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洛风云录》

第15章 金顶高僧念旧情

作者:司马翎

那少女若无其事地站在坛下,笑嘻嘻地盯视着妖巫。另外那女巫,见状大惊,伸手拔起一面长幡,向前面拂去,霎时间鬼哭神嚎之声四起,阴风急卷中,一群恶鬼汹汹拥过来,像要构拿来人。少女樱chún激动,赣指喝一声“疾”!刹时众声俱欧,石窟归于平静。

两个女巫窘困地愣住,其中一个狼序也似地狠狠尖叫一声,自个儿扯断一大增头发,放人口中嚼成粉碎,咬破舌尖,手中挽住法决,墓地向少女喷出来。霎时间天昏地暗,阴风修厉,一大片血光,其中夹着无数刀又枪矛,朝少女迎头罩下。

当她扯断头发,送人口中之际,那少女已经娇叱一声,用菌语喝道:“无知妖孽,你这血箭大法只能伤害凡人而已,敢在本姑娘面前卖弄……”话声中,浑身一抖,身上披着的仅有衣服,修然自行卸尽,躶露出肤白胜雪、饱满谊惑的铜体。修长浑圆的玉鹏挑处,下袋已飞上手中,在当中处一扯变成长条形薄布,反围时红光映限,原来是两面问色,外面的是素谈颜色,里面却其红胜火。这时那妖巫口中一片血光,已经喷将出来。那少女媚态横生地一笑,手中红布舞处,自个儿曼声清n起来,身形也随着口中歌声,曼妙地舞蹈。

她欧多一起,那疾电急罩来的血光刀箭,像让什么迎头一击,忽然碎裂片片,晃眼间使消失了大举。

刹那间,石窟中不知打何处以来了繁弦急鼓之声,葯人魂魄,而且跟着现出千百妍而美女,完全是赤躶全身,极冶荡挑逗地级歌曼舞,朱chún含笑,玉面生春,那股劲儿,使铁铸的好汉,也得港化在这青春婬荡的势力中。

石坛上的妖巫惊叫一声,一齐掩面不敢看这情景。但片刻间,她们已不由自主地从指缝中痴痴地窥看这种天魔艳女所构成的无边春色妙景。妖巫们虽是女身,但目光一触那些天魔艳女,却和男人一般,心施摇荡,热气如丝如缕地从丹回升上来,把头脑部冲昏了。顷刻之间,两妖巫已各自坠入姹女迷魂大法中的幻相奇境中。各人随着自己的心意或经历,或有生来难忘的回忆,重新构出幻境,恍如佛家的轮回室相,弹指之间,已历数劫。不过这姹女迷魂大法只能因幻相而生境,导人深陷魔道,率之自焚而死。却不似佛家的深做大法,能使人彻悟如来,持证此生。

妖巫们当少女歌舞一起之时,已认得是黑甸若仙娘一派的姹女迷魂大法,情知这次遇着太硬的对头,各自想先掩住眼目,然后再求饶乞命,哪知眼光一触,已中魔法而不能自己。瞬息之间,满窟管弦之声,由结靡婬荡变为凄厉哀凉之声,两个女巫四肢渐僵,面色灰灰,像是因为这老露嵩里之声,送了她们进坟墓似的。

石洞边的司弟加和土加、莎莎三人,忽然一同醒转,大家都一齐听得石窟中有一阵奇异哀伤的音乐,一抹而消歇。虽是一瞬便歇,但各自都在心底起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伤,宛如感到人生短促如白驹过隙,死神永远不肯放松地,在时间的那一头,冰冷地等待着……

那少女在转眼间已无声地来到他们的身畔,平静地叫他们起来。

他们看到她平静夷然的表情,心中都安慰一点,知道窟中的妖巫们,一定已被她歼灭。但脸上仍然留着淡淡哀伤的神色,因为方才那阵悲惋感伤的乐声,已在他们心底留下一道痕迹,那种印象是难以立刻磨灭的。

司弟加轻轻叹一口气,自语道:“人是一定要死的,谁也不能反抗这结局,到那时,最亲爱的人也要永远地分别……”他的面上,洋溢出一种智慧的、优成的神色。莎莎禁不住楼住土加健壮有力的臂膀,幽幽地吸泣起来。少女秀眉轻轻皱一下,像是也被他们忧伤的神色情形所感染,自个儿叹一口气,说道:“你们听到乐声么?”她又对自己说道:“我知道悲哀的乐声,能够启迪人们的智慧,因而毁灭了自己……你们不该听到的问!”

