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天关》

第12章 神秘乡

作者:司马翎

小关一时真被这老道的气势,以及一二三四点等推论分析,唬得一楞一楞的,全然不知应该如何回答。

换言之,他乃是连防守之力都没有了。

“现在轮到你了。”雷真人笑瞇瞇地说:“但最好说些比较更有趣的话。”

小关也有他自己混的一套,经验告诉他,假如对方叫你坐下你就坐下,叫你讲话你就讲话,这样铁定已失去了先机。

所以他直觉地拒绝开口发言。

不过,单单是不讲话又不是办法。

幸而李百灵这可爱可根的妖女已经替他准备好。唉,这个妖女真气人,半夜三更的上哪儿找她呢?

她会不会有危险?

他掏出那封信,托在掌中,冷冷地笑。

他这么一装腔作势,雷天眼不由得很小心很注意盯视那封信。封面上全无字迹,信笺内容如何则未可得知。

雷真人看了一眼,又看了第二眼,接着连看了好几眼,面色微有变化。

“哈,这老小子可真被我唬住了,唉,不对,这仍然是妖女李百灵的把戏而已。”小关沉吟付想。

眼看雷真人神色变动,自己心里不禁一时矜喜,一时又颓然若有所失。

当下不禁又想:“这封信莫看空白一片,恐怕我所料不差,真的含有大大古怪在内。”‘李百灵的奇奇怪怪手段,小关可瞧得多了,故此对她确实很有信心。

“信笺上有多少个字?”雷真人问,神色令人颇感凝重。

“我怎么知道?反正写得密密麻麻,谁会数数看有多少个字?”

“我跟你打赌;这封信连一个字也没有,你敢不敢赌?”

“嘻,你这老道是怎么当的?”话出口时可就想起雷天眼也用这句子语气,对不败头陀说过。

但小关懒得多想,继续道:“你身为修道练气之士,怎可跟我这等俗人赌这赌那?你老人家究竟修的是哪一门子的道?”

“你敢不敢赌?”雷真人不让他岔开主题,话短声冷。

“我……我……哼,你想赌什么?”

雷真人的微笑有如老猫抓到小老鼠,道:“我赢了,这封信归我所有。你若是赢了,我送你一样宝物。”

小关明知输定,现下只不过口硬而已。

所以他对这场打赌,当然一点儿都不起劲。

“什么宝物,说来听听看。”

“随便你挑,我的宝库里可真有不少很值钱的东西。”

“不行,谁知道你有没有把最珍贵的另外找地方藏起来?”

“这话的意思,也等于是说如果我没有另行收藏任何宝物的话,你就跟我赌,对不对?”

雷真人的话步步紧扣,比八爪鱼还厉害,把小关缠得死死的。

“啦,小关,你仔细看看我的拂尘,其中有些尘尾是汗血宝马的尾巴。只要有一根碰到这信封,便突然有很奇怪的变化。”

“什么奇怪的变化?”小关这个小江湖,如今可真被雷天眼这个老江湖弄得昏头转向、迷迷糊糊了。

只见雷天眼真人拂尘无风自动,其中真的有一根红色透明的长毛,一下子落在信封套上。

小关定睛看时,只见那透明红色长毛忽然像灵蛇般卷住了信封。

而此时另外有十几根金色和银色的长丝蓦然弹起,宛如十几把利刀利剑分别锥刺小关腕臂和面门要害。

小关好象骇呆了,连眼皮也没有眨,更别说移动了。

只见那些金丝银丝之中,有两根刺向眼睛的,一根刺向人中大穴的,一根刺向咽喉要害的,迅急如风,凌厉如电。

但却都只差黍米之微便已骤然停止。

这几根金银长丝,只要中上一根,虽不当场丧命,却也必受到重伤,终身残废。

故此,只要是有眼力瞧得出厉害,又有本事闪避之人,决计不敢坐着不动。

雷天眼真人可真敢跟任何人打赌这一点。

他敢肯定小关乃是来不及躲避,赌什么都可以。不过,他若是跟小关打赌的话,不难一夜之间连裤子也输掉。

因为事实上小关也正是瞧得出那些可以杀人取命的金银长丝,绝对只能刺到这儿为止,想再前进分毫之微也办不到。

所以他何必躲避?

