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洛风云录》

第29章 玄阳秘籍克群雄

作者:司马翎

郑敖犹豫一下,忖道:“诸老弟必定输给林源,那么我们岂不是要为洞庭帮效力?可是他又用眼睛示意,大概是准备诓骗到岸上后,输了也可以逃走,不像这里一定束手道擒。只是我郑敖也是铁净挣的汉子,焉能学那鼠辈反覆的行为?这倒教我大费踌躇了……”

朱玲好容易使敌人愿意到岸上分个胜负,不料自家人又生误会,心中着急起来,皱眉唤道:“喂,你想什么?快答话好使人家放心呀!”

魔剑郑敖无奈叫道:“咱们一言为定,静等胜负揭晓便了!”

毒统林源见他考虑犹疑之后,终于答允,心中暗喜,料定连敌方自己的人都沉吟许久,当然是有知必败,当下道:“既然如此,你们将我的手下解开穴道,我命船送你们上岸。”

朱玲使的是鬼母独门手法,天下无人能解救,这时连忙跳下小船去。这边林源发命令散开老远的快船划过来。

这些江湖有名人物,讲究的是一诺千金,宁死不悔,故此彼此俱无疑虑,各行其是。

朱玲将那些小寇解开穴道之后,便和郑敖一起跳下一艘快船,船上双桨起处,破浪向岸边驶去。

郑敖回头看看紧随而来的大船,压低嗓子问道:“猪老弟,你和那水怪订下这赌约,可有什么把握?方才我见那水怪能够直立水面,已经是踏波飞行的轻功境地,这种身手,天下罕睹哪!”

他面上显然有担忧之色,朱玲肚中有数,知他怕自己不敌,累得要当起水贼,而且为了江湖信义,又不得反悔,却不好说她不敌,伤了自尊心,故此这样说法c便道:“我才不信那水怪能跳被飞行哩,你想他如有这样身手又怎会被人逼下湖去?不过你放心,如果我输给他,大不了于干水而买卖,乘机发点财也很好呀!”

郑敖被她沉得哭笑不得,颓称道:“我几年来辛苦挣出来的字号可要毁啦!你想,竟然当起水贼来,往后拿什么面子去见师父们和江湖上的好汉?”

原来在黑道中,最令人看得起的是独行独往的大盗,郑敖本是黑道中人,并非羞于这种无本生涯的行业,而是地位高下的问题。

朱玲也不管他,径自弹剑低声唱起歌来,只听她唱道:“指声齐和归帆急,渔歌渐远鸣挪息,尖青寸碧,遥念叠叠连天际,暮再生,孤烟起,掩映残霞落日,江上两三家,山前六七里……”

魔剑郑敖听了想道:“歌倒是好听极了,只是声音大婉弱,像是立几家唱的……待会儿便要厮杀,想来诸老弟一定败阵,那莫不成要当起水贼,对了,我只要如此这般,便可包揽在我身上……”他恍然大悟地用力点点头,chún角泛起一丝笑容。

朱玲知他心中捣鬼,却不去点破,找些闲话说起来,不久工夫,湖岸已离着近了,也忍不住高兴地道:“真是龙困浅水道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斯,你看,我们又回到陆上,往后记紧别再困在水面,谁也奈何不得哪!”

操浆的帮徒健臂齐奋,这艘快船就像水蛇一般,在水面滑审而行,迅速非常。

只见湖边响起一声胡哨,两条船蓦然冲来,向他们迎面驶来的朱玲和郑敖同时面上作色,紧盯着来船。后面的大船也发一声尖哨。那两间来船使忽地停住。

晃眼间朱玲和郑赦的快船打两艘之间穿过,左边船头站着一个浑身素白的少女,衣袂在湖风中飘扬,显出窈窕的身量,圆圆的脸蛋,虽不甚美,却另有一股甜甜的味道。

朱玲妙目流波,扫过她面上,轻叫一声,向她微笑。同一刹那,郑敖的目光也从右面船首站着的虬髯大汉身上,移向左边那少女,只瞥了一眼,彼此便交错而过。

这刻离岸不过数丈,朱玲郑敖部宽心大放,再也不怕施展不得而束手受擒。魔剑郑敖低声笑道:“格老弟,那雌儿不知什么来路,长得蛮好看的!是么?”说罢,轻松地哈哈一笑。

朱玲也笑。声,回头去看,只见两船已贴着大船回驶,那少女正跟林源说着话,但一只眼睛,却好正瞟着她两人目光一触,朱玲又向她笑笑,她竟有点羞意地垂下眼皮,不敢再看。

魔剑郑敖轻叫一声,首先纵上岸去。朱玲却并不动弹,等船靠定岸边,这才文结结地走上岸去。

两人在一片细沙地处站定,霎时间,毒歧林源领着三个人走过来,其中一个右手下垂,似曾受伤模样,正是洞庭副帮主银鳝廖潜,吃朱玲施展夺命金针绝技,伤了左臂脉穴。其余二人便是那后来现身的白衣少女和虬髯大汉。他们大概知道了两下过节,故此那虬髯大汉目露凶光地瞪着他们,那白衣少女却是眉尖微锁,似有担忧的神色。

毒统林源首先发话道:“如今已到了岸上,刚才怎么说着,现在就怎么办好了。来,来,本帮主还有要事在身哩!”

