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天关》

第20章 鬼魅影

作者:司马翎

  竺忍大声说:“你老兄从大别山破墓里出来多久了呢?你居然也不先打听打听这儿

是什么地方?”

  溶化在黑暗中那家伙一声不吭。

  小关却使竺忍心痛地传声说:“竺老,那家伙样子很凶,咬牙错齿好象想生吃了你

呢!你老人家万万小心,别真个被他咬一口。哎,那两颗獠牙真可怕……咦,奇怪,他

一只手已捏住绿杆子,但为什么还不向你扑下去呢?”

  竺忍年逾七旬,已是老得不能再老的江湖,他当然知道为什么。

  嘿嘿冷笑声像利箭直射对方:“老兄,把杆子拔出来呀,你不敢现身在有光亮的地

方么?”

  小关声音忽然又响亮得晨耳(这是指竺忍一个人而言):“竺老,他跑啦,我跟去瞧

瞧。”

  竺忍一面举步入屋,一面表示不满,这小家伙怎可以这么浪费真元呢?

  一灯如豆,微弱光线软弱无力地洒出去。

  眼力好的人,还勉强可以藉这些许微光,看见这木屋角落有一张破床,床上躺着一

个很像病狗似的黑衣人。

  这个病狗似的黑衣人,是血尸门下辛海客。

  任何人若是知道辛海客曾经活活咬死过几十个年轻男女,还吸干了他们的血液,铁

定打死也不会对他生起一丝一毫的同情心。

  床边蓦然多出一个人!

  这个人竟然大大违反世间的良心道德,而对辛海客表示同情:“你觉得怎样?我这

儿有葯,我先替你推拿一下如何?”

  辛海客低低呻吟几声之后:“秦森,是你么?”

  “是我!”回答的人也是一身黑衣,三四缕头发垂复面额,露出来的面庞部份,苍

白刺眼:“是怎么回事?”

  辛海客服了三粒丹葯,喝两口水,调息了好一阵,胸口经脉翳塞慾绝情形已大有缓

和。

  他说:“是以前丐帮的老家伙通天玉郎钱逸,我差一点被震断了心脉。但除了他,

还有一个老家伙……”

  “是不是在马家隐居多年的那个老家伙?”

  秦森声音淡淡的,其实心中震惊尚未平复。

  在那么黑暗情况下,他秦森一举一动,人家远远就照得一清二楚,这场架还能打么?

  “我已查问过,老家伙是昔年一流高手之一的云涛妙手竺忍。”秦森接着下结论:

“这个竺忍,只怕必须劳动墓主他老人家亲自出手,才收拾得了。而照你所说,又有一

个老而不死的通天玉郎钱逸,事情更为棘手。这些情况,我们赶紧向墓主报告!”

  “你快回去报告也好,我大概明儿晚上就可以勉强上路。”

  “墓主现下还在新郑,你伤势若是一两天养得好,最好先去新郑,因为我们人手不

够。”

  “是不是玄剑庄又有什么新的能人高手?”

  秦森摇头:“有三个小伙子,有男有女,都是第一等的炉鼎妙葯。辛师兄,你只要

得到一个,一碗血就可以使你完全恢复。啊,还有一青年,是老朱的徒弟,独自住在开

封郊外一间农舍里,他也是咱们最佳美食。哼,老朱自以为行动很秘密,以为没有人知

道他暗中收了一个好根骨的徒弟,其实,嘿、嘿……”

  小关听见上述的对话,心中大喜。等会儿回去见到那小家伙李百灵,便有很多话可

以跟她说了。

  这小家伙爱动脑筋,如果没有一些有趣的事给她胡思乱想一下,她的日子就很难过

得快乐了。

  但这喜悦闪过心头之后,小关可就觉得很伤脑筋起来。

  使小关伤脑筋的来源是秦森。

  这个刚才还提到吸饮人血的恶魔,当然不会待在这破房子里服侍辛海客,一定很快

就会离开。

  那么我怎么办?

  继续跟踪他?抑是出手抓住或杀死他?

  不对,若是杀死他,便不能利用他很快地追踪血尸下落。

  若是放走他,这家伙是个可怕恶魔,现下落了单,正是大好机会,此时不对付他消

灭他,更待何时?

  要是采取跟踪他的办法,亦有问题。

  谁去通知李百灵这些事情?

