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洛风云录》

第21章 龙争虎斗紫禁城

作者:司马翎

这时房中塞满了人,却是鸦雀无声,那些捕使们虽有兵器在手,但未敢真个动手,而且方才已有人吃了亏,这三人分明不是等闲之辈。后来进房的四个壮汉,其中一个身材较为短小,而眉目精悍的汉子哼一声,道:“各位头儿,加点劲儿,把他们拉出房外再说!”几个捕快闻言,发一声喊,一齐用劲。这时变成两个伏待一人,照理定能拉出房去。

哪知众捕快发一声喊,用力拉扯之后,三个犯人依然站在那里,未曾移动半寸。那汉子叫道:“各位头儿住手,兄弟有话说。”

情形本来甚是尴尬,众捕快们宛如在玩戏法,两个人枉自挣得面红耳赤,还是扯一个犯人不动。如果给人瞧见,他们以后真难以立足北京了!这刻纷纷松手,惜那人这句话下了台。

那人道:“几位朋友是哪一路的好汉?恕兄弟眼拙……”他歇了一下,那三个人凝视着他,等他说下去,便又道:“看到各位如此身手,相信昨夜吉统带家中的案子,必是各位所为!”

冷面庞僧车丕一摇头,道:“阁下何人?何以见得便是我们干的。”

一个捕快适:“王大人,那个是姓邓的,他和统带大人见过面!”

说话时,用手一指雪山雕邓牧。

被叫作王大人的汉子打个哈哈,道:“光棍眼里不揉沙子,请问那位邓兄便知。这官司并不严重,各位既然露了相,想必无妨走一趟。兄弟极喜结纳朋友,包保替各位圆了此案,只请各位到衙门走一遭……”

三人相顾,迟疑一下,虽然这三个老江湖都明白这姓王的汉子所说的话并不可靠,不过在这情势之下,却不能撒手便走,将来如果人宫效力,也难以对诸葛太真说话。尤其邓牧想起李家三人,不知会不会让捕快抓到官中去,首先趔趄一下。

王大人立刻喝道:“各位头儿松了链子,几位都是好朋友,在街上可不雅观!

那几个捕决连忙把铁链收口。

雪山雕邓牧道:“邓某不能连累朋友,这事全是邓某一人所为,我自家打这场官司便了!”

王大人哭然一眼,正想说话,请莫邪又道:“邓兄不必如此说,一同走这一遭,也无妨碍!”王大人面色一松,呵呵笑道:“都是好朋友,一同去吧!几位请——”

三人出得店门,店外已无旗兵踪迹,便由众人簇拥着,走进一处气派森严的衙门。

王大人道:“各位委屈一下,今早九门提督瑞大人要听取此案口供,故此兄弟要请各位亲自来一次。如果不是瑞大人亲自过堂,兄弟便不必劳驾了……如今请各位上了枷铐,这是官场规矩,绝对不能错的,好朋友们千万担当兄弟一次……”

他们正是既来之则安之,一齐点头应允。声音响处,旁边已有人将枷锁侍候好,原来是副十余斤重的厚木镇铁枷,还有生铁脚镣,分明是锁枷江泽大盗的东西。

三人相顾一下,各自微微点头,便会意了。当下任由那些人钉锁住,姓王的见一切停当,便放心地走开。等了大半个时辰,三人听到提审他们的吃喝声。几个捕快搀住他们,带上公堂。

但见当中高坐一个一品顶戴的大官,威风凛凛,大约便是九门提督瑞大人。两旁兵勇差异,俱是雄赳赳,刀光耀眼,叱喝时声震屋宇,令人胆子都要吓破。这正是官要官威,尤其那大堂廊院高大,阴森严冷,寻常犯人到此,早就头也抬不起了。

雪山雕邓牧放眼四望,并不见李家三人踪影,心中消放。铐镣声响中,三人跪倒堂上。

上面叫了姓名,三人挨次应着,原来适才来衙门时,车裕两人各自胡乱捏做一个姓名,报给王大人。这刻便是应那假名。

上面问道:“三犯除了昨夜一案外,尚有无其他案子?邓牧你据实回答!”旁边的差并齐声叱喝一声。

雪山雕邓牧愕然抬头,只见那瑞大人身后,立着姓王的汉子,付过:“怎么一案未问,又牵到其他去了?”当下抖丹田,宏声道:“小民邓牧,除了昨夜之事外,并无其他不法行为!”他的声音就像响个旱雷,把许多捕快兵勇都吓了一跳。

上面惊堂木一拍,温然哼一声,歇了一歇,才道:“三犯暂时押后审讯,带下去——”两旁的人又叱喝一声,几个捕快走过来,拖他们起来。

三人相对微笑一下,那意思是说,他们都走了眼啦!敢情姓王的真个暗中出力,并非寻常捕头那一套,当下那些捕快将他们带领到一个小房间里,那儿只有几块木板架在两张条凳上搭成一张木床。他们一同在木床上坐下,捕快们都默无一语地退出去,把门关上。那门砰然响一声,声音十分沉重,似是铁板的门。

他们毫不在意,耐心守候。过了一个时辰,铁门上轧轧响处,露出一个四方洞口。一个人从洞口内窥,正是那姓王的。

车丕喜道:“往大人,事情怎样啦?我们几时可以走?”

