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天关》

第18章 辛海客

作者:司马翎

此人身法快逾鬼魅,几乎跟竺忍同时抢到库门。但由于他挡住竺忍飞刀时,被飞刀上的劲道窒了一下,所以落后了那么一点点。

他随手一刀,便幻出三刀之多,刀法精奇奥妙之极。

竺忍的反手一扇,旗鼓相当地封住敌刀,手法之繁急精妙,实是令人叹为观止。

竺忍还不止这样,他左手忽然捏住一把鬼头刀,那是从库房门内劈出来的。

竺忍指上运足太清神功,看来似是轻描淡写振腕一送,那个鬼头刀的主人,被一股说不出来是什么样子的极大力量一推,雄伟的身躯竞如断线风筝一般直向后退,直到撞上库房内另一堵墙壁才停止得住。

库房那道极之厚重铁门,开阖时十分滑顺,忽然间已被里忍关起来。竺忍再反手戳出一扇,这一霎那间,铁门上三道暗锁,已被他锁上两道。

背后快如闪电却又没有什么声息的五刀,又被竺忍反手戳出的一扇,尽行封住。

不过这一次竺忍可没有那么从容了。

敌人的第四刀和第五刀,如果竺忍不是辅以身法和脚法,只怕单靠折扇招数便封闭不住了。

也因此故,竺忍转回身面对敌人时,双方都已离开库门八尺以上。

竺忍微笑喝彩:“好,好刀法。”

矮胖黑衣匪首压刀不发,第一次开口,道:“老先生把判官笔化入折扇,在下佩服之至。”竺忍微笑仍然留在面上,但所说的话却毫不留情:“你的刀虽然已得济南府垂杨飞燕刀真传心要,可借火候还差了少许。如果是满城飞絮田历亲自出手,我一定来不及锁起库门。”

矮胖匪首面孔虽看不见,但身子一震,已泄露他内心秘密。

“不要紧,这秘密绝不会外泄。”竺忍又微笑说:“因为今日除了你死我亡这一条途径之外,还有一条路可走。”

矮胖匪首声音中大有讶意:“还有哪一条路?”

“你帮我。”竺忍说得斩钉裁铁:“你背后是谁?他想怎样?”

矮胖匪沉吟付想,显然一时不能决定。

竺忍蓦地大为警惕,一则心灵上又现出警兆。

二则是这个济南田氏刀法名家,居然对背叛主使人这么慎重考虑,可见得问题极之严重。

他竺忍虽是前辈高手,但世事如棋局局新,现在的江湖武林,已变成怎样的样子,他真的不大知道。

竺忍昔年出道,以一支问天笔和两套一共十四把斗是飞刀,走遍天下,大小百余战,未尝败北。

他能长胜之道,除了武功一流之外,还有一定最重要的,那便是由智能产生的谨慎。

他昔年不论对付什么人物,由□赫盛名的高手,以至藉藉无闻的武师,没有一次不是小心搜集对方资料,然后拟定对策。

此所以他大小百战,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也因此,他心灵中一现警兆,立刻大动脑筋,半点儿也不敢马虎。

济南府垂杨飞燕刀乃是天下极负盛名的刀法,早已名列十大刀诀。

这个矮胖黑衣人,虽然刀上火候比不上当年的刀法大家满城风絮田历,但已属一流高手。

以他这等人物,居然还不过是马前走卒而已,他背后的人之厉害可怕,可想而知。

想得深入些,此人既不敢反戈背叛(竺忍看得出对方并非自愿为虎作伥的),固然因而证明背后的人的厉害。

更可虑的是此人刀上造诣不同凡响,如果他帮助另一个更厉害的人物联手出击,今儿晚上就是他竺忍的忌日了。

这些念头在竺忍脑中一闪而过,统共费了不过弹指工夫。竺忍当机立断,更不怠慢,立刻用行动设法解除危机。

他的行动是一扬手发出三把飞刀,作品字形向相距只有八九尺远的矮胖黑衣人射去。飞刀出手,才喝一声:“小心了。”

这一喝连警告性质都谈不上,因为他不但飞刀业已出手,连他自己也已疾如闪电淬然扑去!

