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天关》

第13章 七彩蛇

作者:司马翎

“那只是一个空的玉匣。”

张天牧边说边骂自己笨蛋,小关提醒的好,如果肩上不是挂着这个包袱,谅那两条怪蛇近不得他身。

张天牧叫道:“你想法子把这两条他妈的臭蛇的注意力引开一下,我好摔下包袱。”

小关道:“我说老张你别打马虎眼,咱们先讲明白,这个玉匣已经变成我的东西,对不对?”

“当然是你的东西。”张天牧催促道:“你快点儿动手呀!”

“不行,东西虽然变成我的,但你可以抢回去,对不对?你赌个咒,讲明不准用捡用骗,还要保护我安全。”

小关语气听来很坚决,大有不于马上拉倒之意。张天牧终究是性命重要,忙道:“好,好,我若是不守此诺,叫我不得好死。你快想法子引开那两条毒蛇的注意力,只要一下子工夫,我就可以卸下包袱,可以出手对付它们。”

“这个不难。”小关夸口道:“简直比吃饭喝酒还容易。”

他的确也没有吹牛,不知如何已打着火折,点燃一束枯枝枯叶,这一串动作都仅仅用一只手便完成。

接着,他吆喝道:“老张,注意。你若不能把握机会,可别怪我。”

话声甫歇,他手中那束火把划过空中,啪一声落在一条七彩蛇前面三尺之处。

他不将火把掷向怪蛇身上,实在高明之极。

因为以怪蛇行动及反应之快,这束火把一定起不了任何作用,那怪蛇只须蹿前数尺便可以了。

但现下火把落在前面,怪蛇一时已看不见张天牧,不觉呱地一叫;另一条怪蛇吃惊地稍一例头顾视。

这一瞬的变动,张天牧肩头摇处,包袱已飞开七八尺远。

人也同时纵起丈许,左手一扣头顶横枝,身形呼一声横飞两丈,脚尖一碰到另一株树身,又飞出了两丈七八尺远。张天牧的应变真是一流的头脑和身手。

可惜却完全白用了,因为两条七彩怪蛇根本都没有追袭他。

那两条怪蛇是一齐蹿射向那个包袱。其中一条全身盘绕着那包袱,另一条则绕着包袱和同伴打转游弋,显然是护卫之意。

敢情那两条七彩毒蛇,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张天牧和小关远远察看一阵,不觉稍稍走近,但距两蛇还保持三丈以上,因为那两条七彩怪蛇的行动实在快得叫人心惊。

“老张,看来它们对你的皮肉没有什么兴趣。”小关一边喃喃,一边捡了一根六七尺长的树枝,扯掉树叶,便变成一根短棍。

张天牧忍不住斥责:“你想干什么?”

以他经验看来,这两条七彩怪蛇肯定连利刀都剁不动,小关那根粗制滥造的棍子济得什么事?

“你要想惹它们,等我走远一点儿再动手,本大人可不愿陪你做这等愚蠢的事。”

“有根棍子总比两手空空好呀。”小关抗议:“我只不过比别人眼明手快些,不似你的手练过什么掌力功夫。”

“这话也是。”张天牧同意。

只要小关不是拿这棍子去撩拨两蛇,有棍子在手总是好些。

他虽是不免喜欢摆摆官架子,像自称本大人之类,但终究是出身在江湖的武林人,仍有爽直豪朗的习惯作风。

他道:“看来想弄回这个空匣子,可不是容易的事。”

“既然是空匣子,何必辛辛苦苦冒这么大险?”

“匣子虽是空的,来头却不小。那是海南毒府符家专门收藏毒葯的东西,叫做万寿匣。

“呸,这名字好象可以长命百岁,其实打开了匣子,谁要沾碰一下,任是铜皮铁骨也活不成了。”

小关面现怀疑之色:“你想吓我?”

“吓你?”张天牧这时才忽然记得这个万寿匣已经给了小关,不由得升起幸灾乐祸的快感。

他哈哈一笑:“你尽管拿去,这罪名虽然不小,本大人还担得起。不过你拿了这个空匣子有什么用?既不能食,也卖不了银子,又不敢打开。末了还得提防海南毒府的人来夺。他们最擅长暗中下手,你就算天天不睡觉都不行。何况符家的剑法,论凶毒天下不算第一至少也算第二。他们明着抢你也罩不住。哈,哈,我为什么要吓你?”

“我怕什么?你还不是背着满街跑?”

“我?我跟你怎么同?”

张天牧气得直瞪眼吹胡子。

小关是什么东西?

怎可跟堂堂御赐二品的侍卫大人相比?

