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洛风云录》

第16章 羊角长驱苗汉功

作者:司马翎

且说火狐崔伟自从被阴棠妖法迷昏,醒来后身在石牢中。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并无半点消息,不知阴棠到底要将自己怎样,直到一天晚上,忽然有女人的声音,把他惊醒,起来一看,那女人乃是在石室近顶处的隙穴向他说话。这女人便是阴元垢,只因开这石室的枢纽乃在橱花外房,所以她便没有冒险去开门。

崔伟这时从她口中得知,自己所以日复一日仍然无事之故,乃崔念明认出了他的火器,从阴棠口中套出崔伟已然被擒之事,便向阴棠央求放他出来,因为火孤是他的叔父,这次人黑句着,必定为了自己缘故。阴棠当时却不过情,便答应不杀死崔伟,但因火狐崔伟知道底改,怕见面时将崔念明一家遭遇说出来,便不肯让他们相见。

火犯崔伟对无垢叙述来此的遭遇,提起司弟加,不觉说出司弟加的松村极佳,心地光明义勇。无垢便因此而去猛家寨。

这永晚上火狐崔伟但觉浑身不舒服,不停地在小石室中踱步。对于这不生不死的囚犯生活,真个比死还难过。自己正在烦躁,忽然轰息大响。石室的门隆隆张开,目光到处,一个老僧人慈眉善目地望着他。

“崔擅她帼镇已除,还不急登彼岸?”这老僧人虽然相貌慈善,但声音宏大响亮,有如当头棒喝。

崔伟走出来,迷迷糊糊向老僧人拜倒,老和尚大袖轻拂,合什当胸,边:“植楷体得多礼,佛门广大,能尽庇众生!”

火犯崔伟此时听出老和尚话中含意,不便答这茬儿,同时又觉老和尚衣袖拂处,已有一股力量,恰到好处地将自己吸住,不能跪倒。他识得此是内家绝顶功夫“三阳功”,力量本是从三指发出,不论敌人用多大力量和从什么方向,他只要三指虚虚一引,便能借力生力,把敌人制住,身形不能移动分毫。进一步能在力量激荡之时,反震断敌人六脉,绝无挽救余地。如今这老和尚能够用衣袖发出这种力量,那和道家的罡气已有异曲同工之妙,任是千军万马驰突之中,也能够兀立如山,遍遇敌人了!这老和尚已练到这种地步,真是他半生江湖闻所未闻之事,连忙拱手见扎,请问法号来历。

老和尚道:“老销峨嵋赤阳子,此番为了结敞门中一件公案,故尔来此南荒;能与植谐相遇,总是前缘!”

“原来是赤阳子老前辈,无怪具有超凡入圣的神通!晚辈久仰前辈令名,幸得瞻仰法颇,平生之幸!又蒙赐手相救,感激元已!”

“崔植秘以火器独步江湖,为武林有数人物,请勿大谦,彼此素无渊源,还望以朋友论交。令侄及令任孙俱在外面院中,可同往相见。”

崔伟不胜之喜,正慾举步,赤阳子道:“尚有一事,要请崔植极转致,此处堡主阴棠已皈依沙门,此堡托访增松处置,据称屡年积聚,富堪敌国,除一部分留作布施救济之用外,其余都归崔植植处分,想是与今侄一段香火之情而出此计。另外其女无垢,与今徒司弟加结下不解情缘,但因受榴花妖女暗算,毁去花颜,不慾即时注见令徒,今已随母返峨嵋,请另一高僧设法医治,可转告今徒调彼终必归来相见。”

老和尚说完话,当先走出去,越过一道石梯,便到了一处通天院落。崔念明和崔敏都在那儿,见了人孤崔伟,连忙赶来相见,人孤崔伟为难地对崔念明提起处置此堡和财产之事,商议一番,决定由崔念明和崔敏久居于此,不再返川,反正要逃开满清统治势力,此处最好不过,以后还可以招纳一些同道中人,作用甚大!但崔伟暂时便不能离开,因为阴棠撒手一走,剩下这堡中的亩人,也是可虑,未知他们服从与否,所以暂时不能走。对于这一点赤阳子也认为是大问题,当时提议趁这个时候,召集全堡的人,晓喻这件事,倘有什么意外,他是阴棠的长辈,比较好讲话。

当下四人一道走出禁房,这时四下已掌起灯火,尤其那座高楼,灯火辉煌。四人都不知道往日阴棠要召集堡中人时,用什么方法,赤阳子道:“我们到楼上看看,也许上面有铜锣钟鼓之类,可以召集众人。”

活尤未歇,忽见楼上冉冉升起一盏大红灯,跟着钟声敲了三响,声音清越悠扬,远近皆闻。

赤阳子忽然低叫一声,道:“禁声,快返!”人随声起,两手分持着崔念明和崔敏的胳臂,如惊电一闪,已经飞返在禁院内,动作神速已极。火抓崔伟应变迅速,也自足尖急点飞返回来。

老和尚道:“有人急匆匆赶来,老村料此人必定是来报告什么事,我们且摸清楚底细再算。你们先躲在房子里,老油出去应付!”

