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天关》

第04章 玉鱼佩

作者:司马翎

彭一行目瞪口呆,望着房谦原本吊在半空的身子渐渐下降,直到落在地上,才如梦方觉这是由于把房谦放下来的人,正是白衣胜雪,容光夺目的雪羽仙子李百灵。

那彭一行经过太平县城,无意中听说有一个骑小白驴如此这般的美女进了黄山山区,忽然记起了半年前在玄剑庄那个美女。

他还会陪她到城某处取回那头小白驴,然后一切皆归于虚幻,皆归于无有。

他不知道她是谁,也不敢打听。但半年来她屡屡在他梦中出现,甚至平日清醒时,也常在他心版上浮现玉容。

这就是他们忽然会折回黄山山区之故。

现在擅自作主将房谦放下之人,既然就是这个美女,彭一行根本连抗议能力都完全没有所以彭香君比他先开口,道:姊姊,你贵姓名呀b李百灵告诉了她,声音态度很和悦可爱。

彭香君轻轻道:但刚才拜月教的长老们说过不许放房大哥下来,除非……

李百灵道:我都听见了。

她过去玉手一拂,房谦身上束缚全解。

那几条姆指粗又老又纫的山藤,几乎快刀也剎不断,在她织织指尖之下,有如枯绳朽索通通断了。

她又微笑道:香君,你来瞧瞧,你解得开解不开他的穴道。

彭香君过去一看,摇头道:不行。她用力拍拍彭一行肩头,彭一行失魂落魄道:我□□我也不行。

李百灵道:对了,人家已摆明了说,只要有人解得开他被封之穴,就可以让他自由。

她笑了笑,笑容有如春风,使人觉得十分舒服,又道:偏巧我会这门封穴的解救手法,你们说这是不是天意7她坐言起行,玉手连拍三掌,房谦应手跳起,深深呼吸几口气,便向李百灵躬身行了一礼。

李百灵说出自己姓名外号,之后问道:令师冯前辈还健在世上么7房谦摇摇头,道:我十六岁时先师逝世,到现在已经十年有多了。

李百灵哦一声,道:怪不得你只得到冯前辈一流杀手刀法,他后面一截精深功夫大概还来不及传给你。

房谦大讶道:是,正是,李姑娘如何得知的7李百灵指指自己脑袋,笑道:这儿想出来的。假以时日,我意思说你如果不拼掉性命的话,你也有机会三悟后面的境界。那时你便超出于杀手的境界了。

不过以房谦寥寥仅有两次的表现来看,任何人都敢断定,他除非躲在家中不踏入江湖一步,否则的话,恐怕寿命不长,定必英年夭折无疑。

李百灵转眼望向彭一行,问道:你那天黎明时分,潜入玄剑庄窥看人家练功,为什么有人说你奉命窥察朱伯驹的武功,以供他的仇家三考。

彭一行忙道:没有这回事,我只不过久闻玄剑庄秘传武功精深明无比,那天顺路经过,便忍不住去偷看一下。那朱庄主仇家是什么人,我全然不知。

李百美道峨也只知睛则不甚了了。你们兄妹的内功家数都是得自崇明岛白家。

据我所知,白家自从三十年前,老二白文展离家不知所棕,其后老大白文山死了,便人才凋零,已没有出类拨萃的高手。

你们敢是得到失躁避世的白文展亲传o但为何你剑法又不是白家路数o简直连一招半式都没有,为什么b彭一行立刻回答,看样子好象恨不得连肝肠也掏出来给她。

他道:事情是这样的,据说廿余年前,家父因某一机缘,帮助过一个有病无钱困在客栈的人,后来这人还在寒舍将养了几个月才离开。

他一直不肯说出姓名,临走前他留下一本小册子,是他这几个月亲笔写的。小册子的内容就是我们兄妹所练的内功。

他停歇一下,眼见李百灵很感兴趣的样子,便赶紧又道:寒家兄弟姊妹有九人之多,但只有我和香君有兴趣修习。

起初据说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但我们练了两年,发现不止强身那么简单。

又凑巧家父一位朋友识得不少武林异人,所以我们都拜过几个师父,学会好几派的剑法李百灵领首道:原来如此,也真亏得你们练成这副一拜师学艺,能够学到三脚猫功夫已不错了;但你们日下成就,容易,真不容易。

