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天关》

第25章 跟踪术

作者:司马翎

血尸席荒有点儿意外地寻思一下,咳,真想不到朱伯驹这个门人,才智武功都如此了得。他也问得很好,除了破屋杀人之外,还有没有别的解决方法?

答案是没有,绝对无第二条路可行。但这年轻小伙子的话似乎有点儿问题,待我想一想那是什么?

哎,对了,他一定还有某种我料想不到的杀手□,大概是属于同归于尽的厉害埋伏,因而到了他坚信自己免不了一起死的话,便会利用这种机关埋伏了!

“有,还有第二条路!”

“哦,还有吗?是不是叫我投降?”

“那只算第三条路。”血尸席荒的声音仍然慈祥悦耳:“我并不忙于杀你,只须等到朱伯驹出现,我跟他的前仇旧恨了却,然后就看你的造化了!”

朱虚谷轻轻叹口气。

想那血尸席荒这个名字,给予世人何等血淋淋可怕、何等惨酷无情的印象?可是事实上他是不是呢?

他吸人血练邪功虽是事实,可是他却又并不是完全像世俗传说,那种毫无人情味的魔鬼……

“你为什么叹气?”血尸席荒问。

他的耳朵真是灵敏得有如魔鬼:“莫非你不同意我这种做法?你敢是不同意上一代的怨仇,由上一代自己解决?”

“我不是不同意,但请你原谅我多嘴,我请问你,我那位逝世多年的师母,难道还值得你这样做?”

“叼,你也知道这个秘事,我奇怪朱伯驹为何会告诉你?但这些都不要紧,要紧的是取朱伯驹的性命!”

“席前辈。”朱虚谷忽然礼貌起来,口气相当尊敬:“请问您,您和家师当年那段仇怨,既然家师母已经亡故多年,你们能不能忘记了这件事?或者您有什么条件,容晚辈代为转告家师如何?”

血尸席荒心里冷笑一声,但话声仍然很和气:“我明白你的心意,可是这种事要是发生在你身上,你会怎样做?”

“我不知道,我的确不知道。”朱虚谷心中茫然,从实招供:“而且最使我奇怪的是,是您这个人,您一点儿不似我想象中的那个……那个……”

“你想说血尸老妖对不对?你尽管这样称呼,反正我不会介意。”

“看您的言行,的确与传闻不符。您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我很少分析我自己,你是不是认为我没有弄死彭家兄妹,所以觉得奇怪?”

“那当然亦是原因之一,但主要还是您个人,您很冷静,很通情达理,而且显然很有学问,您应该是大侠而不是……不是……”

血尸席荒微磋一声。

这种学问,跟这个年轻人有什么好讨论的?世人都以为凡是魔头,必定暴戾躁急没有学问。

其实恰好相反,要是具备上述这些条件,那么可肯定的是,这个魔头一定高明不到哪里去。

而且,深人一点分析,侠与魔以何种定义和界限来区分呢?

他只提出这一点:“朱虚谷,你师父目下侠名倾天下,多年来做事做人,都很正派,对吧?可是他当年做错事之时,他那时算不算邪恶妖魔?”

朱虚谷感到可怕压力,额上又沁出冷汗,讷讷以应:“他……他那时……是的……。”

“他多年来已改过自新,所以博得侠名,这一点我不反对。”血尸席荒似乎很大方,评论也很中肯。

朱虚谷忙道:“是,是,这正是难能可贵之处。席前辈,人孰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这话您认为对不对呢?”

“别拿古圣贤的话来压我。”血尸席荒声音转冷:“我没有活在他改过的日子里,从前的我,在他犯错之时已经死了!现在,他要偿付的仍是当年的犯错时的债!”

朱虚谷发出呻吟般的憔气声:“席前辈,您讲得我头昏眼花,我可不可以想想看?”

“当然可以,在朱伯驹出现之前,你都可以想。不过,你最好别忘记,彭香君在我手中,她的生死,你要负很大责任!”

他们的对话到此为止,其后再也听不见血尸席荒的声音了。

埋葬敌人尸首并不算稀奇,尤其是想隐蔽自己行迹,又使敌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可是其后,史大江和乔玉弄了两枝小竹,费了一些时间竖于泥土上面,好象是做下记号一样。

这一点可就使阿庭和飞凤都觉得大惑不解。

天色完全黑齐之后,山风渐渐转冷!