这是奇妙而自然的启迪,人生本来可以用一首短短的而哀伤的乐章,完全表达出来,虽然是有点含糊的表达。可弟加、土加和莎莎三人,本来是一片浑饨天真,哪识得人生的真滋味?但在一刹那间,他们都像多活了数十年,模糊地了解了一些生命奥妙的意义。

他们不曾持续了许久,当他们走到阳光之下,那一缕哀伤情绪,在太阳热力之下,渐渐地淡漠。

上加和莎莎两人牵得更紧了,生像要在这一顷间,彼此爱得更彻底和更深刻。司弟加坚定地微笑一下,将那些似悟非悟的感触,暂时埋在心底,可是他的眼睛看起来更为澄澈,神态更为端重沉凝,自然而然地威猛深阔。

他已构成一种新的特质,一种开国君主所具的气象,那是极有吸引力的特质。那少女为了要寻出他们哀伤的程度,故此在阳光下细细观察这三人,当她发现司弟加这一点时,她禁不住吃了一惊,也禁不住眷恋地多望他一眼。另外一个影子在她心中渐渐淡下去,而司弟加却悄悄进人她心里。

这种微妙的变化,她自个儿尚未清楚地觉察出,但司弟加却发觉了!他以年轻异性所具有的敏锐直觉,发现她眼中对他流露出更多温柔和关怀的光辉,而且更愿意地温驯地靠着他走,甚至有时要他去搀扶协……他们此刻还不知这少女的来历和姓名,可是他们觉得没有追问的必要,反正他们已经十分信赖于她。

当他们四个人一起回到那座竹楼之时,觉察出寨内空气十分沉重紧张,家家户户的门外,都摆着祭拜神的香烛财l,那些人面上都流露出大祸临头的惶惶神色。

四人各自落座,土加钦佩和感激地向少女微笑一下,说道:“他们都恐惧临头的大锅,我们若不是和姑娘一起去歼灭那两个妖巫,此刻必定也和他们一样,不知所借地祷神问天……姑娘比师父还要厉害,师父后来说怕妖巫叫声,可是姑娘一点不掩……”

少女淡淡地笑一下,忽然又黯然地摇摇头,美丽的脸上流露出一丝优威之色……

司弟加嘴chún动了一下,终于没有说出话来,稳重地缄默忖想。莎莎猛然有所醒悟地道:“同呀!我们真是粗心,连水也没有一碗来敬待姑娘,我这就去拿来……”说着话已经站将起来。少女请雅地笑道:“你别张罗了,我不竭!”上加大声道:“那怎成?莎莎快去弄些食物和生果来,我也俄啦!”

莎莎一溜烟地走下楼去,那少女用胳臂轻轻憧一下司弟加,低声道:“喂!你在想什么呢?你的心里仍然被那阵音乐声音缠扰着么?

我再唱一支歌给你解问好不好?”

司弟加那对浪激的眼睛中流露出微笑,凝视她一会,响前道:“你的容颜比仙女更美丽,你的本领比仙女更高强,你的心比仙女更温柔……我现在没有半点悲伤,没有半点烦恼,但是你既愿意唱一支歌,那么请你唱罢……”

少女迂缓妩媚地垂下眼帘,不自觉地流喷出娇羞的神情:“你听惯了亩山的歌谣,我要唱一支别的,那是我们汉人的古乐府清商曲,也是民谣,唱得不好,却不准你笑我……”他歇了一下,随手捡起一支短竹,在粗大的竹往上,敲出节拍,慢声唱道:“开门白水,创近桥梁,小站所属,独处无郎…r…

歌词虽短,却婉转表达出一种缠绵无尽的思绪,脸上泛起光彩绚烂的青春光辉,司弟加一时听得和看得呆了。

土加不知几时已经走出竹楼外,自个儿坐在楼梯上,欣喜地顾盼着寨中来往的人。他隐隐地感觉到司弟加和那少女之间,发生了一桩惊人的事,那是看起来似乎不可能的事,他为司弟加体税地想着。

远处有人唤他一声,抬头一看,原来是莎莎回来。她空着双手,但身后却有两个苗妇,捧着竹编的篮子。

他跳下楼梯,迎头拦住莎莎,吩咐两个苗妇将东酉放在竹楼下。

便挽着莎莎的手臂,在竹楼周围遍达,一面告诉她关于自己的臆想。

竹楼内那少女正在解说方才唱的一曲歌词的意思,一切情形都很好,看来这个少女真个钟情于这朴实而富有吸引力的青年了。

作者不得不简略地交代一笔,关于这少女的身世来历。原来这少女便是黑甸等仙娘阴棠嫡亲女儿。她虽然和榴花一同长成,一同学会了她母亲的各种妖法和武艺,但她的性格和行事观点和相花却大相径庭。