王大人笑一声,冷然道:“几位耐心等候,到你们说出实话,那就快啦!”

话中有因,分明不怀好意,九指神魔倩莫邪蹩了半天闷气,忍不住粗声粗气道:“喂,你说什么?要我们哪一种实话?倒是告诉我们呀!”

王大人道:“稍安勿躁,审你们的人已在途中赶来了,我可作不得主!”

车丕咒骂一声,王大人冷峻喝道:“住口,别再不干不净的,少挨点皮肉之苦,菩然再职,傅作案子女人伽能整治你们——”

请莫邪叱一声,骂道:“妈巴子的,吓唬老子们么?脑怕你来!”

说完话,嘿然一喝,连颈套住的大木枷,忽然裂为两半,砰匐掉在地上。

剩下两人不甘后人,各运真力一挣,响声过处,一同恢复上半身自由。九指神魔格莫邪弯下腰,奋起神威,竖掌一砸,那副生铁铸成的脚镣一边已经裂开。他再运白骨掌力,又是一砸,哗啦啦响处,整副脚镣,褪在地上。旁边的雪山雕邓牧可不费这大的劲,竟自打腰间撤出缅刀,健腕翻处,“呛呛”连响,双脚已恢复自由,跟着又为冷面庞僧车丕如法削断。

王大人瞠目结舌,肚中叫一声“我的天!”急忙将小铁门关住,吻哨一声,招来几个壮汉,命他们把所有暗器取出,在门外看守着,只要门一打开,立刻发射。一面自己飞纵而去,眨眼间已招来二十余个弓箭手,全是长箭劲自,分堵这面铁门。

这个王大人原来是大内一级侍卫单名振,因接得密报,谓有如此这般的可疑人物,屡屡到皇城还达。他乃奉了上级之命,带了三名二级特卫,来查此事。正值吉统带到了五更时分,发现失去银票,告到九门提督衙门去。那些捕快研究之下,认定邓收可疑,正好会同大内侍卫王振,另外还有旗兵劲年,是吉统带所派的,一同捕捉他们。

王振武功虽非泛泛,但怎能比这三个魔头?任拣一人,他都吃不消了,何况一共三人,教他如何不惊。幸而他极是机警,知道除这铁门之外,无处可逃,立即找弓箭手,好歹将三人暂时拦住,挨得一会儿,便可无碍,因为那时已另有人来,责任便不在他身上了。

雪山雕邓牧首先缅刀一举,从铁门隙处,猛然下划,铁门闩应力而分,慢慢拉开铁门。

外面的人全部屏息以待,只要一见人影,便乱箭齐发。这些弓箭手都是旗军长箭手,箭劲力猛,又快又准,实不易避。眼见铁门渐渐拉大,倏然衫影一现,似乎有人现身窥望。哪敢怠慢,七)l支长箭冈地射出,中间还有谋石等物,从尺许门缝中射人,准狠劲疾,兼而有z。

里面车丕将长衫一缩,咋舌道:“那厮好狠毒,摆下这个箭阵——”原来他乃脱下憎抱,在门缝处扬一下,试探外面反应。

双方僵持了一阵,外面已有生力军赶到,乃是两个喇嘛和一个老人。那老人一副银髯长至腹部,神情甚是阴鸳。

王振上前匆将详情说了,银髯老人显然道:“哦!他们有如此功力?形貌有什么特征没有?”王振道:“一个是个和尚,但口气却不类佛门中人,另外一个相貌平常,那姓邓的也无什么特别,只是有柄缅刀,霜寒照人,削铁如泥——”

银髯老人凝眸半晌,引吭叫道:“里面可有姓格的和姓车的朋友?还有雪山雕邓牧是否在内?”

