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天关》

第16章 奈何丹

作者:司马翎

老天爷,谁想得到本口木面,一天讲不到十句话的呆瓜,一旦开口,竟可媲美世上舌头动得最快的女人?

此外,飞凤亦无端端同时泛起了小关的影子。唉,小关和阿庭,这两个家伙都好象是变化莫测的神龙……

二虎三狼那边所有的人马,惊的程度绝不下于飞风。不过,他们却多了一样,那就是愤怒。

过山虎陈泰哇地震天一声怒吼!

他厉声大叫:“气死我也!”手中的七环大刀一振一抖,发出锵当当一片吵耳响声。

陈泰气忿得七窍生姻是他自己的事。

阿庭以一种既是极快而看来又不怎么惊人的速度拔出天铸剑。剑刃在阳光下,晶莹森寒如一泓秋水。

在陈泰有任何动作之前,阿庭已讲了好几句话。

他说:“花狼,我叫你小史好啦。小史,你小心泯着,我第二剑就要砍断你右手,第三剑还砍断左腿。多用一剑我不是人。”

阿庭语气斩钉截铁,使人自然而然觉得他句句当真,绝非诳骗恫吓。

花狼史延年仰天狂笑声中,大步越众而出。

四下没有人哼一声,这意思是说没有人相拦或劝阻;

因为阿庭的话,实在太侮辱了,简直把花狼史延年糟踏得不成样子,所以这个场面,必须让史延年自己决定。

是独斗或是群殴,全得看他自己的意思了。

花狼史延年右手的兵刃仙人掌向空中举起,这支四尺余长的外门奇形兵器,闪闪生光。

人人都看得出他意思要所有的人缄口,等他说话。

连飞风也这么想,但阿庭却不吃这一套,或者说他没有被花狼史延年骗过去。阿庭吃吃嘲笑声,这时特别刺耳。

“小史,别耍啦!这一套老得都快要掉光牙齿啦!”

由于他话讲得特别快,因此直到他话声已落,才有两支劲箭挟着锐厉破空之声射到。

而花狼史延年那支仙人掌,也同时有三点极细的蓝芒在阳光下微微爆闪一下。这三点蓝芒幼细得极难看见。

就算看得见,却已宛如电掣射到面门。

飞凤陡然骇得一颗芳心泺上喉咙。

她看见阿庭竖剑当胸返了一步!

这尺许的距离,的确可以及时躲过两箭透体之危,而那两支劲箭亦果然交叉贴胸穿过空气,没有射中阿庭。

但那三点蓝芒,飞风知道阿庭不会看不见,可是仅以一支长剑竖在胸前,即使眼力锐利无双,竟能以剑刃抵住当中一点蓝芒。

问题是其余那两点蓝芒怎么办?’

这三点蓝芒虽然是一时还瞧不清楚真正形状,但显然是一种细如牛毛又淬得有剧毒的飞针。

而且必须以精巧弹簧发射,才发挥得出无与伦比的凶毒威力。

阿庭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所以他深信自己瞧得比发针的花狼史延年还清楚十倍。

阿庭甚至看得见当中那一线蓝芒,距锋薄剑刃尚有黍米差距,而另外两线蓝芒,则各距剑刃一寸以上。

所以如果阿庭死板板竖剑不动的话,这三线闪着蓝芒的细针,定必毫不客气完全射入他面门。

然而事实证明,阿庭的剑虽然直挺挺竖在面前,全然纹风不动,但面部却没有被毒针射中。

敢情那三枚毒针,都自动拐弯歪斜了少许,齐齐射中剑刃,并且黏附在剑身上,没有掉落地面。

这结果虽然使人惊异,却合情合理。

否则阿庭既然眼力极锐,足以瞧得见三针来势,他不是白痴,干嘛不躲不闪?

阿庭那快得惊人的话声清清楚楚传人众人耳中:“小史,有一件事你绝对想不到,那就是你自己居然会死在自己的针下。”