朱玲正想举步走出去,魔剑郑敖却伸手虚虚拦住,大声说道:“且慢,我还有一事要问清楚。想我郑敖与洞庭帮素无瓜葛冤仇,何以昨夜屡遭暗算?并且还四下派人守截郑某去路?姓林的你是一帮之首,当然知道是何缘故!”他说话的神情甚是荣做,朱玲立刻明白他的真意乃是要激怒对方,以便毁约混战,心中好气又好笑。

果然毒蚊林源国射寒光,怒哼一声,关于这件事,本是误会,但是洞庭帮帮主林源平生只有一子,名唤林斌,索性不肖,专喜渔色嫖赌,家传的武功,学不了十分二三,却喜冒充矜夸,要人奉承为天下无敌。

前些日子到武昌去,因小故而打死一位老婆婆,被老捕头汤霖逮住,打人死牢内。

当时林斌有点酒意,自报姓名为石轩中,于是立刻传出江湖,惹得武林各派都注目此事,尤其好些年轻气盛而又身手杰出的武林人物,都想设法和石轩中见面交手,以试自己功力。

林派知道儿子被捕之后,心中自然甚急,当然他也知道儿子冒用石轩中之名,却不敢说政,因为凭他的地位名望,竟然有这么脏包不出息的儿子,一定见笑江湖,故此唯有赶快设法营救。恰好湖广总督的宝贝儿子经过,便想动下梁公子做人质,于是以梁公子便可换回儿子?哪知郑敖为了追问德贝勒等是否施恩之人而缀尾跟随,洞庭帮人以为他在暗中保护,便想一面收拾郑敖,一面派人去幼梁公子,哪知两边都失手。

林派既痛心那得到自己真传的侄儿飞鱼刺林洞的惨死,又得到幸而不死的手下回报郑敖的一切,推知乃是近年出道的鬼影子洪都爱徒魔剑郑敖,料是自己看差一着,把那敖误为暗中保护官船的好手。

两边失利,他的气已经受够了,哪知后来碰上郑敖,说话不合,动起手来,又折伤不少手下。如今郑敖出言不逊,他虽明知这是误会,却压不下这口气去解释,怒哼一声,便准备有所行动。

正是事不关心,关心则乱,以毒故林源这等人物,也会因爱子被批,早晚有性命之忧而致做事乱了方寸。银鳝廖潜一看不妙,帮主凭了一时意气,惹下扎手强敌不说,更耽搁了行程,连忙道:“帮主且设动气,姓郑的口出不逊,不过是想帮主动手,便可毁约行事……”

旁边的虬髯大汉嘿地一声,接口道:“姓郑的既然这么猖狂,目中无人,我是局外人,倒要斗他一斗,看他得了鬼影子多少绝技!”

他的声音不小,郑敖可听个清楚;迈步走出来,就指狂笑一声,叫道:“你想见识鬼影子的绝技,滚出来吧,郑某打发厂你,好跟姓林的算帐!”

虬髯大汉曾他一眼,微微摇头道:“好狂的家伙,未知我的来历便先冒大气,神态就跟鬼影子洪都一样,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说着,跨步走出,在郑敖身前站定,四目相峙了一会,猛然朱玲在后面叫一声。

郑敖和那虬髯大汉正在剑拔夸张,一触即发之时,忽然朱玲叫一声。魔剑郑敖回头一瞥,只见白光一闪,朝他飞来,他伸手抓处,将飞来宝剑接在手中。

虬髯大汉国力不凡,稍为一瞥那剑,便知利害,立刻撤出兵器,却是一柄长约三尺半的银销,尖端处附有月牙刃,光芒闪闪,显然锋快异常。

魔剑郑敖哈哈一笑,道:“原来是髯龙劳拱,怪不得蔑视郑某髯龙劳拱沉着脸孔,说道:“你既认出我来历,仍然口出不逊,今日说不得要代你师父教训你一次……”

