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天关》

第35章 再生天

作者:司马翎

朱伯驹带点儿尴尬,只得把血精丹重新放回玉瓶,转头望向朱虚谷道:“谷儿,你先出去,让我跟你嫂嫂单独谈谈。”

朱虚谷施了一礼,应声走出房门。

李百灵幽幽说道:“庄主有话请尽快说完,我还有事要回房去!”

朱伯驹脸色微微一变,很快又恢复平静:“记得上次在新郑民家时曾提到为令尊报仇之事,你曾说过,只要我为令尊报了大仇,便答应回庄,这话你还记得吗?”

李百灵道:“我只是答应可以考虑,如果庄主真能报了先父大仇,我纵然不能回庄,也必定感谢庄主的相助之情。”

朱伯驹不动声色:“那很好,令尊的仇,不必报了,不知你又该怎样感谢于我?”

李百灵一阵茫然:“请恕我听不出庄主这话是何用意?”

朱伯驹一字一句地道:“令尊根本没死,当年他只是在武林中失踪,死讯纯系误传。”

李百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一向心思玲珑剔透,灵府锐敏明澈,父亲居然未死,这是可能的么?

面前这位望重当代的武林巨擎,纵然权诈善变,也不可能以这种方式欺骗于她,但是,这话又明明是由他嘴里说出来的?

朱伯驹察颜观色,看出李百灵仍在半信半疑、紧跟着再问道:“我的话你莫非不信?”

李百灵道:“我相信庄主不在骗我。但道听途说之事、庄主又何能信以为真?”

朱伯驹拂髯一笑:“原来你以为我是道听途说?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令尊当年是被血尸席荒用计掳进古墓,在古墓做了将近五年守背尸苦役,这次由我亲自把他救了出来。”

李百灵清澈如水的星眸,开始闪耀着光亮:“庄主这次又进入了古墓?既然古墓这样容易进出,消灭血尸门,该不是一件难事了?”

她这几句话,也许只是询问语气,但听在朱伯驹耳朵里,却又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这无疑对他是一种不着痕迹的反驳,也是疑问。

朱伯驹依然毫不在意,长长叹一口气:“血尸门的古墓,机关重重,戒备森严,外人自然不是那么容易进出的,我同样也是中了圈套才陷身进去,若非苍天保佑,只怕不但救不了令尊,连我自己也必性命难保。”

李百灵娇颜上终于泛出感激之色,但她依然保持着相当的矜持:“家父的身体还好么?他现在又在什么地方?”

“令尊进入古墓后就为席荒以葯物所控制,我和他相见时他的身体十分虚弱,好在我已为他服下解葯,经过这些天的调养,精神体力已完全恢复,他现在和我一同住在商城,那里还有拜月教的几位长老和一个叫飞风的女孩,另有一个孩子叫阿庭,他们都认识你,也很希望见到你,明天我就带你和谷儿尽快赶到商城和令尊见面,顺便也看看你在那边的一些熟悉人。”

此刻的朱伯驹,在李百灵的心目中,似乎已完全收敛起往日的机诈权变,很像一位诚信长者,语调中也充满着祥和恳挚,正因如此,一时之间,反而使她无法适应。不过,她对父亲是否真还活在世上,在未亲眼看到以前,总是不能全信。

朱伯驹何尝看不到她的心里去,他明白,此刻已不须多言,她是否肯于回庄,以及和朱虚谷是否能配成一对,还是等他们父女见了面再说吧。想到这里,不由轻咳一声道:“你既然身子不好,我也不再多交代,回房好好歇息一夜,天明一早还要赶路。”

李百灵回房不久,朱虚谷复又走了进来。

朱伯驹再从怀里掏出血精丹道:“你嫂嫂真元衰竭,此番大别山之行,除了长途跋涉,更要参与剿灭血尸门的行动,恐她难以支持得住。她此刻与为父仍有成见,必不肯接受这粒血精丹,你可放在茶内,暗中为她服下,明天必可立刻见效。”

朱虚谷躬身接了过来,道:“爹和嫂嫂可说过什么?”

“她的父亲金镖客李来,五年前误传死在大别ilj区,其实是被血尸门席荒所掳,为父这次也误中姦计被骗人古墓,总算天不绝人之路,是我设法和金镖客李来一起逃了出来,明天她一早就要赶到商城和她父亲相会。”

朱虚谷大喜道:“爹救了嫂嫂的父亲,嫂嫂一定会答应回庄了!”

