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洛风云录》

第20章 京华寇盖风波恶

作者:司马翎

吕四娘身形比电还疾,随着打出暗器,飞出窗外,那儿是个通天院子,由正门一直相通过来,十分宽敞。那暗器已打在对面墙上,发出清脆破裂之声。敢情是个白色薄瓷茶杯。原来当她倾听甘凤他说出要紧消息之时,忽闻窗外传来轻微鼻息之声。她幼时曾随独臂神尼练过禅功,耳目特别灵敏,故此连做小鼻息呼吸之声,也能察觉。她随手在身旁小几上,拿起茶杯,攀然打出,身形也自飞起,手中长剑护住头脸,夜空穿出窗外。

夜色暗淡际跳,院子中正站着一人,一身宽大袍服,顶上牛山泛泛,分明是个僧人。

吕四娘娇叱一声,扬剑直指道:“好大胆的贼子,竟敢爱夜窥伺,窃听机密,今晚教你来得去不得!”

那人正是冷面庞憎车丕,他本来是出色当行的老贼,起初掩近商户时,也是屏住呼吸。但后来听到里面的对话,显然对他们陇外双魔甚有忌惮,心中大为得意,立地对江南七快变得轻视,不再屏息聆听。哪知吕四娘这等厉害,连呼吸之声也能够察觉,而且身手之迅疾,更出人意料之外。他刚刚低头闪开劲袭而来的暗器,退出院中,正想越屋而去。但那百四娘已是人随暗器飞将出来,挺剑直叱。

这个当儿,他自然不能示怯于人,冷冷道:“小女子口发狂言,不知天高地厚,车某今晚要你们江南诸子,见识见识面陇人物的手段甘风池和自泰官两人,打厅门飞出院外,只见四下静荡荡,并无敌人踪影。白泰官在飞出厅子的一刹那间,已将腰间七星剑撒在手中。那剑映起寒光如练,显然是把宝剑。

左边吕四娘和冷面庞憎车丕对话之声传来,甘凤池面笼杀气,沉声道:“五弟你上屋巡视,我去助国妹,如见任何动静,立下杀手,不必犹豫——”

白泰官应了一声,脚尖点处,身形腾空便起,落在屋背上。甘凤池矫捷如急隼核掠,眨眼奔扑到日四娘身后,吕四娘正好在鼻中哼一声,长剑微举,方要扑向冷面应借车丕。

甘凤池一跃冲前,超过昌四娘,口中喝道:“为虎作伥的走狗,吃我甘凤池一拳——”话声未欧中,身形数近,呼地一拳打出。

冷面庞僧车丕凝神待敌,见甘风池拳出如风,而且劲急无论,显然香力过人,大低以刚阳取胜,当下双拍起处,宛如飞起两朵云影,一向敌拳拂下,一取敌人面门。

甘风池见他不同本进,心中暗喜,忖道:“我双臂坚如铁石,不畏刀剑,惊你相中鬼爪也不能伤我,真是自寻死路——”他的念头尚未转完,左手已坚掌直切袭向面门外的袖影,口中吐气开声,奋起神威,使出百步神拳的劈空拳劲,迎心捣去。

袖拳一触,冷面魔增车丕倒真是估不出甘凤池有如许神力,身形一歪,斜溜几步。甘凤池也是斜冲了几步,两下错开大半文,彼此瞠目惊顾。

这一下如不是冷面庞借车丕从星宿海的天残地缺两老怪处学来大阴单力,专克至阳至刚的力量,怕就吃了大亏。而甘凤池更是惊奇,自己这一拳的力量,真有石破天惊般霸道,却让这陇外双魔的车丕,轻描淡写地一油被解了,真是他前所未见的秘技。

甘凤他心有未甘,沉声道:“使得好袖法,再接我一拳!”拳随声出,脚下微微垫步,已够上尺寸。。

冷面庞僧车丕逢到劲敌,哪敢怠慢,双抽一抖,使出内含大阴掌力的“寒云封道”之式,一挂一曳。

两条人影倏然分开,又是各无所得。冷面魔增车丕叫一声“苦也”{肚中自思道:“车老二真是流年不利,屡屡碰上扎手强敌,这姓甘的分明有百步神拳的功夫,久战下去,我的大阴掌力可挨不起甘凤池也在肚中自语道:“这厮练有至柔的力量,使我神拳无法发挥威力!必须在招式往来之间,寻出破绽,取他性命!”

