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洛风云录》

第11章 凄凉耸卷棒准人

作者:司马翎

钟灵接着道:“原来如此,迄些技院来到之后,婉姨娘的姦夫便不敢未了?老帑的球息算不曾白费!喂!那姦夫到底是淮呀?”

她瞟他一眼,道:“好吧!告坼你也天妨,那厮是……”她的活未规出来,已被一十京音打断。只听有人叫道:“柳老仰……柳老仰……”一面走向房耒,柳升劫作如风,市音刚人耳,已将小卖幸起放在地上。她荏忙掠货扯襟,弄乎衣服上被折。

他卢市道:“株儿么?我今天不大舒服,且歇一天猓,你告沂地个去!”迸房来的,正是他的半生李符,听税不用上猓,便高共地走了。他择手道:“莺姨娘,你也回去吧,歇一台老先生必采,撞兄便坏事了!”

小曹妖冶地笑着,e他一小媚眼,款款地走出民去,他蓦然起来,那裨子霎地根落,他也不去系好,一把扯着裨夫,脚尖鱼攸,巧如、燕般弋出来,儿院中元人,便拾了一粒砂子,身形冒效,已跌到墙顶,只见那小茸款擢腰肢地在走廊上走看,他挥了择手,那粒小砂子如疾箭激射,并在小旧身上。告他手中砂及出之财,狭自飘身下地,退回房中。爬上床去。一也系裤子,一面想到:“远婬汨被我打中哑穴,够她受了,今晚定然不舍缠我!啊,那粉因也似的酥胸,那媚眼和卦手,撩人的体恣,除些儿令我不能自持,坚人温柔陷并中!”

想起方才*妮婬茵的情景,不髭神魂不定,胡思乩想起采。

但他到底是领述玄同内家功夫,渐渐收提任违种婬邪放逸的心猿意与。可是日根新愁,又兜上心失,把他掌禁压住,他五奈地用被蒙住失股,想哭也哭不出来,维受之被!不久工夫,李光泊得到他生病的消息,便耒探望他,和日而笑仞地慰同他,并且命学芸来服侍他。

禄芸奉命来了,星知他不是真病,但那种钿心慰贴,使他竟得好像真十在病中。

傍晚寸分,月半竟然又来采他。仲艮仙汕地招呼一户,不敢再放肆了。她侗税起小菅忽然哑了之事,都十分瓷升,禄芸及狼这:“二姑娘,你嗟尺什么,远位哑了,那位也症了,不更好啦!”

仲艮沉下股色,纲钿考虑远句活。月半兄地面容有升,便道:“老恤,你面色不好,远番址我看看你的豚息,别要负小病了!”

他摇失哎气道:“二姑娘,我太感激你啦!我笑在没病,不述有鱼心事便是!唉,你又何必财我邀么好呢?小生一身孽债,已姿被折磨得筋疲力耳,你若是……候!反正我比死了的人,只多一口气,我的心,早就如槁木死灰……”

月半柔:道:“老峡年妃娃娃,前途如棉,快莫税远等预交活,奴家……”她忽然股上一*,没有再税下去。

仲艮已知她的意思,那颗心元瑞活功起来,不常伸手去握她的手。禄芸看到远情景,抿着嘴chún,跑出房门站着。

他达一病,躺了三天没起来。禄芸奉李光泗之命,日夕服侍他,月革也天天未,两人的神情,透出十分奈热。达位炯静炮芈,恪守日圳的小姐,竟然陷在情向中,不愿一切,未暖*杯里和西席先生系近。“情”之一字,笑在不能以常理解释。

李府中除了李光鸿之外,淮敢去管道位主仍也似的二姑娘,缴使背地有些困活,也不敢侍到李光泗耳中去,何况那些同着天事的妞儿们,造财正有别的好活题,原来那小茸忽然哑了之后,婉儿也忽然拥痪了,挂指尖也不合功。她们背地都税是因力李光泗倩宋捩院,夜同查不歇,把孤仙打扰激怒了!

李光鸿心烦得很,整天村着侧室柳氏哎气,佳舛艮的病也第忘杯了。

仲艮村着丙朵解悟名花,那虚交了的心天,慢慢充突起来,晚上也睡得安宁了。

三天之后,他便起床继续教书授业,月华天天到暖红轩来,和几个小侄儿一道,听他讲解。从彼此偶然交换的眼色中,流露出安意柔情,爱情又使钟灵恢复了活力。

约莫过了半个月,他和月华的感情已经是如胶似漆,而李府中自从两个放荡的姨娘哑瘫之后,再没有出别的何错,李光鸿渐渐安心,便正式宣布大小姐月娟许配与钟灵为妻的消息,同时又收下现任吏部尚书孙子诚的二公子孙怀玉的废帖聘礼,确定了月华的终身。两个女儿,都一并定在明春出阁,月华不过较月娟迟两个多月,这一下子,把李府闹得人仰马翻。那大小姐尤自可,因为钟灵无家可归,便准备长居李府。但二小姐则大不相同,一来夫婿家门正是当朝显赫,二来又远在京师,这份嫁妆就忙不了忙坏多少人,才能办妥。

