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洛风云录》

第19章 陇北三魔来远道

作者:司马翎

眼看这三个不弱于他的大宽头,要联手围攻他一人,哪里招架得住?不由怒骂一声:“不要胜的东西,凭你们陇外双魔的名声,也会以众欺寡……”话声未歇,车丕两朵寒云一叱,不待目中两人联手发挥威力,姜同使个败势,撤身便走。

冷面庞僧车丕喊道:“老儿哪里逃。”话声中身形同兄追卜贰c偷?风声飒然拂过。白光闪处,雪山雕邓牧已展刀疾追,越过车丕。

奏同不过在两丈开外,以雪山雕邓牧这份迅疾,恐怕难以甩开。美同扭头一瞥,双眉紧锁,修然反手一扬,三点暗影破空袭至。

雪山雕邓牧耳目聪敏,猛听暗器破风之声,那种声音竟是十分特别,不知是什么古怪暗器,赶忙一提真气,身形倏然上升。

姜同发出的暗器本是两前一后,既相距不远,加之他又是前冲之势,越发难避。幸好他的轻功十分神妙,能在刹那之间,将前冲之势改为上升。可是那三枚暗器不但风声特别,打法也出人意料之外,后发那枚竟然比前发两枚更疾,修然越过前两枚,饶他上升神速,也躲不过,在这毫发之间,邓牧不暇顾忌这暗器有什么古怪,左手一捞,刚好捏住。

后到两枚暗器从他脚底擦过,正好迎面打向冷面庞僧车丕身上。车丕寒云拍影一冒,把暗器卷在地上,却由不得身形一挫。

姜同早就头也不回,一缕轻烟般没人黑夜中。车丕只好停步,雪山雕邓牧在空中取下来,落在他身旁,还未及说话,九指神魔请莫邪也来到,三人聚在一块。邓牧把捞来的暗器递给他们观看,一面把手中缅刀卷回腰间。

那枚暗器原来是个小玉环,因为平着打出,中有孔洞,故此风声较为特别,倒没有其他古怪地方。雪山雕邓牧道:“这厮机诈百出,用这种暗器,把我吓了一大跳,上了他的大当。”

九指神魔格莫邪有点儿气喘,接口道:“此人功力深厚,招数诡奇,真是我平生劲敌。咳!我们莫明其妙地生死相搏了一场,为的是什么呢?真倒霉!”

冷面度增车丕推推他们,一同走向屋去,一面道:“姓姜的出手便伤人,过于狠毒,必有缘故。尤其当我说及他们挖掘什么宝藏之时,他的面色变得够人瞧的,大有可疑。再说白驼派远处城外,忽然来了这于好手,鬼鬼祟祟,定有所图。我们不巧碰上了,犯了他们大忌,因此和我们相拼。幸好是我们三人……”

说话间,已走到屋子前。地上躺着两个尸体,一是让雪山雕邓牧削断兵器之后一刀相死的,另一个便是给车丕鬼爪钉死。他们分头搜查两个尸体身上,除了一些碎银之外,什么都没有。

这时天色不过三更过一点,三人走进屋去,车丕找到地上的大盘,兴冲冲地走到厨房去,再盛一盘牛肉出来。那壶酒本来已快喝完,现在即使还有一点,也流倒在地上,于是三人开始向那金牛肉下手,直吃个精光才罢手。

雪山雕邓牧道:“说起来我们不免有点强横霸道,吃喝了人家,还把他们打死赶跑,这梁子是结定了,几时寻到西域,跟他们弄个了断。”言下渐有忿色,原来他是想起方才姜同能够叫出陇外双度的外号,却不曾认出他,面子无光,故此越想越忿。

九指神魔请莫邪道:“不成,我们到西域去,准要陷身虎穴。你想,白驼派在那儿是领袖口疆的大宗派,我们既不识地理,又不懂回语,跟他们寻仇作对,岂不是大大吃亏?宁愿等他们自己来找我们,说不定他们也不敢意我们呢!”

冷面宽僧车丕念念不忘宝藏,接口道:“他们一定要重来此地,我们不如暂时藏起来,等他们来时查出他们究竟有什么企图再算,也许我们会发一笔大财!”

树莫邪道:“车老二是财迷心窍,不过这主意不差,邓香主意下如何?”