两人各自思忖,手脚可没有空闲下来,乍分又合,冷面庞憎车丕使出仗以成名的寒云鬼爪,甘凤池则虎目合成,浓眉凝霜,施展出独步江南的伏虎拳。但见拳影纵横风声劲厉,其中还夹杂有露心揣魄的叱咤,端的神勇凛凛,令人胆寒。

吕四娘俏眼四扫,只见白素官仗剑在屋顶上巡视,当下打个暗号,自己绕到冷面魔借车丕后面那边,挺剑守候,准备这魔头不敌逃走时,并力阻截。他们流浪潜匿,为的是图谋大事,行刺雍正这个有不共戴天的狠毒仇家。故此绝对不能让雍正的爪牙得知他们的机谋,甚至藏身之地。这刻由泰官巡查屋上并无异状之后,听了昌四娘的暗号,便持剑守着屋上退路,左手探囊,取出一把梅花外,准备尽力拦截,不让雍正的鹰爪漏网。

院子中拳风袖影,卷作一团,两人身形如风,兔起们落,缓慢时,有如师徒喂招;急激时,身形难分。三十多个照面过去,旁边的吕四娘和自泰官,都看出冷面庞僧车丕有点力怯。不过他的功夫实非等闲,虽然比之甘风池略觉逊色,但一时半刻之间,却未能分胜负。

屋檐下的影中,悄然落下一人,如枯叶双坠,着地无声。这人正是九指神魔格莫邪。他本是从正门跨越进来,躲在门边。及至百四娘发现冷面庞僧时,甘凤池和白素官迟了一点外冲出来,他已自目上檐下暗影中,纲在角落里。

他悄悄绕过来,站在吕四娘最初站的位置上。他一现身,吕四娘和屋上的白素官都瞧见了。白泰官在屋上引吭叫道:“四妹,这个给我——”语声摇曳中,他已身剑合一,破空泻下,划起寒冷冷一道剑虹,前九指神魔请莫邪立足处当头罩下。

猛然富中飞起一道银光,飞云掣电般向急射而下的剑光增去,一个声音喝道:“小辈,还有我哩……”

白泰官在屋上电射而下之时,早知底下那人并非易与之辈,因此使出平生最擅长的绝技七星追魂创中“飘摇搏击”之式,剑失并非直指一点,竟是飘摇不定,暗藏好些变化。这时见银虹忽视,拦空迎截。那来势之神速,以及刀光如雪花一片,的确是轻功刀法俱臻化境的好手!立地寻暇抵隙,急刺数剑,同时之间,猛然道提真气,身形倏然略略顿挫。

那道拦击的银虹,正是雪山雕邓牧,他一见白泰官虽然比他年轻了一半,但剑法之精奇和毒辣,远出意料之外,手中缅刀展处,遮拦破男,身形在空中一滚,回翔而起。攀然两人又合,刀剑相交,呛地做响,两人一齐落在地上。

两人各自问国检查手中兵器,俱无所损,彼此心中都知道对方所用的兵刃,均非凡品。抬起头来,四目相接,各自打量瞪看,瞬也不g。

百四娘娇唤一声道:“四哥,你小心打发这厮,小妹去对付那边的赋予!”

她语声前欧,九指神魔格莫邪已厉叫道:“车老二,这厮让我收拾!”墓地欺身,抢人战圈中,甘凤池已占了对面方位,这时呼地一拳,努西打来,九指神魔请莫耶在车丕后面急啸半声,使出白骨掌,单掌猛拍,口中还叫道:“好一式举震八荒’……”

车丕在两人夹缝中,滑溜地一编,从九指神魔格莫邪肋下钻了出来。原来他早知九指神魔格莫邪习性,如遇上硬功甚佳的敌人,他一定要抢着动手,仗着他大生神力,专rl以硬斗硬。除了昔年让移山手扶夏辰硬挡一下能够接住之外,还没有谁能够和他以硬相碰的。

说时迟那时快,两人拳拳相触,“啪”地一响,九指神魔格莫邪令香真个碰着了硬对头,口中禁不住哼了半声,身形撤后一步,甘凤池拳打连环,“呼呼”又相继打出两拳,看样子,甘凤他在力量上是赢了九指神魔格莫邪了。

冷面度增车丕吃了一惊,忽党风声飒然,迎面扑来,闪目一扫,日四娘手中三尺青锋,已向他刺来。

冷面度增车丕秃头一晃,移身跨步,抱柏一抖,扫卷吕四娘王腕。吕四娘chún角泛起一丝冷笑,沉腕转剑,化为“孔雀剔羽”,削截敌手。

车丕嘿然一喝,抱袖疾缩,正想变式为“罗汉请佛”,反攻敌人。

哪知百四娘清叱一声,剑光墓然刺空而起,倏又掉头下刺,正是越女剑法的精妙解数。

冷面庞憎车丕识得厉害,脚下如凤,眨眼退了丈许,可是吕四娘虽然身在半空,仍能屈折飞回,但见剑气森森,紧追车丕身形,犹如闪电一掣,直罩而下。

车丕避无可避,寒云袖拂处,发出一股阴柔潜力,将敌人身形挡住一下,拍影中两只黑黝黝的鬼爪,修然伸出,扣手腕,点咽喉。

吕四娘一击不中,觉得敌人发出那股潜力,不可忽视。这刻见鬼爪袭至,柳腰一扭,一式“风飘落花”,身形已落在侧面,她眼睛未转,手腕招处,则地一剑划出,径削敌爪。

冷面庞增车丕双爪一编,叫道:“指甲削不得,你往别处招呼!”