这儿离古墓不算远,是一片平坦斜坡,坡上有两株古柏,并排高高矗立,两柏之间有块大青石。

那些血尸门下都在石后的泥土里。

这两株古柏和那块巨岩,远远便可辨认出来。

那么史乔二人为何又用小竹做下记号?阿庭和飞凤跟踪得知史乔两人落脚之处,之后,他们死心不息,在夜色中来到埋尸之所。

他们好奇地瞧瞧那两根竹子,除了上面有个洞孔之外,别无其他。而世上任何竹子劈断了都会有洞孔,根本不值一提。

阿庭搔搔头:“李仙子,小家伙,这是怎么回事?”

他一直扮演小关,不知不觉也习染了小关那种乱七八糟的惫懒样子,现下他这样称呼飞凤,宛然便是小关化身了。

飞风拿掉草帽,露出娇俏面庞。

夜色可影响不了阿庭视线。

飞风细长双眉皱起:“我的确想不通,你看该怎么办?”

阿庭微微而笑:“我只想好好亲你一下,这两根竹子之事,就算有古怪,那也只是与血尸席荒有关。”

“我也不知道。”阿庭终于回答。

他一面又想起这十几天,跟她同处一室,不但朝夕相对,而且半夜练功时,背靠背地吐纳运气,这般亲呢情景,连真正夫妻恐怕也比不上。

“要不要把竹子拔起来瞧瞧?”

“阿庭摇头:“不好,但为了满足我们的好奇心,倒是不妨顺着竹子挖下去。”

他年纪虽轻,但才略武功,处处高人一等:“这样,假如是对付血尸席荒人马的一个陷阱,我们便不至于破坏大事。再者假如此竹有毒或者底下连接处有古怪,亦不会牵连到我们身上。”

飞风喜笑道:“偏你就有这么多想头。不过,却又很有道理。”她自幼至今,向来都冷冷的,脾性也刚烈执拗。

但如今却几乎整天都可看见笑容。

片刻间,竹子底下大约三尺的泥土,已被挖出。所挖的圆洞只有径尺,却已足以看见小郑面孔。

“奇怪,这竹子插在他嘴巴里。”

火折亮了一下!

阿庭点点头:“没错,是插在他嘴里,让他不至于闷死。照我看这家伙已使出他们血尸门的欺神藏形功夫。他全身机能以及脑子都活动比平时慢很多很多。如果我们不挖出来,他至少还可以活上三四十天。”

“既然如此,把泥土再拔回去好了。”

小郑早已恢复视听功能,这时一听人家要走,可就顾不得面上残留的一些泥沙会不会落入眼睛里,赶紧睁眼。

并且还张嘴啊啊呀地出声说话。

他运气还不错,泥沙没有掉进眼睛里,只有些范于嘴巴里而已。虽然也是难受的事,却又仍然可以忍受。

“他说什么?”飞凤问阿庭:“咦,他眼睛绿光闪动,是不是想破土出来抓我们?”

“好象有这种打算。我看我刚才挖得太深了一些,所以他耳朵可以听见声音,同时肩膊也有了一点儿空位可以稍微移动。这一来缚在背后的双手,就可以挣断绳索。而只要束缚一去,他双手就能慢慢移到前面,然后破土而出。”

“那么现在赶快填住这个洞,还来不来得及不让他逃出来?”

“恐怕来不及了。”阿庭很有耐心地解释:“这厮被埋之时,想是已被人点了穴道,所以当时所有残余力量,都用了施展欺神藏形功夫,他那时已没有办法分出力量,使全身胀大些,以便留下一些空间可供利用。”

“晤,看他双眼的绿光,显然埋在地底这一段时间内,他已自解被封穴道。”

“对,他得到地底阴寒之气的助力,所以打通脉穴比别人快几倍,这是血尸老妖这一门的武功特色。”

小郑骇得沁出冷汗,这一男一女口音听来都很年轻,可是他们的眼力、见闻和头脑,真是高明得匪夷所思。

他们是谁?

莫非是最近突然崛起光芒四射而又来路神秘莫测的雪羽仙子李百灵和小关?

年轻男女的对话证实了小郑的推测。

飞凤问:“小关,血尸门下没有一个不是双手染满血腥,罪孽如山,我看早点儿送他人地狱为妙。”

阿庭沉吟一下:“仙子你说得对,待我用天铸剑在他面上开个窟隆。”

小郑骇得起紧舌头一顶,吐掉口里细竹。

先前他不敢这样做,是怕人家再推落泥土时,不一定会把竹子插回嘴巴,因而早先含住竹子讲话,啊啊呀呀讲不清楚。

“李仙子,小关大侠,请高抬贵手。”现在小郑每个字可咬得十分清楚:“在下小郑,多年来难得离开本府一步,所以两手并不血腥,也没有做过什么罪孽。”

阿庭肚子里有数,冷笑一声:“你们这一派练功时要用鲜血,最爱用人的血,而且孩子少年的最好,对不对?”

