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天关》

第26章 星月鉴

作者:司马翎

  墨鱼所要的东西,在小关来说简直比吃豆腐还容易。

  不消多久工夫,在他们包下来的跨院,多出五个鸡笼。

  每个笼子内不但有一只趾高气扬冠色鲜明的强壮雄鸡,而且各有一个黑色布套,可

以连笼罩住。

  另外又有五把全新闪亮的短刀,每把亦以黑布一方包裹住。

  再就是一些香烛纸钱及桃木剑等物,当然那三个可以套住整个人体的大黑布袋,小

关没有遗漏,全部弄妥。

  墨鱼已趁机稍为打个磕睡,此时精神奕奕,道:“小关,你干得很好,但为什么要

五只鸡五把刀?我说过三鸡三刀就够啦!”

  “唉,鸡和刀都不是值钱的东西,我多买两份,总是保险些。这额外的钱我小关出,

你别心疼哩……”

  墨鱼又好气又好笑,这家伙拿人的银子充阔,也不想想别人既然付得出那么多银子,

又怎会吝惜区区几钱白银?

  不过他多弄两份却又真是很不错的主意。尤其是每一鸡一刀都弄在一起,施法行事

之地,既方便而又没有匮乏之虞。

  他叫小关将其中两笼公鸡,移到一问偏房内藏起,其余仍然放在院子里。至于香烛

纸钱之类的东西,也收藏在房间内。

  “小关,我老实告诉你。”一切弄妥之后,墨鱼来到小关房间,坐在床边,对躺着

的小关说:“你收了我银子和翠玉牌,这一来就和我发生密切关系,至少辛海客的符咒

法力,对你会起感应,你若不相信,后果你自己负责。别赖在我头上,这话我先讲清

楚。”

  小关心中叫声放屁,人却坐起来,大惊道:“那我该怎么办?”

  “你暂时跟着我,在我视线之内,便没有问题。但如果你暂时休息之时,你必须钻

入黑布袋里,连头也不可以露出来。不论白天或晚上都要这样。而以晚上酉时以后到天

亮寅时这一段时间最重要,你听清楚了没有?”

  小关哭丧着脸:“听清楚啦,我到八十岁也忘不了你每句话每个字。”

  墨鱼点点头,但心想你这家伙还想活到八十岁?那真是天大笑话。哼,只怕你连今

年也过不了呢……

  小关果然赶快打开大黑布袋,钻了入去。

  这三个黑布袋都缝制得十分宽阔,五个人钻人去也不成问题。所以第一关小关并不

至于太难受。

  小关的头露出袋外:“墨鱼大爷,要不要我去打探一下那辛海客的情形?”

  “不必。”墨鱼的回答使小关大感意外。

  “小曼已经跟我取得联络。”墨鱼道出原委:“她现在已去查探辛海客的动静。你

现在去的话,可算打草惊蛇反而不妙!”

  小关兴趣涌上心头,可是表面上却丝毫不露形色。

  听墨鱼说小曼是个女人,这一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知她有没有银子?又有没有

机会榨取到手?

  他点子极多,信手拈来,根本本必思索。

  只见小关两眼凝定,连连点头。

  外人看来一定觉得他很可笑,以为他是发神经或什么的。只有墨色却深信他必定是

听见那神秘人的声音,当即出房溜了一圈回来。

  别人溜这一圈至少要半炷香时间,墨鱼则只费了弹指工夫:

  外面并不是完全没有人,只不过值得研究一下的,却连一个都没有。这方面墨鱼可

算是专家中的专家,他认为没有可疑之人,那就肯定没有。

  “他跟你说了什么话,”墨鱼间。

  “那位大爷原来姓李。”小关立刻回答。

  其实他本来想说那个神秘人物也姓关。不过其后一想,他小关在江湖上很可能已有

点儿声名,所以用李百灵的姓氏为佳。

  虽然不能使墨鱼叫几声关大爷,但让他叫叫李大爷也是好的;

  “李大爷说,辛海客做了一些很奇怪的事情,他要我问问你,那是什么意思。”

  “哦?李大爷想知道什么?”墨鱼果然中计,叫了一声“李大爷”。

  “李大爷说,他看见那满身鬼气,鬼头鬼脑的辛海客,用一个大碗,装了八分清水,

然后放了只细绣花针在水面。”

  “咦,他要核对方向?他又不是看风水,核对方向有何用意?”。

  小关当然不会回答,因为他根本就是胡说八道。

  而由于当日李百灵于风水之战时,曾用过此法,所以他拿来诓哄墨鱼,看来竟也头

头是道。

  “李大爷就是不明白,才问你呀!”

