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洛风云录》

第10章 翻求冤孽肝胆存

作者:司马翎

原来这绿美在李家里,算是下人中第一个红人,不但是二姑娘的贴身待婢,十分推心置腹,就是李老大人,也甚是宠爱她。而她的确乖巧玲戏,善伺人意,无怪李光鸿喜爱。

每日早上,都由她到回房去,端早点与老大人,简直兼管了老大人许多事情,李家所有奴婢,都得让她使唤,连李光鸿一干侄媳,也得让这老爷眼前的红人一头。故此她虽是甚忙,但却不必爬高爬低,去操那较重劳役。而且一那双脚略略缠过,十分瘦小,站也怕站不稳,这一爬上去,口中虽硬,心里却微微发慌。

她指尖捏住丝绳,伸手去挂,却差一点点挂不到,只好垫起脚尖,再向那钉子套去。只听她“哎”地一叫,那丝绳倒是套在钉上了,可是她脚下一滑,扑地向横倒下,吓得闭了眼睛,大声尖叫起来!

忽然觉得自己有如身在云端,微微摇晃几下,却没真个摔在地上。睁眼一看,原来是被钟灵抱住。

他微笑道:“绿会姐姐别慌,再也摔不着的!”说完,把她放下地上。

歇了一会,她的惊恐才过,又害羞起来,两朵红云泛上面颊,低声向钟灵道谢。

钟灵道:“你别谢我,这是孙悟空教我的,名字唤着怀抱小猿!”

说完,哈哈一笑。

绿美低首不答这茬儿,抬眼见小厮玉书进来,不敢多耽在房内,一连忙一溜烟走了。

玉书禀报道:“相公,老大人差人来问,着相公醒了,请到书房去一道用胳!”

他微微颔首,问了那小厮名字,便跟他走出暖红轩。

耳畔隐约听到钟声级统,忖道:“真个钟鸣鼎食之家,只是……

有一桩,那老思公河以眉宇之间,带且股隐忧之色?这个就奇怪了!”

他一面忖想,一面走着,眼光到处,但觉都是富贵雍容气象,心中更是不解。

来到书房,只见外间中央摆着一张小圆桌,两列碗筷分对面摆着,却未有菜肴。

李光鸿危襟坐在窗下,正在看书,一见他进来,便放下书卷,道:“钟先生好睡,精神已复原了吧少钟灵改了称谓,揖答道:“晚生一分寒士,蒙东翁优程思通,着实是梦想不到,残躯已完全复痊,乞释垂注!”

两人揖让着,分别坐下,酒菜在指顾之间,已端上来。

一个少年过来斟酒,他抬头看时,但觉这少年后目清秀,可是在眼睛里,隐隐有刁滑好狡之色,不禁多望了几眼。

李光鸿道:“此子名为李漠,乃总管家李明之次子,一向在府中长大居住,有时也来服侍老夫,是乃义一片心事,我也不好坚拒。此子心窍玲现,甚称人意,先生你看怎样?”

钟灵道:“老东翁目光如炬,科事如神,晚生岂容置呼,自然如是!”

他道:“先生且饮一杯,此是家居自酿的百日春,请先生品评一下!”

“晚生先讲过老东翁!”

杭生不必言谢,老夫将来有事相求之时,幸勿推托便了!”

“老东翁说哪里话来,晚生羁油无依,年来虽有数奇之叹,万念已灰。但此身家老东翁再造之恩,虽真赴汤蹈火,未敢稍借!”

“先生言重了,请让一杯。”他殷殷举杯功客,钟灵只好回敬。

李漠不住斟酒,不一会,他已有了几分酒意。

李光鸿见他实不会饮酒,便命李模撤下壶盏,开始用膳。。突然绿芸走进来,向李光鸿道:“老大人,小姐命婢子问,那山鸡还有许多,要不要拿出来?”

他摇摇头,道:“这里不用了!”

。绿芸领命出去,钟灵冷眼旁观,见她理也没理李谟,却见李谟站起,跟了出去。

他俯首吃着,耳中却听到从小院门外传来李谟轻轻的声音叫道:“绿芸,我有话跟你说!”

又听绿芸轻淬一口,径自去了。李谟咕噜着走回来,只听到他咒道:“贱妮子,罢什么架子……”

钟灵听在心里,却这时却不去想,待到用膳完毕,那李光鸿似乎老兴不浅留着他押香茗聊天。他谈到自己当年认识了一位太极名手杨逸,承他传授了正宗太极功夫,至今还在练,因此身体依然硬朗。

谈到兴起,便在院子里罢开架式,练了一阵太极拳。

一边叫道:“漠儿,你试试来打我!”