  而且这一跟很有可能要十天八天才有结果,小家伙任什么都不知道,岂不是得活活

急死?

  到那时,价值一百二十年寿命的奈何丹,恐怕也没有什么用了。

  最可虑而又可恨的是,这血尸一系的恶魔,根本像鬼魅一样,专在黑暗中活动,他

看得见你,你却瞧不见他。

  任何人追踪他们之时,只要稍一疏神,马上会连影子都找不到了。

  小关敲敲自己脑袋!

  这是谴责自己愚蠢的一种身体语言。

  试想暗中路踪一个人的话,纵然在大白天,也必须全神贯注才行。不然的话,每一

秒钟都有可能失去目标。

  所以血尸门下更难跟踪,自是更应该的事,何须大惊小怪浪费脑汁?

  但且慢,这里面好象有文章。

  是什么东西使我觉得脑子塞住?

  若是没有塞住,我应该想出什么东西?

  凭良心说,小关的脑子极之灵活,效率极高。只不过这个人天生不大喜欢正经地以

及呆板地依照常规做事而已,他极迅速地把今夜一切情况,像放录像片一样,在脑海中

重新放映一遍。这录像片还未放完,小关已不负众望跳出灵感,一把揪出塞住他脑筋的

东西。

  而这时破房子内恰好也传出辛海客声音:“你现在马上动身赶回新郑?”

  “我正在考虑,因为我本是奉命经此地看看你,并且叫你赶去新郑之后,便赶赴霍

山,看看崔如烟和韩玉他的情况如何,必要时好接应一下。”

  辛海客有气无力声音接着传出来:“墓主对那什么李百灵和小关,好象很重视。既

是如此,你还是赶紧去打接应为妙。我尽快前赴新郑报告这边的事。”他们沉默一下。

  辛海客又叹气道:“我此行想不到不但拿不到魔叉,不但身负重伤,还折损了鬼刀

哨,恐怕会遭遇处死或者最少也是贬滴的命运。”

  “不会吧?”

  秦森提出异议,但口气软弱,显然随口安慰的成份大些。

  “会的,秦森,你听我说。”

  辛海客截断秦森还要再说下去的,无意义的自我麻*的安慰话:“咱们同门二十年,

你性情虽是暴戾一点儿,却有义气。老实说,如果换了董秀姑或者韩玉池,他们一定不

肯耗费宝贵的灵丹帮我恢复。不过,同样的,我也不会把任何有用的秘密告诉他们。”

  小关不觉竖起了耳朵,心中猜想着秦森必亦如此。

  “我第一件秘密,就是钱财方面。你当然也知道,咱们形相古怪,性情特别,练的

功夫又与世俗大不相同。因此,咱们如是离开墓府,来到人间之时,要比常人花更多钱,

否则寸步难行……”

  这一点小关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还是后来得李百灵解释,才完全了解。

  小关明白的是银子之功用,的确可以理藏许多秘密。

  暴力威迫固然也有效,但有时花钱会更顺利圆滑,而金钱加暴力,当然更有效了。

  可是既然血尸这一派的人(专指修习血尸嫡传武功邪术的门下而不是其它路腿出力的

部属),他们白天可以在荒郊野外,挖个洞躲到晚上才出来活动。这种生活方式,简直已

秘密得不象话了,哪里还须花用银子?

  李百灵则指出,血尸以及门下并不喜欢躺在泥巴里。

  他们其实极爱干净,所以连那些废弃荒塌的古老庙宇或其它屋字,虽然没有人迹,

他们仍不喜欢落脚。

  其次,纵然凶毒如血尸这一系的人,也不可能天天杀人饮血,他们更多的鲜血来源

是牛羊牲畜或者家禽等。

  由于一定要新鲜,又有不少忌讳和品种的选择,这件事便变成十分复杂,非得花上

大把银子不可。

  辛海客的话声继续吸引小关注意。

  一直在我控制之下的鬼刀哨,已替我存了一千两黄金在永利银庄,他们自己最少也

有三四千两之多。你动身去霍山之前,想法子去马家救他们出来。如果只能救出一个,

则不拘老大或者老二都行,都可以签名画押提款。

  “我试试看。”秦森回答的声音毫不热心。

  根本上他是刚从马家逃出来的,忽然又要再去马家,还要救人,此一任务危险无比,

教他哪里热心得起来?

