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天关》

第17章 偷画贼

作者:司马翎

这阵法出入门户,以及一些关系胜败生死的方位,不败头陀一听就明。

小关也如是。

小关只想不通一事,那就是为何现在不立刻动手?假如要花很多时间,自是早点儿动手为宜。

如果不必花太多时间,那么事情赶快办妥,大家拍屁股走路,还管他什么强敌不强敌?

“这原因听起来可能不够说服力。”

李百灵听得小关质问,不能不作解释:“在风水的领域中,有一样学问,跟龙、穴、砂、水、向同等重要的,就是择时。如果日子时辰不对,往往会出现应吉而凶,应胜反败的严重后果。”

小关耸耸肩,心里不怎么同意。

一块地既是有它自己的阖殊形势和特殊质地,例如有矿脉或者有磁场等等,再加上宇宙星辰日月的力量。

好就是好,坏就是坏。怎会今天不好明天就变好了呢?

只听李百灵继续解释:“用比较抽象的理论来说,风水地理,就是空间。而择时这一门,就是时间。

“这二者的力量根本是不可分割的。选时择日之道,就是把最配合的时空之中的时找出来。”

“听起来好象满有道理。”小关说:“但可借我还是不太明白。”

“好,让我们以其它角度讨论一下,例如世上很多的人,在月缺之时,总有那么三几天,情绪低落或烦郁。

“而在月圆那几天,精力极之充沛,甚至近于暴躁。

“这种现象,根本上就是最明显的时间与空间的力量表现。我们一旦知道时间,就可以避免一些坏的影响。

“说来很简单,当你知道自己那几天情绪身体都不大妥当的话,你便不在这几天内做妊何重大决定,甚至躲在屋子里不见人,免得无端肝火大作而吵架打架。反之,在好的方面亦一样。”

小关若有所思。

他的确不由得记起了一些沉郁的,容易惹是生非的日子。

敢情这也有一套学问道理。晤,这也不错,至少以后在每个月这些日子里,可以多加小心。

“这个墓穴藏在神庙下,建筑得很坚固很考究,人口便是这张长条石头供桌下面,我猜里面还有不少陪葬的值钱珠宝。”

“这些都是小事,我们究竟几时动手?”小关问。

“戍亥之交对我们最有利。”

这个时辰即是晚上九时左右。“由于天已人黑,我猜血尸那个门下定已出动,他们凭借特殊感应,会找到这地方。这时,就得全靠不败头陀,以降魔大神通,撵走这些邪魔坏蛋了。”

“没有问题。”

不败头陀笑一下,但他的笑容却很丑陋可怕,无怪通天玉郎钱逸后来不肯在人间现迹了。

不败头陀又道:“根据敝寺的资料,血尸席荒若是本人到场,我和他力拼之下,结局如何,难以逆料。但他的门人徒弟,我大概还可以周旋应付。”

阿敢买了不少食物,都放在右臂弯的篮子里,左手则提着一坛本地出产的高粱,施施然踏入破庙。

小关眼快,一望之下,叫声“不好”,身形如飞云掣电扑出,竟是施展出世上罕见的大腾挪移形换位功夫。

在旁人眼中,最多也只是瞧见灰影乍闪而已。

小关这一去一来,当真是快逾鬼魅!

连转眼工夫都不用,已经回到原来位置上。

阿敢根本没有看见小关。

因为他一踏入门口,本来很施施然很愉快地微笑着的面孔;突然大变,目瞪口呆地望住不败头陀。

他终于吸口气回过魂来,举起左手指住不败头陀:“你……你是钱爷爷?”

阿敢的表情快要从惊愣变为狂喜前一霎那,不败头陀摇手否认,李百灵的声音也同时送入他耳中。

“他不是钱爷爷,他是不败头陀。”

阿敢当然马上就泄气了,轻啊一声表示明白。

但旋即大叫起来。

“酒呢,那坛酒呢?”

小关一双手放在背后:“你是忘记买呢?抑是忘记带回来了?”

