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天关》

第23章 买命金

作者:司马翎

  那人便是安庆府总捕头宫道,他虽是曾被海南毒府的高手符云三击败和莫落,但符

云三的恶毒剑术,以及他个人造诣,高过老二不少。

  而当时连符云三也不能在五七招之内击败宫道,以此推论,老二更加办不到。那符

云三办不到不要紧,但老二却是大大要紧之至。

  老二现在除了一两招之内,能够胁持一名人质在手,才可以逃命之外,大概已没有

其它的路可行。

  宫道眼如毒蛇,紧紧盯住老二,但所说的话却是向小关而发。他大声说:“小关爷,

恕宫道无暇行礼!”

  小关悠悠应道:“不客气,先办公事才对。”言下之意,显然宫道要向他行礼,乃

是十分应该的事。

  竺忍和一于公门捕快们,听了无不为之目瞪口呆。

  小关又道:“老宫,你的对手是鬼刀哨的老二,外号小气鬼。他的人虽然小气,但

刀法凶得很,你得小心点。”

  宫道讶道:“我没听过他有这个外号,小关爷你有没搅错?”

  小关又笑得像母鸡生蛋,咯咯连声。

  这笑声老二听得极不顺耳。

  小关道:“这外号是我送给他的。他左手中了毒针,居然舍不得砍下那只手。但他

砍别人手脚,却好象割稻割麦一样。”

  宫道顿首:“好极了,只不知那是什么毒?要多久才发作?”

  这种对话,内容不论真假,最感兴趣的人当然是老二。故此他明知道有上当可能,

也还是要听一听的。

  小关又发出令人厌恶(老二而已)的咯咯笑声:“快啦,快发作啦。老二的左手现在

已经麻木,你叫他动动看。”

  老二哪须宫道再讲,立刻已动动左臂。

  宫道皱起眉头:“不对,小关爷,他左臂还会动……”

  小关一看不能信口开河下去,只好转向李百灵:“小家伙,你的毒针是不是失灵了?

这是怎么回事?”

  老二当然要听下去,所以压刀不动。

  李百灵回答道:“那是你自己记错了地方,我这干妙刺妙用无穷,老二现在摸摸左

脚踩,一定发觉又麻又痒,这证明毒力已刚刚过了手腕。等到膝盖摸上去会麻痒,那便

是毒力过了手肘……”

  老二赶紧衔刀腾手摸摸左脚脚踩,手指一碰到那部分,顿时全身既像触电,又痒养

攻心。

  那种滋味真是不知如何形容才好。总之,老二怪叫一声弹起几尺,口中衔着的那把

刀掉坠地上,他也不管了。

  宫道看见小关的手势,所以没有趁机出手。

  老二咬牙忍住那种可怕的奇痒,赶紧抢拾钩镰刀在手。

  小关好象很好心地提醒他:“老二,别急,等一下再看看膝盖怎样,就知道那什么

千妙刺灵是不灵啦!”

  只不过在老二立场来说,怎么可以拿自己来作试验品?故此他心中狠狠咒骂小关时,

又一咬牙挥刀砍向左手手时之处。

  叭达一声,一只左手齐肘连血掉落地上。而这时老二又以口衔刀,腾出手疾点断臂

伤口四周穴道,以制止流血。

  这时也没有人趁机动手。

  反而小关挥手作势,把几个捕快全赶出屋去。

  那些捕快们一瞧鼎鼎有名的官道也乖乖听命,谁敢不听?于是宽大明亮的忝屋内,

便剩下寥寥几个人。

  小关摇摇摆摆走近老二,等到老二以汗巾扎住伤口之后才开口:“老二,你刚才砍

断了很多人的手脚,还有一个人的脑袋。现在你虽是也丢了一只手,但这笔帐,好象还

算不过来。”

  老二提气聚力,横刀狞锐小关,看来仍然凶悍得很。

  小关摇摇头:“没用,老二,对我再凶也没有用。我这个人天不怕地不怕,只怕黄

金白银。第一步是辛海客的那一千两黄金。辛海客亲口告诉我,是一千两黄金,存放在

永利银庄。他还说,你或者老大任何一个,都可以签名画押提出来……”

  老二已经变得目瞪口呆。

  这家伙不但讲得出数目,还指得出银庄字号,已经足以证明真是辛海客的无疑。何

况连什么人可以提取黄金,都全无差错,当然更不必疑惑了。

  但为什么辛海客会把黄金给他?如果双方有关系的话,小关这家伙为何帮别人对付

我们呢?

