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洛风云录》

第14章 姹女迷魂缚火狐

作者:司马翎

晚上,猛家寨外那片平地上,野火熊熊,照映得四下通明。许多苗女,随着乐声鼓奏,轻歌曼舞,遍地摆有酒肉,供人大嚼。

乌角也率盘支和几个武士,来参与盛会,并主持举行那宣布土加和莎莎婚事之礼。

按照苗俗,青年男女求偶,都在跳月大会举行,这一次大会,乃是为了崔伟而开,许多青年男女,都趁这个机会,各求佳侣,一时欢乐之声,洋溢于耳。

欢乐和平的气氛漫弥着,连人孤崔伟都禁不住笑逐颜开,心中十分快慰。却发觉一旁坐着的司弟加,半眼不瞧会场中冶艳歌舞的女郎,只巴巴地不时凝视着自己,若有所求。

再端详司弟加的相貌,见他丰颐广顿,虎头燕颔,器字不凡,越看越似王者之相。加之神完气足,举止稳重,便在心中沉吟忖想道:“此子相貌不凡,单就学武而言,将必有异常人,倒是块好材料,可惜生长在苗疆……”

过了好一会,发觉司弟加沉郁地垂下头,又缓缓地站起来,向黑暗的地方走去。他好奇地站起身形,跟了过去。

走了五六丈路,距离火堆已远,光线黯淡,崔伟疾走几步,伸手搭在司弟加肩上。他回头一望,只见崔伟满面带着和弱的笑容,注视着自己。当下情不自禁,双膝跪下尘埃,恳切地仰望着他。

火狐崔伟暗运内家真力,使出绵掌中的动字诀,手掌按在他肩头,轻轻一扯,司弟加彪壮的身躯,随手而起。使司弟加脱口惊瞻一声。崔伟微笑摇摇左手,又指指地下,司弟加会意他命之不要跪下,当下把头连点。崔伟随即将动着他的右手收回,皱一下眉头,忖道:“我怎样问得明他的心事呢……”

只见那边人影一晃,司弟加叫了一声,那边回答着走过来,却是土加和莎莎两人。他们一见火抓崔伟满面春风地看着他们,便也高兴地走来。崔伟首先道:“你们今晚快乐么!”

莎莎抢着道:“我们太快乐了!上加方才正和我商量着,不知怎样才能够报答你老人家哪!”

崔伟道:“你们能够快快乐乐在一起过日子,我也就快乐了,以后不要说报答的话!”

土加道:“你为什么不能多住几天?我们都舍不得你走,你不能多住一些时候么!”

火犯崔伟遗憾地摇头:“我自己有点事,要赶快去办清楚……晤,对了,为什么司弟加不会说汉语,你却说得这么好?你们不是一起长大的吗片上加过:“不是,我们不是一起长大的!他不是运家的人,而是离这里很远很远地方的人……”他们谈论到司弟加,眼光便不时扫在他身上。他发觉了,用苗语向莎莎说了几句,莎莎也回答了几句。于是他大声地对土加说了几句话。土加道:“司弟加要我把他的身世告诉你老人家听哪!”崔伟道:“很好,你说吧!”

土加道:“我们知的也不大多,详细的要问我父亲才晓得。我只知道他是离这里很远的一个苗族酋长的儿子,当司弟加七岁的时候,他父亲便死了,他的叔叔要夺酋长的位置,便想害死司弟加,哪知他的婶母很好,暗中命一个人,把司弟加送到这里来。因为我父亲和他父亲以前是最好的朋友。司弟加来这里已有八九年了,他常常想口去赶走他叔叔,可是他叔叔不但本身十分武勇,能够力搏虎豹,而且还有两个心腹勇于,都能够力敌万人,所以我父亲不准他回去冒险。我们所知便是这么多了,可惜那个送他来的人,后来不久便死掉,没地方问去,我父亲又不肯泄露半句,所以连司弟加自己也不知道本族的名字和所在地!”