“住口!”郑敖禁不住怒喝一声:“你们活多一些年纪,便满嘴教训,究竟凭的什么?何况……哼——”他没往下再说,但髯龙劳拱却知道他的意思。那是昔年江南黑道中,他和鬼影子洪都齐名,鬼影子洪都却瞧不起他,几次要寻他较量个高下,却未曾打成,外面的人都传是髯龙劳拱闻风先避,内情如何,只有他自己知道?不过就表面上看来,鬼影子轻功独步一时,单说这一点,髯龙是万万不及。

这刻髯龙当然知道郑敖嘲讽之意,怒道:“小辈无礼得紧,凭你的岁数有多大气候?竟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今日不教你吃些苦头,你永不知对岁数大的人要怎么才好……”话未说完,身后有人微哼一声,声音十分娇软,乃是女子口音,心中一动,知道这几句话不分皂白,把同来那少女也给骂了。

原来那女子年纪虽轻,却是洞庭帮主毒故林源同辈的新扎好手,乃是林源拜把兄弟坡丐的师妹,名唤唐紫琼,因为师父刚刚去世,奉迫命找寻师兄坡丐,只因被丐不知隐在什么地方,故而先来寻林源打听。她和髯龙井不相识,却同时到达洞庭帮主舵,为了要船追上林源,彼此起了点误会,故而备乘一舟。这时唐紫琼听到髯龙这些话,等于是在骂自己,禁不住唤然哼一声。

正当髯龙劳拱转念之时,魔剑郑敖已按捺不住,叱喝一声,身形动处,寒光卷翻而出。髯龙劳拱跨步撤身,避开一招。

毒蛟林源叫道?“劳兄仔细那其的飞剑——”叫声中,两道白光如银龙剪尾,疾袭髯龙劳拱。

劳拱久经大敌,立刻全神贯注,钢铁起处,封住上下空隙,眼见那两道白光宛如自具灵性,忽地分开,一上一下,寻吸抵隙地钻攻进来,连忙垫步斜腾,钢铁急绞,作出慾夺飞剑模样,其实声东击西,忽地一溜银光,疾点郑敖。

郑敖手中白虹剑一领,使出魔剑中杨妙的招数,一式“孔雀剔羽”,斜跨两步,径拦敌人权依,而两口短剑也自腾开位置,回斜急射。

髯龙劳拱知他使的是削金截至的宝剑,不敢像平时那般去钻拿敌人兵刀,又觉劲风疾扑,心中微微吃惊忖道:“这厮的飞剑果然厉害,林源发声提醒我时,我已知必定有独特之处,否则林源即使会发声提示,却料不到有如许威力,就像不必由那厮控制,便会自行攻敌似的……

“他可不知道魔剑郑敖炼就两心度功,心能两用,而这一套本是昔年武林中极负盛名的大剑家万里飞虹尉迟践所擅。只因尉迟跋比之髯龙劳供高了一辈,又未曾遇过,故此髯龙劳供并不深悉其中厉害。

劳拱心中极快地想着,脚下可没闲着,斜踩七星步,急绕开去。郑敖得理不让人,白虹剑如陨星急坠,直划劳拱正面。两道白光也自行尾例攻,一时但见剑气如虹,耀人眼目。毒统林源旁边的唐紫琼也是第一次乍见这等诡橘毒辣如度的剑法,禁不住低声叫道:“好剑”法!”

髯龙劳拱立党不妙,但心神不乱,大吼一声,银销斜翘直撞,铁把敲剑身,钱尖却挂向敌面,一式两用,端的身手高明。郑敖逼得吞剑微闪,风声飒然一响,髯龙劳拱已在这刹那空隙间抢过身畔。

魔剑郑敖身形未转,左手两道白光已自盘空疾向身后射去,手中白虹宝剑划起寒光森森,打左助下穿出去,修忽一转,正好拦在髯龙劳供住分抓开的方位。髯龙劳拱使出全身功力,运内劲猛劲一敲,哈地被响,把削铁如泥的白虹宝剑荡开,可是月牙刀尖已被削去一点。这乃因为髯龙劳拱的内力虽比魔剑郑敖稍胜,但仍未到达保阴无垢那般境地,能够硬生生舍开故人主钊。达坯是旁拱摔出不意地猛执硬抬,使都熬措手不及,否刎却使他内家功力较姓一等,仍不能保征不舍仕邦敖削断兵器哪!

旁迤的唐紫凉冷笑一市,那也的朱玲也大志叫道:“喂,你的兵器是不是坏了?要不要换道一把?”髯尤旁拱听得清楚,但他到底是大风大浪姿近采的人物,心气半鱼也不浮躁,而且决定自己必头以攻》守,方能避开盆空弋舞的短钊的威肌孚下又吼一户,欺身掩扑,施展开锻悠钦十年的“披失球法”,恰如辜地里撑一把银伞,直向广钊邦敖罩下。

白夙朱玲一仍远情形,料定髯尤旁拱旦然成名多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玄阳秘籍克群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关洛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