这)l可看出阴棠的偏心来,因为阴棠到底出身于正派的峨嵋,尤其是苦庵青大师素来端方正直,多年来耳提面命,许多正派的观念,早已深植根蒂在她心中,因此虽则她自己走人邪途,但还能够自己节制着,不去做出伤天害理、人神共债的邪行来。当然到底她也积了不少恶孽!她对阴元垢的管教比之杨花略有不同,那是她为了女儿的终身着想,故此常常晓论以正邪之分,使得阴无垢不至堕入邪途。

但她的姹女迷魂大法,非目夕和男人相接,不易深进高奥的境地,所以阴棠再三思维之后,便让把花作正式的传人,因此格花便放任地修炼这种妖法,积下比阴棠更多的恶孽,这是因为阴棠久受苦庵青大师的亲炙,本性未迷,那些供她修炼姹女迷魂大法的壮男,都在他们元阳未曾尽泄之前,服以灵葯,遣还家乡。虽是掩耳盗铃的拙着,总比之相花不歇地斩代人命为佳。

相花出道才不过两年多,死在她身上的壮男已不知多少。只因她以色身结纳了几个厉害的江湖好手,由他们四处掳掠男人回来,行事周密,江湖上便未曾发觉。

阴元垢又得到阴棠面首中一些读书士子教诲,请通文墨,近年余复受崔念明这个饱学书生费陶,更明白了许多事理,对阴棠的行为大为不满,终于为了一件事,自个儿离开黑句着。

当她离开黑甸害之时,崔伟尚未探着被擒。此后她暗返黑甸着两次,最后一次会晤着崔念明,崔念明因见了崔伟的火器吃知火狐被擒,请她设法救助,她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和火孤崔伟谈了好些话,才隐密地离开黑甸等。

哪知此刻竟堕入情网中,以致计划受阻。

书归正文,且说当夜阴元垢留宿于猛家寨,那竹楼本分作两间,阴无垢宿于后进,司弟加因土加和莎莎坚持提议他睡在外间,好得有人陪伴阴元垢,并且容易招呼服侍,于是司弟加便宿在外间那张宽大的竹榻上。

到了半夜时分,阴元垢睡不着,满怀心事地踱出外间,楼外月光照进来,看见司弟加曲肢为枕,阅着眼睛,此时虽看不见那双浪激无邪的眼睛,但广阔丰隆的额头和挺直的鼻子,加上嘴chún有力的弧形线条,却另有一种坚毅同阔的气度。

她站在榻前,满腹思潮起伏地凝视他一刻,禁不住叹一口气。

司弟加眼睛忽然张开,轻声道:“姑娘你睡不着?啊!我也是不能人睡,心里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搅动……”他坐起来。

阴元垢坐在榻上,彼此的肩头轻轻触碰着,亲泥地对他笑了一下,没有回答。歇了半晌,她伸手穿过司弟加的臂膀,挨着他说道:“我明天便要离开这里,因为我有一件重要的事要赶着办好,等到一切事情都办妥了,我便回来找你,和你一同去赶走你的叔父……”

司弟加失惊颤抖一下,呐呐道:“你……你也要赶着离开我……

们?你不能不离开么?”无垢歉然摇摇头,他继续道:“奇怪得很,你和师父一样,匆匆地来了,又匆匆地走了……”

“你会想念我吗?”

他沉重地用力点头。“假如我不能回来,你也会想念和永远记着我么?”

他更加沉重地点头,唱叹地道:“师父走了之后,我难过地记挂着他好多日子,我从来未曾这样难过地想念着任何人。可是他一定会回来,而你恐怕不会再来了!我知道我会更难过和悲伤地计算逝去的日子,因为你不会再回来了!”他苦笑地回顾一下,一排洁白齐整的牙齿,在昏暗的光线里闪动出现。

阴元垢不解地推他一下,道:“你说什么?为什么我不会再口来?

难道我不能再回来?抑是你这儿有什么变化,阻止我不能再回来?”

司弟加设有则声,手拿大胆地盖覆在她的手掌上,他的手掌比起她的显得巨大有力得多,他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她纤长的手指,抚摸暖沿柔软的掌心,活像生怕弄伤地似地轻轻移动和握握。

“你知道自己不会再来这儿!”昏暗中又耀现出那排白牙齿,他道:“你和天上的仙女一样,偶然在人间出现,之后又口到美丽堂皇的天宫,她不会记忆在人间那些人和事情,你也不会记得……”

阴元垢微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金顶高僧念旧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关洛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