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洛风云录》

第23章 玉女移情泪作诗

作者:司马翎

孙怀王道:“好诗可以解醒,小弟提议各题一律,以为今日有缘相逢纪念,未知两位意下如何?”

德贝勒大大点头,珠儿也响应遵:“此是雅人佳话,小女子何敢藏拙?只是小女子要出一题目——”

孙怀玉忙问道:“什么题目?姑娘请即示下,小弟无不遵从!”

珠儿道:“一只准集古人的旧句,联成一律。二要隐有园思,不得离题。小女子这题目可使得么?”

德荣孙怀玉两人哪肯示弱,各个首肯。当下珠儿因不能书写,便等两人各自写好了。再吟诵出来。两人离座稍为构思,便走到案前,取纸笔而写。孙怀王首先写好,却等德贝勒写完,才一同回到床前。珠儿伸手接过两张素笺,曼声涌道:“瑞烟轻罩一团春,工作肌肤冰作神,闲倚屏风笑周岁,不令仙犬吠刘晨。相思相见知何日,倾国倾城不在人,回首可怜歌舞地,行尘不是昔时尘。”

此诗大妙,寄怨深远。有了颜衣足消联,原来由贝勒爷作的。”又展另一绕金源潜。

“金屋装成贮阿娇,酒香红被夜迢迢,流合月暗乘双凤,铜雀春深锁二乔。自有风流相证果,更无消息到今朝,不如逐件随山去,绿水斜通宛转桥。”

此诗怨而不乱,取譬精当,有宛转深情之致,的确是高手。大匠当前,小女子要敛手却步了。”

她的声音,妙曼箱远,两人同时听得微醉。珠儿口中谦逊着,其实腹稿早成,向孙怀玉深膘一眼,念道:“无限青山散不收,每因风景却生愁,桃花脸薄难藏泪,桐树心孤易感秋,问苑有旧多附鹤,画屏元睡待牵牛,旁人未必知心事,又抱轻装上王楼!”

孙怀玉受宠若惊地震动一下,但立刻恢复平静。德贝勒赞道:“少女情怀总是诗,姑娘妙手引丝,可比针神绝技!”

珠儿含情一笑,却见孙怀玉如老僧枯坐,寂然不置一词,面上不觉微现失望之色。其实孙怀玉更是懊悔,他提议作诗,原本不过是试探珠儿才情,哪知她却一无顾忌,以待传意。他是个玲瑰通透的公子,岂有不领会之理?但已知德贝勒早有意思,自己即使动心,也不能染指,故此有了懊悔多事之意,暗中打定主意,不于见她。珠儿哪知他的心事,还故意寻些事故问他。

这一会虽然各有心事,却算得甚是融洽,珠儿更对孙怀玉的捷才妙思,倾心不置。

已经又是晚膳时候,孙怀玉借口有事,坚要回家,德贝勒苦留不住,只好罢了。孙怀玉走到房门,一脚又跨出槛外,却忍不住回顾一眼,只见珠儿媚眼凝波,面上流露出幽怨之色。他暗中咬牙,连忙走出房外,不自觉地举手一拂,生像要拂掉方才眼中所见的景象。

自从这一次会晤之后,他便不肯再到裕王府去。德贝勒屡屡邀他,甚至说出珠儿想寻他去谈话解闷。可是,孙怀王都坚决地推辞,而且找出种种极为合理的借口,因而德贝勒半点也不明白,他是为了这微妙的缘故而不去王府的。

在珠儿的一方面,她是极为敬重德贝勒,可是一来德贝勒已有了福晋,二来他是王族宗室,三则她自己内心像是不能引起那种感情。

炒初具温情楼用的胸怀宽广,人品劲标。故此在态度上,并无任若何避忌,甚至有点亲呢。要知她识得姹女迷魂大法,一勇一笑,都有迷魂落魄之力。当然她无意对德贝勒施展,可是积习难除,有时不觉地用上还不自知。而这一来,可苦了德贝勒,他对她真是无微不至,情根深种,已经不能自拔。哪知珠儿却是一片冰心,尽在孙怀王身上。

本来,在那个年头,根本无所谓自由恋爱的观念,女孩子们从小便被教导要属遵日训,她们将自己的情思,尽力地约束住,而且还有一种根深蒂固的观念,便是努力去爱那不知生得怎样的丈夫,即使见过面,不合自己心意,也得勉强自己全心全意去爱他。否则,稍涉通思,便是罪恶,自己便会深深自疚,认为是不贞之征。

