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天关》

第33章 九天枣

作者:司马翎

借着朦胧月色,小关仍可看清那神枣一个个几乎大如鸡卵,黄澄澄的外皮发着闪亮的光泽.就像赤金铸成一般。

小关顺手摘下两只,揣在怀里,然后取出天铸剑,在树下掘挖。

青凤恐他在地上挖掘的痕迹太多。容易被人识破、便也主动帮着找寻,不大—阵子。已控出三块果汁品脂,小关心知已差不多了。同时他不愿因过分贪心,而使青风受到牵累,便低声说:“青凤姑娘,就这样好了。非常谢谢你的帮忙。”

青风把小关送出围墙,还要再送。

不消说,她是希望回草棚亲自接回翠玉。

反而是小关过意不去:“青凤姑娘,不必送了,万一那两位姑娘出来找不到你.又见獒犬被入迷倒,纰漏可就大了,你还是回花园去。把枣树下面整理一下,再弄醒獒犬,这样玉娘子也许不会察觉。”

“可是我必须亲自接回翠玉。”

“放心,我到达草棚以后,翠玉姑娘马上就可回来,—切包在我身上。”小关挺了挺胸;

“我自然信得过你,但你那位朋友……”

小关正起脸色道:“育风姑娘,清相信我,苦那没有耳朵的人敢把翠玉姑娘怎么样,我饶不了他,我会让他手和脚全没有。”

“那就多谢你了!”青凤说完话,又望厂小关一眼,才转身进入花园。

小关踏着月色.步行如飞,一盏热茶工夫过后,已回到草棚。

来到棚口,顿时使他呆在当地?

只见墨鱼正像—头野兽般压在翠玉身上、不但身子乱晃,嘴里也在狂喘、发出阵阵怪异而又刺耳的声音。

对于小关的到来,竟然浑如不觉。

小关立刻提高嗓门,猛咳了一声。

谁知墨鱼抬头瞧见是小关,并未停止行动,反而狞笑着大声说:“小关,快来按住她,这娘儿们非常不老实。”

墨鱼为什么不点住她的穴道,因为他体念多多.怀中抱个木美人实在是兴致缺缺。

“放开她!”小关厉声大喝。

墨鱼从未见小关发这大脾气.愣了一下道:“何必那么急,等我办完事你再上来也不迟。”

墨鱼自认为自己是男人,小关也是男人、男人都愿意做的事情,小关当然不会拒绝。

“放你妈的狗屁,再不放开她,我就对你不客气!”小关两眼像要冒出火来。

墨鱼可能被吓退了兴头,一骨碌爬起身来,猛向小关前胸推出一把。

小关冷不防直被推出五六步远,才拿桩站住。

他极力抑遏着打心底升起的怒火,不动声色:“墨鱼,你想做什么?”

墨鱼由草棚中跟了出来:“他奶奶的,老子正在兴头上,你敢来捣蛋,活得不耐烦了么?”

“我看活得不耐烦的该是你!”

墨鱼两眼瞪得有如牛卵,刚要再出手,却忽然嘿嘿笑着软了下来:“好吧,我就听你的话放开她,东西带回来了没有?”

“东西不到手我会回来么?”

猛听此言,墨鱼乐得几乎要手舞足蹈:“真的?那太好了,快进草棚.拿出来看看。”

这时的翠玉来不及把衣衫整好就匆勿地趁机溜走。

草棚里只剩下小关和墨鱼两人?

“小关,快拿出来瞧瞧,咱也好汗开眼界”墨鱼迫不及待。

小关从怀里模出一个纸包,就着射进来的月光,摊了开来。

纸包里立刻出现三块黄澄澄、晶莹光洁、璀璨耀眼像玛瑙宝玉般的扁状物事;

在这刹那.墨鱼两眼也发出奇异的光芒,连连呕着嘴道:“难怪想这东西部快想疯了,原来真是一桩宝贝!”

小关再掏出九天神枣:“你看这是两个什么?”

这一次墨鱼已是两眼发直,嘴角也禁不住流下唾液,那模样真像西游记中猪八戒想吃人参果:“还有没有?”

“就摘了两个。”

“为什么只摘两个?”

“我担心青凤姑娘受连累。”

“两个就两个吧,小关,你先收起来!”

