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洛风云录》

第31章 溯思结伴京师行

作者:司马翎

朱玲抬起眼睛,看到她的笑容,心中微微一定,想道:“我是万万不能和这女魔头动强,自我晓事以来,除了师父之外,未曾通过这么好功夫的人,现在四面是水,又是在夜间,若是动起手来,必定逃不过她毒手,可幸她……”她忽然和她的眼光相触,心中一凛,但觉那对美丽的眼睛中,射出某种寒澈骨的光芒,尤其是村起那美丽的笑脸,、更觉令人不寒而栗。

阴元垢轻描淡写地道:“你长得很美,不知我下得手不。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么?我可以替你传活,一定能交代个清楚!”

这几句话,分明是要她准备后事,朱玲脸上颜色变了一下,差点要冲口骂她一句“女魔头”。

阴元垢向舱外瞧一眼,道:“葬身在这著名的洞庭湖中倒也蛮有意思!你说是么?”

朱玲嗯了一声,没有说话,徐徐闭上眼睛。

在这人天一线之间,但党心中空空荡荡,未来和过去,固然是那么模糊飘渺,便是现在,也有点不大真实——她忽然深深后悔起来,以致流出两满珠泪。

她仿佛瞧见石轩中俊俏的面庞,在眼前晃动,不过他面上没有怜惜之色,相叵地却是一种嘲笑挪揄的样子,紧紧地瞅着她。

“我为什么当日不死在他的面前呢?”她痛苦地想,那天石轩中出现在碧鸡山主坛时的景象,一幕幕闪过心头:“哪样他不致于怀恨我,在他心中的玲妹妹,永远是多情多义的人,那时候的死,多么有意义啊!如今——不过是死了只蚂蚁议的,如果石哥哥真的在世,或许会颔首称快——”

她既后悔又灰心地紧闭眼睛,动也不动。阴元垢笑一声,骈指如教,修然向她喉咙下点去。可是在同时之间,船身一晃,有人探头进舱。

阴元垢如响斯应,喜地把手指松开,变作用手掌管她揩拭泪痕。

那人已叫道:“大爷不好了,我那伙伴忽然中风晕倒啦——”

“瞻!你们是?”那人一瞧清舱中忽然变出两个绝色艳妹,惊嗜一声,话也说不下去。

朱玲心中一动,修地睁眼起身,却不禁伸手摸摸咽喉,一面道:“中风?让我瞧瞧——”

阴无垢拦住她,道:“让我去瞧吧,你乖乖地待在这儿!”

朱玲没做声,眼看她爬出舱去,立刻迅捷如风地揭开近船头的一块舱板,纤指在船底不规则地划一圈,然后放口舱板,回到原先位置蹲坐不动。

一会工夫,阴元垢钻回舱来,咕峻道:“那厮平日酒喝多了,中风还不是活该,人都死了,还大惊小怪的!”

朱玲又闭上眼睛,暗中吸一口真气,用千斤坠的工夫,把船尾压得下沉了三四寸。

阴无垢刚一挪动身躯,朱玲趁船身动荡之际,修地把力量放松,那船猛烈地向前潜沉一下,船头底拍在水上,发出响亮的声音。

船后那舟子大声道:“啊哟,是碰着什么东西——”

阴元垢忽然惊叫一声,身形微动,已挪到舱前,伸手揭开两块板,只见一股水花,直冒上来。

朱玲教意惊叫道:“哎呀!怎么船也破了,喂,掌舵的你倒是拿些什么来堵住呀——”

。同无垢玉手虚虚一推.发出一股拿大.好作矿洞中旬l沿步测。

——。一、名号连忙探头进来.瞧了一眼便满,。唁.铁个调直不j、宗。方才给什么硬东西撞穿了船底。姑娘请你暂时堵住吧,船上有的棉絮破布都派不r用场!”

阴元垢刚刚哼一声,朱玲忽地颓然道:“咳,我着急于么?

横竖是这个下场——”

阴无垢大声道:“船家,使摇到岸去,你们的船大糟啦!快点舟子应,一声,连忙加紧摇橹,呻吟暖暖之声,响彻湖面。

这时因为放舟湖心,离岸甚远,少说也唱个把时辰,才能靠岸。大约一顿饭工夫过去,阴元垢的额上开始沁出汗珠儿。

要知她全凭一口真气,由掌上发出奥妙无匹的内家真力,才能把这破洞封住。但这样呆呆封住破洞,可比动手时一招一式发出真力的情形,大不相同。其吃力处相差何止十倍?加之力量又不能过重,否则旁边的船板也得穿裂,在这调节力量之中,又费去好些精神。是以一顿饭工夫,也就额上见汗真力消耗极巨。

朱玲悄悄瞧她一眼,心中暗暗得意,却放意别转脸,不理睬她。

又过了一会,阴元垢微微喘息几下。

朱玲心中大喜,忖道:“这刻要是和她动手,虽未必赢她,但绝对不致于落败!再过一忽儿,她便成了我姐上之肉了!”心中一高兴,嘴角不禁露出笑容来。

阴无垢是何等人也,这时一眼瞧见她的神情,顿然大悟,墓地一撒手,骂道:“你这小妖精,原来使诡计害我!”

