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洛风云录》

第01章 异代名门失秘录

作者:司马翎

正是日落西山,薄暮吃呢的时分,归鸦噪声,冲破了四山沉寂,和蛇闹山绝顶处上清宫的钟鼓声遥相应和。此际在上清宫里,一个身长玉立的年少道憧,正捧着一盘素点心和香茗,脚不沾尘地走到观主静室里。人得室门,那道憧不禁低低惊叹一声,原来云床上盘膝坐着的老观主,此时已斜倚在墙壁上,两道长眉紧皱,显得十分痛苦,面色如血,神情可怖。道憧连忙将手上的东西根在旁边木几上,脚尖一点,已扑到云床前,伸手将老观主身躯扶正,一面叫道:“师父,师父……”

老观主眼光同动一下,却没有说出话来,道憧仓皇四顾,正想张口叫唤,忽然又止住,探手从身上摸出两位朱红的九葯,塞在观主口中,之后,使香观主拿捏穴道,推探脉络。忙了好一会工夫,老观主面色渐渐淡下来,又隔了好一会,老观主声音微弱地说道:“轩中,再给我两粒护心丹。”道憧慌不迭地又摸出两位丹葯,给观主服下。

他仍不联手地替现主推揉,这时观主闭上眼睛,艰难地呼吸着。道憧全神贯注,忽然手上凉凉的,低头看时,原来是几滴泪珠掉在手上。

歇了许久,室内已觉得阴暗,老观主忽然张开眼睛,看见他泪珠盈眶,叹口气过:“轩中,你无性淳厚,怪不得你着急,但你不必难过,暂时我还没有事,你先去把灯点上,我有要紧话跟你说。”

他不放心地慢慢放开手,却见老观主凝坐如山,便赶快起来掌灯,又把方才端进来的点心香茗摊到云床前。老观主一摆手,说道:“等一会儿再吃,你过来坐在这里。”说着指指身畔。道憧听命放下那盘子,却没有坐下,半蹲半跪地挨在老观主前面。

老观主深深吸一口气,低声而清晰地问道:“轩中,我是什么人你知道么?”他点点头,道:“知道,师父是姓烟派第十代掌门人,法号霞虚真人。”老观主道:“你姓名和出身来由呢?”

“弟子姓石名轩中,是山下石家村人氏,幼遭孤露,蒙师父收留抚养,传授本门武功。”他回答时,心里又是奇怪,又是悲伤。奇怪的是师父问得澳跷。悲伤的是身世凄凉,师父的深思似海。

“我门下弟子有几个?谁将继承掌门人地位?”

“弟子的师兄只有两个,一是大师兄玄鹤道人,一是二师兄自雁道人。掌ti人应是玄鹤师兄。”

老观主点点头,忽然沉声再问:“轩中,你可知道在百年前,蛇附绝技,天下无敌,而如今秘技失传,不敢和武林争胜的缘故么?”

石轩中心头一震,茫然摇头。霞虚真人峻声再问道:“轩中,你又知否你两位师兄心术不端,有法本门声誉么?”石轩中低声道:“弟子不敢说。”

只听老观主又问:“你可知我为何不公开收你为弟子之故么?”

石轩中又是摇头,抬头看时,只见老观主忽地不再开口,若有所思。他不敢作声,心中波澜起伏,疑窦丛生。歇了一会,老观主长叹一声,说道:“轩中,你仔细听着。一百年之前,涟蝈第八代祖师苍梧子行将坐化时,将本门至宝《上请秘录》分成两本,上半部传给二弟子涵等师叔,下半部与青冥剑传给大弟子涵玉师祖,他便是你的师祖,这本《上请秘录》是烂蝈无上心法,若全部学会,便可天下无敌。当年师祖分成两本,上半部是最吃紧的内功秘要,与及伏魔掌法和剑法其中的要紧招式。下半部也是内功谈要和剑法掌法,而因为是彼此参差分开,所以如不合在一起来看,简直无法懂得。

“师祖同时命涵碧师叔下山修积外功,二十年期满后,方始回山与涵王祖师共同参悟秘录,二十年期满后,师叔果尔重来,那时我亦在侧,师父与师叔忽地口角起来,原因我不大清楚,好像是师叔责师父有违师祖道命。于是两人动手起来,师父的招术精奇,师叔则由力悠长,以守为功。一直打了一日一夜,师叔方占了上风,便下山去了。而不久师父也气冲冲地走了,将秘录和青冥剑都传给我,从此一去不回。

