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天关》

第29章 秘音叉

作者:司马翎

“谢谢你。”席荒脸上的头发忽然也飞起,所以整张清秀的面孔也呈露出来:“我的确衷心致谢。可惜我们没有什么机会做朋友,否则我一定会以你这祥一个美丽聪慧的朋友为荣。”

李百灵微叹一声:“世人都以为宇内三凶,一定是青面獠牙,动辄杀人。谁会知道那种形象的恶人,最了不起也只是第三流而已。像你这种第一流人物,实在是不一样。”

纵然老练狡猾如血尸席荒,对于美女的谀词赞语,也一样十分开心受用。

席荒想一下:“李百灵,你隐湖秘屋虽是识尽天下武功秘艺,但你一定也知道,识得是一回事,用的时候又是另一回事。”

“我明白。”

“好,我怎样才可以使你不管我的事?”

“彭香君年纪很轻,她有她的未来和前途,但她不肯离开你,除非你给回她自由。”

“这是小事情,我回头就办好。”

“许多家摄都在你控制之下,你虽然要有人奔走办事,但并不一定要这些人才行,对不对?”

“话是说得不错,但难道我答应了这一桩,你就不管我的事了?”

听起来好像李百灵已把席荒治得死死的,所以讲价之时,变成这种情形。但其实当然不是。

“我个人可以答应你,并且让你有机会评估我的价值。”

席荒考虑一下:“在才智方面,我对你已经有厂评价,我前些时派了两个得意门下去找你及小关。但他们竞是误狙副车。你一早就摆下疑阵陷阱,使我力量分散,你的智慧胆识,我算是已领教过了。”

“那实在算不了什么。像你一口就道破我出身来历,这种眼力才使人折服。”

“这只是我年纪够老,经验够多之故,隐湖秘屋的仙女虽是罕得出现于人间,但我却老得见过你的同门前辈。”

席荒所提的人和事,自然是几十年前的陈迹。

李百灵心中闪过疑念,他绝对不是感情丰富的人,为何提起这等陈年旧事之时,显然很感触很怀念的样子?

对,他只是放烟幕,他想给我一个很老的印象。

其实他是否是昔年的席荒?

曾否见过本门前辈?

他的真实年龄可能正如表面看来这么年轻,所以他必须制造一些令人陷于错误的印象。李百灵不开口,静静地望着对方c

席荒等了一会儿,颔首道:“你的才智的确深不可测。”他显然已觉察出一些什么:“不过论到武功方面,这都是要试过才知道的。”

席荒停口笑一下,但这一次的笑容却大有森然恐怖之感。

他仰首在灿烂阳光中嗅吸几下:“附近有三个男人,两个老的是谁我不知道,我猜其中大概有一个是云涛妙手竺忍吧?这是辛海客带回来的消息让我联想起的。第三个男人年纪很轻,一定是小关。我还记得他的气味,也没有忘记他惊世骇俗的逃遁功夫。”

他冷冷道来,内容之精确实足令人毛骨悚然。

“我还感到有一种压力。”席荒又说:“是不是那密宗红教至宝九骷髅秘音魔叉在你身上?”

这魔头实在很了不起,虽然她身上只是那紫府保心锁,但这件道家至宝,的确有祛邪荡魔的神奇力量。

李百灵含糊地嗯一声,不予置答。

“这样说来,我有些不属于武功范畴的法力,对你已不构成威胁。在另一方面,我看见你的眼神,我已知道你真元衰竭,你大概只剩三年寿命,你既然活不了多久,我又何必向你出手?”

“我不一定会天亡。”李百灵当真相当佩服对方,所以话声很庄重真诚:“我有我的办法,这一点请你相信。至于武功方面,我亦不必亲自出手应付你。正如你刚才所说,我这一边还有三位高手隐伺在侧,所以我根本不必担心武功强弱的问题。”

“那要看你能不能摆脱我的神功吸力了。”席荒声音温和而又斯文;可是却有一种奇异的震撼心弦的力量,令人心甘情愿地相信他的话:“三招之内,我把你吸到怀抱里,那时别人如何能够帮你。”

李百灵揭开面纱,绽出清丽动人的笑容:“别这么自信,我这边能克制你魔功的,还有天铸剑这件神兵利器”