室内叫道:“外面是哪位高人,认识格率两位和邓某人广银髯老人挥手止住弓箭手,大声道:“三位请出来,老朽是银髯史卫治——”

他说话间,向两喇嘛打个手势。

铁门开处,三人一齐现身,却带着戒备神情,见并无话矢暗袭,信了大半,再看到银髯复那副白髯,便走出来。忽听雨声暴叱,风声呼呼,两朵红云当空压下。

雪山雕邓牧身形一伏,同一声,疾苦飘风,径袭银髯老人,手中缅刀荡起一道白光,盘顶破削。陇外双鹿墓地分开,各寻对手,迎战空袭而下的喇嘛。

变生仓弊,不但弓箭手们和捕快们目瞪口呆,就连一级侍卫王振,也自愣然不知其故。

六人同时相接,瞬息之间,攻守了几招,俱是特等高手,银髯史发声暗号,两个喇嘛忽然退开。银髯复振声笑道:“果然是陇外双魔和雪山雕驾到,老朽适才相试,幸勿见怪——”说话时,已退开丈许,拱手为礼。

雪山雕邓牧呵呵一笑,道:“久闻山左银髯史智勇双绝,一见之下,果然盛名无虚!”

冷面魔僧车丕和喇嘛换了几招,暗以大阴单力占了先筹,心中痛!北竺精,“我这和尚够假了,还会有谁假我?”?银髯臾知道他们这于庞头,绝不舒畅江湖诸侠的党羽,正如水火之不相容,决不能混在一起,当下替他们引见两喇嘛和王振。当三度知道两喇嘛不过是萨迪上人座下两高徒,不觉大大惊异,可以想象得到萨迪上人的功力,竟是如何湛深了!两个喇嘛一名龙僧,一名虎僧,对三魔功力不凡也甚是钦佩。

九指神魔请莫邪暗下告知银髯史,说出江南诸快于此数日间要大举的消息,银髯史忙带他们去见诸葛太真。

诸葛太真闻知玄阴教闭坛三年,立即过他们在这期中留在京师帮他的忙,三魔自然应允了。诸葛太真不觉大喜,三度此来,使他实力陡增,因为大内高手,除了三位供奉——即红亭散人黄衫客,以及银髯臾卫法之外,特等侍卫只有两人,便是雪地双鹰周佐和周信,即是当年在关外的雪山雕邓牧齐名的一雕双鹰。他们忽然受聘人京,潜踪匿迹,使邓牧受了许久不白之冤。但周佑已被甘凤池和白泰官两人联手杀死,而周佐也被吕四娘削去一臂,虽然恢复后还堪上阵,但功力究竟稍减。此外一级侍卫中并无特殊好手,等而下之,更不必提。近两年来,雍正请来藏边第二位高手萨边上人,坐镇宫中,诸葛太真才松了一口气,没有往年那种顾此失彼之苦。这次能够出京办一件事,也因萨达上人两弟子来到,故能带了红亭散人和黄衫客出京。

玄阴教三魔念念不忘碧螺岛主于叔初和火狐崔伟之事,当下动问起来。诸葛太真并不相瞒,微笑一下,道:“想那于叔初狂傲自大,目中无人。老朽与两位供奉,甚是不悦,后来又见到崎蝈镇山之宝,那柄青冥宝剑,便立下要夺宝挫折他气焰之心。

“当时我们立即跟踪而出,由黄衫客跟着他们,老朽和红亭散人抄正路,抢在他们头里,一方面调了几名得力人手,设下埋伏。我先布下两人,假扮樵子夫妇,在岔路上等候他们,待得他们询问姓名的行踪,便故意各执一词,夫的说东,妻的却矢口说往西。这一来,那两人不虞有诈,以为乡下人心性粗疏,看不清楚,两人心定要分道搜寻。我与黄衫客截那姓于的道路,那天夜里,把他引进树林,闹他一个不亦乐乎。不过,我不讳言,那于叔初的确功力精绝,凭我诸葛太真还要让他一点。

“那边已布下一人,假作自缢,等火狐崔伟救他之时,乘机施展空空妙手,把他的火器偷去。最后由红亭散人对付他,果然夺得宝剑。据红亭散人说,他用五毒手当胸印了一掌,火孤崔伟绝难活命。

不过那时忽见一个僧人如飞赶到,见崔伟已倒在坡上,便将火狐崔伟扛在肩头,极迅疾地走了。据称那僧人袍中心一块拳头大的血印,自称血印和尚。红亭散人说,见崔伟必死,也就任那血印和尚搬走尸身——”他住口微微一笑,又遭,“后半截是红亭散人口述的,我可不太清楚!”

后面附加两句话,等于表示他心有疑窦。这一千人哪里听不出来。

诸葛太真又道:“那柄青冥宝剑现在深藏官中,皇上早想得到一把这种希世奇珍的宝剑,赐给曾得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龙争虎斗紫禁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关洛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