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洛风云录》

第08章 众扭迷花花痴魂

作者:司马翎

这时三人都各自俯首去瞧,只见那厉魄西门渐浑身七彩斑澜,原来是条手臂般粗的锦鳞长蛇,正迅疾地向他身上缠束。他的人则在半空中倒悬着,用双脚的脚尖勾着一根树干。

原来西门渐忽然发现朱玲身后现出一颗大蛇头,向她作势慾噬,急得大吼一声,涌身便扑。要知这西门渐天生神力,这时心中太急,以致用了多少力自己都不知道,又要避开朱玲,免得撞着她,故此这一冲之时,双手电急一捞,抓着蛇头,而身形也冲过,扯住那蛇,一同向地上坠下。他力量大得惊人,那蛇本来缠在别一枝树干上,吃他一扯,树枝也扯断了,那蛇在一同坠下时,疾如电闪地缠上他身上。

这一下如不是刚好在半空勾着一根树枝,西门渐虽说是皮租肉厚,身坚如铁,但头下脚上的姿势,摔下三丈高的地上,也不免头颈扭伤,甚至折断!

西门渐双脚一句住树枝,浑身力气便使得出来。只听他震撼山林地一吼,两臂振处,缠着他全身那条大蛇,忽地断作五六截,血肉飞溅中,西门渐己灵巧地翻上来。只见他两眼闪耀出光芒,一往情深地望着朱玲,生涩地道:“玲姑娘,你没受惊吧!”

朱玲掩鼻皱眉道:“你别走近来,腥臭得很!”西门渐唯唯退开,攀站在远远的树枝处。

易静见这种情形,不觉暗中摇头,可怜那西门渐虽然挤命舍身,弄死那条大蛇,却换来这么两句话。铁臂熊罗历如同司空见惯,故作不暗。

罗历道:“玲姑殊,刑堂香l与做座来教工之命,着姑娘立即随同回山,并嘱敝座传命,请姑娘得故意延迟!”

鬼母要命罗历传命而不是西门渐,此中缘由。显而易见。朱玲哪敢违拗;面上却现出为难之色!

西门渐这刻开口道:“玲姑娘,那姓石的让公孙先生路施一计。

已葬身泉眼了!我们可省了一番手脚!”

朱玲面色大变,墓地从被窝中抓起剑,起身站了。易静仍未知那小穴竟是奇险之地有死无生,立刻pj朱玲施个眼色道:“正是这样:“

她一眼瞥见,脸色便缓和下来,易静又道:“即使能从泉眼里逃生,但那九反绝门阵也有死无生,除非把消息埋伏都撤掉,可也难寻正径出来!”

朱玲已领悟她的暗示,因民微飘,正待说话。罗历也看出澳跷,便催道:“玲姑娘,我们得动身了!”

易静抢着道:“玲姑娘,我午间便须回京师去,只恐无机会拜晤了!”

朱玲急道:“那怎生是好?我也……啊!易姊姊,你给想个法子!”易静只好点点头。原来易静所谓无机会拜晤,实在是暗示无法抽身去救石轩中。朱玲冰雪聪明,立刻领悟她的意思,急忙央求她想个法子。

铁臂熊罗历久闻江湖,虽然武功绝佳,但若无过人机智,焉能做到玄阴教内三堂教主的地位。这时他更发觉她们另有文章。只是这些儿女情事,虽想帮西门渐的忙也难以为力,只好釜底抽薪,催朱玲立刻动身。

朱玲本想将手中的青冥创交给易静,转念忖道:“横竖石哥哥要能生还,必到碧鸡山来,再还给他不迟。若他有个三长两短,我要用这剑去替他报仇,独立杀死那公孙老几!”其实在心底仍有一丝炉念,阻止她把石轩中宝剑交给易静。

当下由易静和罗历分别扶着她,攀落地上。厉魄酉rl渐觉得自己果然满身腥臭,哪敢移近来,说道:“可逐步行出山好了!玲姑娘,你骑我的马!”

罗历双目骛视如鹰,看易静和朱玲的动静。朱玲怕他识破,只好打消和易静同骑的念头,道:“易姊姊,就由他步行吧!”

三骑一人,一直走到第二座山,忽见山麓阳坡一个人,衣衫飘飘地位立。厉魄西门渐忙上前施礼道:“公孙先生,敝师妹已找到了,多谢先生大德,晚辈此刻必须赶回去,向家师交待,异日再造府叩谢!”

公孙先生还礼道:“各位请便,回山时代候令师,忽愚拙不远送了!”又向易静道:“静儿下马!随我回家去!”

