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天关》

第02章 千仞崖

作者:司马翎

而这尺许距离以他们这等一流高手而言,简直等如没有。可是如果利刀方向改变,这一点点距离就反过来变成无限远了。

莫幻手的长刀正是忽然拐了弯,同时亦发现右手五指发出的尖厉劲气刺中衣袖时,竟像掉向无底深渊消失得一点不剩。

那把锋快长刀拐弯可拐得奇怪之至,竟是兜转来“喳”一声斩中右手,登时齐肘斩断。血淋淋的断手“啪”地掉落岩面。

他咬牙跃退七尺,丢掉利刀,挥指点穴止血,动作甚快。

李百灵淡淡道:“不必急忙跑,我若要取你老命,你这一刀就应该抹在脖子上而不是斩中手臂了。”

莫幻手惨笑一声,转身跃落岩下,拖起跌得兀自发昏的胡铁,悄然遁走。

李百灵默默端坐一阵,才开口道:“洪总管,你既然不走,那就轮到你出手了。”

洪面色灰败,长叹一声,道:“在下万想不到大少夫人武功通神,竟是达到超凡入圣境界。看来大少夫人天下已无敌手,在下自问实在没有动手的资格。”

李百灵道:“别再叫我大少夫人,我五年前踏入玄剑庄,第一天我还是朱家媳妇,但第二天就已经不是了。所以你可以称呼我一声李姑娘,或者叫我雪羽仙子也行。”

洪道:“那么在下就遵命改称仙子。在下斗胆请问一声,何以您第二天就不是就不是朱家的人呢?”

李百灵冷笑一声,道:“你何须装傻?我嫁的应该是大少爷。据我所知,大少爷并没有患上痴呆之症。痴呆是二少爷。

你倒是解释给我听听,为何二少爷会变成大少爷?而真正的大少爷却早在我入门前两年,娶了清风堡宋氏为妻?哼,朱伯驹老庄主的算盘恐怕打错了。

他以为攀结清风堡这门亲家,力量可以增强一倍,可以不怕那个宿仇大敌了。其实如果我真的变成朱家媳妇,大概比清风堡要管用得多。”

洪发愣无语。

他亲眼目睹雪羽仙子李百灵出神入化的武功,几招就击败了武林中大名鼎鼎的前辈高人湘江二叟。

那湘江二叟实力约莫等如清风堡。

这笔帐一算,小孩子也推论得出她的话并非狂妄自夸。

此外,当年朱伯驹用二儿子冒充大儿子之事,庄里很多人都知道,事实就是事实,即使想狡辩否认也不行。

李百灵又道:“你为人忠心正直,几年来全庄上下,只有你对我一直恭敬执礼,所以我今天回报你。倘若不是你而换了别一个,我担保他一定用自己的玄剑斩断自己的手脚。”

洪不敢不信,赶紧躬身称谢,接着问道:“敢问仙子刚才施展的是什么奇功?您使的是什么兵器?”

李百灵道:“那是大自在心功,专能挪移颠倒一切外力,随心所慾反击敌人。刚才我用过两次。

一次是将胡铁的内劲转送给莫幻手,我自己再加上一点力道,便将莫幻手震开。

第二次则是以莫幻手自己的内力,从我的兵器柔金绛转输到他刀上,那结果你已经瞧见。”

她停歇一下,又道:“你带个口信给老庄主,叫他最好别再招惹我。”

洪应一声“是”,接着却叹气道:“在下不敢相瞒仙子,以老爷的性格脾气,往后只怕仍然不肯罢手。”

李百灵微讶道:“这就奇了,今日的情况变成这样,过错在他不在我。我忍了这么久,还替他儿子守丧三年才离开,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洪吶吶道:“那是……那是因为你暗助外敌窥探老爷练功,所以……”

李百灵道:“哦!原来那天我在后园碰见的年轻人竟是外敌?但后园不是一向都有岗哨的吗?那天何以全无动静?其后一个月之久也没有听谁提起过,为什么?”

