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洛风云录》

第02章 敌亡血溅尚从容

作者:司马翎

原来石轩中尽力一击,忽党对方也是闪电般一倒,自己双掌便落了空,眼见敌人因在地上,防身慾起,这时自己和他已交错而过,无法口身,急中生智,猛打千斤坠,右脚向后一探,正好微微踏到敌人跨上。

徐元盛自己恰向那边翻转,故此只那么轻飘飘一下,也就在地上打个浪滔。

这一下敲山震虎的手法,果然收效。石轩中站着不动,等徐元盛起来。眼光乘隙一扫,旁立众人大都惊骇相顾,再看徐元盛面色,却是羞愧得煞白。一回手,打腰间撤下三节钢鞭,含愧叫道:“朋友,我还要在兵刃上领教。”

石轩中见他钢鞭一盘一收时,劲达鞭梢,不敢怠慢,反臂一探,青冥剑撒在手中,心里想道:“一上手我就用大周天神剑,教你们知难而退。”口中慢应道:“好吧!我奉陪。”

双方各自迈步盘旋,窥伺敌手空隙,忽地一个人跃进圈子,手持长剑,朗声说道:端兄,此人用的是宝剑,在下见猎心喜,容我先走几招如何?”徐元盛一看来人,立即答道:“既然少岛主出手,徐某自当遵命。”

那人待徐元盛跃回后,方始转面瞪了石轩中一眼,冷冷地道:“我是东海碧螺岛仙人剑秦重,朋友你报个万儿来。”语气甚为藐视。

石轩中心中一动,记得师父说过碧螺岛主于叔初,曾凭一支银剑,纵横南北,未逢敌手,自称碧螺剑法,天下无敌。当时自己曾追问师父此言确否,师父微笑摇头道:“在蛇织《上清秘录》未失之前,剑法为天下之冠。”

碧螺剑法传自武当,比其余各家略胜一筹而已。又说:“如今秘录虽已失传,但我二十年来创出大周天神剑,只要不是碰到碧螺岛主本人,第十招时便可使他撤剑”。(这是指初次交手而言)同时又隐约提到,碧螺岛与师门有些过节。这时他打量仙人剑秦重一眼,但觉他丰神如玉,俊逸照人,赫然是个美男子,只是一脸轻做神色,白眼看人。于是心中不停,答道:“在下石轩中,久仰碧螺剑法天下无双,正好一开眼界。”

仙人剑秦重一挥手上烂银长剑,嘿然一笑,道:“只曾耳闻一凤三鬼,尚未听过阁下姓名,你进招吧!”说完,烂银长剑斜向外指,立下门户。

石轩中听了他的话,心中迷糊,暗想一风三鬼是谁,怎地扯到我头上来?然而后两句又使他动气,便不再思索,青冥剑一领,正待动手。忽地又停住,叫道:“姓秦的听着,十招之好要你撤剑。”

这几句话一出,围在一旁的人不禁哗然,柳树下也传来一声笑声,像是朱灵的声音。

仙人剑秦重恨声说道:“姓石的休得口发狂言,少岛主若是十招撒剑,从此不算碧螺门下,除非报却此仇,否则永不踏上碧螺岛。若是少岛主今晚赢了你,可要留下你的性命。”众人听了,又是一阵喧哗。

银梭徐元盛向方才叱责伤手矮子的人和另外一个紫面大汉道:“这桩事不得了,一会少岛主若有失手,我们得并力拾下姓石的小子。”那两人都点点头,取出兵器。可是心里都不相信,因为碧螺剑法久震武林,哪会在十招内便撤剑?这时众人喧声俱寂,注视他们动手。

只见石轩中手上青光一闪,大周天神剑中第一手起武“仰观天象”,剑尖上指,脚下文门风,直指秦重眉心。仙人剑果然不凡,烂银长剑一抖,已自使出青螺剑法奥妙绝招“长虹人海”,剑光如练,以攻为守。

谁知石轩中一招之中,暗藏几个变化,但见他迎着银光,剑尖虚指,仙人剑秦重枉自施展全身内力,但党总是脱了劲似的,眼看敌人宝剑屡次差点指到自己的剑身上,如影随形。心中一惊,自然而然化为“浪涌千重”,剑光模削如巨浪排空。

石轩中青冥剑一引,第二招“俯察河岳”,竟把仙人剑秦重的长剑窈开。秦重不得不化为“海啸万里”,身随剑走,疾绕敌人。

石轩中正好一式“大衍如环”,剑尖指着秦重,滴溜溜转一个圈子。秦重咬牙挥剑,急取敌腕,石轩中此时心中大定,知道案重已被自己制住,一招一式,都成了被动,暗想到了第十招“六六天罡”,一定可将他的烂银长剑轮脱手。