火狐崔伟“哦”了一声,审慎地想一下,上加又香司弟加传话道:“司弟加说想请你老人家传授一点本领给他,那么他就可以口去夺口酋长的宝座,可是你老人家又有事,要离开这里,所以他不敢求你……”

崔伟道:“好罢!你对他说,如果我此去办事顺手,没有意外而能够活着,我就日来教他一些本领!”土加和莎莎欢呼,抢着跪下。司弟加虽不确知崔伟已经答允,但见这情形,也忖想出几分光景,于是随着他们拜倒地上。

崔伟道:“好如!你们快起来,有一点你们要记得,在我未回来之前,别告诉别人,还有我想明早就动身,不过你父亲一定不肯答应,我只好使偷溜走……”

事情便这样决定,他们得知崔伟要走不少路,便由莎莎连夜准备好山行露宿要的东面和干粮,打个小包。在黎明时分,他们送火现崔伟离开此地。

火狐崔伟心情较为轻松地,一直向大理进发。到了大理之后,只歇宿了一宵,便折向西北,才走了一天,在翌日上午,已到了黑龙鞭许霖指点那个村庄。

他寻个汉人,问明了那老汉劳越的住所,一径找他。在那间竹茅参半的屋子里,一个干瘪的老头,看见许霖那信物,便快活和热烈地招待他。

劳越年纪虽老,但腰腿依然灵活,而且精神充沛,显明地表现出是个乐观旷达的人。

火孤崔伟的事,自然不能瞒他,便将全部事实,以及他与许霖的怀疑都说出来。

劳越道:“这就是了,许嫖头猜想的一定不错。怪不得近些日子来,总不时有些面生和形迹可疑的人匆匆地经过这里,或者在附近落脚徘徊。原来他娘的仇人来窥探动静。”

火犯崔伟闻言,知道他一定是十分信服许霖,所以刚才便一口咬定许霖推想的事,绝无差错,心中一笑。劳越又道:“仙娘对周围的苗人都很好,派人替我们医病,遇到贫困的,还会送些粮食。所以虽然我早就听说仙娘有迷惑壮男之说,但我们附近不但没有这种事发生,而且不时受她恩惠,故此对她十分尊敬信服,这件事如非许嫖头出面,我老汉才不管哪!”

火观崔伟不觉后悔自己大快将实情说出来,因为他以为阴案立定是弄得声名狼藉,怨声载道。哪知事实大不为然,当下忙答道:“我们也不过猪忖,故此我独自来探一探消息,看来大概不致于会闹出事来,劳老丈你可以放心,只要你指点路径,就没有别的事要麻烦你了!”

劳越道:“明呀!你千万别闹事,仙娘神通!”

大,你孤身一人,必定会吃专。若你有个三长两短,我怎对得住许锅头?盼……不如这样,我先替你打听一下,探探消息,如果你的侄儿和侄孙有点线索消息,你再看着办!”

火孤崔伟这刻更加后悔,口中答道:“这样大劳烦你哪!”心中想道:“这老家伙狡猾得很,不肯立刻把路径告诉我,哼,咱们走着瞧,我火狐若坠在你这老头壳中,不算是江湖人物!”

劳越倒是十分认真,说了就办,当下请他在屋中歇歇脚,自个儿匆匆出去了。临走时,吩咐他的儿子招待客人。

他的儿子比他憨直得多。年纪虽不小,但常年在苗蝈中,少在外面走动,故此淳憨得多,火抓崔伟见机不可失,急忙从他口中套间出黑甸害的途径方向,甚至连阴棠住在黑句着中什么地方,都模个清清楚楚,暗自得意地忖道:“劳越回来时,我总装聋作哑,先匀出几天功夫,让他打听,若他只是敷衍着,我这时已将附近形势摸熟,便自个儿行动!”

到傍晚时分,劳越回来,道:“今天花了一天功夫,还找不着头绪,明天再去给你打听去,好歹总有个分晓!”

崔伟不动声色,向他道谢过。又慷慨地拿出一锭银子,交给劳越,以作食用住宿的费用。劳越口中推辞着,一手已接过银子。

到了次日晚上,劳越日来,仍说一无所获。崔伟微笑道:“这种事自然不能太急,如果探听消息时要用银子,你只管跟我拿!”

这一下攻中劳越的弱点,崔伟是说得出做得到,又是一大块银子给劳起。这正是崔伟江湖老练的地方,鉴貌辨色,在三言两语之间,已摸明了老苗贪财的性格。平心而论,人孤崔伟在江湖上不免常常显得心粗气盛,但这老苗怎能和江湖人物相比,落在崔伟手中,自然应付得绰有余裕。

第三天劳越在下午之时,已经匆匆回来,男面道:“我今天听到一桩消息,也许和你失踪的家人有关!”

崔伟心中一喜,追问道:“你打听到什么消息呀?”

穷越道:“我有个侄儿,在仙娘手下办事,今天我终于找到他!听他说今天仙娘十分生气,因为昨儿晚上,有人逃跑了,我侄儿说那是个英俊的中年汉人,仙娘已派了许多人追查……”

崔伟道:“那么你侄儿不晓得这速跑的汉人姓名了?你有没有问他,还有多少汉人在仙好的石堡中?”