雪山雕邓牧道:“我没有意见,两位决定好了。”

当下他们决定暂时匿藏在附近山中,以他们三人的身手,数十里方国之间有什么动静,决躲不过他们的耳目,为了不使他们回来时,碰上不必要的麻烦,便相率出屋,把两具尸体埋好。之后,三人在附近一处隐秘的山坳,暂时歇息。

笔者趁这空隙,把车丕的遭遇,补叙一笔。

原来当年天残地缺两老怪,指定了一个女孩,同他在十年后,那女孩长大成婚,有了身孕之时,他便需前往,施展独门房中秘术,将那女孩弄得真阴摇脱,以致自行坠下脚l,再将那胎儿的紫河车交给他们。

交换的条件是传授他独步天下的大阴掌力,而同时,两老怪又收养了那官船于边的一个小女孩,这女孩子乃当冷面宽憎劫船之时,两老怪施展绝顶轻功,神不知鬼不觉地抱出来。是以当时冷面庞憎车丕还以为已经斩草除根了哪。

冷面魔憎车丕一听之下,大表同意,不过同时又奇怪天残地缺何以会看中自己?天残地映对望了一眼,用阴一笑,天残道:“没有什么可任的,只因你心狠手辣,加之以这种房中秘术,才会选到你。我们为了寻访人选,已费了十余年工夫,三年来,我们就一直在你左右,考察到你的手段行事,够得上狠毒,才现身和你交换条件。”

他读接嘴边:“那小女孩在十年后,便会来找你要那紫河车,若你目时不能办到,单是她便能报那全家惨死之仇,你自家小心估量着。当然,如果你办得到,我们不会将内情告诉她的。”

冷面宽憎车丕听他们这三年来一直在他身边,将信将疑地寻思着,此时又听地缺说得如此有把握,忖道:“我已有数十年锻炼功力,加上人临大敌的经验,谅他们十年短短的时间,怎能教出赢得我的小虫子?”心中想着,眼睛不禁不服气地斜同他们一眼。

天残阳声一笑,点头不语,地缺却转到他面前,轻蔑地道:“你真是夜郎自大,竟敢不信老夫的话么?来,来,三招之内老夫要你跪在地上……”

冷面魔僧车丕不觉气往上冲,想道:“老废物太狂傲,车某纵然不济,也不致在三招之内,跪倒地上呀?”

“跪在地上?”他盯问一句,“车某自知无能,但却不信会在三招之内跪在地上,如果真个三招之内跪在地上,车某自甘服输,任从差遣,但如侥幸不然,又怎样说法?”

地缺轻微斜脱道:“废话少说,若三招之内,你不跪倒在地上,老夫拜你为师——”

车丕这一气,非同小可,勉强一按怒火,大声道:“如此车某无礼动手了——”

“好!”地缺接口一喝,在车丕招式慾发未发之际,忽然竹杖往地上一拄,身形轻盈地如飞燕盘旋,倏地平掠前冲。车丕恰好抖起两朵寒云,地缺径自在两朵袖影中穿过,其快如电。车丕无暇寻思,往前跨半步,身形半转间,双袖已反臂往后急袭,这一式乃是寒云油中护身攻敌的妙着,不论敌人在身后如何攻来,他都可以化为“袖拂夕阳”之式,还原对面而立。

哪知双袖往后面打出时,力道尚未用足,猛觉一股大力吸处,自己劲力全消,把式垂垂用老,心中突地大跳,赶忙腰间用劲,屈膝拗步,想撤回双袖。转过身形,耳听天残在旁边阴笑一声,自己双袖倒是撤口来了,可是身形在慾转未转之间。力量稍虚,跟着身上生出一股潜力,其重如山,由不得双膝一软,沾在地上。

他立地面红耳赤,一跃而起,只见地缺拄着那根青竹,已站在天残身旁,面色阴寒如冰,盯视着他,那意思就像只要他稍为出言不逊,立即要取他性命似的。冷面魔僧车丕打个冷额,觉得受不住那老怪阴毒而又轻蔑的眼光,低下头,心中又惊又低其实是星宿海两老怪本领虽然真个精妙高强,但哪能高出车丕这么多?只因他们的确暗中跟随了车丕三年之久,一方面确定了车丕必能胜任所托之事,其次更深悉他寒云袖的弱点所在,加上出其不意的绝妙轻功,迫使车丕使出必败的招式,故此一举奏功。

这时冷面庞僧车丕真是哭笑不得,平生除了与移山手铁夏辰剧战失利之外,哪曾如此失风过,心中又羞愧又惊服。

当下协议订好,天残道:“那女孩子姓胡,名叫阿因,今年不过九岁,住在郊山下的旧桥店,其父胡士生,开一片小杂货店——”他又是阴笑一声,又遭,“十年后她当已长成,并且可能怀孕,你随时派人留意……”

地缺道:“这事你决不可误,此女根骨极佳,百年难遇,她胸有四rǔ,绝不会认错。十年后,我们派那收养回去的姓袁孤女寻你,你却不必多说,密封柬帖并那物事,由她带回便了。”

