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天关》

第32章 墨鱼精

作者:司马翎

“大什么屁呀!现在已经被那王八蛋整得连孙子都不如,别说是他,即使来个三岁孩子,我也奈何他不得。”

“你刚才不是还很凶来么!又要宰我,又要我的命。”

墨鱼气得黄板牙一跳:“少给我耍嘴皮子,我好了之后,当然饶不了你!”

“好,我不讲总可以了吧?”小关一股无所谓的架势,逗得墨鱼更气了。

墨鱼正要开骂,猛地两眼发直,嘴巴张得像要吃进蛤蟆,望着草棚之外,竟然僵在那儿。

小关觉得有异,转身向草棚外望去。月光下,只见一个长发披散,掩住大半面孔,身穿黑衣,胸侧绣了心形血红标志的人,正站在数丈外的土坡上。

小关和墨鱼当然都见过辛海客。

这僵尸般的人物,正是如假包换的辛海客。

在茫茫夜色,月光膜肋的荒野间,这景象,怎不令人看得毛骨依然。

小关故做惊骇的低声道:“墨鱼,果然辛海客来了,咱们怎么办?”

墨鱼倒抽着冷气:“我的身子也不能动,两条腿都麻了,想跑也跑不动,不如我藏起来,你想办法抵挡一阵。”

小关一抽鼻子:“你说什么,你口口声声要宰我,要杀我,可见我这两手庄家把式,一点儿也不管用,要我对付辛海客,岂不等于白白送死。”

墨鱼形同哀求道:“小关,千万帮帮忙,也许辛海客不会杀你,但他见了我,却是非杀不可!”

小关猛摇其头:“少来这套,我不能拿着命开玩笑。”

就在这时,辛海客已移动脚步,朝着草棚无声无息地走了过来;

正好草棚后面有条缝隙,小关立刻—一溜烟似的由缝隙中钻了出去。

夜色中的辛海客,并不见他脚步移动,但整个身躯,却显然在无声无息、的前进,就像脚下踩着两只自动的滑轮一般。

如果当时有人见过传闻中的湘西赶尸的景象,那么。此刻的辛海客,很可能就和那种景象十分相似。

至于墨鱼若在平时,至少有能力与辛海客周旋一阵,但现在他已被对方的妖法所禁制,失去了先机,现在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小关在这种节骨眼溜之乎也,墨鱼气是真气,恨是真恨,只是此时此地何能发作,更使他恨得牙根发痒。

等辛海客来到近前,墨鱼已人似筛糠般的一屁股摔在地上。

辛海客直挺挺的进入草棚,离墨鱼不及两尺,近得连辛海客口中吹出的冷气,也让墨鱼感觉得到。

墨鱼上下牙齿捉对儿撞击着,几乎连声音也变了:“辛……大仙,辛老大,不知大驾光临,未曾远迎,原谅原谅!”

辛海客皮笑肉不笑,声音冷得像冷碴子:“说了半天,你到底是谁,先报上万儿来?”

墨鱼这时连舌头也像绑住了:“小……小的叫潘良,徐……徐州人氏,世代务农,家世清白……大仙,您……您好?”

辛海客还是第一次听人称他大仙,由鬼升为大仙,心里自然十分舒服,于是,语气已不再那么冷峻:“原来你叫潘良,这两字耳生得很,不过看你这副德性,倒像江湖上有个叫墨鱼的,大概是你了?”

墨鱼连连点头:“不错,小的因为生得黑了一点儿,另有人说小的滑溜,所以就被取了个墨鱼的浑号,日子久了,本名反而没人提了。”

辛海客不动声色:“这名字很好,辛某一向除了喝血,也喜欢吃鱼,有你这样一条墨鱼下酒,可称得上口福不浅。”

墨鱼一听辛海客要拿他下酒,这一惊,刚稍稍稳下来的一颗心,又像七上八下的几根绳子吊在半空中了。

他明白,辛海客的话,并非故意吓唬人,血尸门对生吃活人,本来就视为家常便饭,甚至活人三吃,活人全餐也不足为奇。

他想到这里,不禁由坐变跪,吓得胆裂魂飞道:“大……大仙……求您……开思,我……墨鱼瘦得……全身不到……四两肉,吃起来……不够您塞牙缝,吃不出……半点儿味道……”

辛海客看都不看一眼:“没关系,我可以喝血,啃骨头。”

墨鱼磕头如捣蒜:“大……大仙,您……千万不能这样做,小的一点儿人味也没有,不值得当作人……就……当小的是个屁,把小的放……放了吧!”

