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洛风云录》

第04章 黑云压城走天崖

作者:司马翎

当下人孤崔伟决定独自去追踩峡烟叛徒。铁夏辰因晚节不保,数十年威名毁于一旦,闷闷不乐,力过老和尚到他铁家堡去盘桓一段日子,铁心大师答应了,于是三人都离开洛阳。至于搜索朱石两人之事,自然是撤消了。

再说石轩中和朱玲的去向。原来当晚石轩中依着朱玲的话,预布陷讲。果然时机恰巧,使移山手铁夏辰派来的人和黄河六怪打将起来。

石轩中一时没了主意,耳中隐隐听得嘶喝声和兵刀相击之声。他踌躇了好一会.暗中盘算着道:“朱玲所惹下的仇家,都是这关洛一带有势力的人,无论怎样掩匿形迹,都是难以避开侦骑耳目。我得想出一个法子,别教人家追到才好,不然单拳难敌双手。要是朱玲被人暗算r,如何是好?”

他反复一想,大计可施,心中不由得大骂起鬼母来。

因为他认为如果朱玲不是奉命四处生事,他们此刻哪有如许麻烦。

又呆了一阵,基地有了主意。只见他打怀中摸出一小锭银子,放在桌上,算是店钱。之后,弯腰用波将朱玲卷好,我两条绳子捆上,以免散开。

一切停当之后,双手一抄,将朱玲抱起,脚下一用力,便打窗一中飞出来。

他展开脚程,径自向西方陷飓奔去。这时在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便是趁着天色未明之前,能够逃出百里来地,大约追兵不能赶着含了。

本来以他的脚程,要去百里来地;那是易象可是如今手上横抱着朱玲,又在黑夜之间,偶有失足,就怕伤了朱玲,故此当他跑到天色咏微之时,虽然已跑了将近百里,可也累坏了他。

石籽中停下步来,拣块石头处坐下,怀中抱着朱玲,慢慢调息呼吸。歇了一会,真气在体内流转了一周,渐觉心神和气力都恢复了,这才四下张望。

他发觉自己正处于荒野之中,前面再过不远,便是绵亘天边的大山,山口就在不远之处。

他一看到炊烟,立刻感到腹饿和口渴。想了一下,便把捆在棉被外的绳子解开扔掉,下了决心,站将起来,抱着朱玲,直向最近的那座房子走去。

他越过几块四,这早晨的清爽空气,令他头脑清醒开朗起来。踏着未干的露珠,一直走到那所屋子前。

只见门廉洞开着,一个乡妇的侧影,在弄着早炊,几缕轻烟从门扉里散飘出来。

石轩中唉了一声,那妇人听到人声,诧异地望出来,石轩中道:“大嫂,我想讨碗水喝喝。”

那妇人道:“使得,我倒给你。”当下端了一碗刚开的水,热气腾冒,走出屋外给他。

石轩中微微屈身蹲下,把朱玲下半身架在腿间,腾出一只手去拿那确。

那妇人一低头,看到棉被末端露出乌亮亮的头发,哎地惊叫一声,手上的碗持不牢,墓地跌翻下来,整碗滚水直没向他胸前。

石轩中也是大惊,恐怕烫热的开水倒在朱玲头上,同哼一声,腰间脚尖同时用力,伸出去拿碗的手骄指成掌,猛力一扇。这几下动作一齐发动,只见他的人原式不变,退开了半丈,掉下的碗和大部分滚水,给他猛然以掌力扇开一旁。那碗却在数丈外落下,传来清脆的破裂声。

石姦中政决大市分说道:“大嫂,这被卷内的是我妹子,她现在病倒了。”

那妇人被他这一下迅疾如风的动作吓呆了,歇了一下,结巴地道:“大叔,我……不是存心的。”

石轩中露齿一笑,道:“大嫂,我陪你破了的碗!”

那妇人见他年纪轻轻,长得好看,而且和气,便恢复了常态,恳切地道:“大叔,你进来喝碗水,歇歇鹏吧!”

石轩中看她虽然长得粗陋,脸上却甚和善,便道了谢,走进屋去。他一看屋角摆券一张木床,便走过去,将朱玲小心放下。

那妇人另外端了一碗水过来,石轩中这时正揭开掩着朱玲粉面的被,让她透气。那妇人一看朱玲,不觉呆了,原来朱玲仍然阅着眼睛,两条细长而弯的眉毛,微微安住,两颊上丹晕一片,显得美丽尘衰,又使人多添几分怜惜之心。

石轩中接过那碗水,慢慢喝完。那妇人不住端详朱玲,之后说道:一大叔,你妹.pg得这样,哪里捱得住路上劳顿,你们如不嫌此处边促,可以暂时歇息。我那当家的心地比我还好,一定不会见怪!”

