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天关》

第30章 金丝带

作者:司马翎

小荷花抬起袖子拭了拭泪水,但泪水却越发像断线珍珠般唰唰滚落:“关爷说得不错,为了弟弟的病,我几乎已把积蓄花尽。但每次治过之后,虽然当时稍见好转,过了几天之后,便又逐渐恶化,到现在越发奄奄一息了,我这些天来,冒着极大危险,跟随宫捕头东奔西走,除了希望协助官府缉凶归案,另外一个心愿,便是希望能早日找到解葯。”

小关皱起眉头道:“你又怎能找到解葯呢?”

“我弟弟身上的毒,现在已查出是霜龙公子派的手下符云三下的,霜龙公子既然有这种毒葯,必定也有解葯。只要他肯拿出解葯,我情愿把玉屏风还给他。”

“那玉屏风还在你身边?”

“为了向霜龙公子换取解葯,我随时带着。”

小关眼珠一转:“我记得上次在雷天眼真人的道观里,曾在暗中伤看到你把那玉屏风拿了出来,希望换取一颗奈何丹救你弟弟,有这回事吧?”

“可惜我并未换到。”

小关嘻嘻一笑:“你可知道,那奈何丹后来被我得到了?”

小荷花睁大着一对泪汪汪的眸子,急急问道:“关爷可还带在身上?求您发发慈悲,让我以玉屏风交换。”

小关两手一摊,摇摇头:“我已把它送给李仙子了,她真元衰竭,身子日虚,奈何丹对她来说,照样也是救命的仙丹灵葯。”

小荷花颓然垂下头去:“也许我弟弟是命该如此,现在唯一的希望,只有见到霜龙公于再说了。”

一直不曾开口的李百灵,这时却望着小荷花说:“姑娘,那颗奈何丹我还不曾服用,为了救你弟弟,我愿意送给你。东西在我房中,等你离开客栈回庐州时,再来拿去。”

小关闻言大惊。一把拉住李百灵的手说:“这怎么可以,小家伙你也太慷慨了,救小荷花弟弟的性命固然重要,但你自己的命也不能不救,要知道那东西我是费了多大的力量才弄来的!”

李百灵淡淡一笑:。你也不过是订赌赢来的,打痞是碰运气,好像没费多大气力。”

小关面孔涨红,大声道:“可是我敢打赌,除西域密宗红教之外,中原武林绝对不会再找出第二颖奈何丹来!”

李百灵却又嫣然一笑:。你只知道打赌,我又何尝不敢打赌。”

“你赌什么?”

“我敢打赌即便不服奈何丹,也不可能就死。但荷花姑娘的弟弟,若没有这颖奈何丹,却难以活命。”

“可是你要知道,若不服奈何丹,你最多只能再活三年。”

李百灵神态异样平静,缓缓说道:“一个人活在世上,不在年岁大小,如果能再活三年,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小关还要再辩说下去,小荷花早已朝着李百灵盈盈拜了下去:“李仙子,我小荷花永远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不过,若您自己也非服用那颖奈何丹不可时,我小荷花说什么也不能要的。”

李百灵摆摆手道:“姑始用不着行大礼,快起来,我既然答应了,说话岂能不算数。”

小关莫可奈何地摇摇头:“好吧,你不想活了,别人也没办法。”他再望望小荷花:“可是你别忘了玉屏风要给我们!”

小荷花起身就要回自己房间:。我马上就去拿来。”

李百灵连忙制止:“不必拿,那东西我不要,那是血案中的赃物,将来落案时应当归还失主才对。”

小关却双手乱晃,叫道:“不行,非看不可,听说那上面有九幅名家手给的图画,上次在雷天眼真人的道观偷看时隔得太远,什么也没看见。将来东西归了案,再想看就太难了、小荷花,快些回房拿过来给我看看!”

小荷花躁得几乎耳根都热了:“我看关爷还是别看的好,那些画,宫捕头是办案的,自然可以看,您小关爷也马马虎虎看得,但李仙子却绝对看不得。”

小关还是一味穷吼:“我一定要看,开开眼界也是好的。”

却见李百灵忽地黛眉一耸,满面冰霜,两道清澈如水的眼神,威仪逼人。叱道:“小关,看你神经大有问题,心神不宁坐立不安,坐不住就给我滚出去!”

小关倒是乖乖的静了下来。

李百灵望着宫道和小荷花道:“此刻离正午,只怕不到—个时辰了,你们也该准备才行!”