辛海客伸手在墨鱼脑袋上轻拍了几下:“你不但不算人,就连个屁也赶不上,屁总有点儿臭味,你却连点儿狗屁味都没有。”

“大……大仙……小的……以后乖乖做人!”

“好人必须做好事,上次我亲眼看到你这小子对女人霸王硬上弓,世上可有这样的好人?”

“小……小的虽然不太对,但是……没有要她的银子,又没有要她的命,是服务性的……”

墨鱼虽然没有讲出来,可是他心中在想:“有些小白脸型的,骗财骗色,最后还卖之猖馆,推人火坑,有些狠一点儿的劫财劫色,最后还杀人灭口,你鬼老兄为什么不去主持公道,今天算我倒运背时。”

“我看你不拿银子的服务太辛苦,倒不如把那命根子趁早割下来为妙,免得它日后去惹祸事。”辛海客说着,探手入怀,像在摸索匕首尖刀之类东西。

对方尚未动手,墨鱼已杀猪般嚎叫起来:“大……大仙……您请积点儿……明功……至少……别……这样做……我墨鱼还没……讨老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至少……也请等我……有了儿子……等回去问问老妈妈……古人说,身什么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毁也……”

辛海客似乎也颇表同意地点了点头:“说的也有道理,割那东西,辛某实在还怕弄脏了手,不如把脑袋割下来还比较省事!”

看到辛海客颇表同意的脸色,墨鱼也跟着放了一半的心,可是最后一句话就像一声焦雷,骤响起在墨鱼耳边:“大……大仙……无论如何……也请您……高抬贵手……”

辛海客从怀里缩回手来,他手里已经多了——柄寒光闪闪的匕首

墨鱼望着那柄匕首,两眼僵直,血液也像凝住:“大……大仙……开……开恩。”

辛海客阴森森地冷笑道:“现在杀你,也许嫌早了些,听说还有一个主儿是女的,等把你们两个捉来一起杀了,做——对同命鸳鸯。”

墨鱼tr获大赦,出了躯壳的魂魄,也像重又回到了家:“多……多谢大仙……不斩之思!”

辛海客依然紧握匕首,而且还在墨鱼头顶荡了两荡:“不过辛某总要带回一点儿下酒的东西。”

他说着匕首微一晃动,墨鱼的两只耳朵早巳落到地上。

辛海客捡起那两只耳朵边吮进切口的血,皱了皱眉头,墨鱼的血的确缺少鲜味,也就任意地构出一张油纸包好,一连放在怀里。

墨鱼恐辛海客会吸他身上的血,双手抱头,在地上惨嚎着打起滚来。

辛海客抬腿两脚,踢中墨鱼的两处穴道,仍然僵尸一般。转身而天。

突见草棚后人影一闪。小关已迅快无比的身子横拦在辛海客身前。

小关一直隐身在草棚之后,对辛海客和墨鱼的对话经过,既听得清清楚楚,也看得明明白白。

辛海客保然一震,立刻停下了脚步。

“辛海客,你想走到哪里去?”小关紧握着天铸剑,指着对方。

“你是谁?”辛海客两眼射出荧荧的碧绿光焰。

“我是老子关。”

“原来你姓关?好说,挡在辛某面前,想做什么?”

“想取你的狗命!”

辛海客豪气大发道:“小关兄,身在江湖命又能值几文,要人给人要命给命,你就来拿好了。”

小关真怀疑跟前不是辛海客,因为他说的话连一点儿鬼气也没有,于是将剑尖兜了一圈:“辛海客,别说你只是血尸门的—头小鬼,即便是血尸席荒,在下照样要他把人头留下!”

辛海客眼皮直翻地打量着小关:“小子,你是哪个道上的,先报出万儿来!”

“在下是阳关大道上的,专宰血尸门的阴间鬼魂。”

“很好!”辛海客嘿嘿一笑道:“好有胆,真有气魄!”

辛海客蓦地身形—旋,宽大的黑衣,带起秫秫风声,待他身子稳住,手中已多了一条长有七尺的白骨鞭。

月色朦朦下。白骨鞭放出森森磷芒,—股透骨寒气,迫得站在数尺之外的小关,不禁打了个冷颤。

“姓关的,看来你非逼辛某出手不可了。”

小关耸耸眉一笑,天铸剑幻化出点点精芒,直向辛海客前胸刺去。

辛海客觉出来势十分狠辣,白骨鞭抖手一挥,发出一阵吱吱格格的怪响,神奇莫测的迎了上来,鞭势未到,寒气已暗中捅来!