“我等了二十几年,看看胡子也灰白了,想在死前亲自查访师父和师叔的下落,便带了青冥剑下山。想起碧鸡山玄阴教是我们蛇烟的宿仇,也许从那里会发现线索,便向碧鸡山而去。那时玄阴教主已是如今名满天下的鬼母阴姬,这怪物心狠手毒,残忍成性。我未知厉害,径去寻她,果然听说师叔去过,但当时她还未当教主。我厉声质问详情,她便和我动手,只打到第二十回合,我便被她以独门鬼手点中两腿的贴骨穴。我自思姓附心法已决失,我师父和师叔亲受苍梧祖师真传,武功自然比我好,但当日我眼看他们动手,似乎还不及玄阴电母。当时心中好恨,觉得蛇烟派从此由我厥败,而一方面求回秘录之心更切,我想如果得口秘录合壁,一定能胜鬼母。于是我对鬼母阴姬说,二十年后必定造就一个徒弟来报仇。玄阴鬼母心高气做,当下便不杀我,并且说假使二十年后我的徒弟能够和她动手至二十回合不败,她就解散玄阴教,永不出世,于是让我回来。

“我回来时,正好在山下见到你,看到你的资质,确是百世不一见的美村,再一打听,你的身世又是那么孤零,便带了你上山。过了几天,忽然发觉你两个师兄曾在我离开之时犯下杀婬两戒,正想查出确切证据时,便清理门户,谁知两腿忽然瘫痪,原来是鬼母当日留下的记号。我想自己已经不能动手收拾恶徒,又不愿借手他人,只好等你长大艺成再说了。于是我便宣布我是走火人庞,要静坐苦练,方能复原。你两个师兄果然怕我会复原,因此不敢公然为恶。而我却怕你救两师兄所害,我又无法保护,因此不收你作正式徒弟,只在私下才准你叫师父。二十年不过一瞬间,和鬼母所约之期已届,你如今已尽得我传授,除了功力未及我之外,其余已经青出于蓝。最近我传给你的五十手大周天神剑,是我多年苦思,博采武林各家剑术的精华,融会而成,专以对付鬼母。你凭这套剑法,配上青冥剑,足可搪她三四十个回合了。但我仍望你先寻访到师叔祖的下落,找回那上半部《上请秘录》,苦练成功后,折败鬼母,清理门户。这些担子都要你挑啦石轩中早已双膝跪倒,听霞虚真人语声一歇,不禁摇首答道:“师父,我要奉待你老人家百年之后,方能离开……”

老观主长眉做皱,凝视着泪光莹莹的少年,但见他虽然穿着遭憧的衣服,然而剑眉大耳,白脸皮,悬胆鼻,傻眼含感,黑白分明,如皎月寒星,确是人间俊物。心中忽容忽悲,呆了一下,缓缓过:“轩中,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何况我已是世外之人,为争一口气,昔堕尘孽。二十年来,我若参秘录,毫无头绪,今日真正走火人宽,料来捱不过今晚,故此……啊,你听我说……”老观主这时忽然伸手扔在轩中头上,原来石轩中听老观主说提不过今晚,立地梯泪交下。于是他不禁停口,心中怦然大动,慈爱地摩举着他的头发。

老观主只停了一下,猛然收摄心神,严峻地道:“轩中,如今我将科录和青冥剑传给你,你便是垃闹第十一代拳门人,你要好好地记着门规,尤其女色一事,你听见了么?”

石轩虽然心酸肠断,但老观主这几句话,犹如当头棒喝,连忙抬头应道:“弟子终身不敢稍忘。”

“行使仗义,自是我辈之事,但不得妄取财物,你也要谨记。”老观主说完,便命石轩中取下壁上挂着的青冥剑与及云床石首一个小几上摆着的包袱。他接过青冥剑,慢慢拔出鞘来,静室中但党青光森森,寒气逼人。老观主在剑身轻轻一弹,但闻龙吟虎啸之声,霞应真人道:“此剑为综闻镇山之宝,与《上治秘录)合称上清二宝。只要你能寻回秘录上本,加上此剑,便成为天下武林至尊,你要善用此剑,光大门户。”说完,将剑还鞘,石轩中跪在地上,双手恭谨接过,插在背上。老观主取起包袱,解将开来,从里面取出一个一指厚四寸见方的玉盘道:“这便是《上清秘录》的下本,你好好收起,将来上下本合查时自能参悟。”他交给石轩中之后,再从包袱里面拿出一个铁匣,也是扁扁的,和秘录的玉匣差不多大小,霞虚道人从匣中取出一支黑黝黝的铁管,只有小指尖那么粗,管上四面都附着风叶,他从中间处一捏,这管子便变成曲尺状,官身的风叶也斜竖起来。老观主道:“这是我和方外好友火犯崔伟两人当年研究出来,定名为‘救命谱踪倍’,里面装的火葯见风便着,你只要以指尖捏碎倍层,以白虎钉的手法打出去,这错使自动转弯,后面这节烧完后,便又改变方向,再飞出数丈。那些葯燃着时,除了推力之外,还有轻微喷声,活像衣襟带风之声。故此如在黑夜为敌人所困,便可用作抗敌耳日之元上利器。又因为外壳是一种稍沾即碎的合金制成,事后敌人决我不到痕迹。当然你也不能用来伤人了!”石轩中细心地再听完老观主传授用法之后,便又恭谨地接过放人爱中。一共二十四枝,装在内有小格的铁盒内,以防摇动破碎。老观主最后给他的是几颗珠子和一包金银,以作路上之盘缠。说道:“你此去多少时间可说不定,这几颗珠足够体数年用度,趁我还未解脱使上路吧!以免你两个师兄得讯拦夺,多费工夫,去吧!”说完,颓然将头垂下,白皑皑的发领微微颤动。

