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天关》

第31章 天狐通

作者:司马翎

水中的画面,是一座云气飘渺的山峰,山下一条大河宛如银带,山腰中似有几间白墙红瓦的房舍,掩映在数株巨大的松柏之下,房舍之后,像辟有一片占地不大的花园,园内种植着不少排列整齐的果树,并有一座金顶红栏的八角凉亭。

小关看得一阵目瞪口呆:“这究竟怎么回事?”

“那就是玉娘子隐居之处的景象,松柏之下白墙红瓦的房舍,便是天香居,屋后花园那些树,其中有两棵是九天神枣。”

“你用什么方法能把几十里外的景象移到水盆中来?”小关越感茫然。

“我方才施展法术,你不是已经看到了么?可惜的是没能把玉娘子和墨鱼映出来。”

小关啊了一声:“连人也能映出来?”

“当然,这次没能映出人来,必是玉娘子人在室内,墨鱼也可能被什么东西遮住。”

小曼边说边伸长脖子,向盆中仔细瞧去,忽然惊喜地叫了起来:“你看,墨鱼出来了!”

小关俯身看去,在花园之后的树下,正有一个小黑点在蠕蠕移动。

小曼指着那个小黑点说:“那就是墨鱼。”

“他在那里做什么?想偷九天神枣?”

小曼没理会小关的话,却神色不安地摇遥头:“墨鱼这混帐到现在还守在天香居,只怕今晚是回不来了,看来你今晚非陪我练功不可,只要今晚把功练好,等墨鱼带回来九天神枣晶脂,我的青春永驻灵葯天狐通就大功告成了。”

小关这时才想起连中饭还不曾用过,忙道:“我肚子饿得紧,先吃饱了再说。”

小曼指指自己墙角边:“那袋子里有食物,足够咱们两天食用,你饿了就先吃吧!”

那袋子正离装有各种毒物的瓷缸不远,只怕除了小曼,任谁也吞不下,小关强忍着打内腑升起来的恶心,抽起鼻子说:“那些食物留着你自己用,我还是到山下买些东西吃吃。”

小曼有些不放心:“可是你千万要回来!”

“我自然会回来,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小关离开茅屋,往山下奔去。

其实,他真想一去不回,但又觉得不该失去这次机会,因为她既能把数十里外的景象施展法术移到水盆中来,足见她的确妖法邪术不同凡响,也必可炼成青春永驻的灵葯天狐通,自己何不等他把天狐通炼成之后,再夺取过来送给李百灵。在他心目中,只有李百灵才真正应该青春永驻,真正应该长生不老,像小曼这等货色,最好让她马上变成秃发皱面的老太婆,也免得她再在各处兴风作浪。

来到山下,还好,找到一处供应饮食的小店铺,吃过了之后,又买一些烙饼、火烧和一包酱牛肉、两条薰鱼,一壶白干。

这是他准备晚间用的,陪着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女人,又要赤躶相对,真是兴趣缺缺,喝了酒也好提提神,解解无聊。

他怕李百灵等人在客栈里挂心,特地向店家讨来笔纸,匆匆的鬼画符一通,交代店家有人进城时送到客栈,这便是李百灵收到的那张纸条了。

小关再回到山腰茅舍,小曼也正在用餐,守着那一缸令人作呕的毒物,她吃得津津有味。

小关也趁她吃饭的当儿,留神这两间茅屋,虽然破落简陋,却也能遮风挡雨,而且附近无人烟,深夜练功,确是个无入打扰的难得处所。

打开门帘,里面的另—间屋子较小,里面有一张旧床,床上有被褥惧全。

床前有一张八仙桌,上面零零乱乱的放了不少东西。

这时小曼已用餐完毕,啧着嘴笑笑说:“有什么好看的,这种地方,哪里有住在客栈舒服!”

“这些床桌被褥,都是你自己带来的?”

“我也不是搬家,带着那些累赘做什么?这是花钱暂时租下来的,本来,这里原是两间废弃不用的空屋,因为我看着适合练功,所以才设法找到屋主,让他们搬几件日用家具和被褥来,当然,这些必须有了钱才好办事。”

天色渐渐暗下来,茅屋中点起了油灯。

小曼见小关直打呵欠,便说:“你先睡一会,过了二更,便要准备练功,到时我再叫醒你。”

小关摇摇头:“睡倒是想睡,可是叫我睡在哪里?”