寻常女子,人了王府,还不是祖上的鱼肉,任人凌割!可是珠儿根本不管这一套,她爱自己所爱的,恨自己所恨的,她敢于选择,而且也有这种权力,此所以她虽非因种族观念而仇视德贝勒,却因具有自由选择的观念和力量,径自爱上了仅见过一面的孙怀玉。她不会了解孙怀玉不能爱她的苦衷,那是基于“朋友妻不可欺”的观念发展而成。

在他,是无论如何也要遏抑住自己的情怀,用一切的方法去忘记她。

错非她具有姹女迷魂大法魔功,孙怀玉不过见她一面,此刻早就会让别个姣美婉媚的女子代替了。可是正因她的一正一笑,都别具魔力,孙怀玉脑中的印象,仍然未曾完全淌越……

德贝勒和孙怀王本是天天盘桓在一起,自从珠儿出现之后,便总得隔个几天才能晤面。每一次会面,总发觉德贝勒有点消瘦,知道他为了情丝难系,心头饱受折磨之故,却不敢道破,只能任由事情发展。

约模大半个月光景,这天晚上,孙怀玉自个儿在寝室中,看了一会书,觉得倦了,正想抛下书上床安寝,忽然房门无风自开,他抬眼望时,只见珠儿亭亭玉立倚在门边。他吃了一惊,以为眼花,忙举手去揉眼睛。

“孙公子,自从昔日一晤,腰违至今,可还记得小女子么?”尊声娇软,醉人心脾。

他才确定不是自己眼花,连忙行礼答道:“媚锶缣焐系蜗桑?落几间,区区幸睹玉容,焉能忘记!”他的心中却极为惊讶地想道:“德贝勒曾说她最少还要一个月才能起床!但此刻怎能资夜飞降?倒是费人寻思了!”

珠儿嘴chún微吸,出的道:“公子的话说得好听,其实呢,以公子的儒雅风流,正是何处高楼无可醉,谁家红袖不相怜,还认得小女子,倒是奇事!”

孙怀王心中好笑,想道:“你好设由来,怨起我来啦!未免这分了!”口中答道:“姑娘是什么话?区区只因俗务羁身,未能拜候请安。但由德贝勒口中,得知姑娘玉体渐痊愈,私心常待早占勿葯……

“她眼波飞扬,幽怨慾滴,低投微叹一声,情态煞是动人。孙怀玉心头扑扑一跳,不安地凝视着她。两人无言地相对片刻,他努力制伏心头波澜,道:“姑娘来此,贝勒爷可曾知悉?而且,姑娘怎能到此来的?”

珠儿轻轻叹口气,自言自语地道:“贝勒爷……贝勒爷吗?他不会再见到我了……”

言下沉然,如有所失。忽又抬起眼来,晶莹的眼光,生像能够射人他心底。身躯乏力靠向门柱上,眉尖迈室一下。

孙怀玉移动一下脚步,想去搀扶她的光景,但终于忍住了。

无言地相对了片刻,孙怀王越发觉得踌躇不安,如芒在背。只见地忽然转面看看门外,随即旋口头,脸上飞起红晕,幽幽地道:“孙公子,我要走了!你自己保重……桃花面薄难藏泪,桐树心孤易感秋。问克有书常附鹤,画屏无题待牵牛……旁人未必知心事,又抱轻装上王铃……”她一边曼声凄楚地念着,一面退出门外去。

孙怀玉听到是她当日集古人句的那首诗,一时听得和想得呆了,铜然站在原处。好一会工夫,但觉语声已收,人影不见,赶快走出门外,只见檐际流星冷落,残月孤零,夜风掠过屋檐,铁马叮当做响,哪还有半丝人影?竟是芳踪已沓……

他不觉失声嗟叹,负手在庭中徘徊波蝶,也不知自家是几时上床安联的。

翌日,德贝勒匆匆来到,一把拉了孙怀玉到一旁,焦急道:“怀玉,珠儿昨夜走了!不知到哪儿去了!咳!昨夜我还跟她谈得好好的,今晨从朝中口府,便不见她踪影了,那使女素秋半点也不知道,真把我急死了!”

孙怀玉虽然在昨夜估到几分,但没想到她即晚便离开。故此这时听到消息,也不免惊愕一下。当下安慰道:“她会再来找你的,兄长不必焦急!”

德贝勒似是梅恼交集,顿足道:“你的活太不着边际,她不会再找我了!”

孙怀玉吃惊地低头瞧看,只见德贝勒脚下的大青砖地,让他一脚踩碎了,他早知德贝勒身有武功,却不料是这般功力,当下道:“兄长,你此刻正是当局者迷,又是关心者乱,故此发急。你且定下心,想想她有没有什么话暗示去处?”

