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天关》

第21章 搜音法

作者:司马翎

小关乃是由此事而想起了彭氏兄妹和房谦,他们也很年轻,也练有一身好内功,怪不得朱伯驹要优待,又把他们分配住宿在独立的屋宇内。

朱伯驹用心如何,大概可以知道了。

“竺老,这一个恶魔可不必放过了吧?”

“放过一个已经很够了。”竺忍决然回答:“咱们又不是做慈善事业,这一个断断不能放过;”

“但这么厉害的恶窿,咱们怎样下手法,才可以稳吃呢?”

竺忍居然已经算好,立刻回答:“稳吃没有可能,咱们只能分两个步骤进行。第一步,希望他还在明亮的总帐房堂屋内,这样,咱们就赌他一下……”

“吓?这种搏命的事,还有得赌的?”

小关的确觉得十分刺激而又迷惑。

“有,我们不知道他会从哪一边窗户逃走,而你呢,只能堵住一边,我也一样只能封堵另一边。这时,正门口又变成康庄大道了,对不对?”

小关抓抓头皮,立刻感觉得出自己的危险。因为竺忍显然要赌一下运气,把他小关摆在某一边窗户外。

但如果竺忍运气好,那他入屋一赶,真把那恶魔秦森从这个窗户赶出来的话,他小关非动手搏命不可。

我的妈,搏命就是拼命的意思,这种事岂非危险之至?

然而事至如今,好象又不能抽腿溜跑了。小关只好硬一下头皮,颔首赞成:“第一步只好这样!但第二步呢?”

“第二步便完全瞧你的啦,因为你在黑暗中还能瞧得见他。怀一看见他跑掉,马上追踪,然后……”

竺忍用手势比划杀头的动作,嘴巴也发出昧喳声音。

昧喳声之后,人头无疑是落地了,可是问题却出在这个人头是谁的?小关摸摸自己脖子,不免十分担心。

但笛倩度势,却又推不掉这任务,只好发出一下连自己也感到小大好意思的苦笑声。

“关大哥,你是不是心里害怕?”阿菊居然瞧得出来,但她的聪明用在这方面,似乎对人对己都没有什么好处。

小关有点儿尴尬,却又只好承认:“害怕是有一点儿……”

他忽然想到一个好借口:“那恶人很厉害,而我却连一把小刀子都没有,你说我伤不伤脑筋?”

“刀剑我都有。”阿菊很欣幸有帮忙的机会。

她立刻跑入后面,一转眼拿了一刀一剑出来,毫不吝惜都塞给小关。看来她大概以为多些兵器,打起来赢面会大些。

小关苦笑道:“不拘刀剑,一把就够啦。”

竺忍却很注意他这句话,迅即接口问:“刀剑都行?你两样都练过?”

“练过,都练过。”小关答。

他可真伯这位老先生又有些什么特别意见,忙又说:“不过,两样都练得不怎样好就是。”

阿菊担心地插口:“那么你最好两样都带去,要是丢了一件,好歹还有─件。”

竺忍难得地微笑:“别多嘴,阿菊。那恶魔的确非常厉害可怕,如果打不过他,你就算带十把刀剑去都不管用。”

他转眼望向小关,神色声音立刻变为严肃:“如果你心有疑虑,那就改变策略。你可以专门负责吊住那家伙。你这种特长,已经等如亲手诛杀了那恶魔。”

小关连想都不必想,欣然以应:“就这样说定,那家伙一定跑不掉,我敢保证。”

竺忍一点儿也不认为小关是胆小怕死,因为世上五花八门各种技艺,有人擅此而不擅彼,例如有人擅长跟踪而不擅长搏杀。

故此对敌之际,最要紧是人尽其才,万万不可把一枚擅守的棋子,放在攻的位置。

竺忍的想法和原则,都极合兵家要旨,只不过他万万想不到小关完全跟一般武林人物不相同。

在小关的字典中,看见危险,能够躲得越远就越好,面子则是其次的事。

不过,竺忍倘若了解小关这一点特质,却又仍然于事无补。因为小关有时又可以忘记了自己的生死安危,敢跟任何强敌出手拼命。

而使他这样做的原因,可能只是为了某些妇孺老弱的一声悲叹!也可能是一个少女的楚楚眼色!

