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洛风云录》

第06章 空山偶语唤春回

作者:司马翎

石轩中道:“我太蠢啦!可是你那茅亭又在哪儿呢?”

易静招手,和他并肩走过那树丛,向左面指道:“这边便是国心,公孙先生的愚庐便筑在那里。”又回身指向相反那面道:“那边便是我方才坐着的茅亭,你如今可瞧得见不?”

果然离此两丈余远处,一座茅亭,建立在一个小池中心。他正随着易静的手在望时,忽听身后咳嗽一声,两人连忙转身去看,只见小径转弯之处,站着一个人,眼光严厉地望着他们。

易静当下叫道:“公孙先生,你练完功啦!”

那人原来是公孙先生,只见他穿着一袭青布长衫,外面一件玄色绸面褂子,左手托着一支精色的儿臂粗的旱烟管,面目十分清秀,有风逸出尘之致。可是双目发射出光芒,严厉而又异样地注视着他们两人。

“这位少年壮士是谁?静儿你何故与他在一处?”

石轩中连忙躬身为礼,朗声答道:“晚辈石轩中,特来求见公孙先生,适遇这位易姊姊,正在叩询问,先生便现身了。”

公孙先生忽地容色稍雾,哦地应了一声,问道:“推命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晚辈乃因一至交好友,被九指神魔白骨掌力所伤,甚是危险,久闻公孙先生之石螃丹至宝,能起死人而活白骨,故尔冒昧求见,拜求灵葯……”他的话未说完,那公孙先生择手截断他的话,大声道:“推介绍你来讨丹的?有书信凭据没有?”

石轩中摇头,那公孙先生已道:“既然没有人介绍,你凭什么敢来代取灵丹?难道你不知此丹之宝贵么?我岂能轻易与人?”

石轩中张口结舌,无话可对。公孙先生又道:“你在哪里打听来我这儿的路径?方今江湖上知我居处者甚渺,那告诉你路径的是谁?”

“晚辈耳闻先生隐于宣长风至此地后,蒙江边一渔夫指点,方知先生停轩之地。”

公孙这时讶然,连他身旁的易静也咦地惊叹。公孙先生道:“那定是南连渔隐了!他怎肯告诉你的?你与他有何渊源?”

石轩中摇摇头,答道:“晚辈与这渔夫素昧平生,只因晚辈经过时,那渔夫正好钩着一尾极大的红色鲤鱼,晚辈助他一臂之力,捉到那鱼,故尔蒙他示告!”

“你的话可当真?”那公孙先生忽地十分激动,手中的烟管也禁不住微颤起来,易静也喜叫一声。

“可是……渔隐怎地不发讯号唤我?”公孙先生忽又低头沉吟忖想。

“晚辈的话尚未说完,那鱼得晚辈帮助扯上岸来,却已腹破肠流,动也不动。渔夫……”

“什么?那鱼剖腹自杀了?你是不是说,那鱼的肚版已经裂开了?

快说,快说!”

“正是这样,那渔夫……”

“啊!天哪,渔隐怎地不发讯号?他们为什么不发讯号周?十年心血……那十年心血都白费了!功亏于一货……渔隐为何不唤我呢?”

公孙先生脸色也发白了,双手用力捏着那烟管,慢声地说着,忽地清脆一响,那小儿胳臂般粗的旱烟管,被他齐腰拗折,他攀然一摔,两截烟管掷在石路上,火星飞溅,音声清响,原来是精钢打成的。连精钢打就的烟管,也被他拗折,他心中的急愤,可想而知。而这种硬功臂力,也足以教人矫舌不下!

易静大吃一惊,走上前去,一把抓着他的臂膀,唤道:“公孙先生,你……你别气坏了身体……”石轩中先前已被那渔受弄得十分糊涂,此刻见公孙先生,这么一个陶罗万象,深沉智慧的人,也发狂般恼怒着,不由得更为糊涂了!

那公孙先生倏地一振臂,把易静振开数步,而上的表情霎地变为平静,却是那么深沉,就像那无底的大海般,谁也不知道里面包含着些什么!他道:“姓石的,你说要求我的石精丹,若你不求,倒还罢了,如今你还要不要这灵丹?”

石轩中听他声音十分阴鸳,微微吃惊,转念想起朱玲,胆气顿壮,昂然答道:“晚辈专程来拜求灵丹,焉有不要的道理?”

“我一生吃硬不吃软,任你百般乞求,终是无用。但有一法,可以求得我的灵丹,只不知你敢不敢做?”