小关走到窗前,探头向外面瞧瞧天色,却忽然失声尖叫了起来。

李百灵、宫道、小荷花三人,全被他弄得吃了一惊。

李百灵忙问:“小关,我看你真是得了急惊风、摇头风,又是什么事大惊小怪的?”

小关回过头来,一脸慌急神色:“我看到那个叫鳗鱼精的小曼了,这女人坏透了,上次还骗过我东西,我一直想找她就是找不到,这次绝不能让她跑掉;”

小关最后一个字尚未出口,人已夺门追了出去。

宫道担心他不能及时赶回援手,忙道:“若小关兄在中午之前回不来,缉捕霜龙公子之事,不知要怎么办?”

李百灵道:“我想他应该赶得回来,万一误了,我也可以随你们去一趟。”

“劳动李仙子玉驾,在下实在于心不安,何况李仙子看来似乎玉体违和,万—有个什么差错,教在下如何担待得起。”

“用不着顾虑那么多。”李百灵吩咐:“你们准备好了,不妨先行出发,我再等小关一下,万一他不来、我也一定独自赶去。有我坐骑,即便走在你们后面,也能及时赶到。”

小荷花打扮得珠绕玉围。花枝招展,她本来就生得标致,再加刻意修饰,越发显得干娇百媚,风姿绰约。

女为悦已者容,此刻的小荷花,也的确是希望能凭借诱人的姿色,取悦于霜龙公子,因为她必须尽量讨好对方,才能取得解葯。

她不忍心接受李百灵的奈何丹。

宫道为恐引起霜龙公子的疑心,和小荷花—出客栈就保持了相当的距离,等小荷花来到土庙时,他早已隐身在数丈之外的一棵大树之后。

瞧着庙墙边的阴影一分—毫的移动,小荷花的一颗心也跟着一上一下的跳个不停。霜龙公子这位曾是她—夕风流的恩客,如今在她心目中,却是个不折不扣的万恶魔星。

当庙墙边的阴影完全不见——日正当中时,果然,霜龙公子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小荷花身前。

他看起来年在三十左右,浓眉大眼,chún红齿白,面容十分俊俏,只是两眼不时精芒闪烁。给人——种高深莫测的阴森感觉

他身穿一件杏黄色闪闪发光的锦缎长抱,手持折扇,站在小荷花面前,有如玉树临风,也可算得一对可人儿。

小荷花定了定神,立刻风致婿然地抛过一个秋波,响起银铃般的笑声:“霜龙公子,好久不见,把人想都给想死啦,是不是有了新的,就又忘了旧的?”

霜龙公子噘chún一笑:“小宝贝,你看起来好像比以前更美,只要有你陪过了,我还会再想谁?”

霜龙公子原是风月场中的常客,见的胭脂阵仗多多;只是小荷花媚骨天生,再加上那天的曲意奉迎,自然的配合达到了慾仙慾死的境界,霜龙公子想小荷花倒是实话。

小荷花道:“别讲得那样好听,您不过当着我的面才这样说的,您若真的想我,为什么这么多天都不来找我,害得人家几乎要得相思病厂;”

霜龙公子一把将小荷花搂进怀里,模着她那雪白的粉嫩的小脸蛋,涎着脸说:“小宝贝,真有你的,说得本公子心火难熬……”

小荷花推开霜龙公子,噘起樱chún,带着撒娇的嗔道:“要来就不该隔这么久才来,而且还约会在土地庙后面,多没意思!”

霜龙公子再把小荷花拉进怀中,眯着眼嘿嘿笑了起来:“小宝贝,少灌迷汤,你肯就地开方便之门,那就不妨先到土地庙里叙叙旧倩可好。”说着就动起手来,一手探胸,一手解小荷花的纽扣。

小荷花臊得胜蛋血红,捏起粉拳,在霜龙公子胸前轻捶着道:“大公子,大少爷,这样的急就章是没有什么味道的。”

“用不着假正经,这里四下无人,何况机会不再,只怕以后我很不容易再看到你了。”

小荷花暗暗一惊,仰起脸来,凝视着对方的神色:“为什么?”

霜龙公子不经意地笑笑:“有人要我去吃牢饭关笼子。”

小荷花故作一楞,眨着那对乌溜溜的大眼睛:“您是有钱有势的大公子,既不作姦又不犯科,除了风流一点儿,那是什么大毛病,谁敢抓您?”