易静呆了一下,叹一口气,飘身下马,心中知道再无机会去石洞中,救石轩中出险了!

铁臂熊罗历本已下马,这时和西门渐一同翻身上马。朱玲只看了公孙步一眼,便恨恨地不理他。公孙先生对这种女子本有成见,亦不理她!

两下抱拳作别,罗历和西门渐两骑,夹住朱玲在中央,渐渐驰远。

愚史公孙噗目送三骑远去,便缓步走出山去。易静不敢多言,跟他走着。只听他道:“半个时辰之后,南连渔隐便动身到京师去,你回去后立刻收拾行装,随他上京,路上不得多事。记着这年底便要成亲了,凡事要多加检点,莫教人说闲话!”易静低声答应了。

他们回到愚庐,不大工夫,南连渔隐来了,脸色显见樵怀和苍老。公孙先生安慰他一番,又道:“你到京之后,千万别轻举妄动,我们也许尚有机会!”

不久,易静提了行囊下楼来,帐们地随南连渔隐动身走了。石轩中交给她的两个盒子也一并带到京华去。

暂且把易静的行踪按下,且说朱玲随着这两个彪形大汉,一路走向碧鸡山。

朱玲以为易静多半会去救石轩中,便暂时抛开这心事。想起那晚在慈云庵,险些受辱之事,便对西门渐道:“大师兄,那慈云庵的妖打消和易静同骑的念头,道:“易姊姊,就由他步行吧!”

三骑一人,一直走到第二座山,忽见山麓阳坡一个人,衣衫飘飘地位立。厉魄西门渐忙上前施礼道:“公孙先生,敝师妹已找到了,多谢先生大德,晚辈此刻必须赶回去,向家师交待,异日再造府叩谢!”

公孙先生还礼道:“各位请便,回山时代候令师,忽愚拙不远送了!”又向易静道:“静儿下马!随我回家去!”

易静呆了一下,叹一口气,飘身下马,心中知道再无机会去石洞中,救石轩中出险了!

铁臂熊罗历本已下马,这时和西门渐一同翻身上马。朱玲只看了公孙步一眼,便恨恨地不理他。公孙先生对这种女子本有成见,亦不理她!

两下抱拳作别,罗历和西门渐两骑,夹住朱玲在中央,渐渐驰远。

愚史公孙噗目送三骑远去,便缓步走出山去。易静不敢多言,跟他走着。只听他道:“半个时辰之后,南连渔隐便动身到京师去,你回去后立刻收拾行装,随他上京,路上不得多事。记着这年底便要成亲了,凡事要多加检点,莫教人说闲话!”易静低声答应了。

他们回到愚庐,不大工夫,南连渔隐来了,脸色显见樵怀和苍老。公孙先生安慰他一番,又道:“你到京之后,千万别轻举妄动,我们也许尚有机会!”

不久,易静提了行囊下楼来,帐们地随南连渔隐动身走了。石轩中交给她的两个盒子也一并带到京华去。

暂且把易静的行踪按下,且说朱玲随着这两个彪形大汉,一路走向碧鸡山。

朱玲以为易静多半会去救石轩中,便暂时抛开这心事。想起那晚在慈云庵,险些受辱之事,便对西门渐道:“大师兄,那慈云庵的妖尼和那什么白虎真人,极为可恶,你要替我出这口气!”

厉魄酉门渐连忙道:“我接过你的受困慈云庵的报告,只没空去寻晦气,待送你回山后,我再来宰光那班妖尼和邓白虎真人!”

铁臂熊罗历道:“那白虎真人是江浙间大盗,江湖上颇有点名头!”

朱玲道:“他什么来历,大师兄,我要亲眼看你杀他们,好出心中恶气!”

厉魄西门渐哪敢相违,连声道:一便是这样,我们路过之时,立刻动手宰人烧屋!”

他们从容谈笑问,已决定许多人的命运。鬼母本命他们带了几包独门续命故,以防朱玲受伤大重,让她服下,好暂时保存性命。于是在路上时,朱玲便服下了,那内伤竟不复发。

隔两日,他们已到了慈云庵,时正晌午,但因此庵僻处郊野中,放虽大白天也紧闭庵门。厉魄西门渐使待破门而人,被朱玲止住,三人一厂马,朱玲道:“大师兄,我手指哪个,你便杀哪个。”西门渐点头答应。

朱玲上前敲门,隔了好一会,步履之声传出来,木门“呀”地打开,应门的人见了朱玲,惊呼一声,便想赶快关门。西门渐墓然转出来,用肘一顶,把木门砰地撞开,手指疾地一戳,点住那人穴道。这人正是中年尼姑妙云。