劳越扭泥道:“我侄儿不过在堡中干些杂物,对堡内的情形,并不太清楚……”

崔伟哦了一声,道:“那么他也不会看见仙娘发怒了!”劳超过:“他……他也是听说的!但这事不会假,你不相信么?”

人孤崔伟忙道:“相信,我怎不信,只是不够详细,难以判断那逃跑的人是不是我侄儿!照年纪和相貌而论,他倒是个漂亮的中年人!但凭这点,却不能咬定那人便是我的侄儿呀?”

劳越连忙道:“明天我再替你打听,今天我把那块银子给了我侄儿,他才肯告诉我的!”崔伟在心中不悦地哼一下,却深手囊中,摸一使银子给他,劳越一点不客气地收下了。

火孤崔伟没有再说什么,一直挨到晚上,各自就寝。他闭目养神,直等到快要三更时分,悄然起来,浑身束扎利落,小心地检视羹中的火器,发觉足够应用了,这才悄悄走出屋子,展开夜行术,一径向群山中飞扑。

从这儿去黑句着,有两条路可走,一是穿过几座大树林,一是越大两座医院的山峰。第一条路较为远些,但如果熟悉这几片树林不致迷路,自然容易走得多。第二条比较近,可是道路峻陡难走,十分费力,除了身强着走的健苗之外,再没有人愿走这条路。

火犯崔伟仗着轻身功夫,毫不犹疑,向第二条路走去。两天来,早就估量好这两座必需攀越的山峰,应该怎样走法,而且囊中还有套京飞抓等物,想来定无妨碍。

果然走了大半个更次,已越过第二座高峰,在山腰处,俯瞰黑句着,只见台北一座占地甚广的石堡,雄伟地屹立。堡中有的地方,尚有灯光同问。当下便展动身形,直向那石堡扑去。

只走了一箭多路,写见前面黑影闪动,当下急急一审,弯腰伙身藏在一丛矮树后面,只见前面三四丈外,有一条人影刚刚站住,只听他口中轻轻吹哨一声,在他右面的树丛中,呼的一声,一个黑影冒出来。两条黑影凑在一块儿说了几句话,那个在树丛现身出来的人影便向石堡走回来,剩下那人在周围视察了一下,使隐身在一片黑影的树丛中。

火观崔伟想道:“怎么这般凑巧?竟会碰著有人来探堡?

这两条人影身手虽不弱,但仍算不得是人物,若他们被发球了,岂不连累于我?”

继而又忖想道:“哎呀!不对,看他们这种情形,不似外人来探堡的,是了!他们定是石堡中派出来的卡子,我要赶快……”

他的念头未转完,已经刷地纵起来,旋风似地绕一个圈子,透过这道卡子,眼中尚隐约见到前面有条黑影奔驰,放心地透一口气,追上前去,隔两丈左右远缀拾住。原来他一想到这两人是堡中的暗卡子,此时刚好换班,所以被他发觉了。这时最好的办法莫如缀住那休班回堡休息的人,那么沿途的暗卡便可以事先发觉而绕避开。故此他连念头也来不及转完,便追上那人。

果然路上还有三道暗卡子,全是隐蔽在难以发现的丛树黑影中,或是在高大而叶子浓密的树上,他幸好吊在那人背后,当那人经过暗卡之时,例必彼此互通信号,甚至交谈几句,说的虽是格碌难懂的土语,但对火狐崔伟已经够了,不必知道他们谈话的内容。

那石堡是由一道丈半高的石墙,团团围住。他眼看着那人打大门走进去,自己却不敢贸然跟进,使统行自伏地施展夜行农,统走石堡一周。但见石堡四角俱有两丈高的碉堡,可资哨望、一共有八艿烂牛?

但只有前面那扇门是敞开着。而且悬着一盏大灯,其余的门,都关得密不透风。他盘算了一下,便在石堡右面,小心地溜进石墙,伙身地上,用耳朵贴在地面,仔细倾听。觉得里面并无异状,便检一块小石,身形贴往石墙一角,用食中两指扣住墙头边沿,探头内窥。

人眼见墙内一片空地,四丈外才是房屋,黑暗中也数不出有多少进房屋。当下抖手把小石打出,落在空地中,发出清脆的响声。半晌没有动静,暗中咬咬牙,准备往内阁,忽见对西屋角如疾失般冲出一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姹女迷魂缚火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关洛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