李漠应声走出院中,徐徐一拳极方。打委空个试一杯,粉生日"右手一拨来拳,钟灵看得一清二整,只见他明于逆差厂少许才沾敌臂。李模已跄跄踉踉地退向一旁,仿佛快要跌倒的神气,暗中偷偷一笑李澳已大声道:“老大人越发精进了,小的不敢再试啦!”

李光鸿一收架式,特须笑道:“没用的东西,一招也受不住!”

又向钟灵道:“老夫献五了!”

钟灵赶快赞道:“老爷真是老当益壮,拳脚高明,!”

他微笑歉道:“先生过奖了,!”

这时日影西移,李光鸿要回内宅去,便各自别过。

钟灵回到暖红轩去,在花树间徘徊了一会,虽则那些花木都调零元生气,团股气息,却能挑起他无量思潮。

他正在发愕,忽然绿会又袅袅走来,手上捧着一叠素笺,唤道:“相公,你在瞧什么呀?”

他回顾道:“啊!没有,随便站站,哪有什么好瞧的?”

她道:“婢子奉命送些纸来,让相公使用!”

他讶道:“桌上不是有纸么?何必又劳动你呢?”

她道:“这些纸又不同,一半是宣城夹贡纸,一半是江左陈坊连史纸,虽不比那薛涛松花,子昂白鹿,但也算是精品!”

他随绿委进房,绿美指着一种洁白光滑而又十分坚韧的纸张。

她道:“这便是连史纸,另外那些便是宣纸,桌上原本放着的,不过是普通粗纸,怎可相比?”

他这对才认识了,暗中笑自个儿未曾见过世面。一面道:“请姐姐替小生谢谢大人的厚赐!”

她道:“是我家姑娘命我送来的,老大人向来不管这些小事!”

他想道:“她说的应是二小姐了,我才来这李府不久,倒像跟她有了交道似的!”

便请她转谢二姑娘,绿苔没有逗留,匆匆离开。

晚饭他独自在暖红轩中吃,由另外一个家人送来的,菜肴十分精美。正吃之时,绿美又来,端了一盘精致的小菜,说是小姐亲自傲与他尝的。

他暗自纳闷,想道:“那二小姐和这绿委,有点古怪,不知是她小姐有意炫弄,抑是别有用心?”

到了次日,李府大厅里摆了几桌筵席,都是本族近亲及李府年事较长的子侄们,同参那四个小孙子拜师之礼,似乎甚为隆重。

李光鸿更向亲友子弟,盛赞钟灵学问文章,有如他当年,简直是取青紫如拾芥。

钟灵听了,暗自汗颜不安。

忖道:“早日纵谈之时,我对闹易其早沐蓝会因个哨田渊。

岂有不知之理?可是此刻以我过当盛誉,又作何解?啊!是了,莫非?

我既乔为西宾,他若盛赞我,不也有光彩?经是烘云托月之法,一定不讹。”想罢,渐渐安心下来,对李光鸿的设贷,也就心安理得地受下。

众人见李光鸿也对他这等榜但林波靓添了许多分尊敬。他誉发?

估料自己的猜想是对了;席故之后,那位二小姐莲步珊珊,出来拜见老师。

几个小孩子对她甚是亲妮,满口邮姑”地直叫嚷着。她只出来一下,便惊鸿似地回内宅去了。

但钟灵已看清楚她的样子。直有愧色艺雁大灾而日来止之间,十分楚楚在弱。令人有弱不胜衣之怜!不过他却默认置之,古诗所谓?