“对,对,可是我常用牲畜家禽的血。”

“晤,你意思说你只偶然用人血,并不是常常用。”

“是,是,我用人血的机会并不多。”

“那很好,你害死的人,只有几个,还不算多。在你们同门中,勉强可称为好人。”

“对,对,我算是好人,求求小关大侠饶我一命。”

阿庭不知道小关会怎样做,但他却有自己一套办法:“好,我就高抬贵手一次。”小郑喜色乍现时,阿庭说出他的办法:“我本该一剑由他面孔刺人,由后脑透出。但既然你罪孽还不算太大,那么这一剑就刺轻些,总之不透过后脑便是。”

任何人在面门这样刺上一剑,透不透出后脑已没有分别了,小郑这才知道对方真意,刚一张口,已见剑尖刺人,锋刃寒气逼人。

小郑魂飞魄散,心中叫一声我命休矣,两眼一闭,却感嘴chún有点问题,原来是他嘴chún开合时碰到剑尖,因而上下都割开了。

涌出来的鲜血流回嘴巴里,总算没有浪费。

阿庭声音很冷:“古墓的出入道路、机关埋伏和人数,一一从实说出来。但你活得成活不成,还得看你的运气。”

阿庭已收回天铸剑!

小郑便又可以开口讲话:“我一定从实供出,但我的运气是什么?”

“假如我们进去了出不来,那就是你运气不佳。我们还可以向血尸投降活得性命、但你却肯定永远埋在这儿”

这话合情合理。又要是脑筋正常之人,必定信服。

阿庭又道;“我们绘制墓园图之后。我先废你双臂,你纵使能活命,亦永不能害人,你听明白厂没有?”

双臂被废的日子固然不好过.但能活着自是第一等大事,至于世人为何愿意在千辛万苦中苟延残喘,却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客栈附设的食堂,天方破晓便已十分热闹。

那是因为投宿的客人无一不是趁早赶路的。绝不像现在大都市的酒店到了午饭时候。居然还有人叫早餐吃

小关也是众食客之一。

他只叫了─大碗牛肉汤,埋着头唏哩呼呼噜吃得相当痛快过瘾:

他本来并没有什么胃口不好的理由,但吃了一大半碗之时,忽然想起墨鱼。就是强姦了山村女阿玲的那个瘦子。

当时之所以会看见这么一宗事情,起因是辛海客,小关本是跟踪辛海客,以便找出血尸席荒下落。

但忽然发现墨鱼也在跟踪辛海客,墨鱼的轻功和跟踪之法之高明巧妙,使小关大大开了眼界。

小关这会想起了墨鱼。胃口忽滞。

“唉,那墨鱼神出电没,行事邪恶,这种人一定很有钱。

“我那些黄金庄票已付托宫道兑现,还托他尽快查明被鬼哨所害的人,予以补偿,所以四千两黄金等于已丢落大海中。

“而我现在身边银两带银票,一共不超过三百两.穷得必须省吃俭用才行:那么像墨鱼这种有钱的坏蛋,为什么不想法子敲他一笔呢?”

机会一旦失去,自然是不容易再碰上,这便是小关忽然胃口不佳的原因。当时小关他为了吊住辛海客事大,所以放弃了墨鱼,一直跟踪辛海客。

不过,放弃墨鱼而跟踪辛海客之举,其中却又有一段古怪有趣兼而有之的事情;

小关本来以为辛海客定是尽快赶路,到天亮时才休息,谁知辛海客兜个圈子,又回到阿玲的家。

阿玲的房间还有灯光,辛海客举步入房,那道已闩上的房门自动打开,就像有鬼魂人屋那样子。

阿玲巳躺在床上,但不论她发现与否,辛海客已在瞬息间点住她穴道,使她陷入昏迷中。

小关迫近窥瞧,只见辛海客正在动手把阿玲裤子扒下:

小关为之─怔,这家伙想干什么?莫非他被阿玲刚才的婬浪叫声,刺激得按奈不住,所以也学墨鱼来上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跟踪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羽天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