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洛风云录》

第12章 重来疑是黄泉客

作者:司马翎

石轩中昕了,哇地大叫一声,气得活也视不出来,忽宽了半肓:“你胡视……”次攀一倍,蓦然一式“六丁开山”,竟是白虎掌法中最毒辣的一招,用足大摔碎手掌力,猛然开膛裂腹地劈古坦去。

掌力区体,重如山岳,公丹先生禁不住吃一惊,跑光火石般忖道:“汝厮掌力更儿沉雄凌辱了!看未比我苦修数十年的内家真力,不相上下,我得小心底付……”心中想着,身形已如行云流水般措步仍开,孤掌半起,正待用“手捧琵琶”之式反合。淮知五轩中眼光未移,脚步已斜采两尺,右手已倏然似下坯上地敲未筋池穴,眼看怏要够上部位之肘,忽地翻腕沉拿手肘同的曲地穴。法两下交化,又迅疾又奇特,筒直使人摸不看去胞。

公你先生元花如何也占不到五轩中土别三日,不但他拿力上的造渭已有避步,竟然坯有接种精妙维浏的招致。尚幸地江湖团盗已久,伍紧大赦,座交迅捷垃人,努下努力往侧一倾,身形摇摸不定,化力“迎夙周边”

之式,沉臂内客,封住面前门户。盛地撤臂得快,星然避开曲地大一末之危,但前臂仍力石轩中指尖拂着,微微裂帛一咱,疼痛人骨,袖子已佛裂了一道口子。

五杯中所用的全招,正是困在石窟七日七夜吁所孛到的注摩荏杯三招中的丙十芟式,果然威力不凡,咄嗟同已筑得了甜失。*寸哪肯社公仆先生紧开手招架,右手原式一拂,扇起一股掌风,作作攻故,左手已疾捺如屯,住京节腰穴,只见公外先生蓦然拳手封住上路,脚下不功猛然啄气,肚腹内绢,足足胜后半尺有多,内功之情徕,于此可见。淮知石轩中瞬息之同,右手已吞吐如蛇信,平推直打,一似金刚散手中排山达掌之式,掌力惊人维洋。远种两手各自交招克故的方法,正是迷摩心法那四式坐功的妙用。

外先生火退如风,但石轩中就像加影随形,招式毫未文化,身形却随着移功。脱寸过那寸怏,公外先生厂得咽喉和rǔ根的致命克穴煞手,又搪不了平告如屯崩屯析的掌力,手忙脚乱地滴溜溜一特,一式“左右圈撞”屯光火石般封住故人虎穴那手,可是远一采,肋腰便全交第故人了。

石轩中右掌推出,势沉力猛,眼看支铭达可恶的公孙先生于拿下,可是不知怎地,忽然是崖勒日,斗地将掌力收住,台技一带。公仆先生便往旁攻宜颠迹出去,一荏跎跟了六七步。

他怒市道:“公仆老儿,快把我同伴下落视出来,没有你的事儿,否则……哼,我石某可不再手下留情!”

公孙你先生自分必死,忽又死里逃生,大出意外,但*小老股却挂不住了,嘶育叫道:“姓石的今日有你没我,你别想儿我口中知道什么消息……”叫户未歇,身形里然鹏空而起,拳脚交施,向石姦中扑来。

远寸他已签坦手,能够施展出独门客确ǎ欢硇稳缪蛄魏?

空,淬然扑抓,拳打脚踢,如风雨颗至,凌房歹毒元比。石姦中不由得身形达退,一的只能招架住,元力反克片刻之同,两人已换拆了效十招,公外先生一股悦气,已到了再而衰,三而竭的地步。只昕石轩中怒叱一市,身掌合一,如山岳静立,其突又捷逾鬼魅,忽地抢人公你先生拳脚影中,只听腾啪一叻,公仆先生又吭地一叫,人影倏分肘,其中一今已倒在圭埃,却是公你先生。敢倩石轩中伺着枇金,蓦然施展注摩婬那三招,抬人故人拳脚圈内,特眼同和公仆先生财换了一掌,却一措鱼在公孙先生的气隔穴上,星是怪鞋一鱼,公你先生已摔倒生埃,功并不得。

公孔先生任尺一串,面色交紫,同目不梧。石轩中喘一口气,搔援失皮,想不起什么生意。

僵持了一合,公仆先生睁眼嘶哑地巽道:“小子你若有种,快京系了我……”石轩中心里一功答道:“我们们不示你,如果你把我同伴下落况出未,我坯是那句活,住什么都一亳勾销。”

公孔先生愈恙地破口大贸,使石轩中也按眉突眼,怒气病胸,系泛斯前,很内喝这:“老儿往口,想我石轩中几番中你亿汁,隆死述生,本已仇深似海,但我看易姊姊的面份,不和你汁较,两次手下留情,你尚财我如是仇视,你坯是十人么?好!石某决使你遂心如意,送你到团向逞弄汁煤去,别在人伺弄鬼!”

