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洛风云录》

第32章 玉环飞挪见真情

作者:司马翎

石轩中不禁剑眉斜飞,暗自高兴,忖道:“我虽然自觉那达摩三式的无上心法,神奇莫测,好像能使我内功造诣突飞猛进,但究竟拿不定真假!这庞头见多识广,必定晓得我练有奇功,是以有此一猜!不过他可不知我内伤未愈,是以不敢运足功力试验,恐防昏厥——”

。“说起那姓石的!真是人的名儿,村的影儿,前些时候,江南便发生一件案子,累得格老仆仆千里,虽然他不是全为着那事而去,但也有关注。那便是武昌忽然传出石轩中被擒的消息,据说是醉后打死一个老妇,而被武昌众捕所抬。依我之见,那石轩中是姓闸门人,绝不能欺负人家,何况打死老妇人?是以我认为断然不会是他。不过椿老顾道到底去了一趟,亏得他去,才解决了一件大事——啊!说这些你怎会听得懂……”

“不!义父你倒是说给我听呀!”

“你不会懂的,反正那石轩中是假的,却惹了不少人到武昌寻他,把武昌大牢闹个天翻地覆,犯人都跑了大半。那假石轩中被玲姑娘杀死了!说来奇怪,那玲姑娘叛教出走,以往的敌人,不追她也好了,反而不知哪里钻出一个极高明的峨嵋好手,把奉命追捕玲姑娘的人都打败了。幸亏清老赶到,才扯个平。那场激战,请老如今说起,居然认为不下当日我们联手斗那碧螺岛主哩!不过,那姓阴的峨嵋高手,并没有于叔初那么厉害便了!可也凶险得紧!”

蕊珠撇开其他话题,巴巴追问道:“义父你说的玲姑娘是谁呀?为什么她会杀死假冒的石轩中呢?”

邓牧一笑起座道:“你越问越多,等有机会现说吧!我身上还有公事哪!请老定是眼花,否则便是被上月那场事所影响,生出错觉他说着话,已走向门外,蕊珠忙进出去。

这里石轩中不觉眼睛发直,愣住不会动弹,连起床也给忘记了!他的心中,正是在风暴中的海洋,波涛拍卷,风吼雷鸣!

这不过是为了听见邓收提起朱玲,这名字便像天地间风暴的根源,使他心神纷乱,思潮突驰。

“玲妹妹已经叛教,而且赶去武昌,为的是有人假冒我的名字,掀起江湖上风波!她——到底敢叛教出走,那么岂不是还不能忘情于我?可是——”他忽然咬牙哼一声,面上流露出极端愤恨而又极端痛楚的神色:“可是她已嫁给那厉鬼西门渐了!纵然天地翻覆,日月重生,也不能换口罗敷未嫁之身,我石轩中收她这种覆水么?不.!我宁可死去一百一千次,也不愿跟她再说一句话——”

正是情到深时恨也深,这个思想宛如千百把利刃,钻刺着他的心,刺激得他血肉模糊——蕊珠已口到床前,撩帐站了好一会儿。她被石轩中那种极端苦痛的表情骇住了,他那对俊眼中,射出噬人的可怕光芒,但瞬即又变为无告的绝望的眼光!她似乎瞧见这俊美的少年,正在那轮日上,受尽人间诸般苦痛,虽则局外人看来,不过是弹指光阴而已,但在身受者而言,宛如已历劫百世,再无喘息之力!

石轩中长叹一声,那种幽凄,就像是山鬼呻吟,琼妃喜泣!

蕊珠不知什么缘故,竟然流下两行珠泪,自个儿伏向床上,扯开盖着他的斗篷,伸手轻轻抚摸石轩中的工面,仿佛要替他抹掉人生的一切痛苦,而代之以无尽的温柔!

石轩中墓然惊醒,照然坐起身。

蕊珠吃一惊,本能地缩口手,把脸孔埋在棉被上,不能仰视c石轩中这时心中余痛未消,怒哼一声,蕊珠倏地抬头,却见他眼光茫茫地凝住在帐顶。

德珠自家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幽幽道:“你果真是石轩中么?你想着谁呢?”

石轩中没有口答,只叹口气,然后,他设法从旁边下床。

蕊珠抬起身躯,将罗帐挂好,银钩碰在床柱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她没有转门头瞧他,道:“我义父说外面有人包围看守,您这一出去,不是大危险了么?”她说出您字时,暗中又脸红起来。

石轩中迟疑一下,道:“是的,但只要不是那几个老魔头,谁也拦不住我……”

“那么你起初为什么要躲避呢?”