那天消息一宣布,月华便芳踪沓然,一整天也没有下楼去见钟灵。这时钟灵也正式变为姑爷,不再授业上课,陪着李光鸿,整天饮酒,闻风来贺的亲友,络绎不绝,差点使门槛为穿。

钟灵正如热锅上蚂蚁,走也不是,坐也不是。一方面还得应酬着,不让人家看出神色来。那三个护院这刻态度大不相同,一个劲儿挤眉弄眼地奉承他,使他觉得更加烦厌,却又作声不得。

好容易到了归寝的时间,他如同得到皇恩大赦,装着醉态可掬地回暖红轩去,把房门紧紧闭住。

那三个护院已喝过几分酒意,当下照规矩轮流巡视。到二更的时候,轮到花枪工作。

他腰间悬着一柄朴刀,沿着规定的路线,慢慢走着,经过暖红轩时,忽然眼角像瞥见黑影一闪,凝神四看时,却没有可疑形迹,便吐一口唾沫,咕味道:“想是夜猫子,没的把老子吓了一跳,哼,这酸丁大好艳福啦,财色兼收!老家伙何以不看中我王老大?偏让那小子独占鳌头?使人好生忿恨也!老子还要替他巡夜,真个……咦!我王老大何不偷偷去……”他急忙自己掩往口,没说出来。当下只见他精神陡增百倍,大踏步沿着规定的外廊,穿绕过内宅,一直来到后国。

他猴头猴脑地到处张望了一会,见四下都黑沉沉的,抬头望时,那碧岑楼上尚有灯光,打窗间照射出来。便紧张地蹑足走近楼下,站着倾听了好一会。他看到一丈远处,有棵大树,比碧岑楼更高,使微笑一下,走过去向上一审,窜了大半丈高,双手一抱树身,手足并用,吓吓连声地爬上去。

一株横极斜斜上伸,正好在那窗边,他犹疑一下,便缓缓地向这横技爬去。只差几尺,便到那琐窗,他已看到雕刻得十分精巧的天花板,和窗上紫红色的厚帷,唯边垂着金线流苏,还微微晃动着。

忽然脑后被人吹一口冷气,不禁全身颤栗一下,猛然回头一望,哪有半丝人影,暗笑道:“我王老大干这钻穴越墙的勾当,也非新手,怎么今晚会胆怯上来?真是活见鬼……”他的念头尚未转完,猛觉脑后辫子让人揪住,紧紧绕在树干上。他冷不妨又惊又痛,险些喊了出声,这时头颅已转动不得,忙张开双手乱舞乱捞。忽然助下被什么碰了一下,便手足软瘫,不能动弹,可是他依然侧耳静听,却听不到半点儿声息,使他心里一阵骇然,暗自惊想道:“我的妈呀!王老大今晚劫数临头,碰见妖憋了!这条命玩完啦!”原来他认定这树干别无立足之地,除了鬼扭,哪有人能站在半空绑他的辫子,而且使他像梦魔般手脚无力,呼不能言?

他哪知这时正有一条黑影,脚尖轻轻踏在他头上一支小指般大的枝叶上,瞪大眼睛,向窗内望去。

灯光映在这人脸庞上,正是这碧岑楼女主人的未来夫婿,俏俊书生钟灵c他眼光到处,只见一个体态较为丰腴,形容风流的美人,双峨紧该地价在床边,目光注视着手中抚弄的东西。他相距不远,目力又超异常人,看出四个玉环,双面雕刻云雷纹,刀法雄劲圆厚,汉白玉地,色沁黑裹红,竟是汉代精品云雷环。他眉头忽皱,记得自己看过这枚玉环,那玉环当中穿着一条红彩带,系着一个三指大的象牙牌,那牌两边都有字刻着,一面是篆书,一面是真书。

只见那大小姐月娟捏住那象牙牌,幽声闭目念道:“道门三洞,寿哲无益!”语声清晰地送人他耳中,钟灵不禁一震,明白了那东西来历,却又墓然大惑。只听她又念道:“涉江兮采菱,登高兮遥思!凤昔之不能忘,与子同心兮永修此好!”声音甚是清曼哀婉,活活表露心中渺测之思!他不觉同情地轻轻嘘一口气,忖道:“这几句该是另一面刻着的真书!情深若此,是谁送给她呢?决不是传说的孤仙,这是我敢肯定的。她已念得烂熟,自是情深一往,既!可把我难为死了!”