“里面屋子不是有现成的床,铺的盖的全不缺。”

“那是你的床,我怎么能唾,万一被里鱼回来撞见,可吃不完兜着走。”小关做一副软骨头的样子。

小曼斜着眼睛:。他回来敢把你怎么样?有我。”

一副假老实的样子小关道:“可是我总不能占他的位置阿!”

小曼用指头在小关额头点了一下,带点娇嗔:“少乱说,他凭什么睡我的床,瞧他那副德性。”

“他有时到这里来,睡哪里呢?”

“还不是在地上打个干铺。”

“我不信,上次你们两个在一起,很像一对夫妻。”

“谁和他是夫妻?他也不撤尿照照,不过我常找他办事,搭挡久了,有时总要给他甜头尝尝,不然老抓他的冤大头,总有一天他会飞了。男人嘛就是这种德性,要是让他得到手后,他就把你看得半文不值了,可是不给他一些甜头尝尝,要他办起事来,就死样活气的不带劲了。”

“原来你用的这套办法,让他死心塌地替你做事?很高明。”

小关的确有些困倦,也就不再忌讳,在小曼床上睡了下来。

初躺下时,被窝里发出那种气味,令人触鼻慾呕,当真既腥又騒,谁也不会相信,这竟是一个既騒且媚的女人的卧床。

不知过了多久,他被人推醒,睁开眼来,小曼正站在床前,额上满是汗水。

“现在已经过了二更很久了,该准备了!”

小关伸个懒腰,披上外衣,来到外面茅屋,只见炉火熊熊,炉上放着一只大沙罐,沙罐里热气蒸腾,弥漫全室,空气中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怪异味道。

小关捂住鼻于,嚷道:“鳗鱼精,你弄出的这些味道,真称得上杀人不用刀了!”

小曼撇嘴,哼一声:“这种气味,千年也难闻一次,除了你,谁有这种福气?”

“这究竟是什么气味?”

“瓷缸里的那些东西,已经全被我宰了,沙罐里是它们的精血,要熬上三天三夜才可配葯。”

“那些宰过的毒物呢?”

“埋在屋后,这些事都是趁你熟睡时做的,免得让你看到了又要恶心。”

“你真能干,什么东西都敢杀,那些东西虽毒,还是不及你毒。”小关顺口说。

小曼并不介意,将外面茅屋的门关好,又把屋内略事整理:“现在你该准备了!”

小关内心开始不安起来:“赤躶练功,无非是不穿衣服,脱衣服还有什么好准备的?”

小曼不动声色地问:“你说明练好?还是暗练好?”

小关一皱眉头:“什么明练暗练的:我可弄不懂。”

“明练就是点着灯练,暗练就是吹熄灯练,就这么简单还不懂。”

小关一想,就暗练吧!因为吹熄灯练,还马马虎虎可以应付,反正谁也看不见谁,忙道:“当然暗练最好。”

“不过暗练的功效不如明练,如果换了墨鱼,他绝对要求明练,我希望还是明练的好,伯什么,男人女人身上都是天生的,谁也不会有两样。”

小关猛摇其头:“明练绝对不于,我不想讨你的便宜。”小关是怕自己不争气,抖起来让小曼嘲笑他。

小曼无可奈何叹口气:“那就只好依你了,麻烦你把灯吹熄了,就在外边屋子练。”

“鲤鱼精,少来这一套,我不!”

小曼不由吃了一惊:“你要暗练,我就依你暗练,为什么又变卦了?”

“外面屋子里,炉里的火比灯还要亮好几倍,那叫什么暗练?”

小曼微微一笑:“原来你为了这个,那就改在里面屋子练。”

两人进入里面茅屋,小关吹熄灯:“现在要怎么样?你说吧!”

小曼斯条斯理地说;“你和我不同,脱了衣服之后,仍可随便走动,我呢!只能面对墙壁,既不能动,也不能转头,否则就会受到严重内伤,你若存心不良,趁这时间杀我,或是把我怎样,我也只好自认倒霉了。”

“我小关怎么会是那种坏人,难道你对我还不放心?”

“我若不放心,怎会看上你,换了别人,就是送我一千两银子,我也不见得肯找他陪我练功。”

“谢谢!承你看得起。”

“你这个人既忠厚又老实,虽然有时也调皮一点儿,总是无伤大雅。”

小关这时已经定了下来,因为小曼练功时既然必须面对墙壁,又不能随意转头,他自己就是不脱衣。也必能瞒过她。

“鳗鱼精这次练功,要练多久?”

