以这一层防线,给年轻人磨练的作用,大过真正防御仇敌。

玄剑庄每年都这样动员年轻人达三四次之多,故此轮值的四十九名男男女女其实都没有什么特别想法。

这一个少女只不过偶然想起.觉得很有趣。

至少轮值的时间内,不必被母亲唠叨,也不必做那每天千篇一律的家务。

所以她微笑之余,还有点遗憾轮值的时间只有一天一夜,实在太短促了一些。

她不知何故,心中一阵寒悸,忽然回头望去。

一对绿荧荧的眼睛离她只有三尺,老天爷,那是什么东西。

因此,当她嗅到一阵血腥味时,虽然叫不出声并且同时失去知觉,可是她摔跌的姿势却是十足合乎规定的要求。

这对绿眼睛是秦森的,他面孔和全身都用黑罩黑袍包里住,只露出一对眼睛。

但在黑头罩后面,他实在已掀chún露齿,馋涎慾滴出来。

他的牙齿已快要碰到那少女颈上的动脉,只要一咬破,美味的血液就会涌人口中。

但秦森在极度诱惑中,仍然挣脱出来。

他的头部一下子离开了那少女,而食指却轻轻捺住她顶门,一丝阴寒之气从指尖射入她脑中,随即收回手指,一晃身便没人屋外黑暗中。

玄剑庄全无异样,血尸席荒泖望好一阵子,发出一声满意冷笑。

“嘿,嘿,朱伯驹,你自从三十多岁开始,至今已经风光了三十多年,任你狡疑如狐,智谋过人,也断断想不到今晚我忽然来访。”

像一阵难以察觉的阴风,血尸席荒已出现在朱伯驹房门外。

房内没有鼾声,连呼吸声都没有。

血尸席荒平生第一次感到惊疑而犹豫。

那朱伯驹怎可能在睡着之后,连呼吸声都没有?

假如他睡觉时也如龟息全无声响,则他功力之高,恐怕当今之世已难有敌手了。那道房门,在席荒来说,等于没有一般。

他一抬手,门内所有门闩都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弄开了,两扇木门无声无息地打开,宽大的卧室内,灯光柔和。

靠最里面墙壁一张大床,罗帐深重。

不过,床前地上的鞋履,以及不远处椅背上搭着的一些衣服,已显示床上有入睡卧。

血尸席荒也是年老成精的人物,远远一挥手,明风过处,罗帐便向两边掀起。

床上被褥凌乱,显然有人躺过。

但人呢?何以床上杏无人影?

血尸席荒绿睛转动,上上下下打量一阵,旋即有如鬼魅放忽然消失元踪。

在东侧的另一座房子,后宅的左首上房内,灯火忽然一暗,复明时两订焰稍稍变了颜色。

使房内的一切物事,包托活人在内,似乎都带着谈绿色。

房内的活人就是朱伯驹二少爷朱麟,此人本是大少爷朱麒,是李百灵的丈夫。

但由于朱伯驹要利用南昌清风堡的力量,便把白痴的二少爷变为大少爷了,此刻他和妻子宋氏正在谈论一些似乎相当重要之事,故此夜深犹未就寝。

他们忽然看见对方的脸孔都添加上一层淡绿色,各自大为惊讶。

朱麒回头四顾,立即发现房门口一道黑色人物,在灯光下朦朦胧胧,似有似无。

不过,这道黑影有一对绿荧的眼睛,在恐怖中却又肯定了这鬼物或妖物的存在。

朱麒骇一大跳,假如不是因为妻子就在旁边,同时又有三个儿子在隔壁房间的话,他一定尽可能逃走,有多么快就跑那么快。

然而妻子儿子,唉……

在边墙上交又挂着两口长剑,朱麒本能地一跃丈许,妙剑在手,其中一把掷给宋氏,喝道:“红抹接住!”

房门那魅影任得朱麒跃去摘剑,直到他扔剑给宋氏时,才冷哼一声,袍袖忽然无风自动,飘飘飞扬起来。

却见那剑在半途蓦地跌坠,如受墙隔。

那一声冷哼甚是干涩难听,而且好象锥子般刺耳生疼。

这一手气功已达凝声化劲境界,朱麒虽是震惊于对方武功之高,但却又因为确知对方是人而不是鬼,另一种惊惧消失,从而晓得应该如何应付。

他健腕─振,剑刃出匣:

人随剑走,迅即切人对方与妻子之间。

宋氏惶然惊叫声中起身急退、撞翻了两张椅子,才退到床边。

急急探手入帐,似是想另找什么东西作为武器:

朱麒沉声问:“来者何人?”

那魅影袍袖一拂,面孔忽然变得清楚许多。

只见此人长发披垂,有数缕覆盖于面,所以只能瞧出大赂形象。

此人约莫四十左右的中年人,面色苍白如纸,一身黑衣,左胸上有个巴掌大的血红印迹,像双叠心形。

“辛海客,但只怕你没听过这名字。”那黑衣垂发的人说,声音越听越刺耳可怕:“你是朱大少爷朱麒对不对?”

“我是。”朱麒忽然镇定下来。

他知道妻子宋氏现在已经可以发动三种埋伏和四种特别暗器。例如那两张被她撞翻的椅子,其实就是其中一种会爆炸有烈火的埋伏。

当初他父亲朱伯驹设下这些埋伏,以及全用弹簧发射的暗器。

由于十分难以纯熟控制。后来又怕孩子们误触丧生,他两口子暗中可着实埋怨过老爷子。

但现在看来,他老人家实非过虑,果然有这么一天,真是需要这等绝巧的绝毒的埋伏和暗器。

“辛兄大名果然生得很。”朱麒道:“只不知道深夜前来,有何见教?”

