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天关》

第05章 梅庄劫

作者:司马翎

他迟疑这么一下,头顶上锋快长刀刷地斩落,迅猛凶毒兼而有之。那粱二不但全力驭刀痛击,口中还吐出如雷叱声。

小关向前一飘,一举避开敌刀而又堵住姜公子去路。

姜公子剑如毒蛇嘶风电刺,疾取他胸腔“神封”“阴都”“外陵”

三大穴道,这等随手一剑就分袭三穴的剑法,大有名家风范。

可惜剑法虽然出自名家,虽是绝学,但姜公子本身却非巨匠。

他所取三大穴之中,以阴都穴那一剑使得最差,准头扣得极严极紧,然而剑势却不够快,亦不够劲毒。

小关五指化为鹰爪式,电光似一探。

姜公子全身一麻,手中之剑已到了敌人掌里。而且假如小关没有拉他一把,他整个人由于麻木之故,非大摔一跤不可。

小关有如鬼魅般横闪十步,倏然掠回,一去一来几乎好象未移动过。

但挥刀电劈的梁二决不肯承认对方没有移动过,因为他电急三刀全都劈中空气,待得对方又出现在原来位置上,他的刀正是收势。

小关左手一拂,梁二虎口一麻,长刀飞上半空,人也僵立不能移动,眨眼头上风声飒飒,显然是利刀疾驰直奔头顶。

梁二心中一片茫然,只知一命当必不保,却已不晓得掠骇。

小关伸手接住那锋快长刀。

此时右剑左刀,这两件兵刃却使他微有奇异感觉。

余下三名悍仆想必武功有限,欺负老百姓还可以,碰上可以制服姜公子和梁二之人,他们知道罩不住惹不得。

他们极之精乖,人人立刻垂手躬身,表示投降,连手指头也不敢动一动。

小关仰天打个哈哈,正要开腔。

李百灵的声音偏偏在这时不识时务地钻入他耳朵,无情扼杀了他发表精彩意见的机会。李百灵人在何处不得而知。

她声音有如蚊叫,却十分清晰,道:“小关,我在前面左方十丈远的树林,恭候你天下第一关大驾:”

小关抢东西的手脚甚快,一下子摘下了姜公子和梁二的剑鞘刀鞘,放步向市镇跑去,待得大路转弯隔住那堆人目光,这才横闪人林,绕个大圈弃到李百灵所说的树林。

李百灵坐在驴背四平八稳。小关的包袱和雨伞搁在鞍后,声音悠悠闲闲伸手道:“拿来,我瞧瞧。”

小关把刀剑都给她,心想这刀剑她一定分去一样,像她这么自在舒服坐地分赃的大盗,倒也当真不怕多做的。

李百灵道:“小气鬼,眼珠骨碌骨碌直转,好象很心阚的样子,难道你打算独自一口吞没不成?假如你一手使刀一手使剑,你用哪一只手拿雨伞包袱呢?”

她当然是开两句玩笑而已,接着又道:“哟,这一剑一刀都是好东西,我想不通怎会落在如此偏僻地方而又没有名气的人手中?”

小关道:“晤!有点儿意思,那姜公子说过一句,他说我果然是为了此剑,可见得有人试过谋夺他的剑,谁耐烦谋夺呢?这剑叫什么名字?”

李百灵道:“剑名天铸,外表上连剑带鞘都极普通平凡,谁都看不见是神兵谱上排名第七的剑中极品。但一人手就知道了,你刚才没有发觉么?”

小关恍然道:“有,有,这把剑比那刀沉重坠手两倍有多,我猜一定很锋利吧?”

李百灵叫他捡块拳头大的石头,向她丢去,只见剑光一闪即隐,那石头落地时已变为两块。

她赞一声“好剑”,又道:“这天铸剑一百年前出过大大风头,那时他的主人是一代奇剑天外飞星杨岩。他曾经仗剑孤身三上少林,每次都迫得方丈不得不出面相见。他三度来去自如,虽说伤人不多,但少林面子伤尽。因此对他极为敌视。此外他威名太盛,五大剑派也全都大为仇嫉,暗加毁谤,所以终他一生,始终不是大侠不是正人君子。”

小关悠然神往,道:“真真了不起,想那少林寺乃是天下武术发源之地,神功绝艺以及能人高手无穷无尽,但杨岩居然单身孤剑三进三出,真真了不起。”

李百灵轻笑一声,道:“你褒扬少林寺这些话,是不是金同说的?”