何况在后面还有难以形容的大势力?

小关道:“有什么不同?”

地露出洋洋自得之态,教人看了不由得牙痒痒地恨从心起:“你别忘记,你赌过咒的。”

“我?你……”张天牧听了一时气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所以你第一步,帮我从怪蛇那儿夺回玉匣,然后,咱们商量一个法子,要以后不会被海南毒府的人抢回去才行。”

小关所言合情合理,除非张天牧食言违诺。

因此张天牧一时头大如斗,却又无法反驳。

“我怎能永远跟着你、保护你?”张天牧抗议,声调毫无强硬意味,反而有点儿像是在求情。

小关以无赖的头脑来想主意,这问题一下子解决:“你做官的人,当然有个腰牌或什么的东西以证明你的身分,对不对?”

“有是有,但我腰牌岂可给你?”

张天牧这回声调更不够坚决强硬了。

因为事实上他也觉得,这恐怕是唯一可行之法了。

“为什么不行?皇帝老子也禁止不了你大意遗失腰牌呀!你回去补领一个不就行了。我呢?也紧紧闭嘴不告诉别人,连我爸爸妈妈也不透露,这可行了吧?”

“这也不是没得商量。”张天牧有点儿无奈样子:“但那对怪蛇是什么玩意儿,我一点儿不知道,我实在没法子帮你抢回玉匣。”

“行,先把腰牌给我。”

小关伸出手,摊大手掌。

张天牧逼不得已恨恨地掏出一枚腰牌,长约三寸,宽及两指。整块腰牌金光灿然,就算不是足色赤金,至少也有八九成无疑。

“哟,好坠手,一定不是假货。”小关检视后欢容满面。

他问道:“这上面雕的是什么怪物?”

“是貌赫,本是一种天下无敌的恶兽。而在鬼神的传说中也是最凶恶的。”

“你老哥是皇帝的护卫,当然要很勇悍才对,想出这主意的人真聪明,应该重重赏赐。啊,咱们别扯那么远。老张,你自己说一句帮不帮我赶跑怪蛇抢回匣子?”

张天牧面有难色,连连摇头。

其实他心中主意已定,倘若小关闹到最后不敢惹那对怪蛇,拍拍屁股走了,这时他再想法子不迟。

而如果小关贸然出手的话,这小子被毒蛇咬死,那更是再好也没有之事。

“好吧,我自个儿想办法。”小关边说边转眼珠想计策:“老张你先走,我不怪你不帮忙就是。”

张天牧点点头,果然拔脚走了。

小关知道这老张一定会在远处找个所在,监视着大路,看他结局如何。当下也不加理会。

耳听张天牧脚步声果然走出大路,又接着走远了,才咧咧嘴巴对自己笑一笑,咕哝道:“小关啊小关,看来你是不必怕这两条怪蛇的。但天下之事难以预料,你可能手脚不够它们快,被咬中几口。而小妖女所说的百毒不侵偏偏遇到的是第一百零一种,所以立刻归天……”

他提着那根似棍非棍的树枝,口中念念有词地行去,不知内情的人,一定会以为他精通法术,正在念咒施法呢。

那两条七彩怪蛇正在阳光照耀下,身上的色彩鲜明夺目得教人心慌。

那条盘绕着玉匣一直扭来扭去的蛇没有安静过。

这时蛇头忽然从包袱折缝隙钻人去,不知如何把包袱布挣裂散开,现出蛋黄色的一个方形玉匣。

小关不知它搞什么鬼,立即停步查看。

他如今日力非同小可。一看再看之下,这时玉匣有字的一面恰好向上,那当然是匣盖了。

他发现盖子这一面有七个小孔,只像绣花针那么细小。如是平常之人,只怕近在眼前细看也不易瞧见。

至于匣盖上的字则是蓝黑色的,是隶书“万寿重宝”四个字。左侧一行稍小的楷体,写的是“海南毒府秘藏”六字。

那七彩怪蛇的蛇头有拳头般大小,身子则又细又长。

它的头老是在匣盖上转来转去。

小关看了一会儿,老是觉得它的动作正是在嗅吸匣盖上的气味。

此一想法本来没有什么道理。

但小关必是天生不会墨守成规的人,心念忽然转到盖子的细孔上,由联想而激发奇想:“对了,这万寿玉匣既然装惯毒葯,说不走有一种是怪蛇最喜欢的,而气味又从细孔中透了出来。所以,这对蛇兄蛇弟,或者是蛇公蛇母吧,总之它们来个死缠烂打,誓死占领此匣

他想出这个道理,禁不住仰天打个哈哈,觉得既荒闫又合理。

笑声未歇,眼角瞥见彩光电闪!

