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洛风云录》

第07章 袖里乾坤利似刀

作者:司马翎

石轩中感激地一揖,道:“易姊姊对我的好意,永远铭刻心版,小弟就此告辞!”

易静满怀心事似地幽幽一叹,不等他上马,径自转身人国。石轩中一跃上马,沮丧地再看这园子一眼,但见树木扶疏影中,易静白色的背影,们哪走着。

石轩中双腿一夹马腹,那马便撒开四蹄疾走,穿过这村庄时,他买了好些吃食,还买了个水壶,盛满一壶水,捧在手里,急急驰回山中。

到了那树林中,他跳下马,一下跃上那草草搭成的树巢,眼光到处,树巢里哪有朱玲的影子!不由得一颗心直跳上喉咙民“玲妹……玲妹……”他抖丹田高声地叫唤着,声音急劲地穿透松林,隐隐听到山谷的回声。

他把手上的东西放在巢中的树叶上,便要往林中搜索找寻朱玲,忽听那巨大的树身后嚷地一响,似是衣裳擦在树身的声音,跟着娇笑一声,朱玲已打树后探头出来,道:“好哥哥,我在这儿哪!”

石轩中立地宽心大放,又爱又怨地唤道:“你……怎么躲到树后去了?把我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让人掳去,差点没急坏我!”他口中连珠炮似地埋怨,身形已纵将过去,双手插在朱玲助下,一把将她抱起来,纵回树巢里。

朱玲见他至情流露,大为感动,偎依在他胸前,两手接着他,好语央告道:“好哥哥,是我的不是,你别生气,下次再也不敢了!”

石轩中让她温婉动人地一央求。方才的沮丧怨急。一股脑儿抛向九霄云外。此时捧起她的脸儿,但见地引e纳闭,朱chún半阅,心中大动。情不自禁地l(在她两片丰满软润的樱chún上,朱玲做呢一声,星眼全闭,享受这柔情安惠良久,良久,两人方从温馨梦境醒来。

两人拥抱偎依着,顿觉这世间生趣盎然,一草一木,都足以令人留连欣赏,耳畔一片松林涛声。那林间树叶的气息,还有山深处鸟啼之声,交织成一幅青春爱恋的图画。

朱玲前南道:“石哥哥,即使天荒地老,我也永远是你的!”

石轩中幸福满足地呻吟一声,没有说话,朱玲又道:“自你离开我之后,那熟悉的多年的寂寞,又把我紧紧地包围住,可怜我望穿秋水,还看不到你的影人四周是一片寂静!山空人渺,我差点哭了!

啊!你在笑我,不准你笑我……”

石轩中抬起头,极为庄严地注视着她,然后煞有介事地迁缓地低头去吻她,这短短的一瞥,朱玲像从他眼底中,该出所有的心声,她完全信任地闭上眼睛,躯体舒弛地偎依在他身上,恨不得溶化在他健壮的手臂里。此时正是无声胜有声……

隔了不知多久,石轩中搂住朱玲的娇躯,一同睡倒在树叶上,朱玲微微安眉道:“石哥哥,我又觉得不太舒适,你替我推揉穴道!”

“真的?上午我已替你推揉过,怎么如今就不适了?”石姦中惊诧地道,因为这几天工夫,他已知道每经一次推揉穴道之后,半个对时之内,不致复发。“什么真的假的?难道我骗你么?”一抹红晕浮上她两颊,她难为情地呶起嘴chún。

石轩中一笑,伸手去替她推揉,她胸前双九,触子柔软,又暗蕴弹性,使他心荡神龟,竟然常常推错穴道部位。

好容易才真的推完穴道,朱玲却被他恣意轻薄得霞红满颊,浑身无力。

石轩中稍微清醒一下,想起许多事来,便担忧地皱眉道:“玲妹,恐怕那九指神魔的白骨掌力。

难以治愈。你看,还不到三个时辰。你的内伤便发作了!不是伤势加重是什么?”

朱玲举起纤纤玉手,向右边一枝大树权指着道:“你看见那东西没有?”石轩中扭头看时,只见一条锦鳞闪闪的蛇约模有小儿胳臂粗,怕有六七尺长,这时已软垂蛇身,挂在树干上,原来被一枝半尺来长、小指粗的树枝,从头上刺穿,那树枝一直刺人树干,把这蛇牢牢钉着!