“希望如此,但我绝不勉强她,她的父亲金镖客李来是为父多年知交,我救他出险是为尽朋友之义,绝不会对她存有挟恩图报之心。”

“爹准备明天一早就带嫂嫂和孩儿动身?”

“为父有件要事,必须更早动身,无法和你们同行,明日还是你们自行前去好了。”

朱虚谷听得一楞,有些放心不下:“爹要到什么地方去?”

“不必多问,反正你们赶到商城后,一定会见到我的。”

“孩儿不知到什么地方去找爹爹?”

朱伯驹命朱虚谷到帐房借来文房四宝,匆匆画下地势图形,那地点不是商城城内,而在城南山麓一处民家。

他交给朱虚谷道:“为父奔波一天,想提前休息,你也该尽早安睡,那粒血精丹,千万记住要为你嫂嫂服下。”

朱虚谷次日起身甚早,他赶到上房时,朱伯驹早已离栈而去。

朱伯驹之所以不与他们同行,不外是多给两人一些单独相处的机会,以便培养他们更多的默契与感情。

朱虚谷再来到李百灵房间,一向较为晚起的李百灵,也起床多时,正在盟洗梳妆。

“嫂嫂,兄弟昨晚才听爹说,李老伯已被他老人家从血尸古墓中救出,此刻正在商城一处民家。咱们快些上路吧,不久你们父女相会,兄弟真想不出那该是一种如何感人的场面?”骨肉亲情,再见恍如隔世、诚悲喜交集了:

“庄主起身了么?”

“他老人家早已走了。”

“什么?”李百灵带着意外:“他不是要和我们一起行动么?”

其实,李百灵巴不得朱伯驹不和他们一起行动,因为那对她总是一种尴尬局面。

朱虚谷眼看李百灵梳妆完毕,虽然脂粉不施,却显得容光焕发,娇颜上白里泛红,一反近几日来的憔悴神态,不觉笑道:“嫂嫂今天精神好保特别的好,这番长途跋涉。兄弟也就用不着担心了。”

“我也觉得奇怪,昨晚几乎—夜没睡好,今天早上起来,似乎什么病也没有了,莫非天助我们父女早日相见?”这小精怪也会着了人家的道。

两人出得城来,李百灵骑着小白驴,朱虚谷随在驴后。

李百灵想起往日和小关同行的情景,和现在又有什么分别?大大不同,是小关的位置,已换成朱虚谷厂。

小关此刻又在何处呢?难道仍在和小曼一起鬼混?这本来是她所不愿见的,但现在他却真希望会是如此,这样才容易使不败头陀找到从未见面的女儿。

出城不久,便进入山区,连数十里外东南方的光山。也隐隐可见:

由朱伯驹所绘的地势图形,朱虚谷知道光山的东南,便是商城,中间距离大约百里以内。

商城在豫省东南边境,有青苔、铜锣、隘门等几个关卡,通往鄂境。

商城之南,便是大别山山脉,血尸门古墓,正在商城县境。

李百灵一路浏览美景山色,越感精神焕发,生气蓬勃,往日病容,一扫而空:

朱虚谷边走边说:“嫂嫂,如果累了,尽早通知兄弟休息,保重身子要紧。”

李百灵笑道:“我有小白驴可骑,你却两条腿自己在地上走,累的应该是你。”

“兄弟一向身体健壮,担心的只是嫂嫂的病尚未好,这样长途劳累,累的应该是你。”

“说真的,今天一早醒来,我就有些奇怪,好像不但什么病都没有了,连全身奇经八脉,也似乎出奇的舒畅,究竟怎么回事,实在令人思解不透。”

“这是爹给嫂嫂带来的好运。”

李百灵立刻有所警悟:“莫非……”

朱虚谷笑道:“不错、这是血精丹的效力。”

“是你暗中为我服下的?”

“昨晚爹给你,你不肯接受。他老人家看出嫂嫂身子过于虚弱,担心无法长途劳累,所以在你走后,才吩咐兄弟把丹葯放在茶中为你服下。嫂嫂昨晚喝茶时,房内灯光已熄,所以才不曾觉察。”

李百灵吁了口气:“庄主若早能这样待我,何至弄成现在这种局面,可惜……”

朱虚谷心神一震,急急问道:“可惜什么?嫂嫂!”