阿敢赶快放下右臂弯的篮子。

“我回去找,但我的确带回来呀……”

他正要转身,小关哈哈大笑声使他先转眼去瞧。目光到处,只见小关一手提着酒坛,还举得高高的:“酒在这儿,不必去啦。”

“为什么这酒会到了你手里?”阿敢实是被这种情况弄得糊里糊涂。”

“因为你一看见不败头陀大吃一惊时,手一松,酒坛就不客气往石地砸下去。我手急眼快赶紧接住,所以现在酒坛就在我手里啦。”

小关解释得很详尽,看来耐性很好似的。

大伙儿在那奇门阵法前面围坐,开始进食。由于那阵法只占了神殿后半截地方,所以前面半截尽可自由行动。

李百灵只教阿敢从什么角度奔人阵内,蹲在什么地方就完事。

这是因为奇门遁甲再加上先后五行遁法的阵式,纵是最最简单的一种,但要一个外行人了解,最少得花上个把月时间之故。

小关虽然蛮喜欢喝上几盅,但那是平常时候。如今情况既紧张,又可能严重,他便规定自己只准喝三盅。

“再喝一两盅也没有关系。”李百灵笑着拍拍他坚实有力的臂膀:“还有个把时辰之久,你可能会觉得很闷。”

“不必管我。”小关夹一块鸡腿,还有几片牛肉给她:“你管自己,要吃得饱饱的才有力气。”

小关盯住她,使她不得不把食物往嘴巴里送。

然后,小关感触地轻叹一声:“什么时候咱们定得下来,我得想办法婉点儿好东西,给你好好地补一补。”

李百灵稍稍垂首,避开小关眼光。

可是她那感动的表情,仍逃不过众人眼睛。

不败头陀可不太习惯这种场面气氛,所以话声故意特别响亮些:“阿敢,你往这儿来,会不会给人家看见?”

阿敢凝眸一想,点头道:“一定会,一路上的人差不多都是认识的。”

“那可有点儿不妙,恐怕会招来马家的人。”不败头陀推测说,但样子并不怎样担心。

以他不败头陀的身分,以他的功力造诣,以他的道行修为,世上的确不容易出现令他恐惧担心之事。

“谢谢你提醒我。”

李百灵趁机暂时不必把食物猛往嘴巴送:“马家已出现过一个子母刃胡永度这一级高手,还有没有其它高手,也刚好来到马家,目前还不得而知。那马贵纪掌握住东厂大权,手下奇人异士如云如雨,实力之强,天下任何门派帮会都难望项背,我们多加小心,总不会错。”

“咱们认识的那个侍卫大人张天牧,算不算是马贵纪的手下?”小关问不败头陀:“哦,对了,你把万寿匣和那对彩红蛇,都送给雷天眼。这样咱们不必拿来拿去,的确方便了许多,但会不会给老雷添麻烦?尤其是海南岛毒府符家的人,好象怪凶的。”

“雷道兄的法宝很多,海南岛毒府符家的人大概不太敢惹他。”不败头陀见识广,武林中各家派常见的互相克制的复杂关系,他自是知道得比别人多些以及深入些。

“至于张天牧,他是锦衣卫高手。本来锦衣卫也须得听东厂方面的话,但张天牧这类人不同,连他算在内,还有二十余高手,全是由皇帝亲自委派为侍卫的。东厂方面也有不少高手是这种情形。所以即使是他的上级,也只敢派遣他们去干比较正常的事。至于许多陷害忠良,株连无辜等胡作非为之事,东厂的头子和锦衣卫的头子,都不大敢动用这些皇帝御选的高手。”

小关总算又长了不少见识,回眼向石制长形供桌望去,桌上此时已经点燃两支蜡烛,在暮色加深中,好象越来越明亮。

靠门口左边角落,也有火光闪映。

那是阿敢后来捡来几块石头砌成炉灶,又弄些干草来,生了火,用一只大瓦钵烧火。

李百灵陪小关喝了一大口高粱,她已经一共喝了三蛊以上,面上微现红晕,不再那么苍白,因而看来更漂亮了。

何况她心中的欢喜快乐,都从眼中流露出来,又平添了许多抚媚风韵。

她咽下一大口强烈的烧灼食道的液体,笑着望住小关:“这酒好像还不坏?”

“还可以,起码没有掺水。”

小关的声音、表情很有权威的样子:“在这种小地方,能喝到这样的酒,已经很不错了。”

“照我猜想,你应该很有福气,可以喝到比这种好二十倍的酒。”

小关拍拍口袋,傲然而笑:“对,现在我已经不是穷光蛋,只不知哪儿有好酒卖?”

李百灵摇头:“银子不管用,因为那些美酒不是卖的,正如那九骷髅秘音魔叉,你拿银子买得到么?”

“这话不错,没有银子固然很惨,但许多时候,银子又不管用。喂,小家伙!”