崔家三人服从地返回屋子中,只剩下老和尚僧袍飘飘站在院中。

一条人影出现在禁院门外,扬声道:“里面是哪一位,请转告仙娘或格花姑娘,有人前来投书!”

老和尚在院中因天色昏暗,那人看不清楚,这时灰影门处,那老和尚已经站定那人影前面,连风声也没有。那人抖的一惊,道:“老和尚是何处来的?”赤阳子随口答道:“老抽打峨嵋金顶来的!你找阴$w$?”

“那人愣住一下,不再作声,赤阳子道:“阴棠是我师侄,你有什么事告诉我也是一样!”那人恍然地“哦”一声,躬身行礼,道:“原来老律师是仙娘前辈,小的苍背狼关平,奉命为本夜总巡,适才有个汉子,状似疯癫,持一面长幡,口中反复地说要见仙娘。有些苗人认得那人全受苗闭羊角神法力差遣来,不知要见仙娘何故!这堡中七八十个前更虽是猛勇狠斗,但见了这人的形状,都害怕得不得了,连面也不敢吕。小的和粉面金刚张均两人不敢作主,只好闲住堡门,进来请示!一赤附于哪知苗蝈什么羊角神,含糊地“哦”一声,问道:“堡中只剩你和那粉面金刚张均么?”

苍背狼关平此人本是滇川边境独行大盗,阅历丰富,武艺高强。他知道阴棠出身峨嵋,故此当老和尚显了那一手移形换位的功夫,他连人家几时动弹也闹不清楚,忖测连阴棠也远未能够做到这地步,便相信老和尚是阴棠师叔无疑。

他也闹不清到底阴棠与峨嵋的关系究竟变成怎样,因为上一次槽花带了他们几个人,遇见峨嵋的万通捺局的锦货,一时贪玩地劫下,回来给阴棠叱责一番,立刻命令他们送日。他们几个人被杨花美色所迷,甘做鹰大,虽能和相花作颠倒缠绵乐事,但根本相花也不知阴棠实在的经历事故,所以他们不曾从榴花处得知底细。

这时老和尚虽是问得有点不对茬儿,他也不得不恭敬地回答道:“在仙娘手下效力的武师除了小可和张均两人之外,尚有夜猫彭三和铁头卢胜,共是四人,夜猫彭三和铁头卢胜奉命外出,明日便可以回来!”

赤阳子闭关多年,这四人虽是著名巨寇,却不曾问过姓名,只好点点头,还未曾搭话,忽然风声飒然一响,崔伟已纵身出来,向老禅师赤阳子道:“老禅师,此四人俱是西南巨盗,作恶元算,留他不得!”

原来火狐崔伟既已动念在此间打下基业,好收容反清的同道志士,自然不想有深知底细的江湖大盗,一如苍背狼关平四人等存在,这时怕老禅师不知底细,轻放此人,留下心病,便急不迭飞纵出来,指出苍背狼关平等底细。

苍背狼关平一听口气不对,退开两步,厉声斥道:“你们究是谁人,敢来此处蒙混?”

赤阳子微笑道:“老油不打诙语,实是阴棠师叔……”火孤崔伟也大声道:“这位老禅师便是峨嵋三老的赤阳子前辈,谅你也曾听说峨嵋三老的威名!”

苍背狼关平眼睛一转,心中暗叫一声不妙,拔头便走,人孤崔伟脚顿处,身形如巨鸟疾冲,跟着前面苍背狼关干“呀”地惊叫一声,一条黑影竟迎面扑来。他此刻前冲之势甚急,立地真力贯注双臂,向那人影当胸击去。

原来那人正是苍背狼关平,他拔头走时,身形如疾矢电射,迅疾无比,哪知骤然眼前一花,自个儿撞在一件东西上,软绵绵的并不疼痛,定睛看时,竟是老和尚微笑站在前面,自己方才正是撞在他的身上。要知苍背狼关平,曾是一方巨盗,武功自有不凡之处,通常交手之时,对方出手攻来,夹有几个变化,还能够看出应付,可是老和尚这么大的一个人,打背后追来,站在面前还迷糊地憧着才发觉,单这一手他就是练到老死那一天,也无法学到。这教他焉能不惊,抹头又走。刚好火狐崔伟迎面飞扑,霎眼便撞上了,他听风辨位,两掌急封,噗地响处,四拿相交,火狐崔伟稳稳落地,他却禁不住踉跄几步,双掌酸软。