“窈窕淑女君子好这”,他却半点好这之心都没有。

此后,那几个小孩子使每天到暖红轩来,听他讲解一些经史之类,这时暖红轩左面那间房间,已布置成书房,他授课时便在此处,用膳也是在此,由一个家人李福,按时送来。

他住了好久,才知道这暖红轩竟是紧选内宅,婢女往来,常常得经过此处,他若坐在廊外,便可以从月亮门看见她们,其中也颇有风姿绰约者。

只因府中老师的地位,那些内眷传婢等,都对他不甚回避,甚至执经问难等等,不到十余天功夫,许多都认识了。

他晚上很晚才上床,早上却极早便起来,反正那书僮玉书起来之时,早见他坐在窗边吟哦,或是在院中负手散步。

天气越来越冷,时常彤云满天,像要下雪模样,但钟灵仍是一袭轻裘,半点也不显得寒冷。

渐渐李府的人,都知道这位老师有许多怪痛,例如他来了这多日子,却从来不踏出大门一步。对于内宅眷属侍婢,等问也不瞧一眼,像是个性情十分沉静端方的君子,甚至流于古板。

绿委差不多天天都来,那借口可多得很,一会送笔,一会送墨,又送衣裳,换被褥,或是端点心小菜等等。

钟灵与她最熟,谈话便比较多,不过也渐渐变得冷峻一些,礼数甚是周到,保持住一段距离。

不知不觉过了个把月,这当中二小姐来过两次,都是稍坐便走,他并没有把她的影子放在心上,虽则他也认为这位小姐的确是绝代佳人而且柔婉可人,反而常在他脑中涌现的,都是李光鸿两个姬委婉儿和小薄。、这两个都是花信年华的少妇,身材甚是丰满,而且眉稍眼角,隐含春意,态度也较为放恣轻优。

还有那李漠,不时到暖红轩走动,偶尔遇着绿美,便不觉现出一副贼婬婬的样子,老想跟她谈些什么。可是绿警总是惊如脱免地溜走,虽没有开罪他,也不肯理睬。他都看在心里,却不去询问绿美。

最使他奇怪的,便是内眷他都差不多见过,只未曾见过大小姐,甚至在那些人口中,也不曾听她们提过。就像这位大小姐,住在另一个世界似的,不跟这些人来往。

他觉得此间甚为舒服温暖,虽然大家庭之中,不免也有一些明争暗斗,挑拨是非的事儿,却不会惹到他身上。

在梦中哭醒的次数也逐渐减少了,那是因为青春活力的缘故,少年人纵然有什么伤心的事,也容易排遣忘却。不过他还是显出很灰心的样子,许多事都不感到兴趣。只逐渐对这李府产生出依恋的情绪,不管是人或物,他都有了感情!

正是寒窗枯守十年寡,朱广空留一般,惰!

钟灵没有朋友,那是指较为谈得拢的朋友,他能够跟李光鸿谈谈一些世事,虽甚投机,但一来年纪悬殊,二来李光鸿的道德文章,很使他衷心佩服尊敬,这种情操加上彼此经验之截然不同,确实很难成为忘年知友的。

这天是例假,不必上课,他披上一领轻裘,自个儿慢慢走出大门。

自从来李府两个多月,还是第一次走出这大门。门房的家人,都十分惊诧,这消息一下子便传知全府了。

他记得来时,不过残秋初冬之间,如今已是严冬了。

四下再难瞧见有生气的碧绿之色。他发觉这李府乃处于万柳庄的中心,出了大门之后,四面都是人家,那些屋子虽不高峻宏大,却也牢固干净,一条石板路,直逼出庄外去。

他并没有沿石板路走去,反而绕着李府的围墙慢慢走着,大约走到李府后面,却见围墙内,伸出光秃秃的树枝来,便猜想是后国。

再走过去,只见围墙开了一道门,大约是后园门,那扇门正打开着。他随意望进去,发觉这后国甚为宽大,植着许多树木,还有假山。小池。亭阁之类,虽然如今是萧杀的冬天,但布置得法,尚堪赏玩。隐约还看见后园内有价,有一座楼尖,掩映在树梢之间。

他看了一会,正想转身离开,忽然瞥见远远树丛间,有个男人的背影掠过,好像要绕向这边出来。

他眼珠一转,退后好几步,身躯便挨着这边人家的后墙,抬头一看,上面屋檐斜伸出来,那角落不浅。当下脚尖点处,便像一只轻燕似地飞上去,伸臂按住檐橡,身躯便轻巧地绷住,缩在屋檐下的角落里。即使有人打园门出人,也不能瞧见他。

他心理忖道:“这后国怎会有男人踪迹?老思公的侄子们,都出门去了,侄孙又没这般大的,我非替老思公探听一下不可。”

不久,有人踢枝踏叶走到门边,只听他一呀”地低叫一声。

自语道:“怎么这门没关紧?我大糊涂了……”

这人一面探头出来,在巷中张望。

钟灵听见声音,立刻便知道这人是谁,微微伸头闪眼看时,只见那人面色苍白,显得十分疲累的样子,可是带有一种奇异的满足的表情。这人非是别人,正是李漠。

只听他又咕喀道:“好个婬蹄,那股浪劲儿,老子差点吃不消,还要老子今晚再去,哼……”

跟着,他又诅咒出几句下流的俚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翻求冤孽肝胆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关洛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