小关伸手持住李百灵臂膀,又道:“几时有空你告诉我,银子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奇怪,好么?”

人家在打情骂俏的境界中,阿敢楞头愣脑地插上嘴:“对,关大哥说得对,银子很要紧没错,但有时一点儿都不管用。就像祝老爹,听说他的字和书都好到不得了,但他就是不肯给人,你出多少银子都不行。”

不败头陀以怜悯眼光,瞧着那不识时务的精壮小子。而他本人也不想多看多听小关、李百灵的倩话。

故此开口:“阿敢,有些人只不过用这等手法自高身价而已。所以道听途说的话,别轻易相信。除非你亲眼看见……”

“我有看见呀。”阿敢指住自家鼻子:“前几年我还常常到马家去,祝老爷在那小花园的石屋已住了三十多年。我看见他画的女孩子,好漂亮,跟仙女一样。不过每一个手里都拿着一顶阔边帽子,帽沿四周都有白色的纱……”

不败头陀的身子挺直,忽然高了不少。

李百灵也露出十分注意神色。

“好象是你们隐湖秘屋的人。”不败头陀望着李百灵。

李百灵颔首:“值得查一查,尤其是此老在马家已隐居了三十多年。马家一定不曾随便把阿猫阿狗供养在家中的。”

小关当然也早已听出头绪,当下拍拍阿敢肩头:“他不肯卖没有关系,我们可以去偷。你敢不敢去?”

阿敢露出为难神色:“不是不敢,但祝老爹对我还不错,有时我挖些新鲜竹笋,或者青菜萝l等什么的给他送去,他都会高高兴兴收下,给我一大把钱。”

他这么一说,别说是比较讲究手段的不败头陀,连李百灵也皱起眉来。

不过小关此人却万万不可以常情测度。他嘻嘻而笑,看来还是那么开心:“阿敢,你全弄错了。”

小关再拍拍阿敢肩头,大有表示很宽宏大量原谅阿敢的意味:“你简直不知道想到哪儿去了。你再想想,我们哪一个像偷字画的人。”

的确没有一个人像偷字画的人。

纵然小关很油滑,有时不免会鬼头鬼脑,但专偷字画的人应该是什么样子的,阿敢虽然不知,却知道连小关都不像。

“对不起,我……我错了。”阿敢连忙道歉。

“不要紧。”小关态度表现得那么厚道那么大量,连李百灵都佩服起来:“阿敢,我告诉你,我们的办法仍然是偷。只不过有些人偷了东西,打死也不还给人家。但我们不同,我们只是偷来瞧瞧,瞧过了又暗暗送回原处。你看,我们跟小偷是不是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

阿敢顿时也兴高采烈起来:“就算被祝老爷发现,他老人家大概也不会很生气,对不对?”

“对极了,我们就这样决定。”小关得意地指指自己脑袋,向李百灵示威道:“我这儿还算灵光吧?吓?”

李百灵微笑点头。

不败头陀也相当开心,但他却又同时奇怪自己为何不能够一下子就想出小关这种无赖妙法?

“那位老兄姓祝。”不败头陀开始凝眸寻思,一面喃喃自语:“假如不是武林中人,自是无从想起,但既能在马家待那么久,又似乎颇受尊重,必须是武林高手才合理。武林中衡岳三家之中的祝家,虽然近二十年出过两个好手,但时间年岁都不对。”

李百灵轻拍一下小关脑袋问他:“不败头陀的疑问,你这里面怎样说呢?”

“它没有告诉我。”小关毫不在乎地笑答:“我知道你那花样多多的小脑袋有答案,快讲出来大家听听好不好?”

李百灵果然不再开玩笑,声音变得严肃:“不败头陀,如果没有姓祝的,那么换一个音同字不同的姓氏如何?例如天竺的竺?”

不败头陀仰天一笑,竟然忘记了自己是和尚,也学小关那样伸手怪亲热地拍拍李百灵香肩。

“对,你说得对,是天竺的竺,不是祝融氏的祝。这个竺老兄,今年应该有七十岁了。我担保一定是云祷妙手竺忍。晤,四十年前,这位竺妙手正当盛年正是不可一世之时,我曾经见过他、”

“这位竺兄性情一定很孤僻很骄傲。”小关评论。

他也跟不败头陀叫人家做竺老兄,实是有些不伦不类。

但奇怪的是,这种没大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偷画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羽天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