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羽天关》

第09章 九阴煞

作者:司马翎

邪剑盖仙笑两声,潇然道:“李仙子,人世上少不免有许许多多不平之事,以及无数危难灾祸。这是老天爷的意思,谁也管不了那么多,烦恼皆因强出头,这句俗谚一定错不了……”

封大鹏、杨道威等两路人马,一齐怒目遥盯那邪剑盖仙。

恶农温自耕重重咳一声,摇晃一下手中旱烟袋,大声道:“只会瞪眼睛算什么东西?”

盖仙笑道:“老二,别惹他们,看来他们的心事不比咱们小。”

这边小关由于李百灵已经出头,他深信世上任何事到了李百灵手中,还不是像吃豆腐那么容易解决?

所以毫不担心,也不怎么理会。

举步走到那青衣小帽年轻人面前,微笑道:“兄弟,你跟谁来的?你贵姓大名?”

那年轻人畏缩地退一步,道:“小的是跟吕松大爷来的,小的名叫阿庭。”

小关皱一下眉,道:“你是他的仆从?”

“是的!”年轻人回答:“但小的是自愿为奴,因为吕大爷武功很高,小的跟着他,迟早一定学到几手绝招……”

“但你佩着剑。”小关说:“断愁客吕松拿手的是闽南连家拔刀决,你应该改学刀法才对。哦,对了,你干吗还不走?”

阿庭白晰清秀的面孔上,闪过向往神色,使他看起来更俊秀。

“我……我不走啦,我希望可以跟随着你……”

“那不行。”

小关拒绝得干脆。

那是因为他心中忽然泛起李百灵漂亮面庞,而眼前这个阿庭也是那么俊秀,这两张好看面孔怎可以凑在一起?

“是,是!”阿庭惶恐应了,抬眼打量四下一眼,又道:“那么小的跟随别人行不行?”

“唏!你怎么搅的?跟别人当然可以呀!”但他心中忽生疑虑,忙问:“你打算跟谁呀?”

阿庭老老实实道:“我先求求李仙子,看她肯不肯收我为奴仆?如果她不肯……”

他们刚谈到此处,那边李百灵已经决定,让封大鹏、杨道咸近前说话。

因此飞凤首先跑到小关这边,道:“小关,仙子不该理睬那些臭男人的。”

小关心中不宁,白她一眼,道:“男人都是臭的?不见得吧?吓?”

飞风吃吃笑道:“对不起,我的口头禅应该改改,有时我无意中连大叔二叔都得罪了,幸好他们大人大量……噫,他是谁?”她指住阿庭:“你们谈什么?”

阿庭忙躬身行礼,道:“飞凤姑娘,小的名叫阿庭,我想跟随关爷,但他老人家不肯收留我。”

飞凤笑道:“小关,阿庭长得蛮清秀的,人一定聪明,你为何不收留他?你不够钱花?”

小关的心更加紧了一紧,连飞凤也赞他漂亮,这事大大不妙。

但他忽然记起那死了的横波哀鸿杨炎,心中付想出某种情况。

假使收留厂这个漂亮小伙子,岂不是等如收留那女性化的杨炎一样:

当下不禁邪笑─声,道:“不是没钱才不收留他,而是他大有来历!”

那阿庭的来历便是跟过吕松。

而吕松是一阳会副首领,与杨炎一道。

那么杨炎难道不会看上这小伙子?假如阿庭跟杨炎一起混过,自然算得是大有来历厂:

眼见飞风满面诧讶之色,而阿庭则不止是诧讶,简直是震惊。

小关忍不住又邪笑一声。

“他有来历?他是谁?”飞风好奇地问。

他是杨炎的面首,也许还是兔崽子,这就是阿庭的大有来历。

小关本想这么说,却忽然忍住:

唉!在飞风面前讲出这等下流的话,同时又胡乱侮辱阿庭,不管怎样说。都是不对的。

他耸耸肩膊,道:“这是秘密,以后再说。”他故作神秘地向飞风阿庭眨眨眼睛,唰忽间已飘出数丈。

他一下子已来到窗口,那封大鹏、杨道威也在,刚好先后向李百灵说过客套奉承的话而转入正题。

封大鹏人那么高大雄壮,压低声音时有如痨病鬼那么细小。

幸而还很清晰:“李仙子,天下只有你和关大侠解决得了那件事,你若肯伸手帮忙,敝帮上下二百五十一人,甘愿永为臣属,永供差遣。”

他没说出那件事是什么。

李百灵居然不问,转向杨道威道:“你的问题一样?”