“至少也要一个时辰。”

她说着走到墙壁边,一边脱衣一边再说:“我现在就开始脱了,你也脱吧!”

小关只把上衣脱下来再穿上,穿上再脱下,小曼再精,也被这声音瞒过。

小曼已经脱得—丝不挂,盘膝坐了下来,继续说:“我已经脱好了,你脱好了没有?要和我背对着背,也盘膝坐下,引我进入无色无物无所觉的时候,你就可以小声在屋内走动。”

小关依言盘膝坐下来,问道:“要怎样练法,我一概不懂,在下只学过几手三脚猫把式,什么也不能跟你比。”

“你只要坐在那里双手合十,嘴里默念着两首诗就好了。”

“哪两首诗?”

一首是‘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接着又念道:“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你把佛门六祖,参悟成正果的诗,用来参悟你的野狐禅?”

小曼不理他的问话,正经道:“从现在起,咱们不要再讲话,我要开始用功了?”

“你要怎样用功?”

小曼低声开始念起诗来,念了几遍顿时觉得心境慢慢平息。

茅屋里静了下来,只听小曼鼻息,接着全身又发出震颤摇摆的声音,呼吸由急促而渐趋平静。

小关并末回身察看,不过,由小曼发出的声音,再想到她的躶露,原是怪怪的,可是小曼用佛门六祖得道的诗来引归他心灵清明。

他根本不曾默念那两首诗,只是自己也打坐导引内功而进入到忘我的境界,他想这个女人不也是在改邪归正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面茅屋响起了敲门声。

小曼用功正用到紧要关头,自然无法开口询问。

小关也不便出去应门,因为屋内的情景若被来人撞见,纵然自己问心无愧,也必将落个跳到黄河洗不清的下场e

屋外的敲门声越来越紧。

小关灵机一动,何不从窗里穿出去看过究竟是哪来的不速之客:

窗户在外间茅屋,他蹑手蹑脚来到外间,轻轻推开窗,腾身掠了出去,很快就隐没在门外不远处,夜色中只见一条黑影站在门外,仍在不住敲门。

并非那人警觉不够,实在是小关的轻身功夫到家,所以小关从穿宙而出,到隐身在门外不远,那人始终不曾发觉。

夜色虽暗,小关在片刻之后,仍然已辨认出那人影是墨鱼。

墨鱼敲门久久无我回应,自言自语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深更半夜她会跑到哪里去?若说人不在,为什么炉子里好像还烧着火?”

略一犹豫之后,墨鱼干脆绕到屋后,由窗子外爬了进去。

墨鱼一进外间茅屋.首先触入眼帘的是、便是那炉熊熊烈火,和炉上热气蒸腾的沙罐,不由嘟哝着说:“他奶奶的,这是什么味道。深更半夜的,还准备有宵夜,可不赖。”

进入里面房间?一片漆黑,几乎伸手不见五指,连点声息也不闻。

墨鱼先伸手往床上一摸去,褥子上面被子下面竟然空荡荡的并无一物。

“奶奶的,路到哪里去了?”他自言自语,却又觉出不是那回事:“不对,她如果出去了,为什么门是关着的。”

就在这时,他终于听到墙壁边发出鼻息之声。

墨鱼急急燃起灯火。顿时,他的眼睛一亮,连嘴巴也几乎合不拢来,那神情除了抽象派的画家可以捕捉到外,别人可无法形容出来。

只见小曼精赤条条,全身光光滑滑,曲线玲珑的面壁盘膝而坐,虽然肤色稍黑了一点,但却体态轻盈,尤其rǔ隆臀肥,衬上那纤纤细腰,看得墨鱼直咽唾液,恨不得一口把地吞下肚去。

他虽然和小曼有过肌肤之亲,但充其量只不过是个听用角色,只在暗中提心吊胆奉命行事,事后实在是嚼蜡无味,今天小曼任其上下其手,他认为是登堂入室的进阶,怎不使他乐得像发羊癫风一样,若这时有人问他令尊大人尊姓大名,他能回答上来才是怪事。

他深知小曼练功此刻正练在节骨眼上,紧要关头,无法分神他顾,若不趁这当日捞点儿油水,以后哪有这样好的机会。

于是,一时之间,他眼睛和手指都不闲着,不但手指走遍层峦耸翠,连眼睛也似乎扫尽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天狐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羽天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