他的心中充满了同情之意,竟没有半丝儿妒念,颇堪令人玩味!当下他已看清楚这大小姐,比之月华稍为逊色一点点,但那丰腴销魂的体态情貌,却别有妍艳迷人处。

他轻飘飘地落在树下,仰头看那四肢软垂的花枪王作一眼,冷笑忖道:“你这厮且在树上趴一口吧!过一会穴道自解,看看还敢不敢再爬上去窥看!”想罢,身形一伏一纵,大雁横空,几个起落之间,已到了倚琴楼下。

他踌躇了一下,见窗间也是有灯光露出来,静夜之中,似乎还听到她吸泣呜咽之声!他的心猛然痛楚起来,忖道:“我明知故犯,做成此不解情孽,正是聚九州之铁,铸成大错!如今怎生是好?若不进去见她,我心不能安!若进去见她,却又无益,徒增悲怀!咳!她夫婿又不知是个怎样的人,识否消受这天香国色,兰心意质的人儿呢?”

他呆呆地想了许久,忽然跺脚想道:“罢!罢!一错不容再错,万一相拥对泣时,罗端烛暗,鸳帐装温之际,一个不能自持,更误了她终身……”

于是撤步抽身,反向后宅飞跃,逢过一处偏院时,忽然停步在暗同中,想道:“哪婉姨娘半月前被我治瘫,不知现在如何?且顺路去瞧看!”

当下折转身形,飞纵人偏院内,轻车熟路,一直模人内房。外间有熟睡鼻则之声,他料是以前来时见过那蠢丫头,便不理会。在内房门缝处瞧看,只见房内一灯如豆,虽然昏昏暗暗,却能够看得清楚。只见婉儿头发蓬松,面黄如蜡,全非以前妖烧形状,她瞪大眼睛,气忿凶狠地望着对面暖炕上。他随她眼光瞧时,只见那暖炕上,正有两人躺着,这大冷的天,仍是赤躶身子,一丝不挂。他不觉暗中握拳,喉咙中低低咆哮半声!原来炕上那男人,正是李漠,只见他一手捷着那女人的嘴,一手却上下乱模,那女人似乎有一点点抗拒的意思,却又不曾真个抗拒。

只听那李漠喘着气低声道:“云儿,你可别嚷叫,我不是说过,现在怎样?可觉得快活么?”他说着把嘴上的手移开,那云儿哼哼卿卿地微呻着,没有答话,动作之间,显然仍有害怕退缩之意。

他怒气勃勃地忖道:“这李慎真个罪大恶极,百死不足蔽其事!把婉姨娘的诗婢也弄上手,那婉姨娘也真报应,白瞪眼发怒,受这风流活罪,却无可奈何,看你还悔改不?”付想问,只听车模又道:“我的云儿宝贝,你比那婬货有趣得多啦!几时连绿艺也勾上手,那就快活死人了!”

那云儿哼哼卿卿地断续道:“啊哟……哼,你这时还想那贱货?人家才不似我哩……”

李遵道:“你别呷干醋,我是为了她已窥破我的私情,才想弄上手,不要在这几个月当中,泄露了我的勾当!她随小姐一嫁,就干净了!”云儿不再说话,却弄出一种奇异的声音来。

钟灵再也忍不住,伸手按着那扇门,微微一震,里面的门闩便折断了,发出咯咯一声。他身形如旋风一卷,已问进房去,骄指疾点如电,正好点在李漠腰间。李漠听到声音,正待口头,这时蓦然瘫痪无力,趴伏在云儿身上。

云儿却因今晚首次破瓜,心里又害怕又紧张,也觉著有些快活,热血已冲昏了头,这时尚未觉察。钟灵探手一戳,她但觉眼前一黑,昏睡过去!

钟灵不掩形迹,回身走到惋儿床边,伸手一拍,婉儿“哇”

地叫了一声,骤党四肢百体,都恢复了气力。可是看见眼前人是新站爷钟灵时,却忘了爬起来。

钟灵沉声道:“我奉老大人之命,惩戒了你,现在可知海么?”婉jl大惊,在枕上连连点首。他又道:“此事你不得泄露半句,也不得难为云儿,赶紧将她遣出府嫁掉便算,李漠七天之内,咯血而死,便是你的榜样了!听清楚了没有。”婉儿一骨碌下床,跪着不住叩首。钟灵不惯这样子,一手扯着她,如提小鸡般放回床上。转身到那边炕上,夹脖子将李漠拿起来,不敢瞧云儿赤躶的肉体,口中道:“婉姨娘,记着我的话,这厮我拿回外宅去……”话声未歇中,他已如一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凄凉耸卷棒准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关洛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