杨道威躬身道:“是的,但祈仙子赐助,寒家大小七十三口,永为仙子仆役,忠心侍候。”

他乃是当代武林赫赫有名的大剑客,而霍山杨家是当今大江南北五大名剑之一。

以他这等家世人物,居然也愿屈身为仆役,那件事究竟重大到什么地步呢?

小关直觉认为不妙,忙道:“别答应他们,咱们最好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事。”

封大鹏看不见李百灵的神色,她帽沿垂下的轻纱委实更使人感到她的神秘和莫测高深。

他长长叹口气,忽然推金山倒玉柱般矮了一截,竟是双膝跪下。

他道:“李仙子、关大侠,务请听一听这件事。”

像他那么一个豪雄晓勇的大汉,居然当众下跪,他的憔气.他的心情,自是无须多作解释。

但事情未完,旁边的著名剑客也仰天咨磋一声.砰地响处也跪在尘埃。

以他们这等人物,以他们的地位、大概刀剑架在脖子上,也难令他们屈膝的。

可见得问题一定非同小可,起码绝对不是只关系及他们本身的安危荣辱。

李百灵道:“唉i你们别这样。小关,你怎么说?”

小关也罩不住了,道:“好,好!听就听.有什么了不起!”

李百灵道:“两位请起来好说话。”

封杨二人赶紧遵命站起。

李百灵道:“假如我们仍然不肯听,两位即使长跪不起,只怕也没有用。”

封大鹏道:“不敢相瞒仙子,假使小人长跪无效,后面六位兄弟,便会有一个出来拔刀自刎,希望用性命求得仙子允准。”

杨道威也连连额首,显然他这─路也有同样的计划。

于是,气氛一时变得十分惨厉。

“你们的勇气决心,可嘉可佩。”

李百灵道:“是什么事情使你们全都愿意忍受屈辱?也愿意争先赴死?”

杨道威作个请的手势。

封大鹏当仁不让,却压低声音道:“启禀仙子,大别山古墓血尸的传说,已历百年之久,谅仙子定必也曾听说过?”

李百灵点点头。

封大鹏又道:“以前小人等也都听过这传说,有时还特意去大别山瞧瞧那座古墓。谁知传说中提到血尸会二度出世,果然事实。一年前,敝帮已被血尸控制。”

杨道威接口道:“寒家亦差不多那时候,惨遭血尸门下折辱残杀,而且又被控制至今。”

他们两个都是那么大的人,声音表情居然好象想哭出来似的。

这时连小关都心软了,插嘴道:“血尸是什么玩艺儿?唉!你们订不过不会跑么?大不了连家搬走……”

封大鹏摇头道:“搬不走,他们一方面扣住关系极深的重要人质,例如敝帮主的夫人和公子,以及另外一些人的妻小等。另一方面,敝帮有七个重要人物,都被迫服下毒葯,每半个月就得服一次解葯才行。敝帮的一位夏忝主,大半年前忽然把脾气执拗起来,拒服解葯。结果穿肠裂肚全身溃烂,真是熬了足足一个月才断气。”

小关咋舌道:“这么可怕,以后当然没有人敢再试啦。”

封杨二人苦笑连连。

小关又道:“你们─年来都没有想出办法?”

封大鹏道:“我们平时连谈论都不敢,要是一泄漏了风声,如何得了?这一次,我们认定仙子和大侠有足够的本事力量,决定用性命赌一次。休说将来的胜负问题,便目前我们既已露出这等心意,假如仙子大侠不肯援手,我们两路人马一共九人,首先就得当场自刎。然后家里那儿位服过毒葯的,亦非得自杀以求解脱不可:”

“我的妈!”小关喃咕道:“无缘无故忽然背上这许多条人命:”

李百灵道:“我已经告诉过你,这些人的周到礼数,迟早要出人命,而很可能是你或我的人命也得赔进去。”

小关道:“那么你快想个不干的办法。。

“办法不是没有,但仍然要出人命,只不过少死几个人就是:”

“少总比多好。”小关欣然道:“是什么办法?”