这时另外那根红色透明长毫,卷住信封,忽已缩回雷真人手中。

小关摆出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任得雷天眼得意洋洋地抽出信笺。那信笺上果然一片空白,只字皆无。

“瞧,小关,你输了是不是?”雷真人让他瞧看:“你说有很多字,但为什么我看不见呢?”

小关装出很老实似的,摇头道:“不,你眼睛一定有毛病,这信上明明写了很多字。你真的看不见?”

雷天眼定睛看时,笺上只字全无。

他忍不住揉揉眼睛再瞧,结果当然还是一样。

他是号称天眼,这对眼睛在当今之世,若是认了第二,可当真还没有人狂妄得敢认第一。

所以他揉眼再瞧实在是极多余之举。

“没有字,我看不见。”

雷真人说:“你既然说有字,那么你念给我听听。”

“明明一开头就有七个大字。”小关以怀疑眼光在对方面上瞧来瞧去:“你的眼睛一定要快点儿去检查,我看必有问题,我免费念这几个字给你听好不好?或者你把阿雷叫来,叫他读出来好不好?”

这真是叫人难以置信之事!

雷天眼的沆眼,居然会瞧不见信笺上有没有字?但话说回来,雷天眼又怎能够看得穿信封套,很肯定地说信笺里没有字?

由此可知李百灵这无字之信,必有古怪。

而既然有古怪,则信口胡说八道一番,硬把没有字说成有字,谅必可以使对方大大困惑。

小关根据此一逻辑,胡搞乱干,果然把雷天眼真人唬得有点迷糊起来。

“老道,你听着,那七个大字是,雷天眼,你上当了。”

他念出雷天眼名字时,手已伸出,并且已在对方手中拿起了信封信笺,念完“你上当了”四个字,信笺已塞入信封,而整封信也塞回口袋里。

这一连串动作,看来不快,可是雷真人却来不及移手避敌,等到信落人手之后,又来不及出手去夺。

而那封信已经隐没于人家口袋里了。

雷天眼骇然瞳目,额上霎时已隐隐可见冷汗。

他自问有生以来,识得宇内无穷数的奇人异士,也见过不知多少神功绝艺。但若论速度,竞然想不出有哪一个人可以比得上这个小关。

这个人究竟是谁?

他此来包含什么祸心?

“上当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上当的意思,就是在价钱方面,已经不能讨价还价了。”

小关向他解释。

本来嘛,小关并无恶意,假如雷天眼不耍心机手段,他也不必大费周章地抽冷子夺回这封倍了。

现下情况不同,小关的应付方法当然也有所改变。

“信笺上的确没有字。”小关从实供认:“不过,那上面又必有字才行。你替我解决这问题,我付你酬劳。”

“酬劳?你能付出多少?”雷天眼见他并无异动,稍觉安心,便设法套小关的话,想知道一些内情。

他并不至于害怕小关向他出手,伯的只是小关忽然扬长而去。这样,他就没有机会从小关手中弄到那封信了。

小关忽然有了不知从何而来的鬼主意,而从他的笑容中,好象极满意这个鬼主意:“你要多少钱都行,纹银十万两如何?”

“十万两?这封信的内容对你值得这么多?”

“对我来说,一百万两还嫌少。”小关想起了妖女,此信内容既然关系她安危,的确感到一百万两还不止。

时间已经又耽误了不少,当下不禁心急起来,道:“老雷,咱们都不要东拉西扯了。你若要十万两银子,这封信就值二十万两,你要一百万两,这信变成二百万两,你懂了没有?”

雷天眼气为之结。道:“这岂不是说,我替你解答这封空白信之谜,还要付钱给你,真正岂有此理……”

“咱们一句话,你于还是不干?”

雷天眼真人望了望他手中之信,声音忽然软化:“但我哪有这么多银两付你?”

“你有宝库,我只取一件。把此信留下,拍拍屁股就走。”

小关居然立刻掏出信递了过去。

雷真人一面取出信笺,一面道:“你不怕我耍阴谋手段?为什么?”

“因为你是傻瓜,也是君子。连奈何丹带来一百二十岁寿命都肯拒绝不要的人,不是傻瓜,就一定是真君子。”

此是小关的想法,但没有必要说出来。

所以小关流里流气拍一下胸脯,大言不惭地道:“我是赌徒,我向来相信我的眼光,所以就下注啦。”

雷真人苦笑一下,不答话而左顾右盼,目光终于落在烛台上:“劳驾,把烛台拿过来。”

小关一边照做,一连咕哝道:“连我都不必靠蜡烛光看信,唉,你这算是什么天眼?”