他不禁吃惊地问道:“这蛇是你刺毙的么?”朱玲点头,答道:“你去了约摸半个时辰,我便瞧见这蛇境蜒爬上来,我一急之下,折了一根小技,用力贯玄屏的手法,把这蛇钉在树上。

“这蛇挣扎了许久,才软垂不动。稍后,又让我看到另一条更大的,在下面的树枝间盘旋,我赶快又去折一根树枝,哪知五指酸软,连那么一根树枝也拗不折。

“知道气力用尽,只好惊慌地屏息不动,幸好那蛇没向这边游过来,不久便游走了。我歇息了许久,爬起来,试一试有没有气力,以便万一那蛇来时,最少也可以逃走避开。设党虽然内力全无,但还可勉强爬树逃生,便又在这树巢中睡下,一心盼望你赶快回来。到后来听到马蹄声,我存心跟你开玩笑,便躲到那树枝后……”

“原来是这样,那也险得很,这样说来,你内伤提前发作,大约因你挤命刺时,用尽内力所致,但九指神魔的白骨掌力,大阴毒,恐怕内伤转增,不只刺蛇而已!”

当下石轩中便将求付石缩丹的事,原原本本说出来。朱玲对其他的一概不介意,只每在他提起易静,和她对他的一片好意,不觉流露出异样神色。石轩中觉察了,便说道:“玲妹妹,你别多心,那易姊姊视我如弟,而我也以长姊视之,决无他意!”

朱玲吸chún道:“只凭那么两句话,就认了姊姊弟弟……”石轩中接口道:“玲妹,你相信我我在她的眼光中,便能够完全看出她十分坦荡纯洁,你别乱说人家!”

朱玲悄声道:“那更妙了!会从眼睛里看出人家心事来,而且马上就袒护你的姊姊了……”

石轩中只好叹一口气,不再作声,朱玲也赌气翻个身,把背向着他。

两人僵持了一会,石轩中到底让步,扳着她的肩头,叫道:“玲殊作生我的气啦?”

朱玲不语,他义道:“你倒记得跟我赌这闲气,那石螃丹求取不到,你再也不管,真是……咳!”

朱玲道:“你不会去偷么?有你的易婉姊做内应,别说丹葯。人头也能割来哩!”

石轩中显然坐起,自言自语说道:“对了!求取既不能,偷也是个好办法啊!谁叫那公孙老头这么忍心呢?我就去偷他的……”他却没有听到朱玲下面的话。

朱玲忍不住回头,见他坐着寻思,十分认真,不禁也坐起来,搂着他的肩膀,说道:“喂!你想干什么?这事可不能闹着玩的呀!”

石轩中向她微微一笑,道:“你别害怕,我有办法!”

朱玲道:“你不知这公孙先生的厉害,我却在你离开之后记起来。这公孙先生和我师父有过一点瓜葛,我师父曾说过他的武功虽是平凡,但学问极好,那天香幻境极为厉害,你别轻身涉险……”

石轩中忽然拥着她一吻,才说道:“那天香幻境我已深知其妙,路径已让我记住。到时我只要不呼吸,穿过那国便可无害。再说我决不和公孙先生动手,只去偷他的丹,若他发觉了,我一走了之,他的轻功不及我,怕他做什!还有易姊姊,她一定肯帮补……”

朱玲见他为了自己的伤势,把一切都置之度外,本来甚为感动,及至他又说起易姊姊,心里头就像让人家用什么戳一下似的,勾起一腔酸气呶嘴不语。

石轩中以为她不赞成,便不再说话。低首温存,霎时间,两人又把适才口角和不快丢开了!

他们一边吃着方才买回来的食物,一边谈笑温存。那食物虽然粗模,但此刻两人都觉得胜似山珍海味,那壶自开水也似玉液琼浆。石轩中可买了不少,足供两三天之需。

他解下青冥剑,放在一旁,道:“我不在时,倘有蛇兽之类,有r这柄宝剑。便可无虑。”

朱玲拿起剑来细看,赞道:“此剑端地种物利器,你怎有此剑的?”

石轩中沉吟了一下,便将自己出身来历,以及下山之意都说出来。朱玲听到他一心要寻鬼母较技,不禁呆了半晌,不曾言语!又惹起了自己满腔幽怀心事。自己已经明知故犯,犯下了一个不解的情结。料不到石轩中又会和师父有怨,这场是非,终未知结局如何?

她出神了好一会,石轩中以为她因师父之故而难过,使安慰道:“只要你师父能助我找到师叔祖的下落,得回那半部《上清秘录》,我可轻恕她对我师父下毒手之仇……”

朱玲微摇滚首,道:“唉!你不知道我的心事,我师父武功盖世无敌,你怎可轻犯她,单我大师兄怕你就斗不过了!我的心事是……”石轩中这刻忽然摆手,气急地道:“努吧!我先斗斗你的大师兄,再找你师父,我说,你大可不必替我担什么心事!”