洪道:“那是因轮值的许平山刚好走开了一下,回转时恰恰见到你与那人离开的背影。

当时不敢声张。老爷闻报亲自到后园查勘,发现练功场的围墙上留有痕迹。

另一方面,我们派人跟踪那年轻男子,直待大半个月后终于查明他姓彭名一行,是太原人氏。听老爷口气,似乎那仇家跟太原这个地方渊源颇深。”

李百灵道:“原来如此。但我如果要对朱家不利,似乎不需要别人帮忙。所以我有没有通敌,让他自己判断好了。”

一只肥大风鸡,两斤牛肉,七八个馒头以及两斤老酒,已经有一小半到了小关肚子里。

这些食物是他自己带来的,看来味道不错,也相当清洁。

他独自坐在仙人石顶,吃得津津有味。偶然向躺在草地的小白驴望一眼,心中一直纳闷那个遮住面孔的女子究竟是什么人?这好一会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他低头挑了一块牛肉,抬头往嘴巴送去时,陡然愣住。

原来那个神秘女子已经站在旁边,就像幽灵般突然出现。

小关很快就发觉自己张大嘴巴的样子很不雅观,连忙垂下筷子以及合起嘴巴。左手作个“请”的手势,道:“来一点吧?嗯?”

照他估计,这个女子必定会摇头拒绝,甚至出言不逊。她的凶辣他已领教过了,所以殊不敢存有奢望。

李百灵居然没有他预期中的反应,反而在他对面轻盈坐下,也是盘膝而坐。

她的动作和姿势有一种说不出的泷淡温柔,以致小关看得呆了,不觉又稍稍张开嘴巴。

她默默打量那些食物,终于开口,话却有点刻薄,一点不像她动作那么迷人好看。

她说:“唏,你好大手笔,可真买了不少东西躲到这儿享受。是不是最近讹骗了不少财物?”

小关气结地瞪她一眼,心中好感全消,嘴巴登时又记得阖起了。

他道:“你吃不吃都行,但别净说这些损人的话好吗?”

李百灵轻哟一声,夹手取过他的筷子拈了一块风鸡肉,送入轻纱后的嘴里。

嚼了几下,才道:“唔,味道还不错。

我说,你看起来不像是大少爷,也不似干活挣钱的老实人。请问,你的银钱从何而来,嗄?”

她用“请问”这种字眼,决非尊重,而是含有讥嘲揶揄意味。

小关傲然一笑,道:“哼,我小关自有办法。李白说千金散尽还复来,我就是有还复来的本事。”

李百灵道:“瞧不出你一个小流氓,竟也识得太白仙句,真真难得之至。”

小关感到她轻蔑的眼光在轻纱后闪动,登时气往上冲,冷笑道:“我小关除了没父没母比不上人家之外。

讲到别的,哼,不是吹牛,不论是文的经史子集,武的刀枪剑戟,我认了第二决没有人敢认第一。你不相信不妨到太平县城里打听打听。”

他的话纵然属实,但言语谈吐却大有流氓地痞之风。

李百灵轻笑一声,道:“这可巧啦,我们且不说武的。前天我碰到一个举人,这个人非常狂傲自大。

像你一样自认很了不起,于是我便出个题目考考他。

我问他梁朝朱超舟中望月诗有两句是‘入风先晕,排雾急移轮’,又庾信望月诗‘灰飞重晕缺,冥落独轮斜’,又王褒关山月诗‘灰寒光转白,风多晕慾生’,这些诗句中的‘晕’字,所出何典?你猜猜看他答得出答不出?”

小关有点目瞪口呆,声音干涩,道:“他……他大概答不出吧?”

李百灵轻笑道:“为什么你认为他答不出?是不是你这位文武全才也敬谢不敏?”

小关就算是想厚着脸皮否认也不行。何况他的脸皮也不算十分厚,只好不情愿地点点头。

李百灵道:“诗句是属于集部,我不妨提醒你一声,答案是在子部。你刚才说过精通经史子集四部,这样一提你应该记得了吧?”

小关胸中憋住一口气,无精打彩地摇摇头。

李百灵吃吃笑道:“那个举人那时也像你这副德性,我瞧他怪可怜的,才告诉他此典出自淮南子‘月随灰而晕缺’之句。现在你大概记起来了吧?”

小关闷闷不乐,道:“记不起,老实说我根本没读过淮南子。”

李百灵道:“唔,你虽爱吹吹牛,但为人很坦白,比那举人好得太多了。他明明答不上,还满口胡言支吾搪塞。我便又问他,有没有读过司马温公的资治通鉴?”

小关神情登时愉快振作不少,插口道:“资治通鉴我读过,不骗你。不过要我从头到尾都记得住,那我可办不到。”

李百灵道:“不必全部记住,我只是问他这部资治通鉴,司马温公费了多少年才定稿!”