石轩中这时知道生高即死别,叩完头之后,抬眼望时,泪光模糊中,但见老观主皓白的头颅晃荡在眼前,想念起二十年来如慈父般的深思,如今已是垂死之际,自己岂能决然撤下一走,不禁进退维谷,肝肠寸断。

耳听老观主喝道:“轩中,你敢违背我的活么?快走,勿再稽延。”说得斩钉截铁,十分坚决。

石轩中爬在地上,也不知叩了几个头,抬头道:“师父,弟子连命走了,你的心愿,弟子虽③身碎骨,亦必做到,忽弟子不能亲传身后。”他的声音已经变了,猛然咬牙,立将起来,脚顿处,如一缕轻烟,飞出静室。倏地口头一瞥,只见老观主也自泪光闪闪,凝望着他。见他回头,忽地摆手喝道:“咄!速去!”真气充沛,声如金石。

石轩中跄踉数步,攀然探腰垫步,身形轻捷,飞出外室,到了屋背上。

这时已是初夏时分,仰头四望,天空中繁星点点,一弯新月,刚从峰顶涌起。观中道侣都掌起灯火,与天边新月繁星争辉。他心中一阵惆然,一伏腰,向观外跃去,但身子已远不若平日轻灵了。

出得观外,前面是一片亩许大小的旷场,再过去便是丛林鸟道。

这上清宫位于蛇闹山最高处,等闲人不易来到。石轩中眶中尚噙残泪,身形落在旷场中,正想回身向上清宫拜别。眼光到处,恰恰瞥见两条黑影,悄没声息地向他急扑下来。他不假思索,一式“拗步穿膝”上身不动,双足急点如风,已自斜闪开了两三丈远。月色之下,一拢眼神,看到来袭的正是两位不守清规的师兄。这玄鹤白雁两人,年纪都过了四十,手中各持长剑。此时见暗袭无功,玄鹤道人性情较暴,一声低叱,便想跟踪扑去。却被白雁一手扯住,低声道:“师兄且慢,我有活问他。”说完,口中发出一声尖哨,这才徐步上前。

他倒是真的没把石轩中看在眼里,提剑指着石轩中道:“你好大的胆子,以为能将我们睛在鼓里么?我且问你,师父将镇山之宝青冥剑给你是什么意思?还有他给你什么东西?你乘夜出观,意慾何往?

赶快据实口答,不得欺瞒。否则按规规处置你!”原来他们是做贼心虚,知道霞虚真人为人正派,便时常提防他发觉所犯的事。尤其近二十年来,霞虚真人从未考问过他们的技艺。起初还以为师父是急于苦练复原。可是后来更发觉每逢进谒师父时,老观主的神色老是那么冷漠,眼光也显得与往常有异,于是便暗中留下三分神。最近他们又偷偷下山,干了好些伤阴败德之事,闹得许州满城风雨。日来之后,更密切注意师父的举动。今晚他们接到同党赛报,赶去静室外偷窥,亲见师父将青冥剑交给石轩中,还给了好些物件,这时他们未知老观主真的是走火人庞心怀顾忌,哪敢迫近去看,故此霞虚真人所说的话都没有听到。在他们私下忖测,认为老观主必定为了自己不能走动,故此命石轩中去请人回来惩治他们,于是急忙跟踪邀截。

石轩中这时也是心怀顾忌,知道绝不能将内情透露,否则不但自己受害,连老观主垂死之身,也将不保。此际心乱加麻,竟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异代名门失秘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关洛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