  “让我想想看。”墨鱼看来当真凝神寻思起来。

  由于邪法中外古今都有,门派种类极多,其中又往往有些特别法门不易测度,所以

墨鱼虽然见多识广,本来也还是要仔细想想的。

  但这只是指正常情况之下才必须如此。

  假如墨鱼不是在追踪搜形方面的道行极之精深,他也许想不出任何道理。这是因为

小关根本是自己凭空编造这么一段情节之故。

  然而墨鱼当时一听已经骇一跳,只不过表面上诈作对此没有什么概念,所以要仔细

研究寻思。

  “小关,你对李大爷说,辛海客可能是施展搜魂大法。他利用那些毛,施法时可以

生出感应,知道对方在什么方向,高明的连距离远近都可以查出。”

  小关颔首:“好,我告诉他。”但如何可以告诉那根本不存在的李大爷?小关自己

也不知道。

  小关家伙自己有他的一套,他只诈作侧耳倾听,过了一阵:“李大爷叫我这样说,

墨鱼,你的法力大概也很不错,辛海客这王八蛋应该斗不过你。但是血尸老妖那老乌龟

就不同了。墨鱼你这小龟蛋可得小心些。那条鳗鱼精也一样要十分小心。”

  小关当面chún骂墨鱼是小龟蛋等等!

  墨鱼根本发作不出,还十分恭敬听完才开口:“可不可以请李大爷他老人家露出指

点一下?”

  小关侧耳听一下:“不行,李大爷说,你小龟蛋和鳗鱼精都是花样百出的邪魔鬼怪。

不过,你们比起某些有名望而其实盗名欺世的英雄大侠,却又好得多了。所以他老人家

会暗中帮忙你们的,但见面却是一万个不必了。”

  墨鱼从心底喝彩出来:“说得好,好极了,我们的确比那些戴着假面具的仁人侠士

好一千倍。”

  小关侧耳听了一会儿,面有颓丧之色:“你虽然这么说,但李大爷又告诉我,你们

仍然是坏蛋,是妖邪之辈。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墨鱼苦笑连连:“在他老人家眼中,大概有些事情我们做得不对。老实说,小关,

我们的确也不是好人。这意思是说,在目下世人眼中,我们所作所为,很多都是不对的,

所以我们不是好人。”

  小关大讶反问:“难道你现在所做那些不是好人的事,将来就会变为好人之事不

成?”

  “有时会的。”墨鱼回答时,那对深邃明澈的眼神,可真很有哲学家意味:“我们

以女人为例吧。现在的女人讲究要三步不出闺门,不可与陌生男人说话讲笑才是好女子。

但说不定将来的看法,认为女人要活泼些,不可以死躲在家里,对男人也要轻松讲笑,

才算是得体大方。”小关眉开眼笑:“那样的话,我小关第一个不反对。”

  “还有,现在女人讲究夫死不嫁,才算是守贞节的好女人。可是,说不定将来人人

认为不对,认为应该赶紧择人而嫁,才值得鼓励,才替她高兴。”墨鱼大有滔滔不绝之

势:“你看,同是一个女人,生在早些时候跟生在晚后的时间内,同样—件事,评价就

会大大不同。不对的可以变成对的。”

  “对,对,虽然我并不怎样明白,”小关鼓掌喝彩:“总之,我觉得你很有道理就

对了。”

  墨鱼为之欣然而露出难得的笑容:“你大概是很抗拒任何拘束的人,所以你敢赞成

我的意见。”

  “只不知李大爷赞不赞成?”小关指指耳朵,表示听不见什么声音:“他如果赞成,

那就会真心帮你们……”

  话声未歇,一个女人好像是变魔术一样出现在房内。

  小关却瞧得一清二楚,知道她用一件光晕流动却说不上是什么颜色的薄薄外衣,使

人眼睛受到障蔽,所以在极快速度移动时,简直难以察觉有东西移动。

  以小关经常混吃骗喝的经验,这个女人用的不是邪术,而是极精良的道具,加上极

佳技术,至少速度是第一流的,而得到的惊心动魄效果。

  这女人显然必是鳗鱼精,既然她表演了这一手,小关可不能不配合一下,捧捧她的

场。这是江湖规矩,不应违背。

  于是小关诈作大惊失色,又连连揉眼睛。

  他一定表演得极之精彩,所以那女人严冷的脸色大见松驰!