辛海客涩声道:“想向贤伉俪借用五条人命用。”

借五条人命?这是什么意思?人命岂可出借?何况五条之多?

“你最好叫令正别轻举妄动。”辛海客说:“因为她若是一发动那些埋伏暗器,我看首先向阎王爷报到的是你们三位小公子。”

宋氏全身一震,花容惨白。

跳落床下,尖声叫道:“你把我儿子们怎么样啦?”

辛海客冷冷道:“你自己有脚,不会过去瞧瞧?”

宋氏果然惊急得向房门奔去,却被一股柔韧力道拦腰阻住,那是朱麒以左手剑鞘伸出,抵消她前冲之势。

他向她使个眼色,沉声叱道:“红妹,孩子们生死有命,咱们岂能顾得许多。”

宋氏本想争辩,幸而她终是武林名门之后,胆识过人,忽然恍悟此刻绝不可过于显露舐犊之情,否则敌人岂不是更加可以提高要挟的价码?

她当下又退回床边,占取有利形势。

“你们三位公子,我已经着人带走。”辛海客说,声音宛如来自地狱:“你们不妨发动所有埋伏暗器,也可以尽量呼救叫人来帮忙,然后看看下场究竟如何,当然,这是假设你们还活着而言。”

没有三分三,岂敢上梁山?人家若是怕他们拼命,怕他们叫人来援,岂有鼓动他们这样做之理?

况且人家屡次提起埋伏和暗器,这本是极大秘密,但对方既已知道,则施展出来,全无作用是必然的答案。

朱麒额上沁出冷汗,现在他真正体会到恐惧的滋味,敢情跟害怕或骇一大跳全不相同。

“辛老兄,你到底想怎样?”朱麒问。

“辛先生,你把孩子们怎样了?”这是宋氏哀鸣似的声音。

辛海客袍袖一拂,明风阵阵,挟着似浓还淡的血腥气味,霎时弥漫全房。

“我喜欢喝人血,尤其是童男童女的血。”辛海客说。

朱麒三个孩子最大的不过六七岁,自然是童男无疑。朱麒还好,宋氏已经冷汗直冒,几乎想昏过去。

“但如果你们听话,这世上童男女多得是,你们的三个宝贝我便装作瞧不见。不然的话,世上的童男女便会忽然少起来,而我眼中也就不得不看见你们的儿子啦!”

辛海客掀chún而笑,左边嘴巴没有被头发遮住,故此那只长达寸许的撩牙,在灯下闪耀着令人心惊胆跳的白森森的光芒。

“别伤害孩子们,别伤害他们……”宋氏哀哀求告,还双膝跪下:“您要我们怎样都行,千万别伤害他们……”

朱麒手中之剑也当啷啷掉落地上,一副失魂落魄的表情,也双膝跪倒。

“你们吞下这葯丸,包你一家五口平安强健。”辛海客掌心有两颗朱红色像龙眼般大小的葯丸,送到朱麒夫妇面前。

新郑王氏古墓内的密秘室中……

血尸席荒绿睛光芒炽盛,显然是怒气勃勃。

在他面前,屈膝端坐着崔如烟等二女三男五个恶人。

他们都不知道血尸席荒暴怒之故,人人心中惶悚震擦,垂首等候着揭晓那命运之谜底。

过了好一会儿,血尸席荒才道:“没有道理,朱伯驹怎能早一步逃掉?海客,你得手了没有?”

辛海客道:“一切都遵照墓主命令办妥。朱麒夫妇已眼下血魄丹,并且乖乖随来,现与三名儿子都已押回大别山墓府的奇冤狱中。”

“唔,很好。”席荒狞笑道:“其余的人有何遭遇?速速报上。”

一时无人做声。

这意思是说人人皆依照命令,各守方位,以防朱伯驹突围逃脱。

只有秦森迟疑一下,才道:“属下以九幽寒气变化为大雪山的舌冰指,杀死了一个少女。那是因为她拾好看见属下,不得不杀以灭口。”

他声音本已冷涩难听之至,加上越说越见血尸席荒神色不善,心胆摇战,声音便更为刺耳难听了。

“不过,属下敢保证没有惊动任何人,那少女连声音也未出,便已毙命。”

血尸席荒详细反复询问杀人过程。

在秦森而言,此事根本简单得要命,本是两句话就可以讲完的:偏偏血尸席荒一问再问,又不能不答。

因此最后连那少女的服色,她的眼神,她全身任何动作,包括摔倒之时在内,巨细靡遗,一一详述。

席荒道:“问题一定出在这少女身上。”

他接着又道:“第一点,朱伯驹为何以这些年轻男女把守第二圈防线?这些小家伙既不堪一击,又并非结队巡逻,这道防线有何用处?”

众人沉默无声。

过一会儿崔如烟才小心翼翼道:“莫非是为我们而设?”

“不错。”席荒点头:“除了本门之外,天下还有哪一家派,会被这些年轻男女阻挡得住的。本门之人却一定会受到这些青春新鲜人血的诱惑,而这诱惑就是一种障碍。朱伯驹这道防线真是高明,真是高明。”

他眼中绿光闪烁,话声一歇,接着便有阵阵低低的凄厉的尖啸声,从四面八方的黑暗中传来。秦森全身索索乱抖。

因为他知道此是席荒出手杀人时的“血海黑风”啸声。

不过凄厉尖啸忽强忽弱,那是席荒还在考虑之故。目前得力门人不多,少了一个,实力就减少一分。

崔如烟道:“墓主,秦森的过失,在于朱伯驹是极之老谋深算。属下斗胆,请求墓主准许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血尸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羽天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