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天关》

第28章 百步赌

作者:司马翎

丁虎心下大感迷惑,尽可能转眼一看,陡然又心头一震。

原来他看见自己安排在稍远处的那名党羽,已被一个年轻男子截住,双方都是使刀,正作势相持,互未发动攻势。

“你看见就好,”小曼声音很悦耳:“截住你手下的那个小伙子,是冯长寿的徒弟。你身为杀手圈中的高手,不可能未听过冯长寿的声名吧?你认为你的手下逃走的机会有多少?”

丁虎耸然动容:“你讲这么多话有何用意?”

“有三个用意。”小曼这么一答,连小关也惊讶得为之耳朵竖起:“第一,告诉我血尸躲在什么地方。第二,你赔五千两银子给小关,这家伙最是见钱眼开,又擅长追债,所以我要你替我还债。”

小关一听差点儿想笑出声,想不到天下间乱七八糟的人,除了自己之外,还有这么一个女魔头。

“第三,你得宰一只胳臂,左手右手随便你。”小曼说得好像蛮仁慈慷慨的。

丁虎虽然暴戾残忍,视人命如草芥,但这并不是说他乃是鲁莽的、没有头脑的人。他心中迅一算计,这个漂亮的女魔头实是他平生所遇过最可怕的敌手。

可怕的感觉是从她杀人不眨眼的凶毒手段产生的。

其次,她的武功简直高明得离奇,特别是那像鬼魅似的速度身法,竟能在刀光中透出透入。

这一点亦杜绝了逃生的可能性。

既然如此,一条性命跟一只胳臂比较起来,当然宁可不要胳臂了。

不过这只是理论上的答案,事实上任何人想起要砍掉一只手臂,定必难舍难分,感到极之痛苦。

那边厢的房谦跟灰衣大汉持刀对峙的形势,已僵持了好一会儿。

这时房谦耳中忽然听见小关声音:“小房,杀!”房谦应声好像豹子般跃扑,长刀迎风披斩,凶毒之极。

但他本身看来似乎也避不过对方利刃的砍劈。

丁虎转眼恰好看见,心中大叫一声“不好”。

只见房谦的刀光似乎忽然加长了尺许,早了一线劈翻敌手,因此他自己恰恰避过敌刀反击。

丁虎心头大震之余,陡在身上一麻,四肢乏力,连长刀都捏不住了,当啷啷掉在地上。

坠泪七刀敢情真是第一流的杀手刀法,丁虎一时大有茫然之感。连自己被小曼趁隙制住这一点,亦泛生起忿意之感。

唉,碰上这些敌手,除了送上银子、情报,甚至性命之外,还有什么办法?

初更时分,城里绝大部分地方都变得寂静和黑暗。

客栈里亦几乎都乌灯黑火,只有西跨院一间上房内,灯火通明。

小关走入房内,满面轻松愉快笑容。

他见床上限目端坐的小曼没有表示,便揭开角落的黑布幔,检查过法坛所有东西,还特别看看那七支小旗和圆镜,见一切都完备妥当,便又轻吹口哨,到另一边墙角,检查那根小绳索。

“你好像很快乐。”小曼睁开眼睛:“除了你之外,一切都正常吧?”

“正常,最要紧是这根通风报信的小绳子。我花了不少银子雇人盯着那些雄鸡,可要被什么虫蚁老鼠咬断,那时那些雄鸡死了也是白死!”

“但你本人好像有点儿不正常,你还未回答我。”

“我为什么不应该快乐?”小关拍拍口袋:“一个人有银子,有酒喝,有前途,还想怎样?晤,我告诉你真话,今儿下午我弄好法坛之后,和房谦一齐到处逛,居然碰到几个熟人,所以晚上很热闹很开心。”

小关又压低声音:“还有,房谦听说血尸今晚一定会找到这儿来,忍不住告诉我,他晚上会趁机偷入古墓,救他女朋友。”

“胡闹,血尸是什么人物,他抓去的人,怎能轻易救得出?”小曼摇头斥责:“你们简直把人都看扁了,真真荒唐!”

“别扭心,房谦说找得到人帮忙。晤,我猜那神神秘秘的李大爷也有份。当时我一想他们此举对你有益无害,所以还极力窜掇!”