忽听楼上钟声响了三下,赤阳子心念一动,叫道:“擅拍手下留传……”语声中已飘然落在苍背狼的身侧,抱柏拂处,一股力量根里发出,挡住火狐崔伟的跟踪疾袭,一面伸手去搭苍背狼关平的肩膀。

这次苍背狼关平看得清楚,不知这老和尚的手有什么古怪,脚下如风地斜踩七星步,努力一避。哪知老和尚的手已不徐不疾地搭在他肩头,竟无法躲开。

赤阳子道:“你能先遇到老油,算是有缘,若你听老销说话,可饶你一命,若敢故闹玄虚,使老销饶你,这位崔擅松也不肯!”

.苍背狠关平对赤阳子的不测功夫,心服已极,自知决无法脱逃,只好风韵应承。火孤崔伟无奈地摇摇头,没有作声。

赤田于过:“老油师侄阴棠,已经改邪归正,返回峨嵋,可是去得匆忙,-,不曾向堡中众商人宣布,老油慾借你口,向众亩人宣布此事,此后此坚同这位擅指火孤崔伟所有,你可肯为老村办妥此事?”

苍背族关平听过火孤崔伟之名,知道又是个板硬对头,只好点头从命。火犯德伟道:“老禅师,适才他提起的羊角神,乃是苗蝈一种古老神秘的邪派,真个有点妖法……”当下把自己当日侥幸诛石洞两妖巫之事说出来。

赤阳子微笑一下,在苍背狼关干助下摸一下,松开手道:“这些妖魔小丑,有老钢在此,不妨事!

关平你已受老村七煞手禁制,记着好好听从老油之命!”赤阳子是峨嵋三老之一,当年在江湖是顶尖好手,岂有不知这些巨寇大盗,反复元常,故此用这一手镇住他的反心。

火孤崔伟向赤阳子询问地望了一眼,口中却没有说出来,赤阳子微笑道:“崔擅指苦心,老村已经知悉,总还你一个如愿,不必担心事!”崔伟连忙长揖道谢。

这时因有羊角神派人传出这口事,暂时不能召集全堡首人,赤阳子吩咐崔伟让崔念明和崔敏暂时不要出来,三人便一道走出外面去。苍背狠关平解释楼上钟声和红灯的讯号,原来那口钟便是调派众人的讯号,若要召集全堡,只须连敲十下便是,红灯乃是表示有各,着堡中众人戒备。刚才三下钟响,乃是向禁院告急,往常阴棠和杨花都深居在禁院,等闲不会离开,他们手下人又不能进内,只好用钟声告急。

他们一径走到堡门,门上有个碉楼,粉面金刚张均使在这儿。赤阳子命他传呼粉面金刚张均下来,告知一切情形。关干道:一他与小的素来面和心不和,小可怕他听了不相信时,激使苗人哗变,请老前辈和崔堡主三思!”

火狐崔伟微笑一下,忖道:“那厮不服更好,免得另找借口诛他。”赤阳子道:“这个不妨,你传呼他下来,其余的事老村自会处理!”

苍背浪关平唯唯,转面向调楼叫道:“张师傅请下来说话!”

片刻,一个人影飞坠下来,正是粉面金刚张均,他讶异地盯着关平身后两个人,问道:“关师父,他娘有什么命令?那两位是谁?”

苍背狼关平狡猾地笑道:“仙娘已经归返峨嵋师ti,此堡转让与这位崔堡主,故此特地请你相见!”他故意不说出赤阳子来历,甚至连火孤崔伟的来历也不提,含糊交代两句。

粉面金刚张均冷笑一声,耸一耸阔大的肩膀,凝目打量崔伟两眼,断定自己从未见过,便道:“有这等事?仙娘本人怎不交代一声?

倒教人难解了!”

苍背狼关平立刻追问道:“你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信我的话?

亦即不服崔堡主的管束?”

“嘻,嘻!我粉面金刚张均生平除仙娘一人外,未曾服过谁来,除非仙娘亲自下令,我决不让你们霸占此堡!”

火狐崔伟脾气率直,类似暴躁,这刻垫步跃到粉面金刚面前,我指道:“你这武林败类,还敢在前辈之前晓晓,容你不得!”

粉面金刚张均怒哼一声,道:“你是谁的前辈……”斜目一看,见苍背粮关干姦狡地微笑,气往上冲,大喝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羊角长驱苗汉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关洛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