话声中,墓地一掌推出,掌风呼地一响。朱玲早已准备好,也自睁眼双掌齐出,蓬地响处,阴元垢被震得退了两三步,把快船弄得大大摇晃。

阴无垢大吃一惊,只因她虽以一掌之力,抵不住对方双掌全力猛撞,可是也自察觉,即使自个儿双掌齐出,至多也扯个平手。

朱玲得理不饶人,呼地又是双掌猛击而出。阴元垢脚下未稳,王碗一翻,拼力抵住这一下,却又被冲返三尺,已出了舱外。

快船墓地一侧,差点没翻过去,舱内那破洞处,水花喷起尺许高,转眼便要沉没。

阴元垢叫声音,忖道:饿真是四十老娘,跌倒在孩儿手上,这番眼看逃不了水淹之危——”

朱玲见水花直冒,也自惊骇,钻出船尾。

那舟子讶异道:“大爷,不,姑娘,你们干什么,这船使沉啦!”

朱玲不暇回答,举目四瞥,只见四面黑沉沉的,离岸还不知多远,不觉也流了手脚。

猛然听见娇喝一声打字,跟着疾风急拂,朱玲手挥脚踢,把袭向自己的暗器打落,旁边的舟子叫一声,噗妹掉下湖去。敢情已中了阴无垢的暗器。

她的暗器不过是折碎的竹片,但由她这等一流高手发出,比之寻常暗器更厉害,那舟子连中了四五片,都打在穴道上,如何受得住,这一掉下湖,已经是死定了。

朱玲怒叱一声,飞身急扑,双掌运足力量,凌空急击而下。

船头有多大地方,阴元垢避无可避,也自举掌相迎,朱玲目光到处,心中大骇,原来阴元垢双享其红似血,忙不迭以内家悬崖勒马的功夫,将势子猛地收回,淬然坠在舱顶。

这时船已沉没了大半,她双脚一踏实在舱蓬顶,立地双掌平推而出,就和方才在舱中一样,纯然发出内家真力,撞击敌人。

其实白凤朱玲,乃是鬼母座下高足,所练的功夫,不同凡响,并不怕什么毒掌。以当日九指神魔格莫邪驰名天下的白骨掌,也不能令她受到侵害,只因内力稍逊一点,以致震动内脏,加上落水受寒,方始生病,并非因白骨单力而致。

这刻她本不怕阴无垢血红的手掌,只是一日叫蛇咬,十年怕井绳,唯恐又受伤,于是变式换招。

这一来,倒让阴无垢占了便宜,否则这一下全力扑击,她也许会让朱玲推下湖去!

两人掌一拉,各元胜负。朱玲冷笑道:“阴姑娘,我们一起葬身在瞩庭湖中,不是很有趣么?”

同无垢哼一声,心中道:“你有什么可以得意的?若我施展出姹女迷魂大法,怕你不手到擒来?不过,即使擒住你,又有何用处?”

朱玲眼珠一转,又道:“阴姑娘啊!其实我并没有怎样开罪你,你何必要我性命?倘若你肯答应从此以后不再向我寻仇,大约还有生路,否则只好同赴黄泉——”

阴元垢哪能受她要挟,怒哼一声,忽然记起丈夫和女儿,不禁心头一软,脱口道:“你有什么法子?”

这句话不啻答应她的条件,白凤朱玲喜道:“这就成了,我可只有个笨主意,便是我们合力把这船翻个身,这船是木头造的,想必不致沉下去,然后我们分站好位置,以免倾覆——”

阴元垢不禁摇摇头,知道自己又被诓了一次,敢。清自己不懂水性,心中发慌,竟然忘了想,假如对方持着两败俱伤,一齐滚落水中,那就糟透了。于是只好吁口气,不再做声。

朱玲一下子跃口船尾,高声道:“动手吧!”

