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洛风云录》

第34章 天摇地动闯慕容

作者:司马翎

且不表这两人惊奇。再说石轩中身形如流星掠过长空,迅疾得似是御风般直奔朝阳。

他当时从破庙中,暗缀在黄衫客和紫旋风包季生之后,走出不远,忽然发觉有夜行人的踪迹,连忙更加谨慎地坠得远些,只凭听觉去跟住那两骑。

直到甘凤池和摩云剑客易峰现身拦截,并且动上手,他心中大为焦急,生恐那参王落在他们手中,那时候,他便不好办了!因为他绝不能和这些侠义中人作对,遗臭江湖,然而他的内伤却非这千载参王不可!

刚好那紫旋风包季生使坏弄诡,逃出摩云剑容易峰的剑圈,策马据驰,那方向正是对着石轩中冲来。

石轩中本是在老远听声音,辨情势,却不知那拦截黄杉客和紫旋风浪季生的两人是谁!当下明白有一骑逃走,连忙先遇后等候,这一退党退了六七里路,合起来便是十多里了!

他首先凝神定虑,运行达摩神功,但觉体内真气充沛,内力流畅。当下一核心肠,决意拼着昏迷之危,也出手拦截!

紫旋风包季生一骑如飞,驰过他藏身的大村旁边,他猛可纵出来,疾如惊雷奔电,忽然掠过。

他仅仅猿臂一挥,便将那大内侍卫紫旋风包季生一掌击毙!使的招数,正是达摩连环三式中,“银流砂焦”之式。

紫旋风包秀生身手不弱,当那风声罩体之时,已是长刀疾折而出。谁知敌人招数神妙得不可思议,但觉长刀猛可一震.力量虽不大,却无法把刀握住,呼地脱手飞出数丈。

跟着面门如受千斤大石当头一击,人便闭气死去。

石轩中反臂挟着尸身,凌空飞去,越过山岗,但见岗后阴影中,有个石洞,足可藏身,连忙冲过去,先搬块大石,用作堵住洞门之用,然后匆匆翻寻尸身,搜出那三盒。

他的手掌禁不住微微发抖,迫切地打开五盒,但觉一阵香气扑鼻,心中那阵翻腾慾起的烦化不宁,立地为之一扫而光。

盒中摆着一支形似婴儿的人参c他是对夜能视物的夜眼,是以看得纤毫毕露。但觉得这支形如婴儿的参王,栩栩如生!却因比之初生的婴孩还要小上一半,故此失去好些真实感,否则他真不敢服用哩!

他闭目长吁一口气,伸手将参工拿起来,送进口。牙齿一嵌人参鸟中,立刻满口清凉,一丝似寒还热的气流,直人丹田之中!

零时间,天地混饨,宇宙鸿蒙,天人相会,万念俱灭!敢情他已行起“达摩坐功”来。

那千载参王是天地间之至宝,几有口天之力,寻常人若有缘服下,立刻百病消除,益寿长生!他这种深话内功的高于服下,其妙更不可言!

到他攀然睁眼之时,口中那支参工,已全无踪影,没有半点渣滓留在口中!他几乎疑惑方才不是真实的事,然而满口清香,加上浑身一种说不出的自在,使他确定这是一桩真实的事,他真个已眼下了连君临天下的皇帝也梦寐以求的绝世灵葯。

他稍为运气于经脉间,但觉活泼流畅,但异昔r。而且往昔左胸上那种隐隐被压住的感觉,已经完全消除,他像是重新获得自由的死回般,说不出多么舒畅地吐一口气!

洞外传来人语之声,他侧耳一听,禁不住长叹,因为他这时听到那两人对话之意中,竟是有人伤重不治,必须这灵葯参工救脱是以江南诸使普普拦截。

但跟着他又明白了那受伤的人,竟然是那位对他极好的易姊姊,这可使他一下子如被万锥刺心,猛然推石出和脚尖一点,身形直飘飞起来,高逾六丈,这种轻功,世上绝无仅有,已是人类能力限度之外的奇迹了!他虽在悲痛的心情中,也不觉因此奇异的能力而大大吃惊!

他一连试了几下,把服葯后轻功的进境确实弄清楚之后,这才飘飞出去。

如今,他展开脚程,直奔朝阳,很快便望见城墙。

他心中已经决定好该怎么办,故此暗中精密地计算着这奇速的脚程,那的确是比之最快的马还要领先许多!