易静忽然惊但地叫声公孙先生,又向石轩中暗中摇手。石轩中装看不见,答道:“晚辈哪敢畏难,只要先生吩咐,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果然有志气,我的办法是,我们来较量一下,若是你赢了我,石媒丹双手奉送。”

“晚辈不敢无礼!”

“那就体提石烟丹了!”

石轩中不觉迟疑忖想道:“玲妹妹的伤非此不可,说不得要跟这公孙先生动手了!”当下说道:“先生既是这等说,晚辈恭敬不如从命,只未知如何较量法?”

公孙先生道:“我出题目,你我较量三盘,两次赢的,便算胜了,你以为如何?”说着,嘴角现出一丝冷笑,眼光中隐露煞气。易静早看到了,她深知公孙先生脾气,这际忍不往又低唤一声,接着向石轩中示意,不可动手。”

石轩中暗想道:“那易姊姊对我甚好,两次示意,必有区跷,只是大丈夫叹能贪生畏死?我且不理她的好意。”当时答道:“先生所说办法甚佳,晚辈一切违命!”

公孙先生此刻成算在胸,忖道:“这少年年纪轻轻,虽说他能助渔隐一臂之力,身手不腐,但也不愁他赢得我数十载苦修。我先出一个容易的题目,让他扯个平手,哄他欢喜一下,再行收拾。”原来他是用猫捉老鼠的惯技,先把那被捕的老鼠尽情地戏弄之后,再行吞噬。石轩中如何能知他的用心,凝神听他出题目。

公孙先生道:“我们先来一场文比,晤……”他扫目四看,见那两截烟管在石路上,便微微冷笑,继续道:“就用这两截烟管作为比赛工具!”

他移步去拾起两截烟管,量了一下,刚好差不多一般长短,便道:“这两截烟管中,有一截是烟斗头,我们先各自拣好一支,再行比赛。”他点下命易静过来,吩咐道:“静儿,你把这两截烟管,两手分开持好,藏在背后。”易静依言把烟管藏在背后。

公孙先生这时悠然说道:“你先拣静儿任何一只手,那手中的烟管,便是你的,剩下那支便是我的。拣完之后,得着烟管嘴那半截的人,先行动手。办法是在人站的地方,划个一尺直径的圆圈,然后尽力将烟管抛向空中,看谁抛得高,这是其一;这烟管掉下来,要落在圆圈之内,这是二。烟管一定要平着旋转上去,平着旋转下来,这是其三。谁拿着那截烟斗头,为了重量不平衡,自然大为吃亏,但只能怨运气不佳,一样算数的,你听清楚这办法没有?”

石轩中连忙点头,答道:“晚辈听清楚啦!”心里却想道:“用这方法比赛,我可占了便宜啦!”原来石轩中自小在蛇铜山顶,哪有什么好玩的,练完了功,闲来无事,便纠了一两个年轻的道侣,在观外平地之处,耍那击木的玩儿。

办法是先截两根半寸径围粗的木棍,一根长的约两尺许,一根短的大约四寸左右,然后在泥地上挖一条小沟,把那根短的横架沟上,玩的两个人这时拈阁或清拳,胜的一个,便用那长的棍子,从小沟里把横架着的短棍,尽力远挑,另外那人早已在那边等候,留心去接这短棍。

若是接着,便轮到他去挑这短棍。如接不到,便在三十步远处,早已划定的界线那里把这短棍抛来。规定要抛在这持长棍的人左手边齐胸高之处,让这人持长棍尽力远击,那抛棍的人便得跑着去拾,就像罚他跑步,以为笑乐。

倘若这抛棍的人,所抛的位置不正确,大高大低或价左们右,这持棍的有权不击,让那人跑来抬起,再去抛根,他们本以看人跑来跑去为乐,算是一种刑罚,故此这样玩法。不过若持棍的把棍击出而落空,便轮到那抛棍的来玩了。

石轩中当时在抛棍时,便常常以旋转方式抛出,使那人即使击中了,也击不远。起初抛时,那短棍能旋转时,使抛得不准确,又得跑步拾起再抛,渐渐工多艺熟,加之内力渐纯,后来便能够把那短棍旋转得像风车一般抛出去,甚至棍身也极疾地滚动,所抛的部位更是准确非凡,使人不得不击,那击的人每次都能击中,却因棍身滚动和像风车般旋转的缘故,那短棍每次都像粘满浆糊似的,贴着长棍转了一下,掉在地上。