德贝勒应声道:“哪有什么话?除了知道她名字叫珠儿,其余一点也不知道……啊!对了,前些日子,好像听到她说起要返峨嵋,可是又没说下去,我没有追问她……对了,她是返峨嵋去了。但是,她不能走动,昨夜里怎能越屋而飞呢?”

孙怀玉想了一下,道:“恐怕是有人带走她。”“有人?”德贝勒猛然一惊,道:“我就是怕她被那些混蟹掳走了,你也是这样想么?”

“不会的,若是宫廷侍卫去掳劫,她定会叫嚷或者留下暗号……”

“唉,我心乱如麻,什么都不会想了!以我这一身本领和宗室贝勒之尊,却无力庇护一个心爱的人。我还拿什么脸面见人,活著有什么意思?”说完话,又是长嗟短叹地埋怨自己。

孙怀玉忽然觉得羞愧,他仿佛已做下使这位多情的兄长伤心之事。“无论如何,我是负有多少责任的!”他自己告诉自己。

当下他用尽好言,使德贝勒稍稍平静。他的确没有料到这位贵族公子,真是这么一往情深。人生的遇合,实在太奇妙莫测了!尤其是爱情这回事,纵然有若干人未曾试过爱情的滋味,因而否定真正爱情的存在,可是他们不过是没有机缘尝试而已,像德贝勒,他短短的二十余年生涯中,不知见过多少美丽聪明的女子,可是那些女子们,就像浮云掠过长空,又如清晨的朝露,刹那间,完全不留痕迹地抹折。

只有这身长玉立的珠儿,从最初的一眼,便使令他全心向她降伏!

有多少颗心会为她而悲伤妒忌间!但她傲然地不屑一顾,飘然远去了。只有孙怀玉知道,她那纯洁高澈的少女之心,也是已经受了伤,留下难以磨灭的痕迹,默默地走了!在那一瞬间,她抛弃了高做,幽怨地退人暗阳中……

隔了不久,德贝勒和孙怀玉,还有小阎罗屈军,带了一名家丁,离开了京都。

他们在万柳庄李府的行踪,前文已经叔过,这也是何以会有铁骑往来,级住他们行踪之故。

三人避开锋头。一直往峨嵋山去,沿途并没有耽搁,到了峨嵋,借大一座千古名山,庙宇元算,山峦广越,却从何处觅起?当天晚上,他们在山麓的报国寺中欧足。寺中僧人见他们气派不小,还带有家人都殷勤招待。德贝勒和孙怀玉两人与诸僧一接谈,便都懒得再理睬。以他们的学问和胸襟,这些庸俗钱流,如何能人他们眼中。

这报国寺占地极广,为峨嵋有数大庙宇,僧众有数百人之多。他们虽有增于未遇得有道高僧,但看众增井井有条,戒律案严,也自生敬仰之心。

上峨嵋瞻拜的香客甚多,宿在报国寺的也甚多,颇觉龙蛇混杂。

小阎罗屈军的江湖经历最富,频瞩两人小心,以免发生事端。一个是清室贝勒,一个是尚书公子,随便损伤了一点,也是件不得了之》。

他们沿途已拟好计划,打算遍山寻访流连,希望侥幸碰到。因为询问是一定没有结果的,一来不知珠儿的姓,二来她是反清复明的人,哪能让人家知道行踪。而且知道的人,也不会告派他们,这希望自然渺茫得很。

且喜一宿无事,翌晨起来,略略进了些素食早点,便齐向峨嵋山上走去。

德贝勒等一行四人,迄通向峨嵋山上进发。那家人是孙怀玉得力心腹,年纪不过三十左右,极是能干,名唤孙安,他背上系着包袱,坠在最后。

他们从后路上山,经伏虎寺、林水间而到达清音阁,已是中午时分。沿途不知多少小庙,他们都缓步流盼,又因许多上山或下山的香客,此去彼来,其中不少是妇女,他们不得不留神去看。眼光不住倡向那些女客,倒像是无行的大家子弟。

他们虽说是缓步流盼,可已比一般人走得快许多。那家人孙安气喘吁吁,努力跟随。倒是后来屈军替他背那包袱,他才勉强跟住。

那清音阁前建有双飞桥,活像一对翼膀,横跨在底下黑龙溪和白龙溪两水之上。两桥之中,有座飞檐亭阁。门前一副对联“双桥两虹影,万古一牛心。”所谓牛心,便指下游一块形如牛心的巨岩。黑龙溪与白龙溪两水至此汇合,流瀑飞湍,煞是壮观。

这清音阁中不忌荤腥,四人步入佛堂,要了许多酒肉,杨意大嚼。

邻桌有两个汉子,正在据案大嚼,那装束分明是江湖中人。小阎罗屈军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玉女移情泪作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关洛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