石轩中连忙道谢,说道:“只是打扰了大嫂,心里不安!”

那妇人又遭:“你要给她请个大夫,山场里住有几位。”

石轩中诧道:“怎的这等地方,倒有几位大夫。”

那妇人道:“大叔别看这里只有十来户人家,那山幼里有个大村落,不下数千户人家,可热闹得紧!”

只听她又遭:“着大叔果真要请大夫,我可以走这一趟,马上就可以请来。”

石轩中连忙答应,烦她走一遭,那妇人便去了。

过了不久,那妇人果然领着一位年纪轻轻的大夫来到。那大夫一看见朱玲天香国色,娇艳元伦,不禁也呆了好一会。

石轩中不悦地哼了一声,催道:“大夫,劳你驾替我妹子切脉,看看是什么病呀!”

那大夫唯唯坐在床边,拿起朱玲白玉似的手腕,细心把起脉来。切了左手,又切右手的脉,足足半个时辰,才把脉切完。

那大夫道:“令妹六脉调和.血气甚强.比之平前人还要壮健。据我想来,今株大概受r点风寒、没有大碍的!”

石轩中疑惑地道:“昨日看的大夫,也是这样说法,可是服了葯后,巨而昏迷不醒,热度更高一厂!”

大夫道:“大概是葯性大缓,你不用心急,吃下我这一剂葯,再看看怎样?”说完,凝神开完葯方,再回头望了朱玲几眼,方始走了。

石轩中独自拿着那张葯方,沉吟了好一会,方始央清那妇人再去另外请大夫来看。

他认定不能离开朱玲,故此只好央那妇人。妇人知道他不信那年轻的大夫,便又去了。

这次来的大夫,年纪甚老,额下的胡子都灰白了。但身体仍然硬朗,走起路来,没有一点龙钟之态。

他替朱玲切完脉后,向着石轩中打量了两眼,这才说道:“令妹的病,非我所能医治。如若我老眼未花,尊驾及令妹必定均有绝技在身,今妹恐怕用力过度,内部震动,加上风寒侵体,以至抱恙缠绵。只有深诸武功的人,以穴道按摩法,另外服下避风寒之葯,方能治愈,叨恕我力有不逮,不能处方了。”

石轩中一听之下,大为慌乱,暗想道:“是了!朱玲必是被九指神魔格莫邪暗害,无论如何得请这位大夫想想办法!”想罢便道:“大夫所说极是,足见高明。可是无论怎样,还请大夫想个法儿,如能治愈舍妹,自当不吝重谢广大夫摇头道:“非是我不肯医治,着实是无法子。我只能教你一个方法,便是若令妹觉得浑身紧束,难以呼吸,可先解去衣服,在锁心、归阴两穴以及腹部血仓。气海两穴,慢慢按摩,便能够心中明白,呼吸正常,但不能完全治愈,还有一法,只恐说厂也是无益……

石轩中忙问道:“还有什么法子?”

大夫道:“我曾听一位武林朋友说,距此地正南四百五十里,有一处地方名唤宣长冈,那里有一位隐士,自己合就一种九葯,名为石螃丹。据说一生只炼了三九,他自己服了一九,便是被打死厂,只要尸体未腐,还能救活呢!只是他之肯将这等至宝与你!所以我说了还是没用.并且离此大远,这个法儿还是体提!”

石轩中听了,恍馆记得师父曾经说过,可是一时想不起来。当时便再向那大夫详细打听去宣口和的道路。那大夫说得语焉不详。石轩中没有法子,只好再三道谢之后,摸出一课银子,送给那大夫。

那大夫走后,他低头唤]”几声朱玲,却见她闭目不答,只好叹一口气c想起自己奔驰了一夜,如果要赶去宣长冈,那得赶紧休息。

他把休息之意告诉那妇人之后,便和衣挨在床沿边,与朱玲并头睡下。只一忽儿,便迷糊地睡着了。

他虽则是睡着了,但心里仍然念念不忘要保护身旁的朱玲。

大约睡一两个时辰,忽然有人用力压住他的手足,他攀然惊醒过来,睁眼一看,只见有三四个面目凶横的汉子,站在床边,几个人一齐动手用力捺住他的手脚。

他心里还有点糊涂,没有挣扎。只听为首一个汉子道:“喷!喷!这妞儿漂亮极了。我癫头王九要弄上手,教我去打人命官司也愿意!”