悦完活,倏然穹腰伸手,特公仆璞一把抓起来,大踏步走向他那座石屋。眼角已窥见那小僮明月,抖索索地躲在村后,回去道:“明月你不必害怕,我不去份害你。”一面已大踏步游石屋的尸子中,特公仆先生放在一张醉仙椅上,伫笑道:“公钋老几,你若有个言,趁早况出来,再退半刻便赶不及了!”

公饰先生同住取目,精口不言,石姦中玟眉斜轩,蓦然胼指如戟,疾地公种璞太困穴鱼去。

指尖已要要京到之寸,忽然又收回手措。却看公你先生,深然同汗出如雨,脸上肌肉也抽搐起来。原来他星栩着眼睛,但仍感知五轩中京下未的手指那股尖锐刚劲的指夙。要是石轩中一下拮果了他,倒也箅了。但石姦中岫吁交卦,忽然中止,述种纣个于生死夫夫之同的滋味,最》忍受,人哪有不伯死的,只不坦有耐被逼着不得不死,有财却是所悉有甚于死者,又不得不死。

公冰先生本非倩愿死掉,可是以他的名望,既然一败徐地,便不得不求怏鱼死掉,哪知五日中忽然中止住猛铁的手指,于是他熬不住沁出汗,甚至脸上肌肉也不受控制地抽搐起来。

石轩中却因另外鲈动艮枇,故此中止系他之念,事安上他仍是急于知道朱玲的下落,星然可以想像得到她此刻度是元恙,可是一来他急看要见见她,大于达卢他竟得寸地最重要,即使要付任何代价,也不演惜。二未他要素自同同她,是否真如公孔先生所税的,已枰配了人家!财于远一杰,他却不太重规,因力既未得征突,而且即使有达件事,只要她肯跟他好,杵配了又怎祥?

他这:“公孔老儿,你害怕了么!我坯有更枪的方法哩,你想快鱼死么?我偏不如你意,我要用绳把你捆住,带到江湖上去,社武林朋友们瞧瞧你的狼狐情形!你税我远主意幼不镶?”

愚叟公孔璞同言,心中大急,弭目瞪眼,只兄石轩中一副坚决的表情,好像势在必行。达一未侥他满肚汁煤,智虑如海,也不由得沉不住气了。

他冲口道:“姓石的你太仿朋德了!我得单你祖宗十八代……娄,窒,我将奕情告坼你,你可得立刻策我一千痛快了第!”

石轩中喜道:“空然,我立刻把你放了,你快税吧!“愚叟公冰璞道:“你那同伴便是鬼母弟子白夙朱玲么?她在六天之前,已由静儿救回来,拥在合庄荐仿,静儿也在那里!”

石轩中喜上眉梢,道:“你早税不就完了,她们在合住什么地方?为肥裁匆岬侥嵌ツ兀俊?

“就在合庄最外面那幢大房子里,那儿是南荏里阳的居效,在那里春枋,比速里方便呀!”

他鱼杰夫,伸手一拍,解开穴道。公仆疲意地半困眼睛,道:“你自己去吧!我再不愿跟你见面……”

石轩中凉解地鱼京失,悄然退出厅门,心中再不思疑,陡然胜身而起,一往八天香幻境的后门、出去。各日他在未遇南荏潼缝之前,曾姿走述一次,姿遨好些村庄,所以他不必再寻人同路了,一口气直奔合近那村庄。

利眼同已筑走到,只见任述一幢髭着黄色的大房子,房子外迤坯有一千小小花圃,致样几行畦士排列,另有一种幽雅气派。花圃竹门挂看一决任木牌,零着“日月精舍”四十字。原耒远日月精舍里然真令是南荏乃个所居,但免他却未有密格弄得如此精致幽雅。本来是由另一人居住,此人便是南荏泡阳死心蹋地,到性求援手相助,使之成大器的那人。但那人数年前已高开了,只剩下规模依汨的住所。所渭日月精舍,乃暗嵌明皇朝兮。

石轩中哪知底蕴,走到竹门迩,伸手敲在竹枝上,货出笑容之胄,歇了一台,里面室同忽然开了,一十矮矮胖胖的人走出来,儿是小不相洪的少年,同财又及笕没少年衣履不整,失岌蓬松,满身粉肩坐土,更是份升不已,同道:“你是淮?来此有何景于?”市音自然洪亮。

石轩中忙施扎道:“在下慾求见易静姑娘,相做特告是石轩中求见r矮胖子玟目圆睁,修现奇光,哈哈笑道:“啊!啊,你便是石轩中么?听悦你不是葬身泉眼之下了么?怎的又活特道来?”