俄不想江湖知道当日我没有摔死罢了!咳,那次要是死了,毋宁更好!”

他把死字说得如此平淡,好像在讨论另外一件事一般,使她吃惊地转回身,摇头否认他的话。在蕊珠年轻而热爱人生的芳心中,此时是永不会了解石轩中那种将生死置诸度外的心情的。

“这样你现在一出去,可不叫许多人都知道你仍是活着么。”

石轩中点点头,相然道:“那有什么法子?事情总要揭穿的!不过,我身上仍有内伤,不大方便动手而已!否则谁敢阻拦于我?”他忽然变得豪迈起来,前些时候,他曾偷听到那大内传卫,自己妻子的情人古治对他母亲说的一番话,得知自己在江湖上已是大名鼎鼎,闻名色变。加上方才雪山雕邓牧也有极推许的说法,是以自信心大大增加,口气也顿然改变。

“许多人都是浪得虚名,我倒不怕。反而有些无名无姓的高人奇士,才叫人驻惊,即如那姓阴的峨嵋高人,他会是谁呢?连玄阴教的高手,也吃他打败了——”

他不知不觉在邓牧方才坐的那张椅子坐下,蕊珠斟了一杯香茗,给他喝着。

外面可真是满城风雨,那九指神魔请莫邪认为自己不致于看错。即使是看错了,但那人的身影一间即隐,以自己的身手四下查踩,还是没有踪迹,这已够他怀疑而下令四面包围,等待那人重新出现。当然他并非命那些铁骑包围,而是调了几名大内侍卫,加上京城出色的捕快,共有十人之多,轮班伺窥这一区。另外他和冷面宽僧车丕则随时准备接应,加上邓牧住在这儿,恰好是玄阴教外三堂香主协力搜捕这可疑的人影。假如真是石轩中的话,可就巧了!

雪山雕邓牧在傍晚时分,又抽空口家一趟。

他只和蕊珠在外间坐谈着,套珠道:“义父你老人家这些日子,老是匆匆忙忙的,敢是新近有什么事发生么?”

邓牧点点头,她又问道:“孩儿有一点想不通,便是难道有人这么大的胆量和本领,敢到皇帝禁官生事?他们不怕被捕判死刑的么?”

邓牧笑一下,修然道:“正是有许多人不怕死,也有这种本领,弄得皇帝老子寝食不安,这才会聘请我们在大内办事呀!这世间什么人都有,不怕死的多着呢!今晚宫中又是严加戒备,只因那江南八快听说又聚在京师,图谋不轨,那密报名单之中,更有什么公孙先生和摩云剑容易峰等人——”

“他们很厉害么?义父,你怕不怕他们?”

“就是江南人使中的几个人棘手些,其余的可就不放在心上了!不过,我还有话告诉你,这十天八天,我不会回家,你们不必为我担忧——”

“你老人家往哪儿去呀?”

“不到哪)l去,就在宫中。只因宁古塔将军有密报来,说是在长白山中采到一支参王,已成人形,据说服后能够长生不老,百病不侵,这种天地间至宝,千古难逢,是以进献皇上。但武林中有些人已得知此事,这种参五至宝,也是武林中人舍生慾得的宝物,因为服下这参王,至少可抵两甲子修炼之功,那时简直能驭气飞行,直是陆地神仙了,不过这仅是传闻之言,那参王有没有这种奇异的妙用,还是可疑,何况服用参王者,必须精习正宗内家吐纳之功,才有灵效。否则,至多两臂平空增加神力,身轻善跃而已!我们为了此事,已奉密旨调遣,为了要调派好手出京迎宾,大内不免空虚,是以我便不能抽空回家了。”

台珠哦了一声,道:“义父你不须出京涉险,孩儿便放心了!”声。者甚是真诚爱挚。

邓牧微笑一下,道:“早些时候,我曾跟你母亲谈过你的终身大事,就等我公务较空闲,再为你办妥这心事,你年纪也不小了,是我?好像已经是十七岁了,对么?哈,哈一一你何必害羞呢?这是终些大事同一一好,好,我不再说了,反正还未有肯定着落,哈……”

他们又谈了些家常闲话,邓牧又匆匆走了。

石籽中敢情还逗留在蕊珠闺房之中,他曾经极小心地试着离开,但立刻发觉在白天里的确没有可能离开,于是谁有留下来,等到晚间再走。

李蕊珠劳心忐忑,她也不知为什么对这陌生的人,竟会如此地关心,宁愿拼着羞愧,也收容他在房中,不让他涉险离开。

在这段时间内,石轩中已告诉她说,自己已经有了妻室,并且目下几乎亡命天涯的状况,他只要一给人认出来,立刻会引起遍地风波。这种处境,的确不是普通正常的人所能够忍受。

现在,石轩中又多知了一事,便是那公孙先生和摩云剑容易峰都在京师,而且是大内黑名单上的人物。那么,易静当然也在京师了!