车工唯唯答应,两老怪盘桓了两天,传了星宿海大阴掌力与他便飘然而去。

他当时已立刻派人去监视胡阿目的行止,一面自个儿苦练大阴掌力,不过星宿海两老怪当然没有把心法尽传,故此车丕只能练到在独门寒云鬼爪中,不时夹有大阴掌力而已,并不能另创一套纯是大阴单力的袖法。

十年顷刻间过去,碧鸡山玄阴教主鬼母掀起争雄天下的波涛,把他卷入漩涡。他为了黄河六怪掳掠美女,以致中了石轩中移花接木之计,竟然和移山手铁夏辰以及火狐崔伟对敌交手。

适值星宿海老怪这时派遣姓袁的女徒来找他履行前诺,刚好碰上移山手铁夏辰和少林寺达摩院首座高僧铁心大师,还有火狐崔伟联袂夜袭,姓袁的少女硬接了铁夏辰一掌,却夷然无事。铁夏辰一方面震骇,一方面发觉这一下功夫和三十年前救他性命的老道长硬接九指神魔格莫邪一掌的功夫相似,怕是无意中恩将仇报,便退却了。

那时,两老怪所指定的胡阿因,早于大半年前嫁为人妇,乃是邻村一个姓孟的青年农人,据报已有好几个月的身孕,本已想动身去办好,现在铁夏辰等退去,便和姓袁那少女约好,半个月后再交与她。那姓袁的少女,名叫绔云,她当然不知自己的身世,与及两个师父托这度头何事。她本身也另有一件事,便匆匆分手。

冷面应借车丕这时对星宿海两老怪武功之高妙莫测,更为惊佩。因为袁绔云年纪不过二十左右,已敢于垂手让铁夏辰打一掌,自己虽是苦练了十年太阴单力,但对移山手铁夏辰尚无必胜把握。这样一比之下,自己和星宿海两老怪不是差得更远?

他立刻诚煌诚恐地动身出发,一直扑奔邮山。到达时天色尚未人喜,他自个儿闲踱到旧桥店左邻的那个小村,那胡阿因使是像在性孟的农人家。

这刻回事正忙,一望无际的麦陇间,点缀着许多农人。天空已有阵阵归鸡,鼓噪地飞过。车丕放眼四望,但觉胸襟开朗,俗虑为消。

忽见前面田隆,一个妙龄少妇,提挽着小竹篮,徐徐走来。他目光何等锐利,已见这少妇肚子微碘,步履间略有不便,竟是怀孕数月光景。再看她的脸庞时,不觉征了一下,原来那少妇险如满月,一双弯弯的峨眉和平阔的嘴chún,使脸庞更觉饱满圆润。她那双无邪清莹的眼光正眠在他身上,向他微微笑一下。o他真个愣住了,直到那少妇从他身畔擦过,一径走远了,他才醒觉过来。

他一生之中,唯一的旧梦浮上心头,他记得在十多年之前,那时候他在宜阳住过一个时期。当时他手下的青龙帮猖厥大甚,是以官府方面严加追缉。他本身自然不怕,但为了手下徒众,不得不将之约束往,暂时隐伏一个时踢。这期间,他不再穿憎抱,露出秃头,而是穿上士子的仍取,严严地扣着一顶帽子,这一来,整个人都变了,谁也认不出是杨行河治青龙帮的大盗首了。

他当然说不上文质彬彬,但也颇不粗鲁,而且自然流露出雄伟之气,乍看来真像个三句左右的读书人。

一天,他闭走出城垛,那时候正是初夏,城郊外遍地等草,百花开放,他左右国盼,心情相当畅快,忽见左侧不远之处,几株盛放的桃花树下,摆着一个卖零食的小摊子。最惹他注意的并非那数树桃花,而是摆摊子的人,摊子前对着三四个衣展不整的汉子,不住噪循着,那动作和声音,就像当地的无赖汉。

他慢慢走近去,摊子后的人抬眼看他,使他心中一软,只觉弯弯的眉毛下,那双晶莹的眼光,深深进入他心中,他迷们地轻叹一口气,自个儿也不知是股什么滋味。那双眼光很快便移开了,他依然站在那里,却听一个无赖吃吃笑道:“阿莲,给我摸摸你的手,我便买十文钱花生,嘻,来呀,给我摸摸——”

那个名唤阿莲的少女,垂下蟀首,不敢口答,那无赖嘻嘻笑着,探身去拉她的手,她连忙向后躲着。

地忽然又抬起头,望着车丕的眼睛,她的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陇北三魔来远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关洛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