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天关》

第14章 小荷花

作者:司马翎

“我不识货?”小关指指自己鼻子:“那么龙智活佛呢?他似乎不像是傻瓜,但他也相信我,他岂不是变成傻瓜了?”

“我不跟你争吵。”不败头陀别转面孔不瞧他们:“闲话少说,快传法吧!”

那金刚手菩萨的秘密心咒和根本咒,还有气功,敢情并不繁难复杂。

小关只费了二十分钟就谙熟于胸了。

龙智活佛还向他解释说:“凡是真真正正的最秘密大法,反而很简单,这一点请你记住,但当然必须是有大大福缘的人,才可以遇得到和学得到。”

小关自问一下,自己果然很有点儿像福大命大的人,于是欣然接受龙智活佛的观点。

那边桌子的宫道离开饭堂两次,现在是第三次出去了回来。小关向他招招手,却见小荷花竞然也跟着宫道走过来。

小荷花虽是荆钗布裙脂粉不施,却仍然十分美貌动人。

小关看了,牙痒痒地瞪住宫道,好象在瞧一个敌人。这是因为小荷花竟然勾住宫道臂膀之故。

其实小关根本没有理由,亦没有资格嫉妒宫道,不过他这个人,向来是这样乱七八糟缠夹不清的,谁也拿他没法。

“小关兄有何见教?”宫道小荷花一齐来到桌边,宫道这话声才歇,小荷花接口哟了一声:“关爷,我们见过面没有呀?”

“坐下来。”小关心中不服,故意藐小荷花,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宫道,我告诉你,那四个公差还在这店里时,我在外面还看见一个公差。”

“还有一个?”宫道皱起眉头:“大概小关兄已瞧出是假货吧!要不然怎会特别提及呢?”

“对,你脑筋不错。我见他忽然变回普通人打扮,觉得很奇怪。这时他在此店附近,行为鬼鬼祟祟的。我暗暗跟着他,所以看见他翻查你和小荷花的包袱衣物。”

宫道恍然大悟,原来这是小关何以一早瞧得出公差之中有人假冒之故。“好在包袱里没有什么值钱东西。”

宫道笑道:“那厮一定会大失所望。”

“人家既然搜你的房间,显然是冲着你们来的。”说话的是不败头陀:“那现了原形的董大和蓝二,不是泛泛之辈。他们的伙伴,一定也差不到哪里去。他们绝对不会为了银钱财物找上你的房间。换言之,他们必定另有所图。可是刚才他们一听你的身份,立刻不敢惹你。莫非他们本来不是对付你的?”

宫道苦笑一下。

唉,这和尚可真不简单,一下子就找出关键要害。

看来对方本是冲着小荷花来的,而她既然有人给她玉屏那么贵重珍玩,则还有下文自是不足为奇了。

“一定是那件东西惹的祸。”小关插口评论,“在宫老大你来说,应该是福而不是祸,对不对?”

“不对。”宫道一口否定:“因为我人孤势单,肯定惹不起人家。所以这是祸而绝不是福。”

“不对。”小关马上激烈反驳:“这等事我小关既胆小又无力,所以没有法子管。但不败头陀是什么人物?他一伸手,保证天下太平。何况这种事,跟普通的案子不一样,他老人家本来就不能不管。”

小关这一记拋烫手山芋的手法,宫道内心实是很感激。只要不败头陀插手,敌我强弱之势可就全然不同了。

“不对。”不败头陀也学了他们口吻:“我向来是不牵扯官家之事,此例是万万不可破的。”

他眼光如毒蛇如利剑,盯住小关:“你有金牌又是什么大人,这种事你不管谁管?”

小关笑得一副无赖样子:“你错了,我只不过骗术高人一等而已。”而不败头陀当然不信,但小关不理他,转盼望向着宫道:“那件血案先讲一讲,讲完了我们再来辩论也还不迟。”

宫道倒也听话,赶紧把安庆府平安老押十一条人命的大劫杀血案,三言两语地讲个明白。

至于他本人,身为安庆府捕快头子,破案之责在他身上自是不必解释了。

小荷花听得玉面发白,颤抖着直接向官道身上,使小关又泛起牙痒痒之感。

不败头陀深深皱眉:“纵是如此,这仍然是你们官家当差的事,与我家人何?”