而又很可能是他心中某种道义观念的坚持而已。

而这些,就是使小关予人以乱七八糟那种感想的来源。纵使不是全部原因,亦必是大部原因无疑。

这时小关已恢复了乐观开朗心情。

因为他已经卸下拼命的重担,他马上认为竺忍这位老一辈高手,很够义气,很可以交朋友。

在这种心情下,小关真心地帮竺忍考虑到一些问题。

他说:“竺老,咱们得赶快点儿。可是,阿菊姑娘怎么办?万一咱们前脚一步,秦森后脚就扑入来……”

竺忍白眉顿时皱在一起!

连阿菊这么纯情无知的少女,也立刻晓得此老十分伤脑筋。

“哈,我有办法!”声音是小关的。

此人提出令人伤脑筋的问题,而解决方法也是由他接着提出,实是使人有啼笑皆非之感。

“竺老,你别忙着出去,让我先去。假如一盏茶之久,还不见我回来,那就表示我已经看见秦森并且已盯住他。这时,你老人家便不必顾虑其它,一直赶去总帐房就行啦!”

竺忍又现出难得的微笑,用力颔首,道:“小关,你脑筋真行,快去,我开始计算时间!”

小关只拿了一把刀,迅快奔出。

堂屋内本来很明亮的灯火,如今都已熄灭。

所以屋里面,黑黝黝的伸手不见五指。

小关使出刚刚发现而又实验过的诀窍,在黑暗中,左眼变成红色,好象是炽红的烙铁。右眼则是蓝色,比深海还要湛蓝。

这是他以阿修罗大能力,把六阳罡和九明煞,这两种至阳至刚和至阴至柔的神功,提撷某一境界之精华,用在眼、耳、鼻、舌、身、意这六根识上。

而在外表上,别人只能看见他眼睛的阖殊现象。

别的根识,外观上就很难发现了。

正是由于极端黑暗,故此小关反把秦森的的黑衣看得更清楚。

另一方面,秦森全身其它不是黑色的部分,例如他面孔、双手、兵器以及胸口的心形血印,也被小关炽红的左眼,瞧得一清二楚。

秦森显然已经用过一些办法,都弄不开库门。

所以他停下来,寻想计策。

库门叮地低响一声,秦森伸指一弹,指甲弹中铁门时,居然有如用力剑砍上去,发出一金铁交鸣声。

小关猜也猜得出秦森跟里面被困的人一定已通过话。

至少他己把自己身分告诉了对方;因此,里面传出的声响,只是想知道秦森还在不在而已。

秦森既已答复,里面的人见他还在,当然十分放心地静下来等候。

这儿被困的鬼刀哨一共还有四人,乃是当世著名的十个小型犯罪组织之一,合称为十恶组。

这些个小集团,每一个都十分可怕。

因为全都武功高强,行踪飘忽,而且手段凶毒狠辣无比,惹上了他们的话,简直是没完没了的大祸患。

故此黑白两道,对他们都持以敬鬼神而远之的悻度。

他们可万万想不到马家家里会有这么一个陷阱,亦绝对无法料到会有云涛妙手竺忍这等超级高手坐镇。

所以他们被锁在库房,开始时真是既惊又怒,到后来,渐渐变成只有惊而没有怒。

那是因为他们恃为后援的辛海客,竟然无消无息,无影无踪,这便是他们怒不起来的主要原因。

现在秦森一到,以传声把身分告诉他们。这些恶徒们马上便又抖起来,样子气派都神气得多。

他们久走江湖,无恶不作,自是深知这座库房极之难破。故此,秦森需要相当时间,他们一点儿也不在意。

秦森传声问:“里面有没有灯火?”

“有,一共三灯四烛!”

回答的传声很细弱,绝对不像小关那样可以震聋人家耳朵。不过,小关竟也能收摄入耳,可见得小关视听神功,已达顶尖高手境界。

“愚蠢!”秦森怒声责骂:“留一支就够。”他可不敢耗损真元,长篇大论地解释太多灯烛的话,可能使他们窒息或昏迷。

秦森忽下决心,又说:“你们可能还要等上几天,要忍耐!”

为什么要等几天?

秦森没有解释,所以里面的人完全没有法子明白。

小关限见秦森转向离开,当即料想到这个恶魔的下文不外两途。

若不是一、离开此地去搬援兵,就是二、再潜人内宅,想法子抓些重要人质,以便换回鬼刀哨这些部属。

小关自是毫不迟疑便盯住秦森去向,可是心中却暗暗叫苦。因为秦森竟是一直要离开马府的姿态,连头也不回一下。

这家伙若是以这种决绝态度,绝不回顾地连夜直奔霍山,那怎么办?