其余的人道:“老大,你享了艳福,别忘了我们。”

疗头工九道:“好弟兄,王九忘不了你们,每人拿个十余两银子是一定有的,现在快把这小子捆起来!”

石轩中这时已知道了是什么事情,抬头一看,只见屋子角落里,有个人被捆着手脚,用布扎着嘴巴,原来是那妇人。

那癫头王九一双色婬婬的眼睛,只顾溜在朱玲脸上。这时忍不住,伸出毛经纤的右手,从石轩中头上伸过,想模朱玲的脸蛋。

石轩中这时正是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四肢微一用劲,那三个用力捺住他手脚的大汉,全部哎呀一叫,踉跄后退,手舞足扎地跌在地上,跌得噗咽连声地响。

癫头王九还未知道这是什么一回事,猛觉伸出去的右手被人捏住,就像一把大铁钳似地钳着他的前臂,捏得臂骨都发出响声。

这一下疼得他尿滚屁出,不由得叫声“我的妈呀!”人便险些疼晕了。

石轩中唯恐惊动朱玲,手上减去力量,慢慢地坐起身来,但仍然模住癫头王九的手臂。

痛头王九惊魂稍定,连忙哀求道:“好汉爷饶命,小人实在该死。冒犯大爷……”石轩中并不置答,下了床,却见那些爪牙们都捏着屁股,一溜烟走了。他一把提起这王九,走出屋外,随手在他助下一点,那厮便浑身瘫在地上,他回身进屋.将那妇人解开,那妇人低声道:“大叔,你千万别弄伤那扇头.他是……什么教里的人,在这山坳一带,凶得紧哪!”

石轩中明白这妇人怕那癫头王九事后寻仇,眉头不禁紧皱,暗想道:“我有心将此人废了,却怕他的党羽连累好人,只好便宜了这厮c”

当下答道:“我不伤他,大嫂你可曾受伤?”

妇人连连摇头,石轩中转身出去,看看瘫在地上的戒头王九,忽然有了一个主意,便踢了王九一脚,喝道:“你这厮起来,我有话问你!”

癫头王九本来全身瘫软,不能动弹,被石轩中一脚踢处,立刻恢复气力,赶紧翻身跪在地上,不住叩头求饶。他心里知道方才人家是用点穴法,这桩事可不寻常,只要人家指头一动,性命便算完了,教他焉能不惊?

石轩中道:“你想死还是想活?”

王九忙叩头道:“小的想活,大爷你手下开恩!”

石轩中当胸一把揪住他起来,狠声道:“便宜你的狗命,立刻去备一匹好马给我,要快,我和生病的妹子要赶到别的地方去!”

他说完,倏地在他胸前戳了一指头,再道:“你备马回来,我再替你解开死穴!”

槽头王九双手掩着胸前被戳之处,脸色发青,不迭口地道:“小人晓得了,马上就回来,大爷你旦等一会儿!”

石轩中脸色弛宽,道:“去吧!”轻轻一推,王九不住踉跄后退,险些趴在地上,竟又一溜烟地走向山坳。

石轩中望着王九身形去远,忽然起了一点感想,忖道:“几天之前,我还是峡烟山上一个无知的道憧。现在已大不相同,居然会用这等手段支使恶人,师父也真可怜,双腿瘫痪地坐在榻上,忍气吞声了十多年,把我气导出来,我一定要达成师父遗命。”

他双眼露出坚毅的神色,回头一看,那妇人畏怯怯地站在门边。他摸出一棵银子,走过去给她道:“我马上要离开这里了,大嫂你放心,那厮决不敢来找你的麻烦!”

那妇人疑信参半地点点头,揣起银子。石轩中也不管她,走到屋里,找了两条布带,将被卷捆住,朱玲依旧设有清醒。

待了不久工夫,耳中听到马蹄敲地之声,忙出屋看,不由得赞道:“好马!”

病头王九翻身下马,恭敬地递过马绍,还有一支皮鞭,馅笑道:“大爷好眼力,这马是这山场里第一好马,脚程又快又稳,等一会儿大爷便会知道了!”

石轩中并不理会他,着他先牵着马,便返身人屋,忽然看到那边路上,好几个人正急急走来。他径自人屋抱起朱玲,出到屋外,脚下一点,轻飘飘地飞起来,落在马背上,病头王九脸色忽青忽白,这时见他的身手如此,不敢则声,连忙递过马组。

石轩中从未骑过马,但他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黑云压城走天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关洛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