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洛风云录》

第36章 伤心永日恨迢迢

作者:司马翎

地缺冷笑连声,杖影忽然加密,石轩中面色凝重,全神施展大周天神剑,但见剑气绕身,严密之极,竟无一丝破绽。

天残焦躁地老瞪眼睛,这个名震天下的老魔头,在他们数招之后,已知单凭地缺一人之力,短时间内决难收拾下敌人!同时暗惊对方所使的剑法。深奥莫测,粗看每一招都像某一派的绝招,细看时又不尽然!

他知道蛇切派心法已失,昔年他们弄死煌蝈派涵碧真人,是见识过姓烟的绝学,记得那时双方都因年岁关系,功力不若如今深厚,但其时是以一敌一,却感不似如今对付这位后起名家那般棘手!那等于说,石轩中如今已比之当年的涵碧真人高出许多!

须知这趟大周天神剑乃是石轩中师父,蛇烟掌门霞虚真人,二十年来揣摩天下各家派的绝招,潜心苦思,创演而成,每一剑均有无穷妙用,主旨乃在对忖天下无敌的鬼母阴姬,连那称绝天下的第一剑家碧螺岛主于叔初的碧螺剑法,也在十招之内,为之撤剑!当时虽仙人剑秦易功力不足,却也可以窥见这趟剑法之神奇!

如今石轩中功力深厚,使开来又大不相同。地缺虽尽全力,也不过各有攻守,占不了半分便宜地缺冷笑连声,几番示意,天残却凝立如山,并不全力进击!

敢情这位老魔头忽然另有算计,早先他见识过石轩中的轻功,已经天下无匹,若是他此刻贸然进击,石轩中忽然逃走,那是决无法追上之事。故此他不肯动手,准备两人打到关键,消耗对方内力之后,再觅准时机,尽力一击,务求一举成功。

地缺情知天残老谋深算,此时不肯动手,必有所谋,于是凝神定虑,全力应付2杖影剑风,越来愈响,尤其风力排落旋激,渐渐扩大,两丈方圆以内的青草,全都担府地上。

石轩中深感背上的易静是一大负累,面临这种不可一世的大厦头,全力施为,尚嫌未足应付,何况自添率累,许多险招施不出来,因此他变成极难求胜的局势。然而地残那种阴阴冷笑,又使得他雄心奋发,力战不休。这一场恶斗,直打得日月无光,风云变色。

易静让他这么长久地折腾,早就昏而复醒,醒后又昏者四五次之多,可是他咬牙苦苦忍着,绝不肯哼出声来。在她个人事小,在石轩中来说,却是他一生中重要的关头,若有失问,不但此后今名无从建树,而且还得命丧荒野,自己也向之得到同样的结果!况且石轩中既具如此身手,复有如此渊源,想将来请他相助图谋大事,定必不会拒绝。正是无论在哪个角度,也得咬牙苦抵这些痛苦。

看看天色渐暮,他们已打了将近三个时辰,石轩中虽然毫无政象,但真力消耗极多,自己也感觉出来。

天残在一旁冷冷道:“老二可得加点功夫,这小子越打功力越纯,.剑招也严密凌厉得多!我不便插手,但你也让人家当磨刀石用,你懂得么?”

石轩中心目里暗喜,敢情自己的功力招数,都因和这不可一世的老度头相拼而益见进步,总算没有白耗气力!

目前浙昏,暮色不知几时已经掩袭大地。他忽然吃一惊,想道:“不好,易姊姊危在旦夕,我即使尽力赶路,也仅有十二三个时辰剩余,如今耽搁了这么久,又耗费了许多精力,非抽些时间休息不可心种器分,立时送遇险招,一时竹影满天,把他裹在其中,形势万分危殆!

天晚面现美容.陈级*昭一目自各坚囹伽志被个油厂杯中。因心神稍乱,修然惊得身躯一震,背上的易静哎地惨叫一声!

说得迟,那时快,地缺乘着天残以上乘气功把敌人震惊得破绽大露之时,修然一杖直点对方心窝。

这一杖毒辣之极,决无可救,天残张口大笑,然而刚刚笑出半声,但见地缺哼一声,竹杖直弹开去,身形也因之而退开数尺。

石轩中夷然无伤,长啸之声起处,忽然飞起,一掠六七丈,宛如驭气飞行,其快无比,刹那间已奔出老远。

地缺捧杖茫然,竟不知那少年刚才神指一弹,竟然把自己穿山破石的一杖弹开,还将自己震开数步的功夫叫什么名堂?这也不足为保,当日碧螺岛主于叙初也曾吃瘪在这达摩三式中“弹指乾坤”的奇功之下,并且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名堂。当今之世,只有一个人能够认得出这是什么家数,那人便是玄阴教主鬼母阴姐!