空气中的微细激荡变化,也告诉小关有锐物袭到。

小关竟然还转眼去瞧,事实上他决计不肯用仰头向着天空的姿势,来对付这看来很可怕的彩蛇。

所以他面孔恢复正常角度时,也顺便得以盯住彩蛇来势。

那条彩蛇速度快得有如飞云掣电。

它从两丈外射来只费了不到一眨眼时间。

小关目光才转,只见那拳头般大小的蛇头,已距离他面门不及两尺。

这一点点距离,在别人简直连躲闪也已来不及,但小关却还能先挤出一个冷笑,才竖起棍子。

那棍子既粗糙又有些弯曲,所以贴着小关鼻尖朝上顶起之时,差点儿便把小关鼻尖擦破。

但假如小关不是把棍子贴鼻顶上去的话,便又肯定不能及时挡在他面门和蛇头之间了。那颗彩光夺目的蛇头啪一声撞中木棍,利齿乍瑰慾咬末咬之时,忽然退了六七尺,掉落地上。

而它那样子一看,显然已是一条死蛇。

小关侧起头向稍远处另外那条彩蛇望一眼。

他恣牙冷笑,道:“问你怕不怕?哼,关爷爷虽然不敢像那些广东大佬那样大吃蛇肉,但你们很怕冷我却是知道的。瞧,我使出九阴煞极之明冷的真力从棍身传出去,你的伙伴一下子就乖乖睡觉了

他自言自语之时,已走近那条七彩怪蛇,木棍棍尖挑住蛇身一掀,那条彩蛇呼一声飞起,落向另一条怪蛇身上。

两蛇相触,那条本来还活生生绕抱着玉匣的怪蛇,忽然如触电般一震,蛇身立刻伸展摊开,看来也像被打死了一般。

原来小关棍尖传出九阴煞神功,借第一条蛇的身体,转传第二条的身上。

那九阴煞神功奇寒奇冷,天下无双。

蛇性则最是怕冷,越毒的蛇就更加倍的怕冷。

那对七彩斑斓、头颅大、身子细长的怪蛇,名为彩练,宇内唯有大别山脉可以发现。

它的毒性甚是奇怪,被咬的人不论人兽,都不会立即毙命,只不过平时感到昏眩以及暂时性地失去力气。三日后才会死亡。

但睽诸事实,彩练蛇根本不必有毒,因为它头大口阔,毒牙尖长锋利而又力大无穷。

任是最皮坚肉厚的猛兽,碰到它的利齿,都变成了豆腐。

更何况它全身的极细彩鳞,全都坚逾精钢,刀砍剑剁也休想伤得分毫。

这种怪蛇若是遇上一条,已经有死无生。

偏偏又绝不会只碰上一条这么幸运,因为这种彩练蛇不出现则已,一出现必是公母一对,复又行动如风,瞬息百里。

故此有些山区居民,认为彩练蛇是妖魔化身,并非元因。

但这一回这对彩练蛇运气奇坏,刚好碰到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关。

老实说,换了别人,纵然也练就了九阴煞这等神功,但看见那彩练蛇如此特别可怕,一定明哲保身赶紧跑开。

谁还肯冒杀身之险去撩拨它们?

小关呵呵一笑,先用棍子姚起它们,放在一堆。

然后运起阿修罗大能力,两手的十只指尖,都各各透出一股细长劲力。这一来他等于是十只手指都长了尺许。

那个玉匣有字的一面,四边边缘凸起。接合得十分严密,乍看真会以为是整块玉石雕成。

小关用无形手指一手抓住匣身,一手在凸出的匣缘试探。果然其中有一边是供人着力抽出盖子的。

匣盖应手轻巧滑出,但见匣内空无一物,光滑的内壁却不是蛋黄色,而是七彩绚丽,光晕流转。

相隔好几尺,居然闻得到隐隐甜香扑鼻。

小关用无形劲气变成的手指,捞起一蛇放入匣内,估量仍有足够空位,便把另一条也放了人去,关好匣盖。

他的无形指力乃是阿修罗大能力,亦即是六阳罡和九明煞两种神功,融合而成的更为玄奇高绝的神功。

这时指力已是浑然圆成,无冷无热。

故此他捞起两蛇之时,它们毫无特殊反应。

小关仍然用无形指力隔空拿起玉匣,奔人林内,拣了一棵老松,认准树下有块钟形巨石。

便在石头前面三尺处,挖个洞把玉匣子放好,上面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七彩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羽天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