两个人一齐动作,各自同时猛蹬船边,一面用手抓住另一边,身形倏然飞起,那船已翻了个身,两人又落在船背上。

她们彼此之间,都不愿意开口,于是各自蹲在一头,任由静寂统治了整个空间。

朱玲很快便忘掉船头的人,沉迷在自己的回忆中,虽然,她的回忆中,不过只有一段短促之极的温馨时光.并且跟着的却是悲惨的下场。

可是她仍然沉醉在这亿恩里!

她一向是如此高傲,故此极少在人前流露出心事,这次偷走出来,在江湖上,更加深深把受伤的心隐藏起来!

过了好一会,她用孤单的声调,低低地唱起歌来,歌声凄清地飘散在湖上。

“到处流浪,到处流浪,命运叫我奔向远方,奔向远方——到处流浪,我没有约会,也没有人等我前往!

“孤苦伶订,风流四方,这世界生像是沙漠,四处空旷没人烟——我和任何人都没来往,都没来往!活在人间,举目无亲,任何人都没来往!

好比星辰迷们在那黑夜当中——到处流浪!

七虑是如此凄惨,但我并没有一点悲伤,我一点也不知道悲伤!

我忍受心中的痛苦,幸福地来歌唱,有谁能禁止我来歌唱?

“命啊……我的命运,天上星辰,请回答为什么这样残酷地捉弄我?”

凄凉怨诉的歌声,又把第一段重复唱一遍,然后冥然而止。

头这首歌是这样吻合她的身世和遭遇,尤其是末后那句“我没有约会,也没有人等我前往”的歌词,心头像是峻地中了一支冷箭——,她轻轻地吸泣着,把头埋在自己臂弯里。

湖光波荡中,虽是个没有月亮的沉沉黑夜,但阴无垢仍然可以瞧易拍结缩埋首的景象。抽咽之声,继续传久于县,他将伴wd与憧轻地温柔地道:“朱姑娘,我现在明白了你的心事,我很抱歉方才对你的冒犯——”

朱玲虽然听见了,但不愿意开口口答。

“我也是个女人。”阴无垢又遭,声音更为温柔:“女儿也有你这(少了一页)且说化名为钟灵的石轩中,这时正在书房中和岳丈李光鸿密谈着什么。

李光鸿的面色非常难看,不住唉声叹气。“真是不肖的女儿,简直想把老夫气死!”

钟灵心中有点愧龈,没有做声。

“唉!杨师父巴巴的来喝这杯喜酒,想不到部命丧此间,老夫拿什么去向他家里交待呢?”

“岳父既然已命杨师侄岳雄,扶枢口去,并且赠以巨金,也就不必人耿耿于心,他们江湖奔走的人,倒不大讲究这些,尤其是武林中人,生死各安天命,却是没什么好怨的!”

钟灵忽然侃侃而谈,顿了一顿,又道:“小婿无力保护妻子,绝不敢怨怪岳父,请您老别挂在心上——”

李光鸿鸣然道:“贤婿啊,老夫真是愧对于你,难得你海量证通——可是,此事如何收拾呢?”

“这些贼人假扮狐仙,无恶不作,绝对不能轻赦。可是如今连杨师父那么厉害,还给他们打死,并且将月娟掳走,这件事——非另想办法不可!”

“贤婿你可有什么计划?不妨说出来,大家从长计议,此刻老夫心中乱得很!”

“小婿并无具体计划!”钟灵审慎地道:“不过那些人既是武林中人,我们不妨从这一点着手——”

“对!虽然杨师父不行,但必定还有比杨师父更高明的人,老夫拼着破出这份家私也要替贤婿你出这口气。”

于是事情便这样决定了,钟灵自告奋勇,要亲自去聘请能人,他道:“想那天子脚下的京师,藏龙卧虎,能人基苯,小婿拟往京师一行,好在孙公子乃京都出名的人物,到时也许他能指点一些门路李光鸿想了一下,认为此法甚佳,当下再三嘱咐他切勿向孙怀玉泄漏此事,钟灵唯唯应了。

i翌日,他已动身出发,二小姐李月华得知他远行在即,而自己也快要出阔了,从此天涯海角,侯门深锁,恐怕今生再没有见面之日,便合经美送了一颗明净上色的珍珠,给他留为纪念。钟灵知道这颗明珠暗藏着“还君明珠双泪垂”之意,不觉心中一阵惆然。

另外府旁的刘掌柜,也暗中托他带些银子给他胞弟刘国梁。那刘国梁如今虽在大名地面作些小生意,却是性喜读书,因此往往耽误了买卖,日子久长了,老本快要亏光,故此刘掌柜托钟灵带些银子给他。

、钟灵的行李甚是简单,只有一个包袱,那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溯思结伴京师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关洛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