这时的比赛,虽不是横向抛出,但以他这种内外兼修的好手来说,其实是一样。故此他心中暗喜,赶快答允了这方法。

当下由他先拣,他随意点定就近的左手,易静暗暗皱眉,伸手出来,原来是那有烟斗头的。石轩中接过手来,暗暗试试两头相差的重量,找到平均点,五指拈住不语。

公孙先生哈哈一笑,说道:“天命如此,那么我先动手便了!”他走到路中心,左足尖微微伸出去,以右脚为轴,修地滴溜溜打个旋转。那石子小路的小石四下进飞,原来他已用左脚尖在地上扫出一个圆圈来。

只见他用三指拈着那截烟管的中心,用力向空中一推,那截烟管旋转着,平平飞起。这三人都是武林会家,目力不凡,自然能够清楚地看出这旋转上升的烟管,究竟飞了多高。石轩中不禁低叫一声好,那公孙先生也微微咽笑,傲然跨出圈子,好让那截烟管掉下来。只有易静的眉尖处,轻轻地受了一下。三人的表情,各个不同!

那公孙先生把烟管旋转着抛上半空,随即跨出那圆圈。只见那烟管平着旋转加风车般,一直上升,那去势并不疾迅,缓缓升起。石轩中是个行家,知道这纯是用内家潜力,推将上去,那种力量,极为均匀。待得这截姻管上升至三丈左右,忽地在空中微微停顿一下,修地又冲上半丈左右,这才霎地下降。他禁不住轻叫一声“好”宇,易静却担忧地双眉犁蹩一下。

石轩中并没有看见,那公孙先生心细如发,看在限内,一抹奇异的表情在面上掠过,随即恢复原有神态。

那截烟管下降之势,极为迅速,宛如流星飞堕,一下子掉下地来,旋转之势则已甚是缓慢。坠在地上时,正好落在那圈子中心。

公孙先生做一个手势,着石轩中开始动手。石轩中也不推辞,走人圈子中,只见他五指微张,如莲花般托着那截烟斗,手法甚是奇特惹眼。

他凝神运气,真力聚在五指尖处,缓徐地向上空一举,那烟斗蓦地脱手而起,旋转得比风车还快,竟然微微发出呜呜之声。这烟斗直如离弦之箭,冲天而上,到三丈半时,势于忽地刹住,疾地掉将下来,也是掉在圈中,真是上得快,落得更快。只有一桩,这烟斗下落之时,那自身旋转仍然像脱手飞起时一般疾速。

易静不觉喜孜孜地展眉一笑,公孙先生又看在眼内。石轩中没有做声,看公孙先生怎样说法。

公孙先生忖道:“哎呀!想不到这厮内力造诣与我不差上下,虽则我稍为大意,刚才只用了七八成内力,以致高度和他的一样。只是这厮方才出手,那手法极是高明妙绝,要平心论起来,只要同一样高度,他便算赢了,因为那烟斗一面重得多;要能均匀平稳着旋转抛上,便难得多了!这厮委实不可轻视!”

他这时说道:“这一次比赛,因为声明只论高度,故此我们算是扯平,你说是么/说完,微微阴笑一下。

易静嘴chún窈动一下,结果没有作声,石轩中道:“公孙先生此言不差,这一场算是扯平!”

公孙先生问道:“我且问你,那渔隐是不是扛t鱼走啦?”

“不!那位渔夫当时非常愤怒,把那尾红鲤鱼一下给摔下江里,然后狂笑高呼走了!”“咳!真是一着之差,满盘落空!”公孙先生又是悔恨又是沮丧地长叹,双眸闪闪,瞪着石轩中,眼光里恶意显明流露。

石轩中察出这公孙先生眼中暗含恶意,心中大为狐疑不解。却听易静叫一声公孙先生。公孙先生侧头顾盼,略带怒容地摆手,制止她再说话。

石轩中道:“敢问先生第二个题目,怎样比法?”

公孙先生道:“这一场我们来比轻功!”石轩中听了,心中又是一喜,忖道:“师父曾经说过,我的八步赶蝉轻功,已是江湖独步,这次纵不能胜,也不致落败。”口中连忙答应了。

“这次轻功的比法,甚为普通,你跟我来!”公孙先生说罢,首先一擦长衫,径自前行。这里石轩中和易静,赶紧跟他走。

公孙先生带了他们,一直走到那茅亭去,正是方才易静所坐的亭子。来到切近,便看出这亭子乃建在小池中心的大石上,这小他方圆周围不及三丈,池心那块大石,已作了丈半方圆。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空山偶语唤春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关洛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