石轩中头也不回,直驰出二百米里,这才找到个荒废的神调暂时歇脚。他必须趁早休息一下,以免过劳时不易恢复,况且易静又不知情况如何。

他把易静解下来,放在已铺着自己外衣的地上,见她虽是双目紧闭,面色难看,但呼吸仍然均匀,知道没有大碍。当下给她眼下三位保心丹,自己然后盘膝坐好,用心地调元运气,恢复疲劳!

大概是大疲劳和消耗真力过多之故,这一坐竟然坐下了四个时辰,天已经亮了,他才回醒过来!

不过尽是心急也不成,他先吃点东西,喝几口水,然后再把熟睡的易静背起,急扎好之后,便匆匆上路!

这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什么意外,不知不觉已走了五昼夜。

易静是伤势转重,一直都没有醒过来。

石轩中想起那星宿海天残地峡两老怪,屡次使用类似叱石开山的上乘气功,易静定然抵受不住,加上他对敌时纵跃搏刺,震荡得大剧烈,故此易筹伤势加重。

对于天残地缺这两个老魔头,他心中愤恨得不得了!然而除了愤恨之外,他又有点忌惮。只因那天残地缺两个老怪,照例是焦不离孟,以他目下的群凶之首的乾坤他,缠战下去时为忌惮诸葛太真功夫,决搪不住人家一拥而上!再推论起来,那大内子母圈诸葛太真,只须加上一个魔头,便足可牵掣住,只要他招数间偶有失问,多半难逃毒手。他的确极那种机变毒辣,往后再相逢时,人家决不肯摆架子,定然以多为胜,那样子他就难以应付了。

这时已是午后申时光景,他已穿越过江西的部阳平原,眼前陡然高山涌起,根据公孙策给他的详细地图,知道乃是宁都州的翠微山。

仙惦念着易静的伤势,因此到了翠微山脚时,便在一座松林里停下。

宁都州城垣隐隐,就在东南十数里外。他约略四下眺望一下,便一径钻人松竹深处。忽见前面一块草坪,碧革茸茸,十分悦目,而且极为干净,连落列书枝等也发现不到。

他没有注意到这些,就在草坪边缘的一处松前下停止,急急忙忙地把易静解下来。

她的面色十分灰白,石轩中焦急之下,可就没想到,即使一个好人,教他数天不饮不食,也非得变为苍白樵停不可,何况易静又是有病之躯,加上一路上震荡,焉能不面色灰败,宛如将死?

他又喂她三粒保心丹,然后焦灼地计算时间。

现在只剩下两昼夜,只要他不休不眠,尽可以从客赶到!可是他究竟不是铁铸的人,这刻非得休息两三个进辰不可,否则恐怕挨也挨不到公孙先生居处。

他盘算了一下,不敢耽搁,忙忙盘膝端坐,又行那内家吐纳之功。

过了个把时辰,日影酉移,松针缝隙中射下几丝阳光,照在易静苍白的面庞上。

她的面色变得较为好点,这片刻工夫的歇息,对她颇有用处。

靠山那边的松林内,忽然走出一个白衣人来,山风把薄薄的衣袂吹得飘飘飞舞。

这位白衣人忽然在草坪边缘处站住,本来风采明艳得连冬日的阳光也为之失色的面庞,忽然凝结了,霎时连四周围的空气也因之沉重起来!

这位美丽得异乎寻常的白衣姑娘,非常轻灵地,如同风中落花般冉冉飘飞过来,停在石轩中侧边文诗远。

现在一切都不会是假的这个正在吐纳运息的俊美少年,正是石轩中,而在他身畔躺着的姑娘,便是易静。

瞬息间,这位白衣姑娘凝结的表情消失了,代之的却是一种深刻的哀愁,以及无尽的寂寞!

易静忽然张开眼睛,眼光正好落在那位白衣姑娘面上,她立刻惊讶得浑身一震,努力想坐起来看清楚。

那位白衣姑娘倏然间不见影踪,仿佛是化作一阵香风,隐没在翠微山中。

“朱玲?”易静低低地叫起来,她想挣扎坐起来的心思已不成功,而且因为用力太过,忽地又昏迷过去。

一切复归于沉寂,石轩中正在紧要关头,这刻虽然泰山在他面前崩坍,他也不会理睬。林间白影隐现一下,那位白衣姑娘又冉冉飞出来,仍然是站在石轩中侧面。

这位美丽得无法形容的白衣姑娘,正是名震江湖。玄阴教一凤三鬼中的白凤朱玲!