话声未歇,小关好像一阵清风般飘到小白前面一点之处,顿时变成席荒和李百灵之间的一重障碍。

小关手中的天铸剑没有出鞘,但以他这等高手来说,拔剑击敌或拒敌,也不过是指顾之事而已。

李百灵清俏的脸庞仍然看得见。

她含笑盈盈:“瞧,你不能不先打发小关,才轮到我。我承认我忍受不了你全力一击,所以赶快发出暗号叫小关来帮忙。”

她并没有任何动作,座下的小白却忽然退出了七八尺。

这只通灵神驴动作之快委实惊人,看来即使没有小关在前面挡住,席荒亦不一定能够即时扑到。

现在已变成小关和席荒面对面相螃之势。

小关可万万不敢怠慢,蓦然右手一伸手,天铸剑锵地龙吟出鞘,剑尖稳稳指住血尸席荒。

“你赌品很好,那三粒什么噼里啪啦丹,居然给鳗鱼精拿走也不反悔。”小关眼中当真有迷惑之色:“你这个当世第一的大魔头到底是怎样当上的?你居然让鳗鱼精跑掉,为什么呢?”

“难道我应该反悔才对?”席荒反问。

“当然啦,否则你怎么配做天下第一的大魔头?”

小关理直气壮的样子,使席荒啼笑皆非:“胡说,人生中3b保没有赌输的时候,若是输了就赖,那未免太没有风度了。”

他们现在也在豪赌,乃是以性命为赌注的豪赌。李百灵本想提醒小关一下,叫他切切不可松懈,但她终于忍住。

小关在赌桌上向来精得像猴子,而在战场上似乎更精狡小心几倍。他手中之剑稳如磐石,指住席荒,剑尖没有移动过分毫。

“昔年的天外飞星杨岩,也曾用这把剑,用这个招式指住我。你跟杨岩是什么关系?但我又听说你杀死他的侄孙杨炎,莫非你跟杨岩根本没有什么关系?”

这当然是很值得追究的谜团,怪不得血尸席荒并不立刻出手。

小关眼珠才一转,席荒左手立刻掏出一叠七八张银票:“银子我这里有,你要多少才肯说?”

小关赶快装出烦恼委屈神情,其实他心中哪有丝毫恼意?不过作为一个大赌徒,心意让对方猜中总是不大理想。

“我已经赚了你不少银子,这回改一改彩头好不好?我只要你三粒噼里啪啦丹,还附赠解葯就行了。”

小关要这些东西干什么,谁也不得而知。

但是席荒本人却知道那血魄丹和解葯实在极之难以制炼,所以连他自己亦十分珍贵重视。

“好吧,这儿是三颗血魄丹和三份解葯。”

席荒稍为考虑一下,终于让步。

小关几乎是在同时之间完成几个动作!

一是把天铸剑衔在口中,另一只手掏出一只锦囊,而腾出来的手则斜拂一下,把三粒电急射到血魄丹捞住,放入锦囊。

接着还有一小包解葯冉冉浮空飞到面前。小关翻手接住,也塞入锦囊,顺便放回自己口袋里。

这连串动作顺利轻松得好像我们平常人喝一口茶一般,丝毫没有急促匆忙之意,甚至使人觉察不到他的动作是何等神速精确、

但小关仍然很突然地退了两步之多,才站得稳身形。

这是平静的大海表面下的可怕急流暗涌。那三粒血魄丹体积虽小,可是每一粒传送的力道,竟比大石头猛砸之力还要刚劲沉猛。

小关连接三粒,轻柔地放入锦囊,那只是外表予人形象而已,其实小关已全力施展出阿修罗大能力化卸。

跟着解葯小纸包飞到,小关也好像容容易易就放人锦囊。但这个小纸包的力道暗劲乃是回旋往复的无上神功,方向有进有退。

小关经验嫩见识浅,虽是极力装出很稳定的样子,最后仍被绵绵不尽的余劲冲得连退两步。小关脸上仍然那副招牌式的笑嘻嘻神情,心中其实大骇,暗讨这血尸老妖果真是名不虚传,神功内力奇诡莫测,教人不知道该怎样化解抵拒才好。

另一方面,血尸席荒亦自震骇难言,背上沁出冷汗。像小关这样的一个流里流气的小伙子,居然朗接住这一击。若是世上再出现两三个小关,则排名天下第一的凶邪之首的他,也恐怕连立足之地都没有了!

小关笑吟吟开口:“我因杨岩半点儿关系都没有,但跟李百灵却大有关系……”

他说的本是实话,可惜用词有欠斟酌,稍远处的李百灵呸一声:“别胡说八道,谁跟你有关系?”