手中折扇急似星火戳出。

声音兀自摇曳间,刀扇具及敌身。

矮胖黑衣人手中长刀起处,幻化出一片光墙,锵锵连声中,,他的人像飞花落叶飘开一丈有余。

一时间众声皆歇,刀光扇影,也完全消失不见。

矮胖黑衣人全身上下都完好无事,只有胸口,有一把小飞刀的柄,微微闪光。

“唉,我的手和眼睛,都已大不如昔日,我一定太老了。”竺忍摇头喃喃:“你应该最少还要中我一扇才对,这样看来,再过两年,我连一个普通人都杀不死啦……”

矮胖黑衣人站得稳稳的,似乎插入他心窝的飞刀,对他还未构成威胁。

他缓慢稳定地举起左手,任何人一望而知他表示有话要说。

旁人还在等他开口时(假如有旁人的话),竺忍耳中已听到一个细如蚊叫却相当清晰的声音。

他说:“我是济南府田寅风,我已被古墓血尸席荒控制,因为除了寒家有人质在他们手中之外,我也被毒葯控制。我……我只求老先生你,万万不可杀死那血尸席荒门下……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田寅风没有讲下去。

只见他身躯一震,又听他惨哼一声,砰彭跌倒。

换了别人,必定会十分迷惑惊讶。

因为既然血尸席荒手段如此阴毒狠辣,假如竺忍有能力杀死血尸门下,岂不妙极?至少也可以出小小一口怨气。

但为何团寅风在濒死之前,还以最后残余内力,施展传声之法,恳求竺忍不要杀死那血尸门下?

幸而竺忍不是别人,他是今年已七十多岁,身经百战的真正高手。所以他不但没有疑惑迷茫,反而叹一声。

他一听便知道,田寅风不外恐怕没有人回报血尸席荒,席荒不知确实情况,一定会处死田家人质。

等到席荒弄清楚一切之后,人死不可复生,那时什么话都不必说了。

血尸席荒之名,的确使竺忍感到莫大震撼,原来今夜犯袭马府之事,幕后竟是血尸席荒策动的。

无怪以贵纪马如意目下的权势,也唬不住人家了。

库房的泮门忽然发生很大的响声!

当然那是被锁在里面的人弄出来的。那道铁门很厚很牢固,三道暗锁其中之一是没有办法可以在内开启的。

所以即使里面的人之中,有天下第一流的锁匠,带齐任何工具,亦等如老鼠拉龟,根本无从下手。

困在库房内的人只有用兵器或其它重物撞破铁门,方可逃出生天。

他们必定会这样做。

而这样做的话,必定会弄出十分巨大震耳的声音。这是竺忍早就算好,并且正在等候发生。

声响乍起,竺丝忍已用上平生功力,要那么快就那么快冲到院子里。

竺忍的估计是,这种突然的巨大声响,他本人虽然不必分神查看,但别人却绝对相反,非得分神查看一下不可。

这样人家不论是要趁他出来时施以恶毒暗算也好,或者想躲起来另施诡计也好,都会迟滞了那么一点点。

在竺忍这种高手来说,这一点点空隙和时间,已经极之宝贵有用。

在院子里,他果然看见;个高瘦黑衣人。

此人头发披垂,有几缕遮住半边面孔,使人既看不清他整个面目,也平添不少阴森诡异气氛。

竺忍还看见四件事:一是对方左胸有个双心形血红色标记,一时倒不知道是染上去的?抑是绣上去的?

不过这一点无须追究,只要知道对方果然是血尸一系人马就足够了。

二是对方绿荧荧可怕的眼睛。

这一点除了更证实必是血尸一系人马之外,还从第三件事,那就是对方的兵器白骨鞭,这两者加起来,判断出来人不是血尸席荒本人。

这是因为对方的眼神,可以看出功力火候之深浅。

而兵器方面,席荒不是用这独门的,可以溅出磷火尸毒的白骨鞭,而是用他左右手十只手指的指甲。

这十只指甲长达八九寸,但舒卷自如,故此平时大概不怎样妨碍日常生活。

第四件事是此人的两脚所踩的位置和身体的姿势,显然打算倒跃出院子外。

换言之,如果竺忍没有充分利用那阵巨响的效果,及时以最快身法抢出来的话,一定见不到此人。

而此人若是隐入无穷尽的夜色中的话,再想找到他,一定是世上所有极困难的事情之一。

总之,这个血尸门下辛海客,这一回若是不打照面,他只在暗中行事,只怕马府之人,全部死光死绝,竺忍还没见过他是怎么样子的。

在辛海客方面,他平生对付过无数高手,暗中行事时从来未被抓住过。这意思是说,他从未被迫地露面过。

这老家伙是谁?