她有点发痴地凝视着石轩中的侧面,此刻他就像一尊塑像似的,眼皮轻垂,动也不动!

“一个人在一生之中,绝不能做错一次!”她非常沉重地想,那颗心儿生像已经沉没在幽冥深渊,“有些错误果真是这样,一失足成千古恨,然后,再也不堪回首的——”

珠泪纷纷掉下来,滴落在雪白的罗编上,很快便染湿了一大片!

她已知道此生将永远伴同那无边的悲哀,默默地计算日子流逝c即使她由倾国红颜而变成龙钟老妇,这深道的悲哀,再也不会离她而去。

因此,她用力地凝瞧他的面貌,生像是努力地把这一切形相镌刻在心版上,天荒地老,也将不会湮没。

石轩中的身体较为松驰,朱玲知道他快要回醒,悲哀地叹口气,轻轻退口林中。

她站在一棵粗大的松树后面,不但身躯软软地挨在树身上,连面孔也斜测地贴在树身上。

因而虽然闭着,然而一颗颗像宝石般的眼泪,一直不停地洒掉下来。

她听见石轩中亲切地叫唤着易姊姊,易静却没有回答。

“她一定因我之出现而惊讶和妒嫉——”她直觉地想:“可是你又何必呢?一个胜利者,难道不能稍稍宽大一点?”

地但觉自己非常软弱,软弱得甚至要她恳求易静也可以,只要石轩中能够冰释误会,知道她其后并没有和西门渐真个成为夫妇,她可就满足了!不管他还能够和她重修旧好与否,只求误会冰释。

的确,一个人只能真正地恋爱一次,一种纯真没有条件的爱。往后,即使有真挚的爱情,却已有了限度和条件,那种纯真而没有条件的爱,绝大多数是属于初恋!

朱玲虽然不明白这些理论,但她却是身处其境的人,她在实际上非常了解这些,与及因这原故而表现于行动。

她村冒大不胜而背叛师门,师父却是天下武功最高强和势力极大的玄阴教主鬼母阴娘。同时是个心肠如铁,极为残忍的人!

她听到那仅扮石轩中而被国在武昌大牢里的消息,居然不怕泄露行藏,直奔武昌,引起一场大战!

这一段日子里,她不单是寂寞和恐惧,而且非常惶恐和猜疑,这种混合的痛苦,即使是个铁人,也将承受不了!

种种辛酸往事,却兜上她心头,外面忽然没有了声息。

她本已决心悄然远游,到那音无人迹的深山大泽,或是天涯海角,不扣是什么方式,了此残生。

然而此刻一觉察石轩中走了,禁不住痛哭失声起来。

她满面泪痕地往外面一探头,忽然和一对税利明亮的眼光相遇,而且那眼光离她这么近,以致她十分迷们起来。

石轩中双手抱着易静,因为看情形她再受不住任何震荡。

打现在开始算起,即使他不休不歇,赶到南方海滨公孙先生隐居之所,也顶多剩下个把时辰。这些少的时间是必须要腾出来,因为可能公孙先生不在家里,需要耽误一些时间去寻他口来!

因此石轩中心里的焦急,可不是笔墨所能形容。然而当他谨慎地抱起易静之时,忽然一棵松树后面发出@的一声,那声音好熟,登时使他心弦大震,一双身已落在松树倒边,目光到处,不是朱玲还有谁人?

四日交投,两人都如受电触,石轩中忽然忘掉她的薄情负义,只愿意从此一见,便永不离开。

两人凝视了片刻,朱玲微呻一声,娇躯摇摇慾倒。

这突如其来的猛烈的心弦震荡,使她忍受不住,差点儿晕厥过去!

石轩中下意识双手做动,想把地扶住,马上发觉了手上的易静,垂危待救!

同时他也注意到她满面泪痕,与及摇摇慾倒那种楚楚可怜的样子。

许多往事一下子涌上心头,这个曾经极其残酷地使他心碎的人,立地又勾起炉恨之火!

他冷冷哼一声,声音冰冷得宛如在地狱里发出来。

“这残人早已瞧见我了!”他想:“可是她不敢惊动我,这是为什么问!”

他几乎想大叫起来,脑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 伤心永日恨迢迢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