雷真人将信笺摊开,一手拿着,另一手把烛台移到信笺下面。

“喂,当心点,你不是想烧掉它吧?”

雷真人不理他。

当然那信笺也没有起火焚烧,只不过是在火焰上烘烤而已。

烘烤了好一会儿工夫,信笺上隐隐现出一些黄色的影迹,看来很像是字迹,但每一行都有中断空白,故此变成断断续续。

小关看着大皱眉头。

雷真人却喜上眉梢,欣然道:“呵,我老眼不花,老眼不花。”

“你老眼不花没错,可是我少眼却花了,怎的瞧不出那是什么字?”

“当然瞧不出,因为还未全显现呀。”雷真人声音表情好象训斥蠢笨学生:“这一点点火力,怎能使字显现清楚?即使能够清楚,但还有一半呢?那是极寒极冷之力才显现得出来。这儿哪里找冰雪来弄?”

“冰雪?那岂不是要跑到大雪山去?”

“不必,你耐心等着,到冬天自然有冰雪。哼,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小关的脑筋的确转不过弯来,为什么反而是雷真人应该急,而他小关想知道内容之人倒不用急呢?

唯一解释,就是他们两人之中,必有一个是白痴。

因此小关不觉连连喘气,又用手敲脑袋。

雷真人像欣赏什么稀世宝物般,凝神微笑注视信封信笺,根本不理小关。

小关一伸手拿回信封信笺。

到雷真人做出躲闪动作时,东西老早已落在小关手中。

雷真人不禁心中骇然,因为以他数十年修为,当时虽是心醉神恰,但敏锐感觉仍在,断无连躲也来不及之理。

这已是第二次骇然汗下,也已经证实了小关的速度,可以当得天下无双的最高评价。

哎,这个英俊小伙子,虽是童仆装束,言行又虽是像个无赖流氓,但其实是极工心计极之深沉不露的人,并且又身负绝世武功。

他……

问题来了,他深沉的心机要对付的是谁?

他一身绝世武学是谁传授的?

他又怎能练得成功的?

雷天眼真人一抬眼,这回当真运足眼力,打量那小伙子。奇怪,这小伙子双手完全没有遗留下苦练过任何绝世武学的痕迹。

例如刀法中的拔刀诀、十二空杀、红炉万年冰等;又例如剑道中无极、太极、净金体、丹顶毒等。

再例如拳、掌、指、脚的金刚等、大小天星掌力、干元指、无影脚等等。

总之,那小关由头到手到脚,看不出遗留下任何练苦功绝技的痕迹。可是,他一伸手,却具有近乎震撼宇宙的突破力量。

以速度而论,雷天眼便已大大泛涌起望尘莫及之赞叹和自卑感了。

不过小关跟着说出的话,却又一点儿都不像极工心计、城府深沉之人。

他说道:“老雷,你不要怕,我小关从不赖帐。我来想法子显出字迹,咱们的约定仍然有效。”

其实小关一点儿也不笨,他看准雷真人要的是这封有古怪的信,而他则最要紧的是使李百灵那个小妖女平安活着。

只要她活着,再弄一百封信也不是难事。

但雷真人的宝库,却不是容易使他打开的。

更不容易的是要他肯任你挑选一件。

“你不要瞧着我。”小关说:“反正我不会撕掉此信,也不会跑掉。”

这话也有理,如果他想跑,任何人瞪大眼睛看住他,似乎也留不住他。“我不看你看哪里?”“随便,看墙壁都行。”

雷真人只好转开眼睛。

但他眼角余光仍然看得见小关没有什么动作。只一会儿工夫,小关叫道:“老雷,瞧,这是什么?”

只见那张信笺,原本只有一些黄色模糊字迹,现在已清清楚楚变成深褐色的字了。

“这是怎么回事?”雷真人骇然说,“难道小伙子练成了有如三昧真火般的纯阳神功?”

“哈,早知道我就不必找你了。”小关一半后悔又有一半得意。

因为他灵机一动之下,施展出六阳罡神功,炽热透过手掌传到信笺上,立刻就出现清楚字迹。

“老雷,拜托你眼睛再望向墙壁好不好?”

看看墙壁当然没有关系。

但莫非又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神秘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羽天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