小关做了一件使小曼也想不透之事,他用一根绳子绑在门闩,另一端拉到角落他藏身之处。

“鳗鱼姑娘,我一有银子脑筋就会动。你不是说过血尸一定不敢出手推开这道房门?但那时你也站在坛边全神贯注。那么若是双方都想打开房门怎么办呢?这条绳子就是办法,只要你给我一个暗号,我一拉就开了门而谁也不吃亏。”

小曼可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真会设想,看来银子花在他身上,比花在任何地方都好。

房中又归于沉寂。

小曼闭目运功调息。

小关可睁大眼睛瞧着屋角一面小旗,如果此旗一动,那就表示雄鸡全都死了,意思就是说血尸老妖大驾业已光临

小关并不十分担心忧虑,所以大有余暇回味午后以至晚上这段欢乐时光。

欢乐的来源是李百灵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家伙,在不败头陀和竺忍的簇拥下,忽然来到此地。

李百灵面色不太好,过于苍白。

不过她见到小关,神情很愉快,看来焕发振作很多。

李百灵已决定和不败头陀、竺忍等人,晚上到王氏古墓瞧瞧,顺便或可救出彭香君,然后才正式跟血尸硬碰硬决战。

这个下午,跟李百灵在一起,详谈别后各情,真是其乐融融。

对于她晚上要去王氏古墓,趁血尸老妖一定会来找小曼的机会(这是小曼透露的,在邪法感应上,这消息的可靠率极高),进入古墓瞧瞧,这个决定,小关一点儿都不担心。因为李百灵除了有玄门至宝紫府保心锁之外,还有不败头陀竺忍两大高手护驾。

而其实以李百灵本身的武功造诣,以及她锦囊妙计百出的手段,只怕有时她还得反过来帮忙不败头陀他们!

另外还有个消息,亦是小关所乐意听到的,那就是阿庭和飞风他们,利用丐帮通讯网,以飞鸽传书方式传来消息,说是与血尸门下五大高手之中的崔如烟、韩玉池拼了一场,双方都负伤受创。

崔、韩两魔去向未明。

阿庭和飞风则必须觅地静养疗伤,暂时由拜月教长老们护法。那天铸剑和小白另差人送来,以便应用。

小关高兴的是阿庭那小白脸不能来。

他仍然认为美女跟小白脸老泡在一起,总是十分不妥的事;即使是智慧如李百灵这种美女,仍然是万万不可的。

啪地轻响,一个小纸包落在他面前。

“捡起来,里面有两枚耳塞,还有一颗红色葯丸。”

小关打开纸包:“这是干嘛用的?”

“耳塞是我精心苦制的宝物,可以阻隔任何以法力做成的奇音异响。但以上乘武功凝练的声音,这对天龙塞效力就比较差了。

“所以那颗葯丸你得准备好,血尸老妖的血海黑风邪功,所发出的声音非同小可,其中武功部份有可能更强于邪法。你觉得忍受不住时,立刻吞服葯丸,人便昏迷过去,听觉功能马上停止。”

对于她的话,耳塞部分,小关完全接受。

葯丸这部分,却不敢信了。怕只怕服葯固然可以即时躲过血尸这一劫,但以后有什么后患,却是全然无法预测了。

房中又归于沉寂。

过了大半个更次,小关心中叫声“来了”,因为空隙门缝间,忽然透入阵阵森冷的阴风。

而四下本来偶然会听见的犬吠,亦全然没有。

小关已施展出天视地听神功,但这一回所能查听出物体移动的声响,几乎等如没有。

他心中暗叫:“厉害!这老妖的确厉害。”

一方面他又真想找个缝隙窥看,瞧瞧这个名踞宇内三凶首位,天下高手都闻名丧胆的老妖,长得是怎样一副可怕样子?

法坛上的油灯绿焰连连闪动,小曼踏罡举剑,左手法诀扬了三下。

坛上那面小圆镜,光华忽盛,蓝湛湛的一团,跟那绿色灯焰相映之下,组成一片诡异景象。

外面院落蓦地升起一种怪异声音,传入房中时,听起来好像是茫茫无边的大海中,那种永恒的荒凉无情的浪涛声。

而其中夹有那种低鸣暗咽的回响,竞变成了黑夜沉沉的景象。

小关看小曼那么全神贯注,所以连装模作样诈作使用的天聋塞也省掉了。

那阵阵奇异声音,一时似是从天上飞坠,一时似是从地下透出。

小关细聆之下,觉得既古怪而又有趣,因为这种邪功由血尸老妖施出来,比之当日辛诲客施展又大不相同。

辛海客当时所发的声音,极是幽森凄厉,使人心生惊怖之外,耳朵亦胀痛不已。在这种情况下,加上辛海客候忽鬼魅般出手攻击,实是厉害难当。

小关全身内力自然而然东遮西挡,抵住那些变化攻击的声波,另外又封住眼耳口鼻等七窍,不让阴森鬼气侵入。

他这一运起阿修罗大能力无上神功,心中自然湛明安泰,情绪上不起一丝波动。

话虽如此,小关仍然知道问题相当严重。

因为他已运足了神功,尚且感到有些吃力。

假如是别人碰上血尸,岂能在抵挡他高手出招段的声波攻击之余,还可以抵拒那吸魂摄魄令人迷乱的阴寒鬼气?