她瞧瞧对方样子,知他亦答不出。

这次不知何故不想太使他没有面子。

当下又道:“那举人仍然回答不出,我也没有告诉他,司马温公前后费了十五年这个答案。当然,我猜你大概能够回答这问题……”

小关含含糊糊道:“我也不怎么样记得清楚……”

其实这种问题似易实难,一般人谁会特地去查考去记住这等节外之枝呢?李百灵转移话题,道:“我叫李百灵,外号雪羽仙子,你的大名呢?”

小关道:“我自己改名为无畏,从前不是这个名字。”

李百灵道:“关无畏,唔,听来颇有威风气概。”

她挟一块牛肉送入轻纱后的口中,边嚼边道:“你几时学会这种害人不利己的古怪内功?”

小关道:“记不得啦,大概没有十年也有八年……”

他随口回答,眼睛却瞅住那对筷子,但又不好意思跟她要回来。因为她刚刚用过,而她是个女子,这就不免有些尴尬了。

李百灵剔透玲珑,一望而知。

她大大方方把筷子递给他,道:“现在轮道你了。”

她见小关喜孜孜接筷挟肉,不觉为之轻笑一声,又道:“我想知道你练的内功究竟有何古怪?为何同时有两种相反不同的劲道?我见小白被你反震出去,末后一段路方向相反。

而里住你身体一曾青气冰冷刺手,一层红气炽热非常,显然是两种阴阳异途互相冲克的内力真气。

但到底是也不是,要细细诊察脉息,还要你告诉我一点内情才行。”

小关耸耸肩,既像不怎么放在心上,又含有不太愿意提及之意,道:“管他的,反正死不了。噢,该你啦。”

他递回筷子,笑容满面,看来居然相当潇。

李百灵微讶道:“咦,你不管?难道你对自己的生命健康全不在乎?”

小关斟满一碗酒,方要相让,却见对方摇头拒绝,便大口大口灌入肚子。

李百灵柔声道:“看来你当真不怎么把性命放在心上。你这样喝酒法,不是一般酒徒方式,而是隐隐含有向世间告别的意思,我有没有猜错?”

小关微有酒意,更见坦率,用力颔首,道:“你真行。你脑袋瓜子这么聪明,只不知你有没有一张配得上脑袋的美丽面孔?”

李百灵吃吃一笑,伸手把面纱揭起,一端搭在帽沿,这样便暂时不会再掉垂下来。

她的面孔呈瓜子型,眉毛细细长长几乎入鬓,一双凤眼线条既长且柔,十分美丽。鼻子嘴巴也都无懈可击,配上白嫩透红皮肤,容光滟滟,不可方物。

这个美丽景象像电光般,明明烈烈烙入小关心版,也使他目为之眩,一时心泺加速几倍。

凭良心说,李百灵虽然美貌,却又不算得是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

小关有如此强烈反应,其实大部份原因是由于李百灵给他深刻的又凶又辣印象,心中不知不觉揣想她必是颧高额窄,牙尖嘴利的样子。

那知她不但不如想象之丑,反而甚为秀丽美貌。

他舔舔嘴chún,吶吶道:“原来你是这个样子,真使我想不到。”

李百灵嫣然笑道:“我长得还可以吧?”

小关用力点头道:“可以,可以之至。”

他不觉竟用上李百灵爱用的什么之至这个字眼。

他又道:“如果你还不可以,天下就再也找不到美女了。”

李百灵微露洁白贝齿,道:“你为什么不太想活?我知道你的古怪内功,每天一定有一两次会使你极之痛苦。你让我按按你的脉息好不好?”

小关道:“没有用,任何大夫都瞧不出是怎么回事。”

李百灵稍稍欠身挥出衣袖,卷住他的右手,拉了过来,纤纤玉指马上搭在脉门寸关部位。

一面道:“大夫当然不懂,这是武功方面的难题。”

小关想挣回手,但终于不动,道:“也有武林高人替我看过,都没有用。”

他暗暗奇怪自己何以经得这个美女摆布?也由于自己心中涌起阵阵温柔明暖之感而觉得很不习惯。

若在平时,这么一个漂漂亮亮女孩子在眼前,他不拚命大吃豆腐那才怪哩,现在他却规矩得像个处男,这是怎么回事?李百灵美眸轻阖,潜心诊查脉息,过了一会,要小关换只左手。

小关乖乖伸手过去。

“什么武林高人?他是谁?”李百灵问。

小关迟疑一下,才道:“我不能说出他的姓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千仞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羽天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