花狼史延年耳中听得一清二楚,眼前却一花,对方那张清秀俊美的脸庞,已距他不足三尺。

只见他好象不怎么着急地一剑割将下来,倏忽间剑尖已碰到史延年鼻尖。这一瞬间,史延年才知道人家的剑竟是多么的快。

阿庭的沆铸剑乃是神兵利器。

别说史延年的鼻子,即使是钢铁石头也可以轻易割开。

另一项证据是史延年的仙人掌迅急翻起封架时,阿庭的剑尖竞停定在他鼻子上等候,但见那支精钢的仙人掌碰到天铸剑剑刃,好象豆腐一般撞上快刀,断了一大截。

其实这一切都是闲话,最要紧的是吸附在那天铸剑剑身上的三枚蓝汪汪的细针,蓦然已换了居停。

三支全都换在花狼史延年前额上。

别人还弄不清楚怎么回事之时,阿庭已收回剑,然后又一剑当心刺向史延年攻去。

花狼史延年当然腾不出手掏解葯和拔掉毒针,急得哇哇大叫,面绕圈急退,一面大叫,叫众人上前帮忙。

在外表上史延年并没有败象,毫不凶危。

所以他那边的人并不很着急。

不过,既然花狼史延年很丢人现眼地呼救了,他们可也不能不管,当下个个都挥刀举剑,大声吮喝。

那作怪的阿庭只那样地挺剑指住史延年心口,剑式全然没有变化过,史延年以绕圈的曲线迅疾后退。

阿庭一味跟进,亦步亦趋。剑尖一开始时离史延年胸口尺半,绕了两圈下来,仍然稳稳地还是尺半之距。

不过别人这时可就瞧清楚花狼史延年两额上并排插入的三支毒针了,而且一眼瞥过的印象,也可以知道那三支毒针一定深扎入骨。

在众人怒喝暴扑的声音和动作中,阿庭的沆铸剑突然加快了二十倍都不止,剑尖电掣吐出。

史延年右手立时齐肘削断。

史延年的断手还来不及掉落地面,阿庭的剑光又吞吐一下,这次史延年是左脚齐膝处中了剑。

史延年奔出两步,第一步没事,因为这一步仍然用左脚作重心。

但第二步,也就是说移动左脚向前跨奔时,他才发觉膝盖以下的那部分,仍然留在原地。

史延年当然歪斜着重重摔跌一跤。

但心中那种难以置信以及震惊的情绪,使他根本忘记了一个人断了一手一脚,乃是极之疼痛的惨事。

阿庭一侧身从矮脚虎施秀、过山虎陈泰两虎中间闪过,突出重围。

在双方身形交错过后的瞬息中,天铸剑寒芒闪动下,剑尖削去矮脚虎施秀一只利斧的斧头,剑把则恰好顶开了过山虎陈泰的兵器。

那是五尺余长的紫金降魔杆,剑把乃是顶中杆尖,不但震退敌杆,自己还借力飘飞得更远。

一切厉喝声和闪电般疾快的动作,忽然都停歇凝止。

还能有双脚站着的二虎二狼,都愕然望住卧地浴血的花狼史延任,一而二虎之一的矮脚虎施秀,更比别人多了几倍震惊,那是因为他手中双斧,其一只剩下一截斧柄。

当然,那些在远处的手下们,亦无不惊愕瞪目。

甚至连飞风,表情也一样。

只不过她面孔被轻纱遮住,所以无人看见而已。

花狼史延年这时惨嗥声才起,面上的蒙面青巾也褪落了,露出那张疼痛得五官歪斜了的面孔。

就在这时,前面路上传来隐隐蹄声,一转眼间蹄声震响有如战鼓,一听而知乃是有一队铁骑疾驰而来。

依照蹄声情况判断,这一队铁骑不在少数,来势急疾得有如狂风骇浪。

因此,假如大家还站在路中心不闪不避,准被这支铁骑撞翻以及被践踏为肉酱不可。

那队铁骑挟着雷鼓沣声,眨眼已在十余丈外的转角出现。

又一眨眼间已驰骋接近,领头之人厉吼连连,那么响亮震耳的沣声居然不能掩没他的吼叫。

只见队伍蓦地四分五裂,但却又不是乱七八糟的散乱法。其中最少有十二骑分为两股,向左右两边的山坡和丛树间横冲出去。

马上骑士个个颈系红巾,左手肘间都有一面盾牌,比常见军旅的盾牌大概小一半。右手则有些持长长弯弯的马刀,有些是短短的只有六尺左右的枪矛。

这两股红巾铁骑冲攻的目标是几名箭手,他们以盾牌挡架劲箭,一下子便冲近而展开激烈搏斗,互相砍杀。

另外又有颈系黑巾的泮骑,大约十人,亦是分为两股,岔过路中心的众人,迅猛冲扑那三个在后面堵住飞凤阿庭退路的匪徒。

正面尚有五骑,急骤勒经,二十只铁蹄划行数尺而又践踏无数次才算钉住在大路上,但已掀起满天尘沙,蓬蓬漫漫,声势骇人。

二虎三狼这边,以及阿庭飞风,都不禁凝目打量来骑,暂时罢战。

不过,两侧的箭手们,以及大路另一端负责堵截阿庭飞风他们退路的三人,己与那些铁骑们展开惨烈激战。

这些突如其来的泮骑们,不但人数多上两三倍,而出手时人人好像性命都是在路上捡到的,毫不足惜。