“很简单,把盖温二老,飞风姑娘,还有你新交的那个什么朋友,一共四人的头颅通通砍下,这边铁翼帮和杨家眼见秘密没有泄漏之虞,则他们几十个人自然不必自杀了。”

小关目瞪口果,做声不得。

牺牲四个人性命自然比几十条人命划算,可是世事往往不是二减一等于一这种算术便摆得平行得通的:

在束手无策中,小关无赖本性一发,忽已找出胡歪乱缠的办法g

他走近窗户一点,要李百灵耳朵伸过来,悄悄道:“喂,我们现一齐出手,总之把这群乱七八糟的混蛋点住穴道,然后找个地方.找几个人服侍他们食住,那血尸一天不死,咱们一天不放这些混蛋。”

他傲然快活地笑一声,又道:“此是唯一可行之法,你瞧我脑袋怎么样?”

李百灵不答反问:“你新交的朋友叫什么名字?”

小关如浇冷水,道:“他叫阿庭,本是跟随一阳会断愁客吕松,现在他想跟我或者是你。”

“他相貌也还聪明俊秀,你不要他么?”

“就是太俊秀了。”小关不怀好意地膘她一眼:“我不敢要。”

“胡扯!”李百灵笑笑道:“你小关比他俊秀十倍,你知不知道:”

小关顿时信心恢复十足,并且飘飘然起来,道:“既然你这么说,我就不怕收留他啦。”

“唉!到现在还要说这种话。”

她声音中含着笑意,使小关全身都温暖舒服。

“好了,现在说到你的办法,实在是胡闹之至,我想,唯一之计,只有趁早消灭血尸才是。”

“但你说咱们可能会出人命,这怎么行?”小关抗议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咱们管这闲事干么?”

不过他话声到后来已变得软弱很多,大概那“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俗语,他越想越觉得不大合理之故。

“问题是你的事情要不要赶着去办?如果不必,我们就马上展开歼灭血尸的行动。”

“不必赶,暂时算我死在长生洞府,这样,我几时到杭州去都是一样。”

神殿只有盖温二老,飞风,以及李百灵、小关等五人。

太阳斜斜照晒进来,所以很明亮。

也因而看得出此殿打扫得很干净。

他们各据一个蒲团,团团而坐。

殿外有铁翼帮及杨家剑客等人巡逻把守。

李百灵道:“刚才我们正要讲到题目上,凭空被那些人打搅中断了,现在请问二老,你们拜月教的危机是什么?”

“是一座山洞。”盖仙说:“此洞名为长生洞府,里面一间石室内,壁上留有敝教至高无上的武功图解。我们每隔三年,选派一位长老人洞,但三十年来,没有一位长老可以活着出来。”

“听起来很可怕。”李百灵道:“再过几年,你们老一辈的长老都消失了,新的又顶替不起,你们拜月教自是越见衰微了。”

“正是如此。”温老二说:“当然,除此之外,我们还有私人感情在内。”

“三年之后,又要有人入洞。”盖仙接口说:“人选已经决定,便是我们的义抹黑心皮叉庞缺娘,亦即是飞凤的主人兼义母。”

小关道:“你们为什么非入洞不可呢?”

此事不但与他有关,甚至比任何人都密切些。

所以他忍不住追问:“洞府内的武功,不学不练难道会要你们的命?”

“敝教负有一个责任,也可以说是承诺。这是每一个虔诚的教徒人教的必许之愿,那就是誓要学会本教秘传武功。”

盖仙说话,声音有点忧郁:“我们每个人都负有一个使命,当时候来到之时,非有一个练成本教无上神功之人出来领导不可。”

小关的头开始发涨发大了。

假如他现下的武功,正是这拜月教的正宗秘传神功,那么他是装不知道呢?抑是挺身而出?

“既然贵教无上神功有这么大的关系,为何要刻在天绝地险的洞府石壁上?”李百灵问:“让我猜猜看,是不是由于某种情势改变,所以本来是长生不老的仙窟,反而变成追魂夺魄的阴府?”

“对,对极了!”盖仙说:“历代以来,敝教教主都长年累月居于洞府,潜心修习无上神功,平时也会召集长老们到洞府聚会饮宴。那时候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但三十多年前,一个极聪明美丽的姑娘,把一切都改变了。”

“原来如此。”李百灵似乎一下子全都了然于心:“再让我猜猜看,那位姑娘会不会跟百年前的一代奇侠天外飞星杨岩有些关系?”

盖温二老和飞风眼珠几乎都突了出来,惊讶得没有法子讲出一言半语。

“哼,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小关说:“你们极力要取得天铸剑和剑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九阴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飞羽天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