  “第二个秘密是从九骷髅秘音魔叉来的。秦森.本门的血海天劝,是由血海黑风和

幽风组成。前者之声音气味及形象,能驭摄或击溃敌人心神意志。后者则是至阴至酷的

内功真气,到最高境界时,可以媲美佛道魔三家的最大力量,例如佛家的般若、道家的

罡气等等……”

  辛海客入门比秦森早好几年,所以关于他们本门的最秘密工夫,辛海客知道得多些。

  “秦森,你听了放在心里,别告诉别人。假如你得到秘音魔又,利用此宝特殊力量

护住心神,苦练七七四十九天。你的血海天功之中的黑风部分,绝对可得大成就。以我

看法,墓主本身已不必借重此宝,可能是选中我,所以派我来取宝。目下虽然那老叫花

住在破庙,妨阻了进入马家秘墓之路,但老叫花不是马家聘请的人,所以还是有机可乘

的。”

  秦森道:“这秘密我绝不会泄调出去,但墓主不一定会选中我,因此,你把此事告

诉我,有何用处?”

  “唉,我是一定不行的了,你却有机会争取。假如你争取成功,墓主的正式传承,

已有大半可能落在你身上,你当然知道传承的意义有多么重大。”

  小关也是后来从李百灵口中,得知他们所谓传承的意义,就是平安长命的意思。别

的门下往往会因小错而被杀,但若已稳稳成为继承人,危险性自是大大减少了。

  “秦森,还有一事你不可不知。那就是本门的神功灵力,当那魔又至宝出世时,我

们固然可以感应得到,因而找到那地方去。可是那出世时刻已过,情形便完全不同了。

如果那魔又至宝落在别人手中,反而会暗暗克制本门的灵力这一部分,使我们对任何人

和事的感应都变得迟钝,甚至会发生错误。再加上那间破神庙,被老叫花钱逸住过。因

此,你日后就算争取到取宝任务,你也得格外小心才行。”

  秦森声音中稍有惊讶:“魔叉至宝的反克力量我值得,但钱逸住过那地方,于此事

有什么牵涉?”

  “老钱一身所学,源流乃是古代中国一直秘密流传下来的五大脉流之一。这一脉著

名人物有孙膑、黄石公、张良等,这些人的名字,会使你马上联想到哪一种学问?”

  小关听到这里,不由得惊讶得直眨眼也为之恍然大悟。

  哎,老天,原来这些妖邪,他们能够脐身第一流的阶层,敢情都不是玩的,都真的

有学问才行。

  “我一听他们的名字,首先就想到了奇门遁甲。唉,对,钱逸所学既是传自黄石公

一脉,那我真是要多多小心才行。”

  “多加小心还不行。”辛海客说:“你必须赶紧研究,这一方面,我大概多少帮得

上忙。”

  小关又为之惕了好一阵,好家伙,原来大妖大邪的顶尖人物,要研究各种学问才当

得成的。

  “好的,我先行谢过。”秦森说:“我现下再去瞧瞧能不能救出鬼刀哨那一帮子,

然后我趁夜色赶路前赴霍山,你呢?”

  “我已觉得好得多了,希望明天一入黑,我就可以上路赶去新郑。一切情形,我会

向墓主报告。”

  李百灵坐得四平八稳的,浅浅呷一口酒,放下盅子,动作极之优雅好看。

  阿敢已知道她是女性,现在别说碰她,连坐近一点儿也不敢。

  “阿敢,你从前在心里有点儿怕我,那是因为我是男的。现在你心里不怕了,但却

是在行动上怕我,这是因为我变成女的,我有没有猜错呢?”

  李百灵这问题虽是古怪,连不败头陀等老江湖,有过不知多少人生经验,亦一时测

之不透。

  可是不败头陀一点都不惊疑。

  他只在心中善意地微笑。

  唉!隐湖秘屋。

  唉!她们都是那么美丽的姑娘……

  阿敢在白哲漂亮的李百灵(男装)面前,对比之下已经大有呆头呆脑之感。而现在,

他听了李百灵的话,竟然张大嘴巴的那种傻相,则几乎有点儿像白痴了。

  “李……李……”阿敢忽又遭遇大大难题,他应该怎样称呼李百灵才好呢?

  不败头陀慈祥地悯然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鬼魅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羽天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