他语声未歇,吕四娘柳眉倒立,剑发如风,如骛翔凤舞,回旋抢攻,一连五六剑,把车丕追得滴溜溜乱转,缓不住势子。

忽听那边雪山雕邓收大吼一声,骂道:“好小辈,竟用暗器伤人,算是哪一门的人物!”

白泰官按声冷笑道:“跟你们这些无耻走狗,有什么可讲究的?”

原来雪山雕邓收一截住白泰官,立即施展绝艺,一柄精光闪闪的缅刀,使得像统龙出海,变化莫测,白素官也自使出七星追魂剑法,堪堪敌住。

十余个照面过处,雪山雕邓牧真力陡增,使出天下刀法皆无的动劲,这是因为他的缅刀软硬如意,因此独创出这种古怪的刀法。

自泰官倏觉手中七星宝剑难以递出,因为一来对方刀法忽软忽硬,绵绵而来,全无破绽可寻。二来敌人的刀光之中,突生极强引力,只要宝剑递出,便有招式用老之险,形势立判强弱,这正是因为白泰宫内力造诣比不上雪山雕邓牧之敌。

白泰官陡生恶计,暗忖道:“这厮功力之强,不在清宫好手之下,若能逞险除他,将来也少个强敌——”思忖间,更觉形迫势登。

雪山雕邓牧忽起好胜之心,想道:“方才江南诸子,只提及俄外双魔,还未识我雪山雕邓牧之名,这番着宰了姓自的,保管武林震惊想到这里,又见白泰官势穷力竭,雄心益炽,豹眼一睁,等地挽个刀花,在白泰官剑光一撩之际,斜斜硬砸。刀剑一触,白泰官手中七星剑微微震开。雪山雕邓牧微嘿一声,化为“卡庆刺虎”之式,抢人剑影中,直刺敌人胸前。

白素官努力一挣,大弯腰,斜括柳,避开致命一刺。头尚未抬起之时,修然挫医倒退两步,这一下变换方位,真出敌人意料之外,雪山雕邓牧低叱一声:“哪里走!”刀光立地跟踪卷来。白泰官左手一扬,那十余根早担在手心的梅花针激射而出。

雪山雕邓牧哪知他手心暗扣着梅花针,摔不及防,而且自泰官又不接江湖规矩先行招呼,无声无息地使发出来。但见寒光如丝,丛射七窍前胸。急忙中猛然闭住全身六道,挥刀急舞,饶他应变迅速,左右面顿已备中一根,胸前rǔ部也中了两枚。急得破口大骂,却见白泰官在这空隙中,左手已探囊摸了一下。

当下他已闭住穴道,那几枚梅花针虽然体积甚小,不易着力,但因相距太近,故此虽不致命,也自深钉人骨,疼痛之甚。

但他仍未退却,挺刀扑去,雾那间又和白泰官缠战在一起。这次他小心翼翼防范自泰宫再来一下,手下却用出全力招招险狠毒辣。可是这样自泰官已缓过手来,成了势均力敌的局面。

力拒甘风池的九指神魔措莫邪,听到雪山雕邓牧怒骂之声,不觉暗自忖估,再伤眼旁观冷面魔借车丕时,只见他有点狼狈,直是招架时多,还手时少,心中不禁着忙。

猛又瞥见屋顶现出一条人影,当下念头一转,厉啸一声,飘忽如风,反击甘风他。这一下舍命抢攻,果然使甘风池稍稍一奎。九指神魔格莫邪岂肯放过时机,虚拍一掌,腾身便退。

冷面庞僧车丕听到九指神魔格莫邪败退的讯号,也待抽身后退,却苦于百四娘的越女剑法使将开来,四方八面俱是剑尖门指,宛如用利剑织成一片罗网。心中一急,眉头皱处,计上心头。情知今晚绝不能全身而退,只好硬头皮一试。

这原是一瞬间之事,只见冷面魔僧车丕倏然吐气开声,双袖抖处,举直敲击。吕四娘冷冷笑一声,剑锋回旋一绞。

冷面庞僧车丕咬牙切齿,使出大阴单力,运到油上,只见双袖忽软,但并不垂下,依然直伸,剑袖如电光火石般一触,吕四娘陡觉潜力一抛,身形禁不住停顿一下,剑尖织成的罗网,立刻消散。

只见冷面魔僧车丕掉转头,夺路便逃,本是长垂的抱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京华寇盖风波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关洛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