  总之,老二的思路已被小关完全搅乱,任何一件事都不知道该怎么去想才对。

  小关再走近老二,已经进入五尺之内。

  这是正身肉搏的圈子,通常武林高手对这种距离都极之敏感,必定会立刻崩紧所有

神经,发动全身细胞,以应付任何情况。

  但老二仍然有点儿发楞样子。

  小关伸手摊开手掌:“快快签写银票,辛海客的一千两黄金,那是他的买命钱。”

  老二身子一震,瞠目反问:“买命钱?”

  “对,要不然,他哪还有命赶去新郑见墓主?”小关故意又多透露一点。

  那血尸席荒在新郑的消息,秘密无比。老二连属下也不让知道,可是小关不但知道,

还好象不算怎样一回事的样子。

  这一下老二真的傻了眼,丢下利刀,掏出几张银票。

  李百灵真是乖巧玲珑之极,这时居然变魔术似地丢了一支水笔过来。

  小关接住递给老二,只摇了摇头,却拒绝去思索探究那李百灵几时准备好这支水笔

的。

  老二在银票上写上黄金一千两,又签好名画了押,大大方方交给小关。

  小关细细瞧过,手指弹一下银票,道:“行,我保证辛海客活着见到血尸席荒。咱

们出来混的,讲究的是一言九鼎,绝对不能失信。”

  老二脑子仍然有点儿迷迷糊糊,不过有关他自身的安危,却又不会忘记。

  “小关爷。”他学宫道对小关的称呼:“我呢?我怎么办?”

  小关真的想一下,才道:“你,还有老大他们,一共四沲人命。如果你献上你们那

三四千两黄金积蓄的话,或者还有得商量!”

  “吓!要那么多?”老二面色都变黄了。

  “不多,一点儿也不多。”小关笑吟吟地,声音却很诚恳:“你想,留得青山在,

哪怕没柴烧?对不对?”

  “对是对,但你真能保证?”

  “当然可以。”

  小关声音表情都变得十分严肃:“老二,你是老江湖了,你想想看,他们存放在水

利的黄金,官家若是知道,你猜有没有办法没收充公呢?”

  老二一听很对,只好点头。

  小关道:“所以,你不如拿出来买几个月的命。至少三个月,我保证。过了三个月,

你们活得成活不成,不关我事。”

  这话也对,谁能担保别人一定活到七老八十?

  有三个月时间,情况自是大大不同。

  老二四瞥一眼,只见那竺忍好象戴了面具,全无表情,在老江湖眼中,一望而知他

乃是表示没有听见,亦不干涉之意。

  老二咬咬牙,忍住伤痛,赶紧又签了一张黄金三千两的银票,交给小关。

  小关仍然很老土地瞧看一阵,才弹一下那银票,再揣人怀中。

  他的笑容忽然变得狡猾而又含有恶意,望住老二:“你听着,这些黄金,我会想法

子补偿给那些你害过的人的家属,我小关一两也不要,这是第一点。”

  屋角的竺忍嘴角两边冷峻的纹忽然消失。

  门外的不败头陀也欣然微笑一下。

  小关又道:“第二点,我只保证你活三个月,但我绝不保证你能自由自在地活着。”

  他声音越来越凶冷,显然开始冒火:“像你们鬼刀哨这种无恶不作之徒,死他妈的

二十次还嫌少,我小关怎会放过你们?”

  老二既骇又怒:“什么?你不放过我们?你拿了我的钱……”

  “去你娘的蛋。”小关仍有节制,不敢骂得太脏:“这些钱是你们正正当当赚的?

你们可以杀人抢劫,我为什么不能冤你们一下?不过,你听着,三个月的寿命,我还是

守这信用的。不然的话,我跟你们这些混球又有什么分别?”

  老二怒叱之声挟着刀光,疾砍小关双脚。

  这一招“盘根错节”本来并不适合出手第一次进攻之用,但老二乃是先在地上捡起

刀才可以攻敌,所以用这么一招反而水到渠成,威力倍增。

  小关的微笑,冷酷得不像是人类。

  对别的凶徒会不会这样冷酷他不知道,但对老二,小关亲眼看见那些冷血暴行,所

以绝无怜悯……

  小关看见他划劈而来的宛如匹练的刀光,其中竞有两点十分软弱无力,于是他稍稍

跃起,一脚踏落。

  那快逾闪电的刀光,竟然快不过小关的脚,吃他一踏,顿时光消芒散!