所以他深信小曼一定不会像他那样觉得有趣!

他转眼看时,只见小曼全身法衣鼓动起伏,头发也忽而飞起忽而散垂,脚下踏着罡在数尺方圆之内缓行。

当她面向小关时,就可看见她苍白面孔上,神情极之凝重严肃。

小曼果然连望小关一眼的空都抽不出来,她的心灵已与坛上的宝镜合一,手中挽着法诀,纤指翘起,倒也好看。

桃木剑上的灵符一直飘动,好像想飞到绿灯焰上似的。

片刻之后,异声消敛,于是内外一时俱陷极度寂静。

又过了片刻,门下传来一个中年男人语声,相当斯文和蔼:“你就是小曼姑娘?我是谁大概不必自我介绍吧?”

小曼薄薄的相当好看的嘴chún紧闭住,却是侧对着房门,所以小关看得到她表情。

外面语声又飘入来:“好吧,你尽管开口,我答应一定等你准备好才出手。”

虽然血尸席尸行事不择手段,但当面允诺之言,却又绝对可以相信。

小曼面色立刻松驰,螓首轻扬,头发完全飞拢头上,露出整个白净娇媚的面庞:“我知道你是血尸席荒,是当世无敌的老前辈。我很想看见你真面目,你想不想看看我?”

小曼根本把血尸席荒当作男人,而她则是女人。所以讲起话来,便少了不知多少重拘束,有时亦不必讲什么逻辑了。

“你把门打开,不就看得见我了?”

小关凭他混的经验,深知假如小曼一出口要血尸老妖自己开门,情况马上就严重恶化。

因为显然血荒大有忌惮,才不敢开门。你偏要他亲口承认这一点,要他丢面子,他焉能不马上翻脸?

所以小关一扯绳子,房门咿呀一声打开了。

房内房外都不光亮,不过他们这几个人却可以像在白天视物一样,全无妨碍。

血尸席荒一身黑色长衫,适体华贵,配上颀长身量,相当好看。

他面孔虽然有两三缮头发遮住小部分,未能得窥全貌,但仍可看出他很清秀,年纪大概是四五旬之间。

他微微颔首:“晤,称长得很秀丽。你的功夫本领显然尽得真传,比起你师父,那位美丽的狐仙李桃花,恐怕更青出于蓝。但即使是这样,你似乎也没有找我麻烦的理由,对不对?你跟金翅膀彭老邪不一样,我们有过不去的地方么?”

血尸席荒口中提及的金翅膀彭翼,亦是天下闻名色变的宇内三凶之一。彭翼的武功邪功路数,与古墓血尸这一派有如水火不相容,所以向来互相敌对仇视。

我们怎会有过不去的地方呢?”小曼声音特别温柔悦耳:“其实我想跟你要好都来不及,可是你一到就是制住我的元神,我才不得已挣扎一下。”

既然不是有过不去的地方,误会已释,血尸席荒若是接受了,便可能一转身像阵阴风忽然失去踪影。

小曼当然恐怕有这种情形,所以话声不敢中断:“席荒,我打开天宙说亮话好不好?”

“好,当然好。”

“你今夜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的。因为我实是有求于你,所以非见你不可。”

“我知道,本来我可以等你来找我的。不过我那地方似乎对你危险些,而且你的法坛也不方便搬来搬去。再者,我也忍不住瞧瞧李桃花的传人是怎么样子。”

他边说边掏出一个扁身玉瓶,倒出三粒血红色丹葯。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说不出是芳香或是腥的气味。

“这儿是三颗我亲自制炼的血魄丹,天下任何家派的人,都绝对不想看见这种东西,偏偏你例外,千方百计也要得到不可。你瞧,人生就是这么奇怪,全无定准可言。”

小曼不能置信地眨几下眼睛:“你肯给我血魄丹?你要什么代价?”

“昔年李桃花也问过我这一句话,我很干脆告诉她,我们各凭真正武功,三十招之内,她是要不伤不败不死,又或者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百步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羽天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