旁边观战的人,都目骇神摇,未曾见过这等神奇剑法,但见两个人稍沾即走,乍合便分,银光青气,眩人心魂。只有徐元盛和另外二人,看出有点不妙,。都瞪大眼睛,紧抓兵器,准备截住石轩中。

一刹那间,两人已走到第十招,秦重猛运全身真力,一式“碧海无垠”,但见银轩平铺,荡起一片微波,像碧波万里,涟满无数。众人不禁一声彩,就在彩声未歇,石轩中也是一抖青冥剑,潜运内力,化作数十点青光径向如海银光中冲去,只见电光火石似地一触,秦重裂帛般一声,一缕银光破空飞去,他的人已空着双手,跄踉倒退。

就在众人愕然惊顾之时,仙人剑秦重五面失色,眼含痛泪,狠狠地一跺脚,修地往后一跃,抢上马背,抖开级辔,如飞地驰走。石轩中见他神情惨黯,心中不觉歉然,只是未容他说话,秦重已经走了。

在这指顾之间,三条人影直向石轩中扑来,银梭徐元盛的是钢鞭,一个是单出钩,一个是对画鼓,分量沉重。原来那使单钩的是神手常公仲,以神愉八法驰誉江湖。使画敦的是双裁李照,曹力过人,是近十年来关洛间第一位缥师。三人的功夫都不相伯仲,而双裁李照更以一力降十会,臂力雄浑见胜。

这三人为了仙人剑秦重,撤剑败走,知他个性高傲,这一去不知后事如何。恐怕将来见到东海碧螺岛主于叔初时,不好说话,都急着要留下石轩中。要论功力,石轩中二十年来受霞虚真人苦心教练,和他们都差不多,刚才之挫败银校徐元盛,不过是取巧。如今被这三个高手联攻,哪里搪得住。幸好大周天神剑为了对付鬼母重逾百斤的黑鸠杖,两膀万斤神力,专在点、引、或三决下工夫,最擅于对付重兵器。而且招数神奇,无懈可击。

这时他的青冥剑施展起来,李照的画教亦要被他轻轻一点或是虚虚引我,便不由自主荡开去,力量越用足,越是难以把持,一时不敢强攻。另外两般兵器,则怕他的宝剑,也送不进来。因此尽管他们挤着将来受江湖人耻笑,以三攻一,但还是不能立即抬下石轩中。

五十招之后,石轩中已走了下风,心中着急,额角便沁出汗珠。要知他吃亏在经验不足,这时被三个好手围攻,不免有点慌张,故虽然大周天神剑无懈可击,而且有青冥利器,可是大周天神剑全靠内力,他又不善保持,故此眼看着再战下去,不被人杀死也得累死。

猛然柳树下银铃似的一声喝叱,三丝金光分向徐。李、常三人打去,原来是三枚其细如发的金针。徐李常三人门口急扫,认出是最厉害的手法,金针打穴。慌不迭各自闪避,跳出圈子。

只见一个人衣袂飘举地从柳树下走出来,石轩中扭头一看,原来是朱灵,只觉得在月色之下,更显得容光焕发,神采飞扬,不禁大为惊讶,暗想难道他也身怀绝技?他念头未曾转完,朱灵已轻描淡写地说道:“你们几位是武林高手,原来只会以多为胜,欺负我的朋友。其实他是冤枉,根本他一点也不知道内情,你们想怎样,都冲着我来便了。”

神手常公仲叫道:“你是说姓石的不是和你一伙?那么大闹铁家堡和下午针伤十一人,都是你一个人的事?”

朱灵转眸向石轩中一笑,似是向他道歉,答道:“不错,都是我的事,我在铁家堡拿走的东西,早都抛在治水去了,你来跟我算帐吧!”

双裁李照接口道:“这小子可恶,昨晚在铁家堡东爬酉窜,给他选出堡外,小弟先去拾他介只听朱灵噗妹一笑道:“关洛名源头连我用的游魂遁法都不认得,可叹可叹!”说完,摇头摆脑。双如李照大怒,眩目一叱,正待举我进招,哪知朱灵更快,右手一扬,几丝金光电射而出,口中笑道:“你先试试我的金针。”

这时双方距离不远,朱灵是先出手后招呼,这种暗器又极为难防,只听双或李照哎哟叫了半声,砰外双裁坠地,人也倒在地上,原来已被朱灵打中穴道。

朱灵不待旁边的两人发话,右手连扬,又是几丝金光急射而出,分打徐常二人。

这两个高手竟然也躲不开,踉跄后退。原来他们躲是躲开了穴道,但仍然被金针深扎人骨,疼痛难当,不由得暗惊敌人功力厉害,这种金针也能打得这么有劲,几乎到达了摘叶伤人的火候。

后面众人虽然见到徐李常三人,被朱灵谈笑从容间针伤后退,仍然不顾危险,吃喝连声,都冲上来。朱灵笑道:“无知鼠辈,待我教训教训你们。”说着话,右手已探出金针,正想发出。忽然手臂被人按住,却是石轩中,他道:“算了吧!他们已一败涂地,我们走吧!”