李百灵摇摇头,神色骤现黯然与无奈:“虚谷,我们不谈这些吧,现在赶路要紧。”

就在这时,路旁数丈之外,闪过一条人影、直向远处掠去。

朱虚谷啊了一声,施展轻身工夫,闪电般向那人影追去:

当真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那人影竟是妖女小曼。

小曼的轻功虽然不错,比起朱虚谷总是差了一筹,半盏热茶的工夫之后,已被追上。

这时,李百灵也随后赶了上来。

小曼自知无法脱身,打起来又不是人家对手,索性站在原地不动。

“小曼姑娘!”朱虚谷已不再称她妖女:“用不着怕,在下不想把你怎样。”

小曼两眼充满敌意,狠狠说道:“本姑娘自信没惹过你们,你们却一再相逼,究竟为了什么?”

李百灵翻身下了小白驴,面前这位妖女,如果真是师父紫霞荷女云翠仙的亲生女儿,对她来说,该是亲如姊妹的一家人了。

因之,李百灵显出从未有过的亲切:“小曼姑娘,请相信,我们对你完全没有恶意,只希望你从实回答几句话。”

小曼怔了一怔:“你们想问什么?”

李百灵语音平和:“人都有名有性,你姓什么?小曼就是你的本名么?”

小曼冷冷哼了一声:“我没有性,我的名字就是叫小曼。”

“你的父母是谁?”

“我也没有父母。”小曼冷dc:“你们问这个干嘛?莫非要查出我的生辰八字,作法害我?”

李百灵不由会心地一笑:“妖女终竞是妖女,张口闭口忘不了作法。”

小曼冷冷而笑:“你们既非作法害人,为什么要调查我的身世?”

李百灵谈淡一笑道:“如果我们要害你,此刻只要随便一出手,便可取你性命,又何必作法?”

小曼翻了翻眼珠,摇摇头:“我不信,用法术害人,总比有用剑杀人结果虽然一样,手法是不一样的。”

李百灵不再言语,视线缓缓转向朱虚谷。

朱虚谷会意,纵身一个箭步,迅快无比地抓住小曼左腕拨开衣袖,果然,左腕上有颗豆大的红痣。

小曼一面挣扎,一面尖声喝道:“男女授受不亲,你想做什么?”尽管小曼生活行动邪得有人点头,但仍保持女儿的矜持,装扮装扮门面。

朱虚谷知道她右大腿上,尚有一块青短,但女人身上那种地方,怎能贸然查看,只好松开手,又望向李百灵。

李百灵娇颜上也泛起红霞,摆摆手道:“那地方不必看了,还是由我来问她吧。”她的视线又掠向小曼:“小曼姑娘,有位归隐多年的武林前辈人称大千圣剑陈大侠,你可认识?”

小曼顿时神色大变,像僵在当场:“你怎么知道他?又为什么提到他?”

“陈大侠当年威震中原,侠名远播,谁人不知,哪个不晓?姑娘应当知道得比我更清楚才对。”

小曼两眼直眨:“这话什么意思?”

“因为姑娘和陈大侠之间,关系大不寻常,所以我才提到他老人家。”

小曼终于低下了头,长长吁一口气:“你见过他老人家?”

“我在上蔡,就住在他的庄上,你的那处石洞,离他庄上可说近在咫尺,为什么不回庄看看他老人家?陈大侠对你有十几年的养育之恩,难道你就丝毫不念旧倩?”

小曼头垂得更低,但却禁不住眼泪像断线珍珠般滚落双颊:“他老人家还好么?我对不住他。”

“那你就更应该回去看看他才是。”

小曼拾袖轻拭着泪水:“我何尝不想回庄见他,但我做错了事,没有颜面再看到他。”她顿了一顿:“你究竟是谁?”

“我叫李百灵。”李百灵再指指朱虚谷:“这位是玄剑庄的少庄主朱虚谷。”

“原来你就是小关说过的李仙子?”她再望向朱虚谷:“朱少庄主年纪轻轻,就这样好的一身武功!”

李百灵道:“你现在既然明白了我们对你并无恶意,就该快些回上蔡看看陈大侠,而且此刻在陈府另有一人,更想见到你。”

小曼又是一怔:“是谁?”

李百灵不答反问:“你可知道自己的生身父母?”

小曼黯然摇头:“我自小没有父母,不过陈大侠曾说过,我的父亲姓沈。”

“有位叫沈不败的出家人你可晓得?”

小曼脸上的肌肉几乎僵住:“你……你……你怎么知道?”

在小曼原是无法接受父亲是个和尚,因为大家脑筋中根深蒂固的认为和尚是出家人,无家哪儿来的儿女?事实上现社会中多少人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 再生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羽天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