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天关》

第08章 五行遁

作者:司马翎

眨限工夫,只见前面那河流曲折处形成一个两亩左右的清潭。右边几株大树下,有几户人家,还有一座庙宇。

庙后有一排房舍,用灌木裁成篱笆。

屋后面有片草坡,再过去有些田地园林。

四下甚是宁溢。本是炙热的沆气,竞也变得清凉和灾。一只大黄犬躲在树荫睡觉,他们匆匆经过时,连眼睛都懒得睁开。

“我看见有两个人在草坡那边,是不是老羞和老温?”

“对,是他们。看来好象隔着后窗跟你家夫人讲话。”

“唉,真糟糕,她正在打坐调息,要养好身体,被他们这一吵,不知道会怎样?”

“别伯,大叔二叔虽然杀人不眨眼,但绝不滥杀无辜,对老弱妇孺更不会欺负……”

小关懒得纠正她,其实应该是她替盖温二老害怕才对,李百灵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天下谁能伤她?

那庙前后只有两进,是关帝庙,庙祝很老,有个五十多岁道姑和一个十二三岁道童帮忙。

大概庙产足够开销,所以香火冷落也不要紧。

小关用三两纹银,租下两个房间,声明员多只住十天。

他出手这么阔绰,当时老庙祝王道士就已对陈道姑说,这些银两不太好赚。陈道姑见了银子两眼发直,根本听不见王道士的话。

老人之言果然要听。

现在陈道姑全身僵直如木头,躺在大殿中,正是盖温二人杰作。他们一出现,连王道土在内,全庙三个人都被点了穴道躺下像木头一样。

一间房舍的后宙呀地打开,出现一个戴帽垂纱的女子半身。

草坡上的盖温二人一齐泛起微笑,因为这位李仙子终于现身露面了,这大摄跟刚才陈道姑的一声惊叫有关。

邪剑盖仙洒然道:“李仙子,我们惊扰了!”

李百灵莺声呖呖,应道:“盖老好说了,想不到天铸剑竞也跟拜月教有关!”

盖温二人一怔,这女子是怎么回事?

莫非故意用此剑诱他们来此?

否则她怎能一露面,便知身份和来意?

“噫!温老,你为何已使出‘闲话桑麻’之式?是不是我认得你们两位长老,又知来意,所以不觉有迎敌之意?”

他们之间对答到此为止,小关和飞风恰已赶到。

恶农温自耕心下骇然,手中旱烟袋缩回两寸,膝盖弯低不及一寸。

李百灵笑道:“温老这一招‘晨光熹微’,大有从头开始的意思。想是微梅先前过于轻敌,所以立刻改弦易辙以补前失。”

那温自耕身形虽是矮矮胖胖,但弯低一寸实是极不易看出。而且即使看得出,又怎能在这分寸之别而测出心意动向?

他不觉膝盖间又弯低了一寸。

不行,这个女子的聪明智能简直已到了可怕地步。

上上之策是不管她脑筋动得多快,不管她有多少奇谍妙计,总之一扑过去出手把她擒下,看她还有什么戏唱?

“你的想法有两点值得商榷。”李百灵又道。

她说:“这一招‘鹰搏长空’,你认为可以擒下我,但这只是你个人想法而已,这是第一点,我本来就肯将一切经过和盘托出,只不过你不开口问而已。你就算擒下我,原因亦只是为了问话,何必多费气力,这是第二点。”

恶农温自耕一时去势窒住,心里几乎连念头也不会转动。

邪剑盖仙喷喷赞叹道:“好聪慧的女孩子,实是老夫乎生仅见。要是早几十年认识你,那就好了。”

早几十年盖仙还年轻,或者加上尚无家室之累等条件,便可向李百灵展开追求。别人都以为他是这意思。

但李百灵却问道:“你们的困难早在几十年前已经出现?凭你们的力量身手,至今还无法解决?”

她果然没有误会,一猜便中。

盖仙连连顿首,道:“正是,正是,假如那时候碰到你,你必定可以帮我们想出法子避免,唉,时光不能倒流,在那些岁月里,我们已经牺牲了许多人的性命,现在似乎太迟了一点儿。”

小关索性没有忌惮,不管高低,插口大声道:“就算迟了,也得求李仙子想想办法呀!”

飞风连忙嘘一声,道:“你别插嘴行不行?”

他们站在篱边,与李百灵相距丈许而已。

李百灵咦一声,道:“小关,你几时跟他们成了一路?”