她稍稍寻思一下,又道:可是你一定想不到你偷入玄祸,我可不是吓唬你。

根本上玄剑庄已经跟棕查明你的姓名住所。

至于迟迟不动你们之故,目的只是想从你身上追查仇人下落系如何,你和我会否再见。很凑巧的,我们居然又碰面了。

彭一行听得似懂非懂,有点傻住。

反倒彭香君思路清晰如常,立刻问道:李姊姊,你跟玄剑庄也有问题o李百灵苦笑一下,道:有问题之至。我原本是朱伯驹的二媳妇,他们朱家对不起我,所以我等到他二儿子,也就是我名义上的丈夫死了三年之后,我便留书声明与朱家脱离任何关系,然后悄然离开。

她目光转注彭一行面上,又道:朱家早已发现那天我们曾经碰头之事,所以他事情扯到你头上。因此你杀身之祸,便是来自玄剑庄。

那玄剑庄享誉武林,威名赫赫。

彭香君一听登时娥眉,愁容满面。

房谦忽然道:香君妹子,不必发愁,咱们三人力量也不算弱,怕他何来o口气既豪迈又自信。

彭香君得此鼓励,安慰地透口气。

李百灵笑眠房谦一眼,见他神态勇悍如狮虎,心中不禁叹口气,硬是忍住想说的话,改口道:来,你们跟我来二她当先行去,直入树林,走了不远,忽然停步在树丛内拖出一个佩剑壮汉。

人人都讶然注目,因为他们都见过此人。

李百灵道:这家伙你们都见过,是玄剑庄一把好手,为人有点坏,也罪不至死。

不过,他奉命跟棕你们,而我现身擒他之时,也被他瞧见了。要使我们秘密不泄,唯有两个法子。

但没有人想得出除了杀死此人之外,还有什么法子。

李百灵取出一个长形金属扁盒,拿起一支金针,迅即在小徐脑门和耳后各刺一下。收起金针之后才道:他从此记忆丧失,要到两三年后才有机会恢复,两三年时间我们大概已经够了。

没有人能够评论她这个方法好或不好,但起码比起杀死小徐,则这种手段可人道得多了李百灵根本不打算征询他们的观感,只道:现在我得走啦。

彭一行忙道:李姑娘,你打算到那儿去o李百灵深深瞧他一眼。

她早已推测出这个俊秀年轻男子对自己的心意,如今观察之下,只不过又进一步证实而已。

不行,这等事情不能让他发生,至少不能任之继续发展。她暗忖道。

但男女之情,要用什么方法才最有效地使之夭亡消失呢o看来唯有用点狠辣手段才行。

她道:我要到一条河边去,因为我要等候一个人。

彭一行说不出话。

彭香君只好代他问:是什么人b李姊姊可不可以告诉我们7或者我们一齐陪你去等,假如方便的话。

她问得相当技巧,可是李百灵所预期的。

李百灵道:是个男人,姓关名无畏,年纪跟你哥哥差不多,我跟他有个约会。

小关摸看黑至少走了一里有多。

这段路程虽然有几个弯曲,但信道宽涧,不算难走。

他忽然嗅到一阵熟悉的淡淡香味,脑海中闪现一个人影,不觉停步寻思道:姨,奇怪,为何我人洞后走了没有几步,就感到昏昏沉沉,脑袋好象喝多了酒似地沉重o又为何现在忽然闻到那个姦狡女子身上的香气o他心中所谓姦狡女子,就是李百灵。事实上他不过硬是迫自己用姦狡两个字形容李百灵而已。

其实他一点不觉得她姦狡,只觉得她太聪明,人多花招,叫人防不胜防,而又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此时他脑筋渐渐灵活,神智大见清朗,忖想一下,小小心心跨出一步。他不知为何有个预感,而这个预感居然灵验发生了。

那便是他脚下的地面忽然向下微陷,随之而来的是左右两边墙壁上,传来舶的一声如果只是每边墙壁发出一声,倒也没甚要紧。但这两壁响声一直向深处连续响起,大约每隔两丈就来这么一下。

而且更惊人的是随着响声,两边壁间都各各现出一盏附壁油灯。光线虽然不强,可是在漆黑一团环境中,便有如阳光般明亮。

甫道四下都是岩石,无甚足观。

他顺着灯光走去,大约五十丈左右,回头一望,那些壁灯已经逐盏熄灭,黑暗迅快迫近,好象在追逐他似的。

他脚下一加快,陡然发觉走入一间石室,高约三丈,方圆总有十七八丈,甚是宽涧。

石室入口传来轰隆一声,借着四壁九盏油灯光线看时,是一扇石板,封死门户。

小关耸耸肩,不以为意。

他心想这些古怪埋伏机关,唬得了别人可唬不了我,我早已打定替金恩公送死,除死无大,还有什么好怕的o事实即又不然,当他目光有时间四干查看,一瞥之下发现石室壁下有三具钴镂,每一具的骨骼都反映出萧索冰冷的惨白色。