朱灵轻轻一笑道:“都依你,我们走!”

两人同时足下用力,联袂飞起,只听银梭徐元盛喝止众人匆追之声,又有人洪声叫道:“李嫖头死了,我们……”石轩中立地觉得未灵手段大辣,在空中望了他一眼,心中浮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他们落在岸边,朱灵返身人林,抓出一个人,原来是船家,朱灵道:“我怕他偷偷开跑了,所以把他点了穴,放在树后看热闹。”说着,提着船家上船,解掉船缆,这才拍开穴道,命他开船。

石轩中道:“你又何必呢?船家怎会偷跑?”朱灵斜照他一眼,道:“船家会认识那些人啊!不信你问他。”那船家一面摇指,划出河湾,一面哆咦着道:“小人是认得李嫖头,但李缥头可不认识小人朱灵得意地道:“怎么样?我可不想跑路!”石轩中没有回答,瞅着朱灵,心中推想起许多事来。不过他又觉得十分纷乱,由昨晚到现在为止,所发生的事情,真是以前做梦也梦不到。

以前他除了服侍师父之外,便一心一意练武,每逢有点进步,得到师父温煦地赞奖几句便心满意足了。日常的生活,虽然清苦,然而却心神安泰,没有一丝儿忧虑。

自从师父道命传宝所说一席话起,便掷人鬼城人世的漩涡,而且要独立挣扎。一连串的遭遇,使他心绪烦乱。还有朱灵这个神秘心狠的朋友,使他不知道一切要从何想起和怎样做。

最后他道:“想不到朱兄身手比我高明百倍,唉!师父之言不差,我真不能在武林争雄,正是大外有天,只凭方才那三个人,我便应付不了,唉!”他不禁又摇首叹气。

朱灵道:“你这话怎说?那三个人都是武林名手,能够赢了一个,已经可使江湖震惊,何况他们三个还未曾打赢你!难道你不知他们的来历?”

当下便把这三人来历说出来,最后说道:“这三人还不打紧,那仙人剑秦重是东海碧螺岛主于叔初最钟爱的弟子,风闻他是要会碧鸡山玄阴教主鬼母座下的一风三鬼,想不到让你打跑了。他们碧螺岛的人,不论老的少的,都是有名难缠,记仇心重,你得多加留意。”

石轩中听他说起鬼母,不禁神色一变。朱灵看到了以为他害怕,忙又道:“其实凭你那套神妙剑法,即使碧螺岛主亲自找你,也莫奈你何,到时我一定帮你,喂他几根金针。”石轩中摇摇头道:“你说的一风三鬼是鬼母弟子,你可认识他们,功夫怎样?”朱灵看了他片刻,玉面微微作色,答道:“我不认识他们,但我知道那三鬼比刚才三人还要略胜一筹,一风更加厉害,江湖闻名丧胆,你……你要找他们?”

他又摇头道:“不是,我不找他们,但也许将来会碰到,这样说我是万万不及他们……”

朱灵暗中吁一口气,接口道:“那也不见得,临阵交锋最要紧还是机变,你好像经验不多,你的师承是谁?可以告诉我么?”

石轩中沉吟一下,道:“我不能告诉你,说起来话长……”朱灵赌气吸嘴道:“好,我不问你,你也别问我。”说完,别转头不理他。这时船已摇出湾外,沿着岸顺流走着。石轩中见他生气,连忙分说道:“我实在是不愿提起,并非不肯告诉你,好啦,你别生气,我告诉你就是。”

但见朱灵回过头来,化唤为喜,摇手道:“我才不生气呢!既然你不愿提起,那就不必说了,迟早总会知道。”石轩中一听,乐得不提,猛然想起一件事,问道:“方才他们说你大闹铁家堡,又伤了他们十一人,是怎的一回事呀?”

朱灵展眉一笑,说道:“你可知道铁家堡的来历?”只见石轩中摇头,他道:“这铁家堡堡主移山手铁夏辰,本是西凉派宗主,后来移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敌亡血溅尚从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关洛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