  她大概不到三十岁,除了颧骨稍高,双肩凌突,以致令人觉得气势太凶,大概喜欢

发号施令欺负人。

  其余眼鼻嘴和皮肤身材,配合起来,竟是个娇滴滴的美女。:

  小关对于美女,向来比较宽容得多,他心知这刻表现得越怕越好,所以一下子就缩

到床角,全身发抖。

  那美丽女子冷哼一声:“怎么啦,小关,你以为看见了女鬼是不是?”

  小关睛眼稍稍睁大,以及表现出惊慌之情大减的神色:“啊,你……你……你不是

女鬼,你是狐仙。”

  那时候的狐仙,虽然时时牵涉到婬亵情节.不过有一点却可以一万个肯定的,那便

是狐仙都必定极之妖冶,美丽得世不一见。

  小关又知道那美女鲤鱼精并不在乎婬亵方面的问题,所以便称她为狐仙,一则称赞

她漂亮美丽无比。

  二则在深心中把她跟李百灵完全分开。李百灵是真正的天上仙子,这鳗鱼精则是人

间的狐仙,此中大有分别。

  小关心中的鳗鱼精,正是墨鱼提及过的小曼。她眼光移向墨鱼:“辛海客果然有古

怪,我看你情况有点儿不妙。”

  墨鱼镇定得很,他认为已知道辛海客的一切,都是小关说的:“我不妙?哈,辛海

客那王八蛋才真的不妙呢!”

  “哦!看你这么有把握,是不是小关有秘密消息给你?”

  小曼真不简单,一口就猜中了。

  他们走开在桌边落座。

  墨鱼向她点头:“李大爷利用小关嘴巴,告诉了我一些事情。”

  墨鱼本已把认识小关的经过约略告诉过小曼,现在则详尽细说。

  小关一边听墨鱼说,一连暗骂墨鱼下贱不懂礼数。

  因为关于他本人姦婬村女阿玲,以及体毛等事,怎么可以这样赤躶躶叙说呢?而且

听他们两人口气,根本不是夫妻,这等事面对面地宣之于口,那怎么好意思呢?

  小曼却似乎全不介意,神情很庄肃:“辛海客的确识得搜魂大法。我听他叫人买办

各种物事,又看见在一个房间内摆下的秘坛就知道了。所以我说这一回你有点儿不妙。”

  “我的准备也七七八八,你再帮帮我,相信不至于栽于那王八蛋手里。”

  “哼,你以后别这么大意,假如我不能及时赶到,你一个人怎么办?”

  墨鱼微笑低头,不予反驳。

  小关正要暗自研究一下他们将会用什么方法对付辛海客。

  忽见小曼一手抓住墨鱼耳朵,怒容满面:“好,现在正事讲完,我们来讲私事,你

这个小……小……那李大爷怎样叫你的?”

  小关看她那么凶.柳眉倒竖.满面严霜.而墨鱼则驯如羊羔,惊讶中脱口代答:

“李大爷叫他小龟蛋。”

  “对,我问你,小龟蛋,你害老娘跑来路去,有时简直连练功的时间都没有,你简

直是存心害老银是不是?”

  墨鱼的耳朵至少被扯至五寸之长。

  他雪雪呼痛,连连摇手,却大有不敢开口之意。

  小曼又骂:“龟蛋,叫你跟踪辛海客那王八蛋,你乖乖跟着他便是,为什么看见女

人就起婬念?你这样子还怎能长进?将来别说碰上血尸或彭冀那些老邪,我看就算碰上

霜龙公子,你已经变成灰孙子小龟蛋了……”

  她骂声不绝之中,小关听来听去,都摸不透他们两人什么关系?好奇心一动,忍不

住跳下床。

  只见墨鱼的耳朵变得又薄又长,现在大概已长达六寸有多。任何人的耳朵被扯成这

么长,当然奇疼非常,绝不会反而变成舒服的。

  但这个理论加诸墨鱼身上,灵是不灵,却又不大能够肯定了。这是小关自己变出来

的意见。

  因为他看见墨鱼耳朵虽然被扯得那么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星月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羽天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