这时,他忽然燃起雄心壮志,他心中十分揭切地想见到易静,取回那青冥剑和上半部秘籍,于是,他可以重振威风,再斗那天下第一高手的鬼母阴姬。

他渴切地想做到这一点,好让天下人瞧瞧石轩中,究竟是什么人物!不论是火犯崔伟,碧螺岛主于叔初,公孙先生等人——最要紧的还是朱玲!他要让这些人瞧瞧石轩中,那蛀闭山上可怜的道憧。_:德珠设法弄些食物给他,她那两道奇异的眼光,比之天下最厉害的宝剑,还要令石轩中害怕。因为他隐隐知道她心中对他是怎么一回事,这正是他最害怕而要逃避的。

好容易挨到晚上,石轩中向她道别,那是十分尴尬的场面,石轩*跃出屋外时,背脊上已沁满汗珠,凉陷飓的很不好受。

李蕊珠凝望着黯黯的天空,没有半丝影迹,她默默在心中祷告上苍,让那个俊美的少年,平安离开。在这种焦虑中,同时又有安慰之感!她一个在弱的女子,竟然庇护了一个天下有名的英雄,她发觉自己开始对这世界有了不同的观感。以前她遭受过贫穷,凌迪等苦难,但那些苦难好像并不真确。而现在,她却真正地触到苦难:一个落难的英雄人物,曾经这么确切地受到她的援助,在她心中的感觉,这似乎是真实一些。

她并没有想到他再来与否的问题,这回来生活上的幸福,使她对人生有了热爱,然而她到底尚未成熟,只不过是一个少女模糊不真的梦罢了!

石轩中怀着多余的顾虑和不安,跃出胡同,他的身形落在暗隅中,倾耳静听四下动静。

这时已将近三更时分,外面街上早没有了行人和车马,借大的古城,似乎落在死神阴影之下,只有一种死寂的景象。

他在阴影中仔细地静听着,一刻儿工夫,已经进人炼坐功时那种人我两忘的虚无境界。

他听出在十丈周围,都有细微呼吸,甚至连蕊珠在闺房中香软的床上,轻轻翻身的声音,他也能够听到。

他知道十丈左右,有两个人伏在一处,伺望着这四周动静,而在相反的方向,有两人潜伏着。

当下睁开眼睛,因为曾经闭眼运功之故,这一睁眼,宛如回到白昼时分。

他轻轻母身而起,贴着高墙,一路升到墙顶,然后贴住不动,四面张望。

那两处有人伏匿之地,乃是这一区中最突出之处,形势极佳。他想了一下,觉得若是不设法引开他们的视线,则无论轻功多好,也不能掩蔽形迹。假如他不是身负内伤的话,尽可施展轻功强行脱身,至多蒙住面孔,不让他们认出就行了。

这时他当然不能这样做,假使给高手追赶截击,自己一下子用力发过,晕厥过去,岂不是完蛋?

忽然远处有騒动杂声,随风送来,石轩中心中暗喜,忖道:话是有人扰闹宫禁,这些人必定会撤回去,我便可以——”

农闲人静,杂乱之声,隐隐送到耳中,却听不出是什么一回事。

歇了片刻,那边又复归于沉寂。他不觉失望地吁口气。

他游目四顾,心中委决不下,正在这时,忽见面面那处隐伏着的人突然现出身形,跟着又编匿不见。

黑夜之中,他不能够清楚地看出这两个人影,头上扎着红巾,前国江扬着一根半尺长的白色羽毛。大概是一种标记。

哈一声冲破了这片寂静,那两个红巾扬羽的武士倏地长身扬手,一齐发出暗器。

石轩中唤一声糟,大为着急。

石轩中从雪山雕邓牧家出来,施展上乘内功坐听之法,得知潜伺自己的敌踪,正无计脱身之时,那两名红巾包头前括白羽的武士,忽然一齐长身扬手,发出暗器。

石杆中已见两条人影,飞纵而至,冷不防暗里有人发出暗器,又是先出手后招呼,摔不及防下,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 玉环飞挪见真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关洛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