小关哈哈一笑,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当然是响亮而不重:“对不起,我这张嘴太笨啦,该打,该打。”

连血尸席荒也微微而笑:“唉,小关外表上这副无赖胚子,偏偏才智武功都深不可测。平心而论,如果他配不上李百灵的话,则世上再也没有可堪匹配之人了。

“但既然小关澄清了他与杨岩没有关系,那么他的天铸剑以及六阳罡神功,是谁传授的?他怎能达到这等高妙境界,而居然能与我争一日之短长?”

左方十余文远处,树丛后转出一人,头发箍着,灰衣大袖,竞是一个行脚头陀。

这头陀三两步便已跨行了六七丈,站在席荒左方方位,单掌合十:“席施主,洒家是少林不败头陀。”

血尸席荒右方人影乍闪,出现一个清醒老者。他衣襟忽然敞开,露出贴身背心,背心前面左右斜插着两排小刀:“老朽竺忍,久仰席荒英名,今日得睹风采,幸何如之!”

席荒一一颔首还礼:“原来是两位当世名家,席某也不得不说声幸会。看来今日席某已陷身你们两老一少的重围之中了。”

不败头陀摇头:“洒家只讲老实话,我们三人现下联手,拒你之力可能尚有余裕,但重围则远远谈不上。”

血尸席荒面对当代两大高手竺忍和不败头陀,再加上武功诡秘莫测的小关,将自己围在墓前,依然不慌不忙,反而微微带笑。

但他笑得却像鬼域里吹来一阵阴风,道:“好!几十年来,席某总算遇上真正的劲敌了,你们要怎样打法?是单打独斗?还是联手台攻?”

不败头陀和竺忍互望一眼,面泛尴尬之色。

的确,以他们两人在武林中的声誉和地位,若联手对付一个人,总觉得有些说不过去,就算是侥幸得手,日后扬传开去,也不是一件光明体面之事。

因之,两人在互望一眼之后,却说不出什么来。

但是小关并不在乎这一套,他大声道:“像你这种大姦巨恶的坏胚子,人人得而诛之,我们三人联手也算不了什么!”

席荒依然带着阴晴不定的微笑:“你们是决定联手合攻了?席某再问一句,三位是以武功和我对拼,还是动用魔功法术?”

这一来,倒是把不败头陀和竺忍激起了无名火,因为他们两人,除了以真正武功对敌外,根本不会什么旁门左道的魔功邪术。

不败头陀狠狠地呸了一口道:“姓席的,洒家和竺施主一向光明正大,从不懂什么魔功妖法,只有像你这种武林败类,才会不守正道,专以魔功邪法害人。”

几句话骂得虽然不轻,席荒却依然毫不在意:“沈不败,这就是席某胜过你的地方,据我所知,这位小关老弟也懂一些法术,不知他是否也是武林败类?”

不败头陀楞了一下,刚要回话i

小关仍是一股流里流气笑嘻嘻的抢着道:“不错。我小关是会一些法术,但我的法术是专门对付坏人的,尤其你这种大姦巨恶。否则,只有坏人能施展法术,好人便要束缚,还有什么天理可言?”

席荒并不以小关之言为怒道:“好小子,你口口声声说席某是大姦巨恶,试问我姦在哪里?恶在哪里?”

小关道:“你专以妖法邪术害人,把武林中搅的天翻地覆,号称字内三凶之首,不是大姦巨恶难道还是万家生佛的大好人?”

“原来你只能说出这么一点毫不足道的理由。”席荒面色忽变严肃:“所谓字内三凶之首,只是一些不开眼的混帐东西对席某的诬蔑,你小关也不过人云亦云的角色,席某隐居古墓多年,不问世事,这次离开大别山本府,也没做出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你们为什么偏要把大姦巨恶四字,加在我头上不可?”

小关肯定道:“还说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你命辛海客带着鬼刀哨的人马,夜袭马家的藏宝库,劫取宝物,这事有是没有?你面前的竺老,就是为了这件事,才离开马家找你算帐的!”

席荒响起一阵哈哈大笑。

显然,他对小关这番话,完全不表同意,而且脸上满是鄙夷之色:“小子,凭你这几句话,就该杀头三次。”

小关怔了一怔:“我说的有什么不对?”

席荒道:“你应当知道,马家一向坏事做尽,在地方上是不折不扣的恶霸劣绅,尤其马贵纪在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秘音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羽天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