每个人那种奋不顾身的肉搏拼命法,看了真是叫人难以置信,使人泛起了这些家伙都不是正常人,是一群疯子这种强烈的恐怖感。

几乎只是几分钟而已,四下一切騒动混乱以及惨叫呻吟全都停止了。

二虎三狼集团,现在还能以双脚站在地上的人,只有四个。其余的人,除了花狼史延年还在尘土中颤抖着低低呻吟之外,已再没有一个活着。

而铁骑一边,虽是人多势众,却也死了五人之多。

在大路中心的五骑,骑士们个个一身黑色劲装疾服,面色如铁之硬,如冰之冷。

最当中的一人,看得出身材高大,年约四旬,眼眶深陷,面孔窄狭而相当白皙。

他显然是头领。

他那对充满炽热仇恨的眼光,转到阿庭面上时,一转再转,忽然变得极之尊敬和欢喜。并且滚鞍下马,砰一声双膝碰地,跪在尘埃中。

阿庭一怔,但几乎同时之间已恢复冷静。

因为他已想起自己目下的身分是小关。

据他所知,小关武功深不可测,法宝多多,为人行事又绝对不按牌理出牌。所以只要他一天保持小关身分,则碰到什么奇怪之事,也不必大惊小怪。

“关爷,请受在下易滔一礼。”

那高大白面大汉子语声清晰中,还含有感激兴奋。

果然是小关留下来的手尾。

易滔,此人可不是外号分光夺命的断金堂主脑么?这一帮人马以剽悍拼命著称江湖,横行三省边界,天下无有不知。

他何以表现得如此谦卑恭敬?

小关对他有过什么交往?

而值得使如此桀骜剽悍的人物,也为之屈大膝大礼?

而且,为什么易滔居然认不出阿庭他是冒牌货?假如他跟小关有过来往,又怎可能认不得小关呢?

幸而阿庭已坚决抵死认定了小关与此人古怪极多,这等想不透的、令人迷惑的事,发生在小关身上,反而不必奇怪。

所以阿庭模仿小关的神情和作风,悠悠闲闲地问:“易堂主请起,你真的认得我?”

易滔一起身,又再跪倒。

这回是向稍远处的飞凤行礼的。

他再站起,目光充满可怕仇恨,死盯住还未死未伤的二虎三狼。

“在下虽然未拜见过关爷,但李仙子的装束和坐骑,一望而知,在下得急报,知道寒舍的大难,不但幸获李仙子和关爷解救,而且李仙子还指出线索,所以在下才查出得万恶凶手是什么人,也才得以及时赶到。”

这番解释不但阿庭飞风都茫无头绪,敢情连二虎三狼这路人马自己都不知道。

矮脚虎施秀沉声问:“易堂主,咱们各吃各饭,各行各路,从来河水不犯井水。咱们几时侵过你易堂主府上了?”

青面狼孙宇手中的五尺紫金降魔杆,杆尖寒光闪闪,厉声插口:“易堂主,咱们可不是怕了弥,但事情必须讲个清楚。尤其是那边被你们杀害的三位朋友,人家是青龙会的,身分都很高。我们只不过凑巧碰上,他们又碍着你断金堂什么事了?”

分光夺命易滔苍白的窄面上只冷冷而笑。

他哼了一声,道:“只要跟你们这于狗娘养的走在一块儿,管他是什么身份来头,统统宰光。”

白面狼王敬赶紧插口,以免一下又混战起来,临到末了还不知跟对方结下什么深仇大很。

他说:“易堂主,别的等会再说。你先告诉我们,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易滔容色越见凶厉,仰天狞笑两声:“你们在梅庄姦婬抢掠杀人那件血案,总不至于想不起来了吧?”

他声音简直是在牙缝里进出来的。

二虎二狼齐变色,他们当然想不到那小小梅庄,竟然是断金堂堂主易滔的老家。

怪不得当时庄里很有几个人武功不错,胆勇过人,使他们四名手下伤了三个。

他们事后也觉得不大对路,所以这一路走来,都很老实,完全以正常的生意人出现。

而由于他们的确有两军车马行,所以掩饰得很好,虽然人多马众,但半丝儿也不惹人疑惑。

这种想不到的深仇大很,可真叫做天意。

尤其是早先与青龙会三个相熟的朋友歇息闻谈时,忽然看见大路上一头白驴,驮着一个白衣女。

远远看时,那白衣身材好象很不错。这时都是该死的花狼史延年,突然色心婬念大炽,硬要截那下那白衣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奈何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羽天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