这景象可真使他禁不住骇一跳。

幸而那些惨白的枯褛都不会动弹,他瞧了一阵才放心。

再四瞧一眼,全无正式门户可供出入,只看见左上方离地两丈左右,有个黑黜黜三尺见方的洞穴。

他先走近那三具贴体,定神仔细查看,因为缺乏经验,而且不见衣饰,看不出是男是女。

只发现每具骷髅身边都有兵器,一个是长剑,一个是一金色利钓另一个是一对精钢短刀。

兵器上所有皮销穗子等都没有了,只剩下五金之质。

这一点也就可以联想到三具钴镂衣服完全消失之故。一正是有某种西,可以任何物质化去,只剩下骨骼和金属。

事实上,骨骼旁边以及底下,还有些金属或玉石的小物事,看来是暗器之类。

小关懒得翻动查看,只注视各具骷髅身边石地上刻着的字。

其一是刻着己亥年七月,其二是刻着辛亥,下又一个。其三刻着刘宇庚申七月死于秘屋等字。

小关推算一下,今年是癸亥猪年,则第一个己亥年便是距今廿四年,也是现在的七月份第二个辛亥年,则是距今十二年前,七字大概也是代表七月份。

第三个庚申年,则距今只有三年,此人姓刘名字无疑。只不知秘屋二字,指的是这个秘密地方,抑是另有所指。他懒洋洋抬头瞧瞧上面那个方圆大约三尺的洞口,忖道:这三人大概要跃上洞口觅路逃生,不料是条死路,终于倒毙于此。

因此他也不作上去查看之想,况且他轻功向来马马虎虎,一丈高还可强试试,两丈之高,就算打死他也不行。

他百无聊赖在一边挨壁坐下,软软靠在壁上,胡思乱想一阵。

又想道:最气人的是那个李百灵,乱七八糟的给我服下了什么丹葯,唉!这可好看了。

本来我中午时分冷症发作,这儿没有仙人石,马上就一命呜呼去找阎王爷报到,倒也干脆,但如今冷症大概不会发作,我非得多受几日活罪,等看活活渴死饿死……

姨,我真傻,为什么不把余下的酒肉带来,至少临死前也可以饱餐一顿呀……

他闭上眼睛,睡不着,胡思乱想继续不歇。

那李百灵瞧责怪顺眼的,若是晚上楼在怀中睡觉,倒也不错。

他邪笑数声,心中想象李百灵赤身躶体的形象,口水几乎部掉下来了。

后来又觉得自己很无聊,试想人都快要见阎王爷了,还想什么女人7她的躶体就算性感得当世无双,又如何7不过徒然白白流点口水而已。

他对自己说道:关无畏呀关无畏,别再想那脑筋糊胡涂涂的女人了。她居然愚蠢得不自家留下那叫什么的丹宝贝,硬是叫我这死人多痛苦几天,哼二我恨不得咬她的内剥她的皮……

想到这儿不觉一楞,脑海中泛起李百灵甜美面庞,以及白白净净身体,登时大为犹疑,不知道咬她之肉应从何处下口,亦不知道决定剥皮打那儿割开才对。

总之,他想得迷迷糊糊,便靠壁睡着,隔好一会忽然醒来,一看四下景象,心头直沉,大是无精打采。

由于石室内虽阴暗有点闷热,故此他换个地方,舍去已经发热的石壁,另取冰凉的靠背。

他摸摸石壁,看看那凉快些,以便移过去。

忽然摸到一些凹下去的痕迹,似是人工刻上去的。

好奇心-动,睁大眼睛靠近些瞧看。

那些凹痕清晰得很,灯光已足以看得清楚,是一个光看身子的胖子正在打坐的图形,底下还有四行文字。

日下左右横竖无事,只是等死,小关以打发时间的心情仔细看看。

他练过内功,那是拜月教九面阎罗金同长老亲自传授的,少不免要读熟过很多口诀。因此现下一看,便知那四行文字都是内功口诀。

他有点失望而放弃研思口诀内容。

假如是从前,他一定欢欢喜喜细谈细研一番。

但现在是等死时光,弄这些有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玉鱼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羽天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