小关低下头,刚要收起九天神枣和包起三块晶脂,骤感一道寒芒,由头顶像电光石火般掠了下来。

小关万万料想不到对方竟然陡施辣子:

其实墨鱼方才要他把东西先收起来,正是要趁他无法分神他顾的当儿,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刀将他结果性命,以便独自带着九天神枣和果汁晶脂回去向小曼报功。

他本来早已下定决心除去小关,只是在大事未成之前不便下手而已,如今小关既已取回所要之物,岂能再留下这一肉中之刺,眼中之钉。

不知是小关本能的情急之下闻声闪避,还是墨鱼急切之间失去准头,那厚背鬼头刀在小关头顶一掠而过,只是削下一簇头发。

待墨鱼第二刀再旋风般抡下时,小关早已跃到草棚之外。

墨鱼飞身跟出来又是一刀。

小关并不拔剑,眼看刀锋近头顶,翻腕只轻轻向对方右臂一戳,墨鱼顿时半臂酥麻,刀也脱手飞出。

墨鱼一直把小关看做只会几手三脚猫的庄稼把式,到这时仍认为只是对方出手凑巧,照样未把面前这位看似忠厚又带几分流气的年轻人放在眼里。

小关并未跟进,仅是不动声色地望着对方:“墨鱼,你的手段,未免太狠了一点儿吧?”

墨鱼揉着右臂,发出阴森森的桀桀怪笑:“这是情势所迫,只有请你原谅了,难道我能把一个冤家对头,留着活在世上?小子,明年此刻,就是你的周年祭期了!”

小关抿起嘴chún,也微微一笑:“很好,在下的一条命就在这里,有本事你只管来拿!”

墨鱼显得蛮有把握的跃身欺进,左拳右爪,一动之间,两招齐下,端的狠辣绝伦。

只听一阵乒乓乒乓的脆响,墨鱼不但身躯反摔回去,脸上也挨了十几耳光,打得他七晕八素,半晌才清醒过来。

这一来,墨鱼才算知道小关是真人不露相,但他早已恼羞成怒,蒙蔽了理智,赂一调息,又挣扎着攻了上来。

小关连正眼也不看一下,直到对方临近身前,才猛然飞起一脚。

这一脚着着实实地踢中对方侧腰,一声闷嗥,墨鱼像天外飞石般直抛起一丈多高,然后向一处土坡上摔去。

又是一声闷嗥,墨鱼已瘫坐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小关到这时才拔出天铸剑,跟了过去:“墨鱼,我本来一直不想把你怎样,总希望你改过向善,重新作人,岂知你本性难移,不但姦婬了翠玉姑娘,更想杀我把东西独吞,如今恶贯满盈,在下若仍留你活在世上,岂不等如助封为虐。”

“小关爷爷,小关祖宗,我墨鱼从今以后就做好人,求你开恩!饶命!”

“你说这话,不嫌晚么?”小关一步步的逼近过去。

墨鱼机伶伶地哆嗦着,显得惊荒失措:“小关爷,你……你是我……爷爷……只要你……高拾贵手……我再也不做坏人……连小曼……也让给你……”

“到这种节骨眼上。你还想着鳗鱼精?”

墨鱼跪在地上,双手乱格:“我……我不想……留……留给你想……”

小关举起天铸剑,一挥而下。

墨鱼的—条手臂,齐肩被削了下来。

小关又是—剑,再砍下他的左臂。

墨鱼仰卧地上,早已昏跃过去:

小关迅快的又是两剑,砍下墨鱼双腿。

墨鱼的整个身于,片刻间已分做五块,那块最大的,像是一具推倒地上的半身塑像。

血迹染黑厂数尺方圆的整个地面:这倒不是说墨鱼的血是黑的,而夜色苍茫下,只能予人以这种景象:

小关还剑入鞘。

—条婀娜的人影奔了过来:

那是翠玉,原来她刚才只是躲在草棚后面,还未来得及离开。

“多谢大侠救命之恩,更感激关大侠为江湖中除了一害!”翠玉倒身盈盈拜了下去。

小关自出世以来,还是首次听人称自己为关大侠,在他来说。似乎颇有些担待不起,也突然感觉自己一下子多了侠的气势,连忙扶起翠玉道:“姑娘快起来,救命什么恩不恩的可不敢当,为江湖除害,倒是义不容辞。”

“青凤姐姐的人呢!”

“她本来要随我同来接你回去,我担心会被你们玉娘子发觉有异,所以留她在后花园里,姑娘回去之后.务必先到后花园和她会合。”

翠玉星眸中流露着无限感激之情:“关大侠,我可以走了么?”