朱玲茫然地瞧他一眼,写然感怀身世,勾起一腔幽根,那泪珠夺眶而出,如断线珍珠掉下衣襟间。

石轩中忖道:“我可没有委屈你呀!”但见她楚楚可怜的样子,心便软了,哄她道:“罢!罢!玲妹,我们再慢慢商量好了,你千万别哭啦!”

朱玲此时也不想把心事说出来,便努力抑住波动的情感,勉强止泪笑道:“石哥哥,我不哭了厂那笑容却显得凄然。

石轩中更添许多份爱意,赶紧替她拭泪,两人又睡倒温存了许久。

天色渐渐昏暗,不大工夫,夜幕已笼罩大地。石轩中一意坚持去盗丹,朱玲阻他不住,只好罢了。

他心急得很,天一黑l。便要动身,临走时放心不下,又替朱玲按摩一次,这才跳下树巢,跨上骏马,直向山外奔去。

黑夜中马蹄声如急鼓,一直驰出山外。这次他不必留滞探询,一径扑奔黄土庄去,他恐怕马蹄声把人家惊起。便在庄外半里来地勒住马,把马系在路旁一棵树上,施展夜行之术,身形如富奔电闪,一刹那间,已扑到大香幻境的后门,石轩中扑到大香幻境的后门,扫目四看,有无人迹,他用力吸一口气,之后便闻住呼吸,飞身一掠,已纵人国内。

他沿着记下的路径,居然一下子让他走到那茅亭处。身形毫不留滞,一跃数文,又来到掷烟管较技之处。他记得当时易静曾经指过愚庐的方向,这刻唯恐走小石路会迷失,便飞掠上树梢,竟自踏枝而行。

这天香幻境之内,摆的是甚普通的五行阵,只要稍会此道者,都不致迷路,威力乃在于那些天竺异种离魂香,唤了便会自动迷失理智。随念幻想,终于睡倒阵中。这时石轩中既闭住呼吸,自然无事。他在树梢,已可望见愚庐,乃在十余丈外。当下施展八步赶蝉的轻功绝技,身形活像飞鸟一般,在树梢几下起落,便到了愚庐。

只见那愚庐共是两座,前面那座是形式古朴的石墙单层房子,后面却是座本楼,面积较小,共有两层。只见那石房子还有灯光照射出来。木楼则楼下漆黑一片,楼上也有灯光,从湖绿色的窗纸间映射出*。

他绕着这两座房子走了一圈。原来这里是天香幻境的中心,故此四面都有园林花木。

他回到原来地点,迟疑了一下,便蹑足走到靠近那所石屋去,小心地掩到窗边。那窗户敞开着,他偷偷一觑,发觉那石屋原来隔开两间,这边是个卧室的陈设,家俱都很简单,四壁都摆满了书,室中一张云床,铺着卧具,室边便是一张书桌,摆着文房四宝,还有一个古香炉,此刻并未热着,室中间无人迹。

这卧室的门掩着,瞧不到外间情形。他鹤立野伏地绕着石墙,转到这边窗户,刚好也是敞开着,便小心偷窥里面的情形。

只见这边一间。室中摆着好几张椅几,一个小憧,坐在椅上,一手支颌,竟是倚凡而睡。看光景像是这小值,一时困倦,倚靠在)l上睡着了!他暗中浮起笑容,不禁想起自己做小道憧的时比壁上挂着好些字画,正中一幅山水风乃是水墨山水,笔意往古简淡,突兀为企,气韵高远,竟是制论夏圭的寒林晚蛐图,不觉凝目欣赏了好一会。

这小厅中只有那打盹的小憧,他忖想道:“这处布置得十分清雅绝俗。隔壁那卧室又是典籍琳琅,相信便是公孙先生的居所了。我何不趁他不在之时,到卧室里一探!”想罢,悄悄绕回那边,脚下微微一垫,已如一缕轻烟般窜入室中。

他在室中四处察看,先在卧具下摸索了好一会,枕头下什么东西都没有,被褥底也看过,一无所得。

于是走到书桌旁,桌上几件东西,一眼分明,不必再看,便伸手去拉那两个抽屉。先拉开右边那个。只听“滴啥”一响,他吃了一惊,却无动静,便放下心,急急搜寻。

只见这抽屉内满是盒子,那些盒子上都贴有一条白纸,写着墨轨他随手拿起两个看时,一个上面写着“乌灵脂”三字,一个写着“接骨藤”三字。他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袖里乾坤利似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关洛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