小关道:“刚刚认识,这位是飞风姑娘。”

飞风屈膝行礼,恭声道:“小婢飞风见过仙子。”

她向来心高气傲,除了主人庞缺娘等有限十个八个人之外,天下的英雄豪杰她都不放在限内。

她乎生也从未向外人自称过小婢,但李百灵既然是小关的主人,看小关面上,不得不表示尊敬。

再说假如李百灵真有法子解救庞缺娘杀身之祸,要她粉身碎骨都愿意,现下区区行个礼算得什么?

李百灵沉默了一下,才道:“飞风姑娘,看你容貌举止,定是一身傲骨的人,但你却肯为了万一的机会,希望我能帮上忙,所以卑恭执礼。我猜拜月教的困难,如今必定与你主人有关。而你也算得是少有的忠义之土了。”

一番话把飞风说得心服口服,突然拜伏地上,连连道:“万望仙子慈悲……”

李百灵道:“姑娘不必多礼,请起来大家好说话。”

飞风依言起身站好,作出恭敬状垂着双手。

邪剑盖仙忽然奔上坡顶高处,四下张望几眼,立刻又奔回来,一去一来疾逾飞鸟。

李百灵道:“盖老,你们是不是也得到消息,知道有人追查我,要对我不利?”

“是的,共计有开封玄剑庄、南吕清风堡、江北霍山杨家、铁翼帮,以及一阳会五路人马,选派出来的都是精英高手。假如连敝教算上的话,李仙子,你替自己制造麻烦的本事,铁定当得上天下第一的尊称了。”

李百灵暗自微笑一下,这邪剑盖仙现在这把年纪,还这么潇洒风趣,不知他昔年迷死了多少女孩子?

盖仙又道:“老夫看见在前面徒步的有八个人,稍远一点儿又有七骑。”

李百灵道:“这样说来,除了玄剑庄方面,其余霍山杨家、清风堡、一阳会以及铁翼帮的人全都赶到了。等一会场面一定很热闹。其实假如我不是在这儿静养了好几天,他们便没有那么容易追上了。”

小关可不像她那么沉得住气,尤其想起那位女性化的横波哀鸦杨炎,更是有点儿胆战心惊头皮发麻。

当下忙道:“闲话以后再说,咱们快溜……”

李百灵道:“那么盖温二老和飞凤姑娘的事呢?我们帮得帮不得上他们这个忙,总要讲清楚才行呀!”

小关匆匆道:“不要紧,咱们跟他们约个地方碰头,慢授再讲不迟。”

李百灵道:“不要急,反正已经来不及沼啦。”原来几句话工夫,一群徒步的人已经进入视线内。

她又道:“你很怕杨炎对不对?但一味害伯决不是办法,何不想法子应付?”

小关回头望一眼,叹气道:“好,你说,我该怎样应付他?”

李百灵道:。到时一定可以想出办法,我先瞧瞧他是不是像你说的那么可伯。”

那群人踏上草坡不远,便停下脚步。

因为他们虽然不知李百灵武功如何,但小关力挫过天星李催命,以及鬼哭西门朋之事,人人皆知,心里无不对他大有忌惮。

因此,他们谁也不肯太鲁莽。

眨眼间,后面七骑也驰上草坡,却另据一角,不与先到之人相混。

小关认得人群中的三个,那是横波哀鸿杨炎,斗鸡眼的断愁客吕松、生死判徐丰。

其余的人他已来不及打量。

因为那敷粉画眉的杨炎已经向他走来,姿势款摆有致。

小关可真担心此人像不讲理的女人一直迫到面前,幸而杨炎忽然停步,还把注意力移到两丈左右的盖温二老那边。

杨炎乃是突然被一阵阵的杀气惊动,才迅即查看盖温二老。在此之前,他眼内心中只有小关这个敌手。

“恕我眼拙。”他娇滴滴地说:“这两位前辈贵姓大名?”

接口应声的却是李百灵。

她人在房内,但大半身子可以看得见。

她帽沿轻纱深垂;平添无限神秘之美。

她说:“你一定是小关提过的杨炎了?这两位前辈久已不管世间闲事,还有那位在小关身边的姑娘亦是。所以你不必打听他们的姓名来历。有什么事,你冲着我和小关来就行啦。”

“是这样吗?”杨炎娇声笑道:“那么我先找小关。”他向小关招手:“来,你来,不要躲在那边。”

小关挺挺胸,好象很英雄的样子。

可惜他的答话却叫人泄气:“我为什么要听你话过去?”