石杆中满心奇怪地打量他几眼,忖道:“迪人口气并不客气,我初寸以为匪钦馕莸南氯耍绱送牙矗床皇橇恕!痹倏丛栋肿哟?

的衣服,款式奇特,颜色特别鲜拒,更意人注目。占下仍然坚持这:“在下正是石杆中,想清见易姑娘,未知尊穹可允杵在下先容否?”

那矮胖子微微哂道:“什么易姑娘不易姑娘,我不知道,但我却子你好久,喂!

你可猜得出我是淮?”

石杆中摇摇失,那矮胖子又道:“那么你坯活得仙人钊秦重么?我便是他的仰父!”

石轩中失育道:“呀,碧螺岛主于……令徒省日……啊!那事突是在下一寸失手,以致今徒……在下达厢陪罪!”原来占日石杯中乩崆峒食皇出走,路遇朱玲,一起桀伴而行,只因朱玲大闹扶家堡,扶家堡的人和贺客致纷追截,仙人钊秦重也是其中之一,其寸石轩中提合以》追截自己,仍挺身而斗,仙人到秦重吃他用大周天神剑,第十招挑到撒手,含羞液走。五好中事后亦甚追悔,搜得自己太不留余地,故此速财荏忙向碧螺岛主于叔初耐罪,并非害怕碧螺岛主于叔初的威名。可是碧螺岛主于叔初却不作如是想,洪亮地笑道:“姓石的怎么见了本岛主,活都款不完全了?但如今你跪下磕失也不成,赶快亮钊预各,咦?你没有钊!我远把借哭你,本岛主用远十就成了!”

税完,随手拗下一支竹枝,约莫有三尺半妖。一面将助下是着的钊抽出未,银光离匣而起,最然是件利器。抽钊出来后,便遽第五轩中。

石姦中怒哼了一户,俏市道:“你以为石某怕你么?事情既扶到远儿,我也不必多肓分税。你坯是用自己的主剑吧,我用竹竿孚钊好了!”

碧螺岛主于叔初怪叫一市,似乎止他弭狂的神气激怒了。只儿他手腕一抖,那柄到已突看风户,拖前尖后,宜向石轩中射去,接着人影一同,矮胖的身形,已火地扑出来,手中竹竿一起,一式“太公约旦”,径鱼石姦中盾心。

远一下锲出不意,石轩中本能地伸手一抓,捏住钊柄,并出力这根猛,*吁碧螺岛主于叔初的竹央已自焦到,不暇寻思,幸钊便削。

碧螺岛主自夸天碌谝还徊煌苍郏患已镣耄裼叭?

灶,化并削来之势,同的改攻效碗。他拿摸得恰到好钦,在石轩中招式慾夜未交之同,蓦地里已跨步抒身,手中竹钊鱼、挑、刺、扎,一连换了几式,狠房无匹。

石轩中所幸锲功道人,倏然冲天而起,堪堪避开注几式毒手,却呼出一身冷汗来,腰同喀这真力,里地特折而下,一式“倒特困田”,钊光一惊,忽交左手,以反式下缶,右手却不用着,程钊决找敌人穴道。

碧螺岛主于叔初禁不住喝一京采,道:“果然了得,但及免产负手,却未能打败我徒儿……”税着活同,竹钊已腊回,复又斜吐而出。一式“圈子钊指”,竹尖向石姦中脉门创去。石轩中知道远竹竽星然圆纯,但在远等杯有上乘武功的人手上,突不啻及幸快的玉钊,如世竹竿割着,立劾金截n断日。

省下忙施展大周天神钊中拍妙绝招,一式“少田再引”,快得异乎寻常地引起两这光芒,远寸他用的是左手反式,助力自然不及右手拍朝,但反式较力奇特,使敌人不刁俱而狡垠于招架,可扑功力之缺侬。

但客腊岛主是何杵人也,法寸早没觉他功力未与的破变,倏然也自竿交左手,一式“潮平岸高”,身随竹走,突然破钊光而人。石籽中央户叫这:“不好!”退已元及,眼见自己的钊止敌人逼开,那根竹尖疾向自己上益鱼未,万忙中自然而然右手一伸,圈指向竹尖弹去。

原末他在万急之中,竟用出往摩荏坏三招中最奥妙的弹指乾坤四式来。于叔初本来尚有交式,迄寸已移竹尖向中益,却昕容地一咱,那根竹如艮蛇乱颤,原来被石轩中手指强中正着。

碧螺岛主于叔初惊噫一串,身形已如狂飕疾屯似地退开文杵。原来于叔初远一下抢人故人到圈中,元沱是什么帑及高手,妙在此情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重来疑是黄泉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关洛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