“本来无干的,不过龙智活佛那件事付托了称之后,便大有干系了。”小关心中甚是得意。

因为他发觉这些鼎鼎大名的大人物,其实并不难斗。“人家利用玉屏风,要雷老道泄露何处有奈何丹。

“雷老道当然不干,这也没有关系。我只是想到,那奈何丹既然宝贵万分,人家却一定要得到,则大概不是普通人才敢发这种梦。好,究竟是什么人?为了什么原因?才非得弄到奈何丹呢?”

小关又趁不败头陀寻思时,向小荷花道:“你弟弟的问题一定是那些人布的局,他们只不过利用你跑这一趟而已。你别被他们唬住,最好想别的法子救活你弟弟,才是正理。”

龙智活佛这时才第一次插口:“除了宇内三凶这一级人物,还会有谁?”

不败头陀点头:“是他们没错。看来我虽然不管,却也不得不留意一下。小关,这责任是你们当差的,你不必推了。”

小关笑得很狡猾,因为他瞧出不欧头陀已经泥足深陷,实难以独善其身了:“我发誓我这一辈子没有吃过公门一口饭。至于这个金牌,本是别人的,我只是冒牌货而已!”

他见众人俱有不信之色,便又笑哈哈加几句更令人难以置信的话:“这个金牌的主人,虽然不情不愿,却仍然亲手把金牌给我,让我冒充使用。”

宫道浓眉大皱,连连摇首:“不可能,不可能,这是违法之事。而且有抄家灭族之祸……”

不败头陀已几乎点头同意了。

但他禅功深厚,灵台明湛。尘俗凡庸的想法实是蒙蔽不住他,所以最后一剎那他不但没有点头,反而破颜微笑:“别的人的确难办到,但小关他,可就难说得很了。”

龙智活佛忽然起身,合掌俯首:“师兄,宫道的不可能,是镜花水月的真理。师兄你的可能,是破牢关,是大圆满。我可以放心回去了!”

不败头陀也起立肃然:“多谢师兄印可,路上珍重,恕不送了。”

他们在这儿一打禅战,别人全都不懂,更插不上嘴。不过,他们那种庄严肃穆,而又宛若煦暖春风的味道气氛,却又使得人人泛起尊敬而又可亲之感。

龙智活佛向大家微笑一下,像云朵一般,飘逸而又庄重地走了。

他前脚出去,便有一人后脚进来。

此人行动蹒跚,脚步虚浮,宛如醉汉一般。

小关一瞧大为惊讶呼叫:“老张,到这边来,你怎么啦?”

小关伸手去搀扶老张时,只见一双竹筷像刀子般拦住去路,大有割切他手指之意。

一支竹筷竟然能让人感到像把刀子,没有看见的人当然认为是天方夜谭。

但旁边的宫道,他是局外人,一望之下居然懔然生畏,并且真的十分担心小关手指被削掉几根。

可见得这支竹筷绝不是闹着玩的。

小关一缩手,那老张没人搀扶,砰一声坐在一张空椅上,总算没有摔倒于地。

竹筷另一端拿在不败头陀手中,他平凡的脸上没有什么特别表情,声音也淡如没有酒味的劣酒:“这个人中了毒,你最好瞧清楚才碰他。”

不败头陀人虽长得极之平凡,但身份非同小可。

他的话天下谁敢不信?

小关骇然望着他手中的竹筷,心中大叫“厉害”。

原来只在这么稍稍比划一两下的动作中,小关发觉在速度方面,这个头陀竟是他遇见过的所有人物之中最快的一个。

而且论方位角度,亦是最无懈可击的。

“我不必瞧。”小关虽是心惊,嘴巴仍硬:“老张左右不过被毒蛇咬了而已。”

这回轮到不败头陀大为讶骇:“吓?是毒蛇,你怎么知道?”

小关指指他的竹筷:“你这是什么功夫?你告诉我,我也告诉你。”他向来不大喜欢吃亏,所以无中生有也要找回一点儿彩头。

“这是伏魔刀法三大要诀之一的寓形诀。好,该你说啦!”

“咳,我做了亏本生意啦。其实我何必问你,我随便一打听,连你还没有说出来的两大要诀也统统知道。”

小关心里想李百灵,这个小妖女无所不知,所以小关的确认为自己做了蚀大本的生意。

不败头陀眼睛一瞪,居然很有威势:“什么话?随便一打听?哼,你去打听打听看,如果有人讲得出另外两诀名称,我……我……”

小关眼睛变成狐狸一般,连笑容也狡诡之极:“我们打赌,你敢不敢?”他有李百灵作靠山,深信必定有赢无输。

不败头陀看他一副财大气粗模样,忍不住气往上冲:“赌就赌。”

“赌什么?”小关随口问时,脑筋已转得比风车还快。“这样吧,你是出家人,我是君子,咱们犯不着赌什么金银财宝那种东西。我五天之内,就回答出那两个刀诀名称。如果我不行,我做你的徒弟。”

那不败头陀眉头才一皱,小关又抢先道:“当然你不一定想要收徒弟,做奴仆行不行呢?”