双方兵刃一接触,天铸剑的剑端立被鞭梢缠住。

辛海客猛力一带,小关顿感虎口微麻,天铸剑虽末脱手滑出,人却被摔出四五尺外。

小关吃惊之下,稳住脚步,天铸剑一招“金鹏展翅”,又回攻过来。

岂知他的剑招尚未递满,白骨鞭又早扫向下盘。

小关倏然跃起三尺,撤招再起,劈向对方上盘。

辛海客发出一阵桀桀怪笑,也突然人影升高三尺,鞭势带着嘶嘶劲风,有如一条银色飞蟒,盘向小关上盘。

小关急急运起是气,护住全身各大要穴,一咬牙,天铸剑硬是原势不动地迎了上去。

这次双方都使出八九成以上的力道,一声铁、骨交击的暴响之后,小关又向后摔出四五尺。

看辛海客时,虽仍落在原地,但手中的白骨鞭,却已只剩下不到半截,另大半截早已被削成点点节节,洒落一地。

小关一击得手,岂肯容对方喘息,天铸剑一举,跟过去又是一招斩下,动作快如电光石火。

辛海客还未来得及闪避,一条右臂,已生生被齐肩削掉。

那手臂落地之后,犹自在地上跳颤不已。

像狼嗥舶发出一声惨叫,辛海客己掠出数丈之外。

小关腾身急迫,夜色苍茫,对方竟像鬼魅般失去踪影。

小关心知迫也无益,还是先回草棚看看墨鱼再说。

墨鱼仍卧在草棚内,依然昏迷不醒,头下两侧,满是血迹。

小关出手解开他的穴道,将他扶坐起来,一面找出刀创葯为他敷伤。

墨鱼呼了一口大气,悠悠醒转过来,他依然心有余悸,恢复知觉之后,立刻双手抓向耳根,打着冷颤问:“辛海客哪里去了?”

小关赶紧拨开他的双手:“别抓那地方,我刚替你敷过葯。”

好在耳朵的连接处只是两层脆皮,割去耳朵,流血并不甚多。

墨鱼紧追着再问:“到底那鬼怪到哪里去了?”

“当然是走了,不然我怎敢随便出来?”

墨鱼哼了一声:“刚才你为什么要跑掉,让我一个人倒霉。”

小关笑道:“如果我也跟着你倒霉,又谁来帮你敷葯呢?再说你墨鱼老大都罩不住,我小关有个屁用?”

听小关说到屁字,墨鱼想到刚才为了艺命。在辛海客面前,自比为屁是没有面子的事,现在命已留下面子自然重要,不知道小关有没有听到刚才的对话:“刚才他跟我讲话,以及剖我耳朵,你都听见了?看见了?”

“我早巳吓掉了魂,什么也不知道、直到他离开草棚,才算定下心来。”

墨鱼总算心中落下半块石头;“他住什么方向走了?”心中还有半块石头是怕辛海客尚逗留在近处:

“他刚走出草棚,迎面就来厂一位高人。”

墨鱼像听到头条新闻,急着等结果问:“什么高人?”

“这人是帮你的,也许是你的朋友,来到之后,立刻就和辛海客打了起来。”

“他能打过辛海客?”

“那人武功高得出奇?几下就斩下辛海客一条手臂,就在外面地上,不信你去看。”

“我朋友留他一条胳膊就算客气,要他的命也不费吹灰之力。”墨鱼由一分的神气变成了三分。

墨鱼果然走出草棚,怔怔的凝视了一阵,半信半疑的想:“真是辛海客的手臂?不知我什么时候有这样高手的朋友。”

小关漠然一笑道:“你也不吃亏,双耳换一臂。”

墨鱼想了又想,还是猜不出这位高人朋友是谁,说:“你为什么不问问我的那位高人朋友是谁?”现在的墨鱼神气已经充得足足。

“我怎么敢问,反正他一定是你的朋友。”

“他知不知道我被割掉耳朵,躺在草棚里?”

“一定知道,因为他曾进草棚看了你一眼,然后拍拍屁股就走了。”小关又说:“你的朋友帮忙,一、不表功,二、不索代价,三、不留名通姓,四、不……,五、不……,六……最后是够朋友作结论。”

小关又想:“如果鬼精的李百灵,对朋友二字又怎样的看法?因为是你的朋友所以有通财之义,而他可以借了不还;因为是朋友他最了解你的秘密,所以设陷阱来坑你,就因为是你的朋友才会接近你的老婆,他可以登堂入室代为效劳,让你戴十七八顶绿帽子……”

墨鱼的长叹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 墨鱼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羽天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