小关顿首时,那柄在神兵谱徘名第七的沆铸剑,已碰到他手掌。

只见李百灵把长刀丢在地上。

看来,她乃是还剑与他,又丢弃了长刀。

换言之,她一样都不要,绝无坐地分脏之意。

又错怪她了,小关当下耸耸肩头。反正这个美女像雾一般,谁也酗不透她的心意。错怪了又何妨?

李百灵又道:“据说天外飞星扬岩临死前,将这把天铸剑放在一个石匣内,另外还有本剑诀。所以四五十年来,武林中人人都想找到这个石匣。”

小关笑道:“那姜公子一定没有得到剑诀,否则他的剑法怎会这么稀松平常……”

话说到后来,声音表情却大不自然。

原来他这时才想通一件事,那就是这天铸剑若是在自己手中,天下武林中人会不会认为他连剑带诀一齐得到?

会不会群起夺剑迫诀?

若是天下武林人物都这么想,他抵敌得住么?就算抵敌得住,这等步步为营腥风血雨的日子,他捱得住么?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何必捱这等日子?

由此可知李百灵把剑塞在他手中,实非本性大方,亦非出于好意,只不过把一个烫手山芋塞了结他罢了。

只听李百灵道:“姜公子的剑法一点儿也不稀松平常,可惜的是他刚好碰上你,才会变成小孩子般不堪不一击。你知不知道你的阿修罗大能力,举世可以匹敌的已没有几个人?事实上组成阿修罗大能力的六阳罡和九阴煞,随便练成一种,就足以纵横湖海,惊世骇伤了。

何况你二者俱成,坎离已调,阴阳相生,古往今来,练得成这门奇功之人,实是屈指可数。”

小关听了一片说颂赞美之词,不免有些飘飘然昂首挺胸。

但忽然一想,这个雾一般的美女,所说的话实是不可尽信,若是轻易信了,只怕有祸无福。

例如在溪流中多泡了很久之类的祸事一定层出不穷。

总之他一面暗生戒心,一面思路忽然清晰冷静,道:“姜公子一定运气很背,才会碰到你。假如只碰到我,我只会赶去揍那个江湖帮会的恶汉,决不会找这已经赔钱息事的姜公子。”

“我且问你,小关。如果你是镇上的良民,那么你对于偶然路过的凶汉,或是当地恶霸,哪一种你厌恨畏惧些?”

“我自然厌恨天天碰得见的恶霸。”

李百灵奇特得与众不同的想法和反应,此事乃是其中之一。

小白那副长长的、直冒热气的嘴巴,几乎碰上小关的面孔。

小关虽然没有开骂也没有揍它,可是脚步自是不得不停住。

他皱起眉头,望向小白背上的白衣美女,心中忽然涌起撕下她面纱的冲动。

李百灵甜脆笑声从面纱后飘出,说:“别胡来,你想看我的面孔的话,我掀起面纱就是。”

她居然知道他心中念头,小关不觉一惊,接着变成羞怒。

哼!这女人简直是女巫。

小关心想:“她根本不是人……”

“我不是妖精。”李百灵又说:“我只不过喜欢猜测人家脑袋里想什么,又时时让我猜中而已。”

她这回不但又猜中,而且准确得好象读白纸上的黑字一般。

“你是女巫,是妖精。”小关心里想,口中却道:“我们不是讲好一路上用前后的走法?现在敢是改变了主意?”

大路上没有人走动,太热天太阳底下,午时总是行人最稀少时分。

“人脑子里的主意是可以改变的。”她说。

小关心中马上项她,变得最多最侠,却是以你为最。

她继续说:“你的恩人金长老既然销声匿迹,大概除了太平县那家银号有耳目之外,别处不必担心。反而我这副装束,这头白驴,所到之处,人人例目印象深刻。伤若与我一块儿走,迟早遭遇天亮不测之祸。”

小关耸耸肩,道:“怕什么,敢来罗嗦我动手就揍,个个揍扁,看还有没有人不怕死。”

“唉,就算天下的人都不是你的敌手,可是人家改个办法,例如暗地里放冷箭打闷棍,或者下毒葯下蒙汗葯,甚至栽脏嫁祸利用官府力量拘捕你,你怎么办?你即便勇冠三军技压天下,但你能杀尽世上之人么?”

“喂,莫拿大帽子压我,我们嘴上说说而已,哪有这么严重?”