于是,他计算着假如由他背负易静,直奔南方海滨,所需时间,大约只要七bt夜。

易静的死期,尚有一句,他只要能够来得及求到公孙先生的石码丹,救回易姊姊的性命,即使这一路上活活累死他,也就心满意足地埋身黄土。

这时已过了子时,他没有进朝阳城,也没有到那家农舍去取马,一径放开脚程,飞驰进京!

卯时左右,他已到了京城。本来是三天的路程,现在他不过花了大半夜!

他十分满意和自信地走进永定门,这次重回京师,心情大是不同,而且,也不像上次初到时,那种人地生疏的茫然之感。

这刻他非仅为了自己的事而傍穆焦虑,目下要救易静之事,已是急如星火,毫不能耽搁!幸是这样,他才暂时不必为了自身许多未了之事而困扰,他必须集中精力,将这件事办妥了再说。

于是,他稍为询问一下路径方向,便直奔易静藏身待死之所!

那是在靠近西城边的一条石胡同之下,他数到第五家,便急迫地拍门!

片刻间,大门洞开,一个长得清清秀秀,装束却像是富家子弟打扮的年轻人,站在大门之内,双目炯炯地瞧着他。

石轩中剑眉轻皱,想道:“莫非我走错了?怎么会出来一位少爷?”

他正待开口询问,那位少爷模样的人已道:“您找谁呀?”

声音显得和缓不迫,一点也没有纨绔子弟那种咄咄逼人的口吻!

石轩中心中放宽了一下,率然道:“在下找一位易静姑娘,她可是在这儿?”

那人脸上立刻现出茫然之色,道:“尊驾怎会我的是姑娘?您贵姓名甚啊?”

石轩中心里喊声糟,极快地想到易静既是因进宫图事而受的伤,这些人的行踪还能不秘密慎重么?自己冒失一找,岂能问出下落?可是,她的伤势又不能再耽搁,若等到甘凤他或者她父亲摩云剑容易峰赶回来时,只恐黄泉沓沓,再也挠不回她一缕芳魂!

心中一着急,连忙答道:“在下姓石,名轩中,此来是为了——”

那人清秀的面上,禁不住泛起极惊讶的神色!可是他立刻极力掩饰住,淡淡地道:“哦只奇怪您为什么会到我这儿找一位姑娘——”

石轩中心里可是真急,一个念头稍掠即逝。

这刻,他已决定详细点说出甘凤池指点之事,若此人稍有异动,自己可得立下毒手,将此人毁了!以免因自己的粗心大意,泄露了这些志士侠义们的行径!

“实不相瞒,在下因截夺那千载参王时,遇见甘大侠及摩云剑容易前辈,这才知道易姊姊身受重伤,故此连夜赶来!”

他倏然住嘴,眼光炯炯,直直追视在那位少爷模样面上!

那人立刻露出极惊骇的神色,悄声道:“您老别说了!那些人都是如今追查得十分严厉的叛逆啊!您老情吧!小弟决不会向别人泄露这些话——”

石轩中脸色一沉,其寒似水,冷冷道:“那么你是决不认识他们的了?是么?”

那人刚一点头,石轩中墓然伸手便攫,五指箕张,直扣对方咽喉颈项肩胸之间。五指所向之处,全是能够致命的死穴,即是一出手便同袭五处穴道。猛可发觉那人极。决地错退一步,当下自然而然比他更快地抢前一步,五指所向之部位,丝毫无差。

那人惊叫一声,身形尽力向后一挫,下面呼一声踢出一腿,所攻之处,正是必死的下*部位!

腿力之猛劲以及出腿时的迅速,确是名家身手!石轩中在这间不容发之间,已经滴溜溜斜甩半身,敌腿挟着风声,擦身而过。

他伸出去的手,已握住那人,可是部位已改,却是搭在那人肩上。

这刻只要他掌上力量一吐,那人非得让他以内家真力,震裂内脏不可!

可是石轩中心里电光火石般掠过一个念头,朗朗道:“你是公孙先生的什么人?”

那人被他一只手按在肩上,但觉其重如山,只要自己稍为挪动一下,便有被压得粉碎的感觉!额上沁出一阵冷汗,忙道:“是家叔父石轩中啊一声,涣然缩回手掌,那位自称公孙先生侄儿的人,禁不住踉跄踏前一步。

“原来是易姊的——”他说不出丈夫两字,只好改口道:“那么你是姊夫了!适才小弟得罪,千万饶恕则个—…”

原来石轩中当日在山腹探阵盗葯时,曾听易静说过,她已许配与公孙先生的侄儿公孙策。方才他是从公孙先生那峻厉毒辣的腿法中,觉察出这位长得像个翩翩公子的公孙策和公孙先生有关系。

公孙策虽然不算什么威名人物,但他锻炼武功有年,火候功力,亦甚不凡,往常也颇自负。

方才他用尽全身功夫,还是被石轩中一下子搭住。尤其刚才踢出的一腿,已是公孙先生所传的腿法中最为毒辣精妙的一招,却仍然让人家轻而易举地避开。人家这份功候身手,自己是望尘莫及。不由得既惊且佩,愣然无语!