杨炎安慰他道:“别怕,我只不过想替你介绍几个朋友罢了。你看见没有,和我一道来的,有两位是江北霍山杨家的大剑客,一位是杨道威,另一位是道咸兄的晚辈杨兆龙少侠。另外那两位,来自清风堡,一是总管金枪追魂林潜,一是鼎鼎大名的崩天斧孙杨老师……”

他洋洋自得地说个不停,使得人人都以为他跟小关有什么密切关系。

小关顿时发觉无数异样的目光集中于自己,心中自是省得其故。

他不禁气往上冲,厉声喝骂道:“闭嘴,你这人不像人的贱种,一阳会的面子都给你丢光啦,我要是老吕老徐的话,早就当众抹脖子上吊!老杨,你听着,我第一步先划破你的脸,割掉你耳朵和鼻子。第二步才砍下你的狗头喂猪……”

他出身市井,吵架相骂最是擅长拿手。

在场之人除了李百灵之外,谁也想不到他骂人骂起来如此毒辣流利,连杨炎也为之愣住了,做声不得。

小关这回倒也说得出做得到。

他把装着食物的竹篮往飞风手中一放,大步上前。

他迫近对方一丈之内,左手举起天铸剑,让人人看见,还大声介绍:“这把破剑就是天铸剑,虽然不吉不利,但的确很锋利。”

话声中一脚挑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只见寒光一闪,那块石头已分为两片。此时剑已出鞘握在右手,寒光森森耀人眼目。

他又道:“老杨,你是婊子养的崽子,听说你他妈的杀害了很多人,今天你要遭报啦……”

那边的斗鸡眼吕松和徐丰,真是有如万刀钻心般难过。

无奈杨炎乃是一阳会两大供奉之一,他们不帮他吧,说不过去,要帮他吧,又窝囊得要命。

他们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小关看见杨炎面色刷地变成暗红色,一望而知他并非羞愧所致,而是运足某种特别功力。

别人看了一定心性警惕,可是小关这个人处处与众不同,反而暗暗高兴。

他心想:“好兔崽子,这门功夫你早着呢,老子我当年在仙人石上死去活来,早就是这种颜色,哼,现在……”

杨炎尖喝一声,长剑离鞘,光华暴盛,电闪般刺敌胸口要害,第二剑到第九剑,却全部集中腹肋各大穴。

但见他剑光宛如轰轰烈烈伸缩不定的火舌,另外每一剑都好象隐隐吐出一团团淡红剑气,簇扑敌人。

显然小关的恶毒辱骂,激使杨炎怒火冲天,恨之入骨,非一举诛杀小关无以息怒。可能的话,只怕还要零碎剐割方可稍泄愤恨。

人人都看得出,杨炎一出手便已运足全力,也瞧出他剑上奇异功力,实是惊世骇俗可怕之极。

众人都认为小关纵然有本事躲过剑刺之厄,可是敌方从剑身上透出的淡淡红气,已足以把十个小关摆得平平了。

在众人骇然睁大眼睛顾视时,那小关在敌人幻变无方剑芒中,身法飘忽进退,居然能够不挨上一剑半剑。

不过,他的沆铸剑也没有发出过一次。

这是理所当然之事,以杨炎这一连十剑显示的功深力厚,以及剑法之精奇奥妙,在场可真没有一个人胆敢自夸完全接得住。

事实上,认为自己接不住的人反而居大多数。

但见杨炎又是一连十招,剑光分布甚广,笼罩了两丈方圆之内。小关不论闪向何处,都有剑光攻到。

而剑圈内,那谈淡红气无处不在。

假如那是毒气,小关一定已吸满一肚子了。

畅炎第二次的十招空自令人目眩神摇,却仍然没有一剑能真正迫得住小关。

这意思是说他这十招,也不能围堵住小关飘忽乱走的身形。

连四周旁观的人,都稍稍感到空气中不时会传来阵阵热波。

可见得近在咫尺的小关,居然不被那氲氤淡淡红气活活烤死,甚至汗都不流一滴,实是大大的怪事。

杨炎尖声怒骂道:“小贼,瞧你还能躲闪多久……”

小关嘻嘻笑道:“嘴巴发狠有什么用?哈,这一剑变得太快了,反而刺不到我……”

李百灵插嘴道:“小关你别得意,等一会儿他就可以抢到先天干封位,连变后天龚卦震卦良卦,这时他一升天,你就人地大吉了。”

小关一边飙进飙退闪避敌剑,一边反问道:“什么是升天,什么是入地大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五行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羽天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