她伸手打妙云一记耳光,骂道:“当日我被你们欺负,如今我变成勾魂使者了!”骂完之后,径自进庵,酬7浙随手将她摔在地上,跟着进去。铁臂熊罗历在后面摇头咕味道:“真是小孩心性,没个手脚干净。”说着,脚尖向妙云助下一挑,妙云叫也没有叫出来,使气绝而死。

三人鱼贯走人庵堂,间无人迹,朱玲一指上面供着的菩萨。厉魄西门渐向前一滑步,双拿一挥,那菩萨扑地歪倒下来,跌个粉碎。

堂后厢房间有人大声问道:“外面什么事呀?”一面走出来,却是个年轻的尼姑。朱玲纤指一点,厉魄西门渐便呼地一掌劈去,那年轻尼姑叫半书,便被他一掌劈开脑袋,脑浆进裂而死。朱玲逐步同这边厢房走去。只听铁臂熊罗万道:“玲姑娘,敝座打这边走,省点时间。”朱玲忙点头答应。于是罗历便自己向那边厢房走去,三人分作两路。

朱玲带了西门拷ィ≌獗呦崂茸呷ィ媪礁瞿峁米吖矗患?

西门斯那凶恶可怕的样子,吓得叫出声。朱玲纤指举处,厉魄西门渐像一股旋风般,吧吧两掌,把两尼姑打得飞出走廊,倒毙在露天泥地上。

朱玲怒道:“怎么不见那白虎真人和庵主?”西门渐道:“待我抓住一个问问看!”正走之间,瞥见厢房里有个尼姑,西门渐走进房去,将那尼姑夹领提起来,恫吓地问道:“妖尼!你们庵主和a虎真人躲在什么地方?”

这尼姑差点把胆吓破了,颤声道:“好汉饶命,魔主动白虎真人都在两天以前离开这里,小尼姑不知他们的下落!”西门r再喝道:“你说的可是真话?小心我把你撕成两片?”朱玲在后面接习这:“大师兄,你这人真是,这妖尼还敢说谎么?把她结果了便完了!”两门渐奉命唯谨,随手向墙间一掷,那尼姑的脑袋正好在墙上开花。

朱玲这时空眉道:“大师兄,你的心大狠了!”

西门渐惊愕瞧着她,道:“怎么啦?我太狠……”

朱玲道:“我怕将来也被你摔死!”

他大笑摇头道:“你说的什么话?莫说我打不赢你,就赢了你,也不敢伤你一根汗毛呀!”

她道:“比方说,我去做一件很对不起你的事,你就不会放过我了,是吗?”

他率然摇头道:“不!我宁愿摔死自己,也不愿冒犯你。”

朱玲不由得怔怔地想了一会。她觉得这大师兄,她未]的丈夫,越对她好,她便越难过。呶嘴不欢地摆一下身躯,说道:谁要你这样?你……”她刮薹ㄋ迪氯ァ?

西门渐对这千娇百媚的未来妻子,被她忽唤忽怨地一闹手足无措。他一向被她挟持惯了,半点儿也不敢违拂她意。其实名扬江湖的一风三鬼之中,要数厉魄西门渐技艺高强,只队一来白凤是个美丽少女,称道起来,未免容易渲染过分,二来厉魄酉门渐都让她十分,以致连白凤朱玲本人,也以为武功是她最强。

朱玲道:“我不爱杀这些妖尼啦!你去咬住罗香主!”酉门渐唯唯,走出房外,提chún一啸。片刻工夫,屋顶一条人影飞而下,正是铁臂熊罗历。

她道:“那白虎真人和庵主法慧都先机逃遁了,我们还是放一把火,烧了这尼庵,好教那妖尼回来,无地客身!”

铁臂熊罗历自然没有异议,朱玲自个儿走出庵外,等了一会工夫,渐见浓烟冒起,一片人声喧嘈起来,她望着那些黑烟腾腾升起,修地自己也不知触着什么情怀,竟凄凉地簌簌流下两行珠泪。

她用衣袖缓缓揩着,反手去摸背上的宝剑,那是怎样微妙和空虚的滋味啊!她此生尚未尝试过情愁的滋味,如今……即使用头颅和鲜血,也不能够洗去深心底这股哀愁!

她跨上马背,低低地唱道:“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证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唱完了,两行珠泪,又不觉簌簌滴下来。

两条人影从庵中冒出来。她知他们得手回来,不想让西门渐看见自己的情形,忙举袖揩拭掉泪痕。两人都纵身上马,持辔观望庵中火势。只听“听啪”连声,火势越发熊烈。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众扭迷花花痴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关洛风云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