谁去通知竺忍?

竺忍还不要紧,谁去通知李百灵那个小家伙?

秦森在马府大门口忽然停步,他站在阴影中,真是跟夜色一样,完全看不见形迹。

小关一想起李百灵,忽然间什么都忘记了,包括害怕在内。

这小家伙现在心力不足,若是有事烦心,她很可能会翘辫子。即使不翘,只怕也会憔悴,这如何使得?

小关这一决定豁出去真干,心气一定,平日的姦谋诡计、古怪手段等等,立刻都回来了。

秦森本来正如小关所料,打算暂时舍下鬼刀哨这些人,先奔霍山,一来完成墓主血尸交下的任务。

二来邀崔如烟、韩玉池二人助阵,方可万无一失。

他的决定很高明恰当!

以他们三妖合力出手,可以肯定竺忍和不败头陀问题极为严重,后果必是被三妖逐个击破而惨败身亡。

不过秦森的算盘中,没有把李百灵和小关打进去,他自己才真正的问题严重之至。

在时间次序来说,秦森自己的是问题先出现,所以他所要制造的对付别人的问题便自然消失了。

秦森在马府大门口停步和隐起身形之故,是因为马府由内到外都太静了。

别的人不说,单是护院武师一十名和一百多壮健家丁,就算有一半因负伤等原因而躺着,但其余的呢?

为什么他们都不四下巡逻?

为什么大门口连一个人影都不见?

偌大一座可溶千人居住的府第,秦森统共只见过三个人,那就是竺忍、小关和阿菊?

这种情形很不正常很不合理,秦森动念,一停步就已施展出搜音大法,话听四方八面的一切声音。

这宗绝技非同小可,威力可达三里方圆。在这范围之内的声响,他都可以搜到而收摄入耳。

这门功夫本身不但是武学极上乘绝艺,同时又得加上邪术祭炼,方可臻此惊人境界:

若以血尸老妖的功力施展这搜音大法,威力所及的范围亦差不多是这样大小.只比功力稍浅者如秦森等,在清晰度方面有分别而已。

此是由于邪法和武功,部属于宇宙时空内的不同形式的力量。由于这些存在都必须有条件,有条件即有限制,亦即是有相对力量之存在

因此,武功也好,邪法也好,在理论上都不可能没有极限的。

闲话表过,且说秦森收摄入耳的声音,其中有鼾声、有磨牙声、有悄悄地起身便溺声,有扇子扇蚊声,有身体转侧身,有极力忍住的低咳声等等(除了人类活动声响,其它的已被过滤排除)。

马府内听不到人类的走动声,但马府外却有,大约是两百步左右,有三个很轻很均匀的脚步声。

他们走得不快。显然是没有要他们匆忙的事情。

其中有─个年轻的男性口音,元气旺盛之极,正在计算数目:“八百、八百零一、八百零二、八百零三……”

这家伙正在数什么秦森不知道,只知道他那元气充盈旺盛的声音,刺激得他秦森的两只獠牙马上伸长了至少一寸。

在小关眼中,秦森不止是獠牙暴长,还有他那对鬼眼的绿光也亮了很多!

这种可怕的样子,别人看见大概只会魂飞魄散骇个半死,但小关却知道这妖人想害人,想吸人血。

所以现在绝对不能跟他客气,也更不可怠慢拖延了。

这妖人究竟想吸谁的血呢?

小关边想边发动扰敌攻势:“喂,秦森,你站在那儿干吗?”

这话以传声发出去的。

为了达到扰敌的目的,所以声音绝不可太细小,更不可以对不准他的耳朵孔。小关本乎这个原则,故此用足全力,使劲对准秦森的耳朵孔锥进去。

秦森听是听清楚了,并且一字都不漏。

但声音之响亮有劲,简直想一下子震破他耳膜似的。这时秦森好像触到强烈电流一样,整个身子弹起了两尺有多。

秦森耳膜虽是幸而未破,但嗡嗡之声不绝。

故此他已不能继续施展搜音大法。

另一方面,照秦森他所知,世上绝没有任何家派高手,会修成这么糟糕的浪费真元的传声之法。

要知秦森已经是当世一流高手,当然立即分辨得出小关的传声,虽然响得离谱,却也极之坚凝。

因而刺疼了耳膜,但又不是专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搜音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羽天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