这一赌注连不败头陀也不得不点头认为可以接受。

但他自己付出什么赌注呢?

小关立刻已为他解决:“你若输了,从今而后,凡是合乎仁侠正义的事,我要你帮忙,你不得拒绝,这样行不行。”

这等冠冕堂皇、全不违背良心的注码,那不败头陀简直没有反悔逃避之余地,只好大力点头。

“好,现在谈老张的事。”小关说时,那老张眼睛已迅速恢复神采生气,身子也挺直了。

“老张是被一对全身七彩、头大身细的毒蛇兄弟咬伤,老张,我说得对不对?你现下觉得如何了?”

老张深深呼吸几下,真气在体内已迅速流转一周天,发觉问题很大。当下苦笑一下,摇摇头:“不行,我隔不久就会昏眩一阵,全身也软麻无力。”

小关眼睛一膘不败头陀,见他有一种寻思的神情。

他灵机一动,先向张天牧挤挤眼睛,接着掏出那枚金牌,放在桌上:“老张,这东西还给你。”

“还给我?为什么?”嘴巴虽是在问,一双手却已伸了出去,抓起金牌。

“你若是毒发身亡,必定会验尸啦,追查死因啦等等手续。你那些同事们个个如虎如狼,若是将来查你的金牌在我手中,你猜他们会怎样想法?他们又会怎样做法?”

“哎,那小关大爷你可麻烦大啦。”小荷花惊声道:“那时你不如上吊或者是跳河算了。”

“对呀,所以我得趁老张未死,把金牌还给他为妙。说不定我还把那什么的万寿匣和那对毒蛇,一股脑儿送给他,免得罗嗦。”

不败头陀果然不负小关所望,终于开腔:“那对毒蛇是大别山脉幅员千里的阖产,称为彩练。毒性十分特别,不会立刻致人于死,只不过时时头晕身软。但三日时限一到,任是扁鹊华伦复生,也救不活。”

这不败头陀乃是少林寺极负盛名的高手,他的话自是人人皆信。

小关乃是用归还金牌等言语和手法,刺激得不败头陀真的讲出他胸中所知。但现下还不够,张天牧到底还有没有救呢?

“这样说来,老张,你只好趁早准备后事。”小关装出一派惋惜之容。“我不是不想帮你,实在是无能为力。否则,以你这种皇帝身边侍卫之中的好人,实在难得。我若是帮得上忙,一定为你尽心尽力。。

果然这句“好人”打动了不败头陀的心:“假如那时彩练蛇在小关你手中,老张一定有得救。据我所知,那对彩练蛇不但可解它们噬人之毒,还可以解很多奇毒。”

小关听了方自暗喜,但不败头陀的憔息和说话使他冕然一惊:“可惜那只是理论而已,事实上有极大困难。”

“什么困难?你别吞吞吐吐,快快说来听听。”胆敢如此放肆地跟不败头陀说话的,大概除了小关谁也办不到。

“彩练蛇动作如电,牙利胜刀,谁能抓住它们的头,一齐按在伤口上?”不败头陀冷笑而问。“若是有人办得到,双蛇蛇头一近伤口,其毒自解。”

小关暗中舒口气,原来困难在此。

别人办得到办不到他不知道,但他自己却肯定可以办到。

一来他的九阴煞可使双蛇冻成昏睡状态;二来他用阿修罗大能力激出的指力,可以隔空抓住双蛇,根本不必有任何碰触。

小关一瞧没有什么便宜可捡,自己这些秘密当然不必公开了。

小关指指肚子,表示酒醉饭饱。如果他是有家室在此之人,那就是说他想打道回府去了。

张天牧道:“小关兄,那对彩练蛇眼下在什么地方?”

小关答得很快:“我走的时间,它们还在那树林里。”

张天牧道谢一声,站起铁塔似的身躯,向众人抱抱拳,转身向门口行去。他的姿态动作已显明说出要去找那对毒蛇,此行自是九死一生有去无回。但他却没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小荷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羽天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