石轩中见他没作声,以为他心中着恼,连忙又施礼赔罪。

公孙策亚然如梦方党,还了一礼,道:“石大侠名震天下,果是名不虚传,小弟心服口服——”

石轩中连忙干涉他的称呼,公孙策见他意诚,便改了称谓,道:“此处不是谈话之所,石兄请进来吧!她就在里面养伤哩——”

两人一同人内,直走到后进的堂屋中,公孙策揖客落座,然后道:“方才小弟并非故作矫情之省,委实近日风声太紧——”

石轩中连忙截住他的闲话,坦率问道:“请问易姊姊可是伤势极危?小弟意慾探视一下,未知是否方便?”

公孙策叹口气道:“她现在房中静卧。自从当日受了红亭散人血指一拂,至今尚是昏迷不醒!石兄心切探望,足见高贤并无不便之处——”

当下他带领石轩中走进房中,只见靠后墙处,一张垂着罗帐的大床上,隐约可见其中有人盖被仰卧。

石轩中撩帐一看,只见那本来甚是美丽的脸庞,如今竟是一片惨白,星目紧闭,气息微弱。

他的心猛烈地痛楚起来,连忙撒手退开几步。

公孙策见他面色甚为难看,忽然也变一下脸色,低声问道:“石兄你也不舒服么?”

语声虽低,仍不减其尖峭生涩之意,石轩中摇摇头退出房间。

公孙策跟出厅堂,又问道:“石兄你怎样啦?”

石轩中一点也没发觉人家的语气和神情,愣愣想着心事!

公孙策亲自去斟杯香茗,一转身时,已在茶杯中放下些什么东西。然后捧将过来,递给石轩中,道:“石兄喝杯热茶——”

他随口道谢一声,接过那杯热茶。

须知这公孙策乃是名闻天下的公孙先生之嫡侄,早从乃叔处学得不少稀奇古怪的玩意。尤其一种毒葯,名为“化骨丹”,本是用以化毁尸首的毒葯,与大内血滴子所用以消灭敌人的葯物相同,也是称为化骨丹。

这刻公孙策只因石轩中颜色有异,不觉勾起一腔醋人。当月他曾听闻易静与石轩中之事,那是公孙先生修书命他注意的!自从易静到达京师之后,本拟立刻成亲,可是适因风声甚紧,而诸侠义士亦有所图谋,婚事便直耽搁至今。

他的心中本已因此而不悦,尤其易静因女儿畏羞,对他甚是避嫌。他是个有心之人,不觉滋生误会。

现在,他一瞧石轩中那种过度的失态,不禁醋火直焚,暗中放下一粒化骨丹在热茶之内。这化骨丹只消弹在尸身之上,便能将骨头血肉化为一滩黄水,只剩下毛发,要是喝下肚中,饶是大罗神仙,也逃不了这一劫!石轩中却是因为见到易静伤势极重,这时宛如个死人般躺着,想起她对自己那种真挚的情感,不觉十分难过,只因他已先服了千年参王,否则易静便不致如此危险!

故此,他整个儿都愣住了,心中是十二万分惭疚不安!哪知这一来却引起公孙策的误会,竟不惜以卑鄙的手段加害于他!

他徐徐举杯,送嘴chún边!猛觉那热腾腾直冒上来的水气,其味有异,似乎有点腥膻味道。

公孙策神色紧张得有点儿发白,直着眼睛瞪住他的举动!只消他微呷一口,立刻便暴死当场。

石轩中动作稍顿,先叹口气,道:“小弟真是罪该万死——”

公孙策心中有病,倍觉刺耳,登时吃一惊,想到:“这厮话中有刺,莫非他已发觉,故尔出言相讽?”

继又一横心,忖道:“管他呢!你不是罪该万死么?快喝下去呀石轩中特杯的手沉下一点,继续道:“小弟不合破坏了甘大侠以及易前辈的计划,先一步抢了千载参王,当场服下!是以易姐姐倘有个三长两短,不啻我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 天摇地动闯慕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关洛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