以田寅风的绝顶轻功和绝高刀法,居然不堪一击而败亡。

还有那当今天下黑白两道提起都头痛的,十个小型罪恶组织之一的鬼刀哨,便是方才那五个黑衣人,其一已被杀死不算,余下四人,都被此老关在库房内,亦即等如已被生擒活捉。

竺忍听到天边以及地下隐隐传来阵阵凄厉寒风呼啸声,还有掀天崩云的浪涛声。初时似乎很遥远,晃眼已铺天盖地般切近。

使竺忍蓦地感到好象已陷坠于暴风雨的大海中,波浪滔天,在茫茫黑夜中,连方向都找不到,更别说靠岸了。

幸而这只是令竺忍联想起的景象而已,事实上竺忍心神清明如常。

他甚至还有余暇寻思,假如这著名的血海黑风,竟是由血尸席荒亲自施展的话,威力一定又大不相同。

许多人很可能迅即魂飞魄散,意志崩溃。

任何人若是变成没有意志的行尸走肉,自然任人宰割无能抗拒。

因此这时血尸席荒根本不必出手攻击,他只须劳动贵手一下,把对方人头割下便完事了。

竺忍心中冷笑一声,唰忽斜跃飞起,在那风暴海啸声中,忽然隐没于黑暗中。

辛海客一怔,奇怪,明明是棘手强敌的人物,却忽然逃形遁迹不知所终,他这是什么意思?

而且,老家伙这一跑,留的下问题可多了。

首先当然是老家伙为什么忽然逃跑的原因?

接着便是这儿的局面,该当如何收拾?再下来就是那库房内,究竞有没有他要得到的东西?

最末后那一点自是最重要,不过,屋子里那么多人的性命难道不重要?老家伙怎可以一走了之,啥都不管?

而且,他究竟是远远逃掉?抑是潜伺在侧,候机而动?

总之,竺忍这一招,的确使得辛海客一时为之头昏脑涨,尝到了进退失据的苦恼。

辛海客再三考虑之下,不行,暂时不可进入那明亮的忝屋,因为那老家伙心机太深沉难测了。

而且,他那一手飞刀绝技,真有鬼神莫测之威力。

若是轻举妄动入了堂屋,在彼暗我明的不利情况下,真不知道老家伙还会弄出些什么古怪花样来。

辛海客迅即决定,目前最佳应付方法,便是施展幽夜藏形之法,隐身于黑暗夜色中,然后……

院子里忽然已杏无人迹。

辛海客这一手隐遁身法,的确可以媲美鬼魅幽灵。

缩成一团藏在二十来丈远据角黑影中的竺忍,可也不得不承认古墓血尸这一派,确实是有真功夫的可怕敌人。

凭他竺忍的眼力,居然也一下子找不到辛海客的影踪。唯一印象,就是那辛海客好象是那副有形有质的身体,很快地淡没溶隐于夜色中。

竺忍筹计一下,断定辛海客必定还在院子里某一角的黑暗中。他妈的,竺忍心中不禁骂了一句粗话。

这等鬼头鬼脑防不胜防的恶人,练的都是这一类来无影去无踪的鬼祟功夫,真应该在逮到机会时便痛下杀手才对。

假如济南府田家不是有人质在对方手中,竺忍当时一定不会客气。

不过,即使满足了田寅风临死前的要求,但田家的人质祸难能不能避免,还是难说得很呢!

光是生气怒骂并没有用,其实当今之世,这会儿能够不骇得屁滚尿流而逃的人,已经不多了。更别说予以反击痛惩泄愤厂:

云涛妙手竺忍居然是这类极少数人之一,在辛海客来说,他算是运气不好,算是十分倒霉的人。

竺忍立刻展开反击行动!

因此,不久工夫,二十余支熊熊火炬以及灯笼风灯,忽然已集于总帐房堂屋前的院子内。

整座院子立时一片光明。

即使原本最黑暗的角落,现在也可以看清。

竺忍并没有出现在人丛中。

院子里也找不到辛海客任何踪迹。

这两个敌对的人,好象都突然从人间消失了。

烛火闪映中,小关很愉快地喝下第八盅酒。

他本来决定只能喝三盅,但后来李百灵叫他放轻松些,不妨多喝几盅。因此他一喝再喝,竞然大大超出预算。

李百灵背靠着墙壁,坐得也颇舒服。

她向阿敢笑笑:“你很幸运,因为你还未出道,就能亲眼看见天下第一流高手拼斗,这些高手,都是可以用手指算出来的。”

每个人只有十只手指,因此她说的意思,显然是天下十大高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辛海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羽天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