“总之,光靠武功是不行的。”

小白忽又伸长嘴巴去碰小关的脸,李百灵笑一声,又道:“前面五里左右,我看见一座庄院,便折回来找你。“晤,讲这种有头没尾的话,你真是天才,我反正是一定听不懂的。”

“别乱发牢騒。”她说:“那座庄院已有点古旧,但围墙却是新的,而且庄门外大片平坦地堂上,左右各新建了两座尖顶八角亭,高大宽阔得很,卖茶水饼食水果的都有,不少人在这两座凉亭内躲太阳憩息“那不是很好吗?”小关讶问:“听起来那儿正是两个市镇的中间,往来的人有地方歇脚,真是功德无量。”

“功德个鬼。”在小关面前,她有一种不必斯文讲礼的解放快感。

她道:“我不否认对过路的人有好处,可是那大片平地前面就是一个湖荡,庄院后面山势婉蜒而雄壮,风景很好……”

小关插口打断她的话,道:“那儿既然风凉水冷,又有景色可观,我们快去呀!”

“急什么?我告诉你,那座名叫梅庄的庄院,一定已发生了祸事。”

“你听谁说的?”

“我一看那庄院的风水就知道,何须别人告诉我?”

“发生了什么祸事?”他不敢讥嘲妄评。

因为前此那“长生洞府”,李百灵已表演过一手,判断他唯一可逃生的是水路,果然应验。

而且那五行遁法的禁制圈,她能出入自如,也证明她胸中的学问是真材实料。

“那梅庄的祸事是午月发生,亦即是上一个月,主人和长子都有血光之灾,其中那长子只怕已遭乱刀分尸之祸。”

“你光看看庄院外型,就知道这些事?”小关大为吃惊。

“还有哪,梅庄主人的媳妇,在外家是次女,也遭到被强姦因而惊恐卧病的命运。”

“我去打听打听,这么大的事情,一定四乡皆知。”

他说话时不大瞧她,因为她面孔收藏在面纱后面,他对面纱不感兴趣,所以宁可转眼四看。

李百灵道:“别急,这个月初旬,梅庄又遭赋人侵劫,至少有三名庄丁送了性命。”

小关道:“哗,这真是大事情!但你别吞吞吐吐的,还有什么事,一股脑儿说出来好不好?”

李百灵不驳他,径自又道:“那梅庄主人以及横死的长于,都只是商农务本的人,家中另有凶戾杀气。而他家的发达,正是靠这股杀气得来的。本来可以相安享用,但庄外那道围墙一翻新,而又改了门向,再加上外面大明堂左右两座尖顶八角大亭,六个月过后,开始灾祸血光连绵不绝。”

“我去问过,若是真如你所说,我们撒腿就跑,跑得越远越好,这样行么?”

“不行。”她答得既干脆而又隐含怒意:“你要知道,像梅庄这种血祸连侵的风水,决不是普通地师弄得出来。若是地师无知犯错,又绝不会弄到招凶殃犯大煞,居然一共十七种条件,都吻合玄空大卦。”

小关眩目道:“你意思说,有风水名家在里面搞鬼?”

“正是,这个地师很高明,但心术不正毫无道德。我测他一定被梅庄仇人巨金收买,所以下此毒手。我打算也用风水反修理他,你赞同不赞同?”

小关欣然道:“妙极了,你叫我干什么我就去干……”话声忽然中断,想一下才又道:“但你不至于叫我拿剑宰了那坏蛋吧?”

“当然不会。”她岂有此理地抗议:“他以风水害人,我们也用风水治他。”

梅庄的主人不性梅,他姓易,名叫常贵。而梅庄前后左右也没有太多梅花,故此这个地名的由来实是不易稻考。

易常贵今年五十多岁,体型高大,表情呆板,一望而知不是刁狡凶狠的人。

他左手上了夹板吊在胸前,神情憔悴,看来苍老疲倦。

他椅背后站着一个佩刀大汉,目光冷静中带着凶悍,不停观察李百灵和小关。

这佩刀大汉背后是一座屏风,小关猜想屏风后必定有人隐伏。

以他的个性,一定会设法探窥一下,但此行讲好是李百灵做主,她没有表示,他便只好乖乖地坐着。

此外,刚刚已从易常贵口中证实了她的穗断。

那就是易常贵儿子上月被杀,媳妇亦遭强暴致死,他本人则左手几乎被砍断,庄里有三个懂武功的庄丁因为奋抗侵劫的贼匪而丧命,事情发生在本月初。

单是阳宅风水,一看就能知道这许多事,小关也不禁暗暗佩服起来。

“易庄主,李仙子还提过一句,她说您那道遇不幸的媳妇,在娘家是排行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梅庄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羽天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