“姑娘快些回去。免得青凤姑娘牵挂。”翠玉又敛一礼,才转身寻路而去。

走了老远,还不住回头。

小关将墨鱼尸体稍做掩埋,踏着夜色,也奔向回程。

他要把盗来之物,交给小曼炼成天狐通后,再设法夺取转赠李百灵。

未及午时,他已回到许昌城外山腰里小曼寄居的那两间茅屋前。

茅屋的外门关着,他敲了敲门,久久不见回应。

茅屋里分明有人,不然怎会外门关着,莫非小曼又在里面做法……?

小关在门外呆了一会儿,果然已听到里面不时发出细碎的声音。

他忍不住再度敲门。

只听一个苍老而又低沉的声音道:“用不着怕,打开门看看是谁!”

接着,脚步声来到门边,柴门开处,小关顿时吃了一惊。

应门的是个十八九岁,面貌俊秀的少年。

那少年望着小关呆了一呆,失声叫道:“原来是大哥!”

小关看出是阿敢,也失声问道:“阿敢,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阿敢笑道:“岂止我来了,快进来看看,里面还有你认识的人呢?”

小关三步两步进入内室。一位坐在木椅上的老先生,不是云涛妙手竺忍是谁。

竺忍对面,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看来十分乖巧伶俐又娇羞答答的小姑娘。

小关惊喜地问道:“你老人家怎会带着阿敢和这位姑娘到这种地方来?”

小关和竺忍、阿敢、珍珠等在许昌住了五天,这五天中小关真是度日如年,数着手指过日子,原因是有很多最近发生的问题,他需要小家伙灵光的头脑解答,好不容易等到阿敢伤势已无大碍,才开始南下,两三天后,便到达上蔡。

小关在客栈里住下之后,立刻就往城内各处客栈打听,希望能找到李百灵。

谁知整个一座城几乎走遍,始终毫无所获。

不过,他竟意外的有了一种收获,那便是在到处找人时,无意中邂逅了小曼。

他们是在街头相遇,小曼手中提着一个包裹,包裹里像包着一只瓷罐,不消说,又是作法要提炼丹葯用的。

“鳗鱼精,我找你找得好苦!”小关一见面就赶紧拉开嗓门送上一贴清凉剂。

小曼立刻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别大吵大叫的,有话等离开城再慢慢谈。”

小关放低声音:“你不住在城里?”

“我要提炼丹葯,怎可住在客栈,必须在山野找处僻静所在,不受任何打扰才成。”

“你好像已经变成野人。”小关笑了笑:“是不是又和上次一样,住在山腰的茅屋里?”

“去到那里就知道了,咱们在路上尽量少讲话,免得惹人注目。”

两人不再言语,而且保持着一段距离。

直到出了城,才又会合在一起。

出城十几里外,便进入一处起伏连绵的山地。

转过山头,下面便是一道不大的沟涧,涧底已呈干涸,涧床上全是一些又青又黑的卵石。

沟涧的一边,是一大片高可五六丈的绝壁,正好在离地丈余高处有个洞口,若非身具上乘轻功的人,绝难进入,否则,只有攀搭梯具。

小曼向洞口望了一眼说:“我就住在里面,比上次那茅屋隐秘多了,也安全多了。而且上面放着一块现成的大石板,只要把石板往洞口一盖,外面很难看出绝壁上有个洞口。”

“你怎么找到这种地方?”

“是我偶尔发现的,找是找了一整天,才找到这个好地方……”

“我可不可以进去看看。”

“你当然要进去,只是不知你有没有这样好的轻功。”

小关笑道:“我武功虽然不济,轻功还可以。你请夫吧!”

小曼携着瓷罐.单脚微—点地.腾身而起,轻轻飘落洞口,

小关却故意装做有些胆怯的模样.似乎犹豫了半晌,才双脚猛力—跺,还没到达洞口.便尖声大叫:“不好!鳗鱼精。快拉我—把!”

小曼及时探臂抓住他—只手.总算拉了上去。

进入洞口不到五尺。左边豁然汗朗.竟是一间甚为宽敞的石室。

小关啊了一声:“这石室不知是什么人开凿的,当年—定花了不少工夫。”小关头脑转了好几圈.会不会是小曼师门留下的秘室,

小曼不经意地笑笑:“那就别管他了。”

石室内有现成的石桌石凳,靠里并行一张石床,床上铺着简单的被褥。

另—边用三块青石架成一个炉座,炭火依然未熄.上面是一个沙罐。

小关顺口问道:“又熬煮的什么东西?”

“还是上次那些百毒精血,本来这些东西要煎炖二天二夜。上次在茅屋里时间未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章 九天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羽天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