  老二的钩镰刀像破菜刀般黯然无光,呛啷啷掉落地上。

  这只是刀的命运而已。

  至于老二这个人,另有问题发生。

  他握刀之手不但虎口进裂见血,拇指和食指骨头也断折了。这一点问题很大,因为

他从现在起已不能拿刀杀人。

  从另一角度来说,亦即是他不能抵抗仇人追杀。

  小关提高声音:“老官,进来拿人。”

  宫道应声大踏步入来,先向小关道谢一声,才转眼冷冷盯住老二:“你束手就缚呢,

抑是还要比划一场?”

  小关接口道:“老宫,他最少还有三个月性命,这一点你可得替我保持信用!”

  “行,至少三个月。”宫道答应得全不迟疑。

  这一点其实小关刚才已算过,由入狱审讯直至处决,非有三五个月之久不可。这便

是他肯答应这个条件的原因。

  老二怒声咒骂!小关很有一套。

  他厉声喝道:“闭上你的狗嘴,否则我叫人拿粪便塞住你嘴巴!”

  天下大概没有人不怕吃粪的,老二马上闭嘴。

  宫道点了他的穴道,着人拖了出去。

  然后,小关去打开库门。

  这次他不再拦阻老大冲出来。

  角落里坐着的竺忍挺身行出,迎面堵住老大。

  竺忍话声很坚决:“小关,这个交给我。马府十几个人又死又伤,我不出点儿气一

定睡不着。”

  小关反手一掌,把一个想跟出来的鬼刀哨分子迫回库房内,一面应道:“竺老请便,

我没有意见。”

  老大手提五尺钢枪,神情阴森,先转眼查看四下情况,地上的一只断手和血渍,立

刻使他脸色大变。

  他一直未领教过竺忍的绝学,故此还向竺忍瞪眼:“是你这老鬼干的?我那兄弟的

人呢?”

  竺忍并不开口,表情深峻,横持折扇,绕向左方。

  这一来,便封死了这边窗户逃路.至于对面的窗户,有李百灵在近处,当可无虞敌

人脱逃。

  于是。在表面上,老大从大门夺逃乃是最佳途径:

  老大当然不知道大门的黑暗中,竞隐藏着一位前辈一流高手不败头陀。这时一见有

机可乘,立即有如流星弹丸,疾射大门。

  谁知那道敞开空荡的门口,有一股无形无声的巨大力量封得死死的。

  老大一撞上去,竟被震退六七步。老大这一下知道情况极之不妙,但仍不死心,急

急提一口真气,再度冲去。

  这回他手中钢枪先行戳出,一招“惊鸟投林”,以坚锐之势去破那堵无形墙壁。

  老大的反应机变,的确属于高手级境界。

  因为任何再强大的内力所布成无形墙壁,一定挡不住这集中于一点的锋锐攻击。就

算老大的身形受阻,他的钢枪却一定可以刺出门夕l。

  门外黑暗中的不败头陀自是洞烛老大用心,微晒间食指中指交叠隔空点去,一股内

力由指尖射出,就像劲箭离弦,却是有声而无形.

  老大但觉枪尖刺中另一支极锋锐的枪尖或剑尖,不但刺不过去,还被针锋相对地反

震得两腕酸麻,

      ※        ※         ※

又连退六七步。

  竺忍折扇虚点一下,扇风锐如刀剑直取敌颈。

  老大骇然缩身斜闪,眼前一花,竺忍己站在他面前四尺之处;竺忍面色很冷,眼光

所表达的愤恨连白痴也会晓得。

  老大迅即摆出门户,枪尖对准竺忍。

  “你是谁?门外那人又是谁?”老大问:“你们最好先问清楚咱们的后台是什么人,

免得弄得不可收拾!”

  竺忍不喜欢讲话,所以仍然冷冷瞪住对方。

  小关却不甘寂寞,哈哈大笑,道:“竺老,这小子八成儿吃错了葯,胡涂得以为古

墓血尸可以唬住你老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买命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羽天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