霜龙公子拾手摸摸嘴巴,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嘿嘿,那些,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的家伙,想缉拿我归案的王八蛋,我要把他们一个一个送上西天佛国去。”

“龙公子,到底怎么回事?”小荷花简直是脱掉裤子坐板凳,装做得有板有眼。

“告诉你也无关痛痒,安庆府那平安老押店的血案是我干的,十一条人命是我杀的,店里的宝物是我拿的。”他说得干脆痛快。

小荷花手拍自己的心口,唱作俱佳地道:“不可能吧,您别开玩笑吓我,像您这样好人,怎会做出那种伤天害理的事?”

“这根本算不得伤天害理,官府里那些做官的,上自六部督府,下至三班六役,能有几个不是贪赃枉法,官官相护。他们打着为黎民百姓谋福利的旗号,实际上却只想把大把的银子住自己荷包里装。就以安庆府那家平安老押店来说,店内所藏宝物,价值连城,一家押店,哪会有那么多的宝物。”

“那些宝物又是怎样来的?”

“据我所知,平安老押店是和官府勾结,那些宝物多数是贪官污吏寄存在里面待估求利的!”

“如果那件血案真是您干的,至少不该杀死十—条人命。”

“你懂什么?”霜龙公子哼了一声:“那十一个人,全是店里雇用的杀手,又有官府的人撑腰,一个个穷凶极恶,把客人当孙子待,这些狗娘养的碰到别人可以耀武扬威,碰到本公子算他们倒了血霉!”

小荷花眼看霜龙公子双目交射的凶焰,不由娇躯一抖:“龙公子,还是不谈这些吧,您约我到这里相会,究竟为了什么?”

“说出来别见怪,除了想看看你,最重要的一件事,希望你把那副玉屏风还给我,不过我不是白拿,要多少代价,只管开口。”

“您为什么东西给了人家又要拿回去?”

“你用不着知道那许多,有些事情不知道可比知道的好。”

小荷花犹豫了一阵,终于鼓起勇气:“您既然想要间玉屏风,我自然不能不答应,至于代价么,我不要……”

霜龙公子耸眉嘿嘿而笑:“什么话,我怎能让你吃亏。纵然你对本公子无情无义,本公子也不能白吃白玩—我花钱找的就是乐子,钱花得多是本公子的身份。要多少,别客气,尽管开口.本公子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

“除了钱,您还有别的,只是不知公子肯不肯给?”

“给……”霜龙公子接着又说了几个给,又道:“除了这颗脑袋不准别人拿去,别的你只管说出来!”

“我要的只是一粒能解毒的解葯!”

“要解毒葯做什么?”霜龙公子故作吃惊:“谁中毒了?”

“我弟弟。”说到弟弟,小荷花又滴下了珍贵的亲情眼泪。

“你弟弟中的什么毒,需要什么解葯,说清楚些我才好对症下葯!”

“他所中的毒,我相信您的独门解葯一定有效。”小荷花语近哀求。

“好吧,本公子杀人虽说算不了回事,但有时也发发菩萨心肠救人。”霜龙公子从怀里摸出一个只有指尖大小的紫色磁瓶,交给小荷花:“这解毒葯,能解百毒,神效无比,不论你弟弟中毒多深,眼下之后,三天必能完全复原。”

小荷花敛江一礼,感激得几乎要流下眼沼:“龙公子,我到客栈去取玉屏风来给你,还是你跟我去拿?”

霜龙公子忽然冷冷一笑,不动声色:“你是想把我引进客栈,以便安庆府姓宫捕头抓我?”

小荷花听厂脸色大变,猛打一个寒噤:“龙公子,您在说什么?”

“小荷花不要伯;但是你心里有数。告诉你。我随时都可以杀姓宫的,只是不愿意在客栈里连累无辜。”

“龙公子,姓宫的他……”小荷花几乎语不成声,一颗心几乎已跳到了腔口:

“你想看他是不足?现在正是机会,他是自动送上门来的。怨不得我了!”霜龙公子抬臂拨开小荷花,折扇向数丈外的那颗大树—指:“安庆府的班头宫朋友,用不着藏藏躲躲,出来和本公子照个面吧!”

宫道自忖行动已够隐秘,居然被人—语点破藏身之处,只好硬着头皮从大树后转了出来。

霜龙公子耸眉傲然一笑:“宫朋友。你从离开安庆府,到目前这些天来的行踪,我完全清楚,本公子如果想杀你,尊驾岂能活到现在?”

他顿了顿,继续说:“本公子所以不杀你,井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金丝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羽天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